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七旬農婦煉功受益經歷


【明慧網2004年5月8日】我是年過70歲的農村婦女,二年前的我是個多種疾病纏身的人。脾氣暴躁,由於病痛的折磨,使我精神失控,只因一點小事就會又吵又罵的,鬧的兒媳的關係非常緊張。由於兒女們的生活並不富裕,每年藥費很難支出,這種情況下,聽說信教可以幫助消災去病,我就隨著去教堂讀書,唱歌。不到一年時間,一次意外,我的手臂碎的骨支出,為了省錢,也沒去醫院醫治,原想,我是教徒,主會幫我的。一個月後,手臂還不能動,這才到骨傷醫院診治,由於骨支出時間長,已長了肉芽,動手術會更痛苦,就決定放棄治療。以後,洗衣、力氣活都不能幹了,後教會的人來找我,被我老伴趕走了,告訴我後少信這信那的,我也就放棄了。

我有個煉法輪功的女兒,以前一回到家就對我說:「法輪大法好。」怎麼我也聽不進去,因當時國家抓得緊,我受電視那些遭假宣傳的矇蔽,嚇得勸女兒說快別煉了,電視演的多嚇人啊?當時學法不深的女兒也猜疑電視上的真假,懷疑怎麼和《轉法輪》上要求的不一樣哪?書中明確說明,煉功人要按真善忍的標準做,不准殺生,不准自殺,不做傷害人,處處與人為善的好人。女兒和我講她家鄰居一位體弱多病的人,煉了大法後,成了一位健康,甚麼都能幹,甚麼好事都做的大好人。這功法還是好的,咱找她了解一下,好就不能放棄,但由於怕心,錯過了得法的機會。

2002年的春天,我是在病痛折磨下過來的,風濕關節痛,使我不能下地行走,夜間疼得半夜睡不著覺,哼呀著度過了一個個夜晚,真是連死的心都有了。這時女兒來電話:讓我去她家住幾天,老伴每天又做飯,又忙家務,一聽,當天下午扶我送到了女兒家。我夜裏腿疼得叫聲驚動了女兒,看著我痛苦的樣子,女兒堅定的說明天去煉功點學功法,咱不管咋抓,咱做個好人,祛病健身,沒錯吧。

第二天,女兒把我扶到了煉功點,那位大法弟子耐心的教功,給我放李洪志大師的講法錄像,還幫我請了一本《轉法輪》這本寶書。認真的聽李老師的講法錄音,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病痛消失了,我渾身輕鬆的回了家。和老伴講了幾天的變化,從不信神、信鬼的老伴帶著怕心說:「好咱就在家呆著煉吧,可別這走那走的」。由於學法不深,也就同意了他的說法。

隨著學法的深入,我漸漸的改掉了愛吵、愛罵的毛病,和兒媳的關係也好轉了,事事找自己,很快連我其它的病症如肩周炎、神經痛等病全好了。現在我連劈柴的力氣活全能幹了,以前兒女們反對我煉功,可看到我的變化後,都信服了,再也不說些對法輪功不好的話了,看到傳單都撿回來給我看。是大法改變了我及家人,我內心無以言表對大慈大悲的師父苦心救度的感激之情。

當看到傳單資料上被江××邪惡集團迫害的大法弟子們那堅不可摧對師父的信任,我感到了對不起師父的救度,我決定寫出自己真實的經歷,讓更多被矇蔽的善良世人來了解法輪功,來理解法輪功,來幫助大法弟子,也希望所有世人都能被大法救度,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將永駐人間。

因江南鄉政府,華山路派出所及小孤家子村,腰嶺村個別領導為了政治資本,為了保住位置,不惜來迫害大法,大法傳單資料。極為嚴重的是,小孤家子村的惡人不了解真象,還把兩位善良的大法弟子非法判刑、勞教,不知那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惡人是否生活的安寧,因為你們迫害的都是善良的民眾。你們違背良心的做惡,永遠不要忘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這句天理公道的話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