濰坊大法小弟子:呼籲營救我母親孫小梅


【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五月二十一日】我叫陳騰,今年16歲,家住濰坊市濰城區十笏園小區。在我3歲時爸爸就與媽媽離婚了,我跟隨媽媽,與姥姥生活在一起。雖然媽媽與姥姥都是教師,但媽媽婚姻的不幸與姥姥身遭疾病的折磨,使她們的心情很不好。我的童年大部份時間是在鬱鬱寡歡中度過的。

1995年,就在我7歲時,這一切發生了轉變,我們全家先後開始修煉法輪功。從此,媽媽的心情舒暢了,姥姥的嚴重疾病也好了,我們的家庭有了歡聲笑語,我這才真正體驗到了幸福快樂的滋味。可誰知這種好日子僅僅過了幾年,到了99年7月份後就發生了變化。法輪功莫名其妙的遭鎮壓後,就因為我們全家堅持修煉這個給我們帶來幸福、快樂的功法,竟然被邪惡的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得家破人亡:姥姥周春梅(省特級教師)和小姨孫小柏(芙蓉小學教師)在迫害中被雙雙奪去了生命,母親孫小梅(原濰坊市濰城區法輪功輔導站站長)多次被抓(如今又被非法關押),我有學不能上,12歲起被迫流離在外……

回想這場邪惡的鎮壓以前我們全家在大法修煉中幸福快樂的生活,再看看如今我們家淒慘的遭遇……我的心幾近破碎。

99年7月20日凌晨,我母親被濰坊公安綁架,一個月後被釋放。在這期間,姥姥和小姨在迫害中去世了。一開始,我還天真的以為姥姥回東北老家了(大人們怕我承受不了,瞞著我)。後來當我得知姥姥和小姨已經去世了,這消息猶如晴天霹靂,我難以接受。姥姥是我最親的親人,我從小跟著姥姥生活,對姥姥的感情甚至超過母親。那段時間我的精神一直很沉重,在放學後我經常幻想一進門能看到姥姥坐在原來學法的地方學法,可每一次都是失望。姥姥被迫害致死後,我和母親相依為命,艱難的生活。

99年9月,由於母親單位的干涉,我們被迫住進了母親單位的一間屋子裏,那是一間不足20平方米的屋子。冬天裏面沒有暖氣,凍的人渾身冰涼。夏天屋裏爬滿了蟲子,蚊子也非常多。上廁所都在屋裏的一個桶裏。在那種環境下我住了半年,致使我的心靈受到了極大的打擊。

1999年10月下旬的一個下午,惡人又一次把我母親非法關押到了廠裏的一間宿舍。母親被非法關押後,我無依無靠。後來惡人把我也送到了關押母親的地方,屋裏有兩張床,一張是看守睡的,另一張我和母親睡。在關押期間,每天晚上屋裏都開著大燈,根本無法正常休息。就這樣我們被關了三個月,看我們的一個人曾對我們說:「在這樣的環境下被關三個月,要是我早就瘋了。」

2000年夏,母親因上北京為大法上訪,被惡人非法抓捕,我又被迫住在別人家裏,母親被關押17天後釋放。

2000年10月1日我和母親進京上訪,回來後,學校老師多次找到我問話。警察也多次找到學校(奎文區試驗小學)進行騷擾,據班主任說:警察曾找到學校要求學校開除我。

2000年11月,我母親又被他們抓走了。在抓捕母親的時候,惡人堵在門口兩天兩夜,致使我無法上學。母親被抓後,我住到了同修家。失去母親的痛苦使我常常一個人放學後在街上漫無目地的走,直到很晚了才回住的地方。記得有一天正趕上過元旦,當我進入同修阿姨家的時候,她們全家十多個人正聚在一起吃飯呢。當時我感到進也不是,不進也不是,最後還是進去了。雖然同修阿姨全家對我非常好,但我心裏還是感到挺不是滋味的,可我又能對誰說呢?

一個月後母親被釋放,母親被釋放後,惡人企圖再度迫害母親,母親被迫流離失所。在母親流離失所期間,警察對我進行非法跟蹤。有一次我在網吧上網,一名便衣警察就直接坐在我的對面玩遊戲,腰上掛的對講機還不時的「哇哇」亂叫。同學告訴我那有個警察,但他們哪裏想到這警察就是跟蹤我的。

2001年1月,由於種種原因,我也被迫輟學流離失所(那時我12歲)。在流離失所過程中,惡人曾找到我姨,說要送我進少年管教所。我姨對此非常害怕,托人傳話告訴了我。

2002年4月在流離失所期間我母親又被抓了,母親被抓捕後,我的心情非常沉重,據和我一起流離失所的同修說:我在睡覺的時候說夢話,就像沒睡一樣。以前我從來沒有說過夢話,可想而知當時對我的精神打擊有多大了。那次母親被非法關押於奎文區610洗腦班,他們兩次送母親去勞教所,企圖勞教母親,均因體檢不合格被送回。由於母親絕食15天至生命垂危,他們怕擔責任,才將母親釋放,後母親繼續流離失所。

