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國安人員注射毒針的慘痛經歷


【明慧網2004年5月6日】在遭到非法拘捕後,我以絕食抗議非法迫害一個月,被劫持到勞教所。勞教所因身體狀況拒收而打退給當地,國安惡警見其勞教迫害的陰謀落空,立即將我拉到醫院,與醫院暗語一番後,給我注射一劑怪針。

約二十分鐘後,骨骼麻痺、酸痛,全身發悶、欲喊無聲,躲臥不由己,失控地翻床蜷席,仿佛刀割針刺、蛇咬、火燒、油炸……,所有的苦難同時籠罩著將我噬碎,幾欲用大錘將自己砸個粉碎方可消苦。

國安局的不法人員見此景況,料我必死,但又不想負責任,連忙半夜12點叫家屬火速來,把人領回去。

回到家,我已幾乎硬邦邦人事不省,那種如狂如癲的莫名苦難幾天都無法消減。除了苦楚外,家人怎樣為我治療已不知道了。

十幾天後,我渾身起麻疹小癢粒,又紅又麻,不撓也癢得難挨,撓則鑽心難受。十多天才消失。這種無法表述的苦楚持續了三個多月,身體才恢復正常,一場恐怖的生死折磨終算過去了。

江××集團的幫兇欲置我於死地的一段經歷。那些被強關在精神病院的法輪功學員,處境堪憂,遭受的迫害更加嚴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