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市礄口區額頭灣610洗腦班將黃詠梅迫害致殘

【明慧網2004年5月5日】武漢市礄口區額頭灣610洗腦班把50多歲的法輪功學員黃詠梅迫害成殘廢、導致她生活不能自理。黃詠梅在洗腦班被吊銬在兩張鐵床上5天6晚,惡徒們還往兩邊使勁拉二張鐵床,如同五馬分屍的折磨她。

下面是黃詠梅的丈夫劉夢澤寫給武漢市礄口區610人員的公開信。

武漢市礄口區610人員:

我是礄口區法輪功學員黃詠梅的丈夫,在我愛人黃詠梅於2003年11月4號被礄口區漢中街派出所非法綁架到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後,我去找漢中街派出所張所長要人。我質問他,你們隨便抓人,這是執行甚麼法律?張卻說「我就是王法!」

沒有辦法我又去找礄口區610負責人謝冠昌等人談了三次。第一次對謝談時:我說黃詠梅是好腳好手被你們抓去的,你要讓她好腳好手回來呀,因為她是我們一家之主。謝冠昌說:「劉師傅,你放心,負責黃詠梅一個月回來是好腳好手,而且那裏生活是十塊錢一天。」

第二次我和漢中街上閘居委會書記曹金保一起送被子到額頭灣洗腦班給黃詠梅時,我跟洗腦班負責人李為說:黃詠梅是好腳好手來的,你可要讓她好腳好手回去呀。李為說:「劉師傅,你放心,負責黃詠梅是好腳好手回來」。

可我的心啊,還是放不下。第三次大約是2003年11月中旬,我跟漢中街民政科的劉立說:黃詠梅是好腳好手被你們抓去的,你要讓她好腳好手回來呀。劉立說:「負責黃詠梅是好腳好手回來」。

在礄口區額頭灣洗腦班,黃詠梅被整得好苦。她完全知道自己的傷有多麼嚴重,她曾對李為說過:「我給街坊做鐘點工,你們把我的手整得不能做事,將來世人會怎麼議論這個政府呀?」當時李為說:「你耍賴!」黃詠梅說:「你說我耍賴,我們就到醫院去檢查一下。」過了兩天後李為對黃詠梅說:「負責你一個月回去是好好的。」

黃詠梅在洗腦班被他們這些所謂的「國家幹部」整得好慘,連續10天10夜不讓她睡覺,其中5天6晚上是吊銬在兩張鐵床上,將二張鐵床對著把她的手往兩邊使勁拉,如同五馬分屍,就這樣的折磨她,大小便經常拉在褲子裏,幾乎是暈死過去了。

見此情景,武漢市610胡紹斌卻說:「死了往火葬場一甩,就說你是自殺。」

黃詠梅沒有好手好腳回來,她已經被整成了殘廢。2003年12月5號回家後,我又找礄口區610謝冠昌說,黃詠梅被你們整得生活不能自理了。在這樣的情況下,她和居委會曹金保書記一起到醫院檢查身體,檢查結果是黃詠梅的雙手主神經拉脫損傷。檢查過程中,周圍的群眾都氣憤地說:「何況是一個中國人,就是一個敵人,抓到俘虜兵也不能虐待俘虜兵呀!」

在家裏,我們全家四口人,黃詠梅的母親83歲依靠我們生活。我的母親86歲,也需要黃詠梅照顧。看到黃詠梅生活不能自理的情況,她老人家很是著急,就這樣老人急成了腦溢血去世了。我家每況愈下,而且雪上加霜,家破人亡。

在被洗腦班迫害前,黃詠梅做家政服務,每半天20元還勉強度日,維持生計;當她喪失勞力後,生活無著,我只好找謝冠昌要黃詠梅的工資和我的護理費,結果謝只付黃詠梅的工資300元,我的護理費400元,一共700元,僅兩個月就停止了。為了生活,到了第三個月我又去找謝冠昌要工資的時候,謝卻說:「你怎麼無休止的找我要錢哪!」那我問一下這是誰造成的呢?你不把她整成傷殘,我也不得找政府的麻煩?好腳好手的時候,找過政府的麻煩沒有?如果把你愛人整成這樣你怎麼想呢?你們的心是鐵打的嗎?

事後我想了又想,我怎麼也想不通,堂堂的政府工作人員,國家幹部一個個都這樣說話不負責任,撒謊騙人。黃詠梅被綁架時我是提心吊膽,我生怕家破人亡,可是他們都說負責黃詠梅好腳好手回來,可結果還是把黃詠梅整成殘廢。你們的心怎麼這麼狠哪!她是個婦女呀!她五十多歲了呀!黃詠梅是善良的人哪!你們怎麼能這樣慘無人道呢?

每當想起這些,我心裏真是難過!難過!難過哪!想一想你們哪家沒有老小、妻子、兒女?當你們像我這樣悲慘遭遇的時候,你們的心不碎嗎?人都是有良心的呀!望你們早日停止對善良人的迫害,撤銷殘酷的洗腦班。讓我們都幸福的生活多好啊!

被害人丈夫:劉夢澤
2004年3月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