去掉怕心 無私無我講真象


【明慧網2004年6月10日】7.20以後,在黑雲壓城城欲摧的日子裏,很多很多大法弟子因證實法講真象被抓、被打、被拘捕、被巨額罰款、被勞教、被打死等等。我們依然堅持不懈的講真象。現在終於使「爛鬼心膽寒,末日看絕望」(《網在收》),「天晴滿園春來」(《洪吟(二)》)的日子指日可待。

近二年來,我幾乎都是面對面的向世人講真象、發資料。我騎著車子東南西北走街串巷,問路遇到的人、蓋樓工人、做買賣的商人、種地的農民……拿著真象材料,遇到人就問:你了解法輪功嗎?接著我就說:你一定看了電視上的造謠了,那全是造謠、污衊、栽贓、誣陷,千萬別相信,法輪大法是宇宙大法,是正法。教人向善做好人,簡單說就三個字:「真善忍」。世界上有五十多個國家都煉,都讚揚他,唯獨江××在打壓。咱們相見是緣分,你明白是福,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你會有美好的未來。再送上一份材料,對方便欣然接受了。我心裏為他能有美好的未來而慶幸。遇到不聽的我也以慈悲祥和的心態向他說一句:這樣吧,你心裏裝著法輪大法好,你就會有美好的未來。我越講越願意講,越講心態越純,怕心越少,慈悲心就往外出。

有一次路遇一個建築工人,講完後,發給他幾份材料說:工地人多,多給你幾份回去傳給他們看看,回去放在你枕頭底下,別讓別人看見。他坦然說:「誰敢管!」此話使我臉紅,一個修煉人竟不如一個常人沒有怕心。

一次我向蓋房子的工人講,先問了地面上幹活的人,他說:我不聽不看。另一個人沒發話,只是看著我。我說:「法度有緣人,得到的是緣,明白的是福,對大法一善念,天賜幸福平安。」說著的同時我拿出一個光盤,他接去了。房架上一個人說:「別看那東西。」我抬起頭來大聲向他們講真象。聽完了真象,大家都要資料。剛才不讓別人要資料的那個人,指著另外一個人,對我說:「給我留一個光盤,讓他給我拿著。」原來說不要的那個人說:「他是我們的頭,再給我一個。」這麼多世人將會明白,我心裏很欣慰,還怕甚麼呢?

有一次我進到一個建築工地宿舍,站在門口說:「你們想了解法輪功真象嗎?」一青年大聲喊:「我們不想了解。」我就開始簡單介紹,結果一個人說:我要!並舉雙手說:「法輪大法好!」發完了資料,還有的人要光盤看。

一天我帶著真象材料,準備到遠處去講真象。路過新修的大馬路的十字路口,見到好多準備出租的大拖盤汽車停放在那裏,我湊向車頭向司機講真象。當走到離這裏不遠的地方,有一些民工在鋪路石,我湊近一人說:你想了解法輪功真象嗎?他搖頭指著身旁的人說,給他看吧!那人也趕快說不看。看來這些人從來沒見過真象資料。我拿出一個光盤放在磚垛上說:能得到是緣,明白是福,這是救人的寶物。有一個人過來拿去了。我指著他說:這才是有福之人。大家「忽」的都來了,你要他要,最後把包都翻去了,還有小冊子。這裏距十字路口那麼近,往來車輛那麼多,那邊還有那麼多司機在看,這麼多人聚在這裏拿大法資料,目標大,不是那麼安全。那時我甚麼都沒想,這是師父在保護我。我真的看到了世人要得法,他們在伸著脖子等著真象。有多少世人被欺世謊言毒害,我們真應該去掉怕心,無私無我去告訴他們真象。

城裏發真象的人多,人們也在人傳人,心傳心的傳著。應該向遠處的農村叫不知道真象的人明白。我到一個村頭有一個售貨亭,外面坐著三位老頭,我上去說話,他們開始不敢聽,反而反面理解,說的都是媒體的造謠宣傳。我就給他們講真象,他們明白了,也要去了光盤、材料,並表示看後傳給他人看。他們東張西望的說:「你快走吧!」我一看這些人確實可憐,就坐下和他們繼續講真象。他們告訴我:這裏不但沒有人發材料,也沒見貼的。我說:「我在你這個電線桿上貼一張?」他緊張的說:「哪有白天貼的?不是我不讓……」我站起來說,我到那根桿上貼。他們把身子俯向前裝著沒看見。可見人們被恐怖嚇到何種程度。我貼的是一張揭露江澤民罪行的,貼完一轉身,看從那邊來了一對中年夫妻,我笑容滿面的向他們說:「到處都能遇到有緣人,好人真是有福氣。送你二位一份大法材料、一個光盤。」他們問:「多少錢?」「不要錢。」「謝謝。」我真的感到好幸福。

我抓住一切有利時機講真象,一次我隨著老伴到他戰友家聚會,開席時,一戰友舉杯先祝我老伴敢帶夫人來,我接話茬說:「我要求給我5分鐘時間,我給我老伴平反,不是他不帶我,也不是我不來,是因為我真修大法,邪惡的江澤民迫害我,多次拘留,還在家裏看過幾次,沒時間來。」我就開了話匣子……他們聽了沒有回音和反應,但是,我畢竟講了真象。

