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左桂榮為何暴病死亡?


【明慧網2004年5月25日】「左桂榮死了,左大律師死了!」本月16日去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聽人們這麼說。我猛然想起:啊,左桂榮,原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公安科副科長。參與迫害本廠法輪大法弟子的兇手之一。我長嘆了一口氣,哎!真可惜,剛到50吧,就暴病死了。我說啊,他是被江澤民給害死的啊!在旁職工聽了詫異的說:「他左桂榮甚麼時候從外地調進來的,來廠後考了一個律師,還提升為附屬工廠的廠長、有色冶金設備廠公安科的副科長,算是對路的了,怎麼是江澤民害死的呢?!」

先別急,聽我說:99年7月20日後,江澤民集團以謊言欺世惑眾,在全國瘋狂鎮壓法輪功,殘酷迫害大法弟子,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為充當江澤民的幫兇,按上面的要求建立了610辦公室(又稱610領導小組),由廠黨委書記李公平為辦公室主任。辦公室就設在廠公安科,公安科的成員由於受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污衊宣傳和毒害,忠實執行各級610的旨意,助紂為虐,極力迫害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的大法弟子。現略舉幾例:

99年7月20日法輪功遭迫害後,2000年女大法弟子顏菊英兩次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廠公安科非法抓回,遭罰款,扣工資,非法拘留。2001年又被非法勞教一年,在湖南株洲白馬壟勞教所遭受了非人的迫害。

劉文英,女,約70歲,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她修煉前,患有肝炎、胃病、關節炎等多種疾病,煉功後身體逐漸恢復健康。2000年4月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廠公安科彭欣非法抓回,遭罰款、扣工資等非法迫害。這一系列的迫害和壓力使劉文英老人精神受到極度傷害,已無法從遭受迫害的陰影中走出來,沒有了正常的學法煉功環境。致使肝腹水舊病復發,於2002年含冤去世。

還有一男大法弟子唐國生,2000年去北京為法輪功上訪,被廠公安科和當地派出所非法抓回,並非法拘留20餘天,罰款8千餘元人民幣。廠610還指使職工強佔住房,令其搬遷,2002年因老唐抵制廠公安科的騷擾、要挾,拒絕接待5-6個前來敲門打戶的人,又被非法強行綁架去市610舉辦的洗腦班30餘天,遭受精神摧殘與迫害。

其餘大法弟子均遭受不同程度的迫害,並有專人負責監管,秘密監控,隨時上門騷擾、要挾,無一放過。

每逢節假日或中央開甚麼會,廠公安科4-5個年青人在左桂榮的帶領下(還有當地派出所片警肖秋生陪同)到大法弟子家敲門打戶,違法要挾、騷擾,每當這種情況,大法弟子都不予接待,將他們拒之門外,於是他們就向市經委610、市委610彙報說:大法弟子不接待他們。

一次外單位一位大法弟子來廠區發真象資料,被廠公安科非法抓住並非法戴上手銬,惡徒兇惡拷問後送某公安分局進行迫害,妄想得到獎金與升遷。……

所以市民講: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是最邪的!事實也證明,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迫害法輪功是衡陽市最嚴重的單位之一。

你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只不過是一個小小的縣團級國營企業,迫害法輪功那麼賣力圖個啥啊?!修煉法輪大法的人個個都在做好人,做道德高尚的人,按理說:好人應該得到保護,壞人應該得到懲罰。你去迫害好人,去鎮壓好人,天法能容嗎?天理能容嗎?那就是犯罪。罪大如山,罪大如天,能不遭報嗎!

所以左桂榮是遭惡報暴病身亡。如果沒有江澤民以謊言欺騙發動這場史無前例的對法輪功的瘋狂鎮壓,左桂榮也不會去參與這場迫害,也不會因此而報應,所以說是江澤民給害死的,你們說對吧!

其實遭惡報的並非他一人,是凡參與迫害的人不是出事就是生病,這也不好,那也不舒服。聽說有個彭欣,迫害法輪功,兩年前還入了黨,不過他就遭了胃穿孔的報應!年紀輕輕的,30來歲,成天背個藥罐子,多可憐啊!現在全國迫害法輪功出現惡報的事例已大量出現。可能大家已頗有所聞吧。

我們把這些事情披露出來,不是仇恨誰,也不是跟誰過不去,更不是幸災樂禍,而是出於善心,完全為他們好,是實實在在的可憐他們,可憐有些人到現在還沒明白過來,自以為聽江氏集團的沒有錯,敢拿生命做賭注,既害自己,又害親人啊!

有人說:那江澤民為啥沒遭報呢?別急,善惡必報是天理,只等來早與來遲,會遭報的,因為他是邪惡的頭子嘛,總指揮可能要報在後頭吧。現在全世界有10來個國家和地區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把江澤民及其追隨者告上國際法庭。正義的審判已經開始,江氏的下場是非常可恥、可悲的。

衡陽冶金汽修的父老鄉親啊,警鐘就在身邊敲響,明白過來吧,拿出你們的道義和良知,同情、支持法輪功和保護大法弟子,投身到全球反迫害之中,

就是在選擇你們自己美好的未來。

李公平 湖南省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黨委書記 電話:0734-8163598
彭欣 湖南省衡陽有色冶金設備廠公安科科員 手機:13975461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