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之行


【明慧網2004年5月8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我叫Erik Meltzer,來自美國波士頓,剛念完大學二年級。在此想與大家分享我去阿根廷參加第一次南美法會的經歷。

當我聽聞那個法會時,立刻感到自己與阿根廷有一種緣份。我對阿根廷沒甚麼認識,只知道那裏的學員人數很少,都是新學員,也沒有太多的錢可以做大法的工作。真巧,法會和活動在我學校的春假期間舉行。正當我考慮參加的時候,有些執著便浮現。最大的兩項是金錢和與家人的感情關係。

我一直在努力去掉對金錢的執著。去阿根廷的費用不菲。以前,我從未自己掏腰包買過機票及負擔住宿。我一直不願花費大量金錢,覺得要節省些,因不知何時有需要用。其實這想法很自私。我悟到我們的所有都是為證法所用,在正法時期,我們應盡自己所能去救度眾生。我感到邪惡給我造成的壓力,阻止我不讓我去。然而作為此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不能承認舊勢力的安排。當我決定去阿根廷的時候,這個執著便去掉了。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說:「如果把法擺在第一位,放下自己,都能用正念來解決問題,那很快就能夠做出決定,證實法中也會把事情做好。」

以下,我想談談去阿根廷的體驗。

在機場裏,我想盡可能向碰到的所有人講真象。我向從南美來的旅客發真象傳單,可是做得不大好。他們不理睬,拒絕拿我的傳單。但我知道我只要在法中,師父便會為我照顧一切。後來,在機上,坐在我旁邊的人都非常樂意接受真象傳單。

在智利轉機時,剛好碰上一團中國遊客。我走向他們,給了他們我手頭上的大紀元時報。他們看了封面,上面登載華盛頓DC晚會中大法學員合唱「為你而來」。他們真的目瞪口呆,竟然遠在智利,見到一個美國法輪功學員!師父在《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說:「就是在人世匆匆地一走一過中來不及說話你都要把慈悲留給對方,不要失去該度的,更不要失去有緣的。」

我以下談談我到阿根廷後的情況。

當我到達阿根廷時,其實法會已開完,這是因為我乘搭的航班時間不能配合。之前我是知道的,但是我去阿根廷是為了救度眾生。救度眾生,是我目前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法會過後,我與同修一起吃晚飯,他們當中有些與我同齡。我告訴他們世界各地青年修煉人的情況,他們如何去天安門證實法,大學生如何譴責鎮壓。這些對他們都起到鼓勵的作用。

旅程的第三天,一大早,我們去到布宜諾斯艾利斯的中國領事館。我們打起橫額,向所有經過的人講真象。那天,使館的門沒有關上,一位學員走進去親手將資料交給使館官員們。領事館報警,但當警察來到,我們便向他們講真象。警察了解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真象後,平靜的離開。

有一個小男孩,他和祖母從家裏走出來看看我們在做甚麼。後來,小男孩也忍不住要說:法輪大法好!還有類似說不完的故事。

我們又去了阿根廷的另一個叫Cordoba的城市。第一天早上,我們到市中心的一個主要購物商場去煉功。天氣潮濕,下著雨,我們有些派傳單,另一些煉功。可是,很多人將傳單扔掉,撒滿在街道上。我的理解是:我們不應受此事影響,讓大家的士氣降低,反之,我們要正周圍的環境。

在《在大紐約地區法會的講法和解法》中,有學員問師父有關常人扔掉傳單的問題,師父說:「當傳單一發出去就要考慮到人會丟,在這一點上呢,作為大法弟子是珍惜的,但不要與常人生氣,還是慈悲對待,……」

第二天,我們認識到我們要以正念派發傳單。這看來像常人工作,但我們是大法弟子,師父屢次提醒我們,我們做事的基點與常人不同。當天的效果好多了。在購物商場煉完功,天朗氣清,人們來到我們跟前。作為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有正念,那才可以達到清除常人腦中干擾的效果。

一天,當我們集體讀法、交流時,一位學員談她的理解。舊勢力不想南美在正法中擔當積極的角色,所以我們開法會、互相交流,就是否認舊勢力的安排。南美學員大多是新學員,不過他們對深入理解法的決心不斷增長,他們對救度眾生的決心也非常堅定。那個星期,對他們來說,是一段寶貴的時光。在南美因為學員還不算多,所以他們能夠碰頭、面對面交流真的起了很大的促進作用。

在這篇心得交流結束前,我感謝師父給我去阿根廷的機會。不論是從哪個國家來的,希望我們能夠整體提高。本人認識有不足之處,請大家指正。謝謝!

(2004香港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