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小弟子:寧可不上學,我也不向邪惡勢力妥協


【明慧網2004年5月5日】我在小學畢業,即將升入中學時,有幸得到大法。

那是個暑期,剛剛小學畢業的我,回姥家探親,只見滿屋人都盤腿而坐,自己卻在那玩耍,心裏十分不得勁,便主動讓大人教我打坐,也許是那時人小的緣故,不僅雙盤而且坐得很好。我也和他們一樣坐得直直的,雙手結印、閉目養神。大人們看了都說:「盤得挺好,這可真是個有緣份的孩子啊!」我雖然聽不懂啥意思,但心裏還真美滋滋的,說不出的滿心歡喜。

回家後,我纏著母親教我煉功動作,就跟著和他們一樣煉功。那時雖然我年齡還小,未經世事,但卻清楚地明白一點,那就是:我也是修煉人,是個堂堂正正的修煉人,是師父的弟子。

當我第一次看師父《在美國講法》,翻開的第一頁便是師父的照片,我目不轉睛地看著滿面笑容的師父,足足十來分鐘,我知道了,這就是我們無比偉大、無比崇高的師父啊!

可是好景不長,到了99年7月,江××開始全面鎮壓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那時我難受的滋味是用甚麼語言也表達不出來的,整天坐也不是、站也不是、躺也不是,各個角落、所有空氣中,到處都充斥著邪惡,到處都在談論中央電視台的荒唐謊言。儘管如此,我就只有一個念頭:我是偉大師父的弟子,我就堅信大法,甚麼壓力都絕對動不了我堅如磐石的心。我還幫助家人在最艱難的時候堅定下來,不被常人的一切所帶動。

2001年天安門「自焚」事件發生了,欺騙了很多人,他們因不明白真象都惡意攻擊中傷大法,於是我在全班同學面前,鏗鏘有力地朗讀了講真象洪法的文章,對同學的震動很大。學校又組織了一次「反對邪教,崇尚科學」的簽字活動,我拒絕參加,這樣就轟動了學校,他們對我進行停課「教育」,但他們無能為力改變我,連最健談的老師都是我講真象的對像,還都誇我文學水平很高。

後來,我考上了重點高中,原初中校長舉報了我,(現在他已被撤職,學校幾乎快要倒閉)校主任等人找到我,要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還要定期寫檢查,讓同學監督,否則就開除學籍。我想我是來上學而不是犯人,他們的要求多麼無理、荒唐啊,簡直太可笑了。我是個堂堂正正的大法弟子,絕不配合邪惡的任何要求,這個學寧可不上,也不能向他們妥協。我被迫離開學校,在家自學了一年,後來,考入了一所自費學校,現在我仍然在讀書。

回首往事,歷歷在目,得法也已七年了,有時還不太精進,但是從此刻開始,我要勇猛精進,全身心投入到證實大法、講清真象的洪流之中,救度眾生,完成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偉大歷史使命!

讓我們全體大法弟子共同精進,再精進吧!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