偉大的瞬間

【明慧網2004年5月31日】1999年7.20,江氏集團在全國開始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與誹謗。當時我隻身來到北京,想為大法討個說法。

1999年10月,我與幾個同修從北京去了秦皇島,目地是去交流,鼓勵更多的同修走出來證實大法。

當我們出火車站的時候,因一位同修的身份證不知出了甚麼問題被扣下了,當時我的心一下子緊了起來。我提出來大家應該馬上走,不能等,因為萬一這位同修被抓了,影響到此行的目地怎麼辦?當時有一位同修對秦皇島比較熟,她讓我們先走遠一點,她隻身回到車站裏看看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很堅定的對大家說:我們大家一起來的,應該一起走。如果那位同修真被抓了,她要想辦法把他救出來。聽了她一番話,我突然覺得此行的目地不是為了鼓勵更多的同修走出來嗎?如果連身邊損失一個同修都不覺得甚麼的話,那麼自己還配得上被稱為大法弟子嗎?還配得上是這部偉大的法所造就的生命嗎?

我們大家通過交流都認識到這點,於是,我們都發出了一個共同的念頭:那位同修沒事,他會出來的。沒多久,那位同修真的出來了,原來是電腦在檢測他的身份證時突然停了,當時他的心也緊了一下,但馬上意識到自己是師父的弟子,只有師父說了算。因電腦一直處於停頓狀態,所以後來警察就讓他走了。因此而耽誤了一些時間。

通過這件事,大家都悟到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那時師父還沒有講出這些法理,但在證實大法的過程中,只要把自己與這部偉大的法連在一起,都能悟到。

我們找了地方住下,並與當地的同修聯繫上了,大家約好在一家小飯館見面。

同修包了一間小廳,到了約定的時間,大家都來了。於是,我們開始了交流,把自己知道的許多感人的證實大法的事蹟都講了出來,與大家一起切磋,在法上認識。當時那個場非常神聖與祥和。因為在場的所有同修都把自己當成大法中的一員,一心一念全都在如何證實大法上。

通過交流我才知道,其實秦皇島許多同修自從7.20發生後就在自覺的通過各種形式證實大法,他們所表現出來的對大法的堅定與堅信,深深的感動了我。他們中,有的還沒有走到北京就被抓,被關,被打;有的被視為重點人物進行監控;有的被以開除工作相威脅,等等。種種的迫害手段,都沒能動搖他們對大法的堅定。

當我們交流進行了一半時,一位來晚的同修進來後告訴我們,飯館外面全都是便衣警察,離飯館不遠處還停著一些警車,那陣勢像要抓人。

我永遠都忘不了那一瞬間:當我們聽到這個消息後,沒有一個同修為此動一思一念,仿佛大家的思想都凝聚在了一起: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只有師父說了算。大家的眼神,大家的語氣仍是那樣平和、理智而堅定,我們所有的心思全都在如何走好以後的路,如何更好的維護大法上。那種整體的昇華境界,即使投進一座山,也不會有漣漪。

我感到大家的心緊緊的連在一起,被大法所包圍著,加持著。我真的感受到做為大法中的一個粒子的幸福,大家不分彼此,心中只有這部偉大的法。在那一瞬間,我突然看到在場的每一個同修的頭上都閃爍著七彩的光環,那樣神聖,那樣美麗,那樣光芒四射。

我被眼前的一幕深深震撼著,在那一瞬間,我深刻的體會到生命被大法所造就的偉大與光榮。

大家交流完後,我們走出了飯店,那群便衣警察看著我們,一切仿佛都停頓了,我們的能量場制約了一切,就在他們的目光注視中,我們全部安全離開了。同修們沒有忘記給他們留下了一個善良而慈悲的印象。

每當我回想起那一瞬間,我都會為這部大法的偉大而感動得落淚;為大法所造就的大法弟子的偉大而感動得落淚。

五年過去了。同修們在這四年的血雨腥風中走過了多少黑暗與艱辛,譜寫了多少驚天地、泣鬼神的證法詩篇,甚至有許許多多現在還是鮮為人知的事蹟,都將被世人歌頌、在這蒼宇中永遠閃閃發光!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31/760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