時隔一年,我老伴又請他們到我家做客。隨著正法的進程,我在提高,我在昇華,我又給他們滔滔不絕的講真象。他們狀態和以前大不一樣,有個在醫學院的幹部挑著大拇指說:「我佩服你的凝聚力。」我說:「這是大法的威力。」建委一個幹部說:「我佩服你的忍。」另一個當經理的說:「你作對了,咱們沒作壞事,誰能把你怎麼樣?」他也學著我說的話說:「說真話、辦真事,善良的活著,在矛盾面前,後退一步海闊天空,這句話多有道理呀。」我們在熱烈的議論著,來了一個因病幾年都沒參加這樣場面的戰友,我有意叫他來的。他坐出租車來的進門臉色蒼白,上氣不接下氣,他是肺氣腫,大家異口同聲的說:「快救救老馬吧。」他們說的是真心話,確實在這場裏他感覺很好。我把事先準備的材料分給他們每人一份,佛恩浩蕩度眾生,明白真象的人敢說話了,他們在讚揚大法,這就是正念。

一天,一個戰友請我二人去做客,又碰到另外一些人,其中有一個比較年輕的在職的軍隊副師級幹部,他來的晚,我們講的時候,他沒聽到。開席時他舉起杯向我們幾個女的說:先感謝嫂子們的保祐。我接著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師父說‘人類啊!清醒過來吧!歷史上神的誓約在兌現中,大法衡量著一切生命。人生的路自己走。人自己的一念也會定下自己的未來。’」還沒等說完,他就打出暫停的手勢,示意不讓我說。他說:「我是在職軍人。」我說:「我不管你是誰。江澤民是不是軍委主席,我到北京講真象了,揭露它。現在全球審判江澤民的條幅,樹上掛的、牆上貼的,比比皆是,那你說一說,我為甚麼不能說?」他又拍著我老頭子的肩膀說:「老兄啊,不容易啊,珍惜啊!」他連說幾遍。我說:「你說了好幾遍也沒聽出珍惜甚麼?我說‘珍惜’你聽聽:我師父說:‘珍惜吧!神的誓言在實現;珍惜吧!這就是你要找的;珍惜吧!法就在你面前。’」(為俄文版《法輪大法》的題詞)然後,他站起來了,瞪著眼睛說:「你給我倒酒!倒酒!必須倒!」我說:「我是修煉人,不喝酒,也不倒酒。」別人說你不要逼人家了。一會兒又叫我和他喝交杯酒。我說:「你那麼大的軍隊幹部,說出這麼下流的話,你不覺得臉紅嗎?甚麼人喝交杯酒呢?」我內心在鏟除操縱他背後破壞大法的魔,後來他轉變態度說:「今天咱們是家宴,愛說甚麼隨便吧。」一個人說:「人家是教師,對問題理解的好。」他說;「別看開始咱倆打仗,我還是佩服你的。」我說:「我無意跟你打仗,只是告訴你法輪大法好。」最後每家發一份真象材料,他也要了。我再一次體會到師父說:「對宇宙真理堅不可摧的正念是構成善良的大法弟子堅如磐石的金剛之體,令一切邪惡膽寒,放射出的真理之光令一切生命不正的思想因素解體。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也三言兩語》)

有一同修的對像明白真象後,支持對像煉功,還陪同講真象,在世人中宣傳大法好,世界大法日的那一天,我們幾個同修在他家學法,他中午準備了一桌子飯菜讓我們吃,他告訴我說:「你證實大法的文章我看了,你吃那麼大的苦,真是……」他眼淚流下來了。並說;「你們來我家是我家的福。」這是他的良知善念。他還告訴我:有一天摔著腰了,他天天早晨起來念「法輪大法好」,腰很快就好了。他原來做過胃穿孔手術,還有高血壓,現在不吃藥,甚麼病也沒有。真如師父說的:「三字真言,理白言明,常人知表得厚福」(《洪吟(二)》)他母親過生日的那天,我一進他家門,他就說:大姐來了,快給我姐妹們講講真象吧。我就向他來自東北的姐姐和來自萊陽的妹妹講真象,效果很好。他大姐便秘,五天沒大便,痛苦不堪。聽著聽著,突然上廁所便出來了。她那發麻木的手指此時也不麻了,她高興的說:「法輪功太神奇了,我也要煉。」那個妹妹也表示煉。我再一次感受到師父的洪大慈悲。

有一次我在市集上問一個修車子的老人:「大哥,你想看大法材料嗎?」他說:「我最愛看大法真象,有光盤嗎?」並雙手握拳說:「法輪功勝利了!」一副欣喜萬分的樣子。

頓時我心中湧出一種心酸的感觸;是慈悲偉大的師父為眾生操盡了心,才走到這一天啊!

佛恩浩蕩度眾生,是師父喚起了世人的良知善念,使眾生得救。我更清楚講真象是師父安排我們提高的好辦法。在磨難中修,在實踐中修,才能去掉我們的各種執著心,修出慈悲,使我們在原來的為我為私的基礎上逐漸向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境界上昇華。今後我會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兌現史前的誓言。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