經過4年的漂泊生活,家,在我的印象中早已變的模糊不清了。大約在2001年時我曾偷偷的回過一次家,當我打開門後看見屋裏一片狼藉,地下甚麼都有,蜘蛛網早已結了許多,根本不像一個家,倒像是一個很久沒有人住的破廟……。而如今,我家的鑰匙我都不知上哪裏去了。看到與我同齡的少年在校園裏享受著人生最美好的時光,在父母的關懷下過著無憂無慮的生活。我多想也像他們一樣擁有這一切啊,哪怕能有一個溫暖的安定的屋子也行,可是,在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下,就是這種最起碼的要求,現在對我來說也只能是一種夢想了。儘管如此,可我無怨無悔,因為我知道我是在走人世間最正的路,是在為真正的真理而付出,這是我的榮耀,是我的自豪,也是我生命的真正意義。

母親修煉後的善良與堅韌,對我的影響很大,我為能有這樣一位能為維護「真、善、忍」而捨盡自己一切利益的偉大母親感到驕傲。可是我沒想到,經歷了5次被非法抓捕的母親,於2004年4月24日夜,又一次被惡人抓走了……

突如其來的打擊,使我原已受到重創的心靈,又狠狠的被擊了一拳,我的精神幾乎崩潰。我仰望蒼天,欲哭無淚:為甚麼?!為甚麼在中國這個擁有五千年文化、並被稱為禮儀之邦的土地上:如今竟連做好人、信仰真、善、忍的權利都沒有?!我和母親與中國大陸廣大法輪功修煉者一樣,所要求的並不高,我們只是想有一個自由的煉功環境,有我們自己的信仰,有做好人的權利。這有甚麼錯?!為甚麼要遭受如此殘酷的打壓,我們究竟錯在哪裏?!

目前,母親被非法關押在臭名昭著的濰坊工業幹校洗腦班,她一直態度堅定的抵制非法迫害。聽說她被查出患有嚴重「心臟病」,並且目前正在絕食抗議中,情況非常不好,但惡人們就是不放她。

在此,我懇請國際社會對此給予關注與幫助,呼籲所有的正義之士,營救我母親孫小梅,營救4月24日被非法抓捕的的藝術家大法弟子肖義霞阿姨(現在也被非法關押在工業幹校洗腦班)和楊廣茂伯伯(現被非法關押在青島鐵路公安分局女姑口看守所)、李建剛叔叔(現被非法關押在奎文區看守所)、張亮叔叔(被關押地址現在不詳)、唐修美阿姨(現被非法關押在坊子區看守所)及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譴責濰坊惡人的無恥行徑。同時,也正告濰坊的不法之徒,立即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釋放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否則天理不容!不知悔改、作惡多端的惡人必將受到歷史正義的審判。

附:濰坊「610洗腦班」及其他有關人員的電話(區號:0536):
「610辦公室」、「610洗腦班」負責人電話(區號:0536)

姓名 職務 辦公室電話 住宅電話 手機 備注
徐玉軍 市委副秘書長、市610辦主任 8789699 8238638 13306363336 此人直接負責洗腦班
張廣效 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610辦副主任 8789623 8366866 13906368318 原濰城區委政法委書記
朱玉林 市公安局副局長、市610辦副主任 8783005 8783858 13605360068  
寇建輝 市610辦副主任 8789623 8789027 8269995 13905368118 此人直接負責洗腦班
李同奎 市610辦副主任 8789631 8731187 13173159888 軍轉幹部
傅進賓 洗腦班主任     13853646838 此人極其邪惡
宋繼武 濰坊市信訪局局長,原市610辦公室主任     13806368299  
濰坊市「610」分管負責人:王治華(市委副書記)、李守玉(市委常委、政法委書記)、張愛軍(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張廣效(市委政法委分管副書記)電話(區號0536):
姓名 職務 辦公室電話 住宅電話 手機 備注
王治華 市委副書記 8789005   13356701616 13606361616 分管政法,2002年前曾任濰坊市政法委書記,從7.20至今一直主管迫害法輪功。濰坊市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地區之一,王某負有直接責任。
李守玉 政法委書記 8789696 8219669 1335672939913906368666 原任濰坊副市長
張愛軍 市委政法委常務副書記 8789127 8222797    
張廣效 市委政法委副書記、市610辦副主任 8789623 8366866 13906368318 原濰城區委政法委書記
濰坊市坊子區委負責人電話(區號:0536)
姓名 職務 辦公室電話 住宅電話 手機 備注
杜國忠 坊子區委書記、區人大常委會主任 8789198 8223707 13853670936  
王義正 坊子區人民政府區長 7606553 2302938 13905368500  
濰坊市奎文區負責人電話(區號:0536)
姓名 職務 辦公室電話 住宅電話 手機 備注
侯方恆 奎文區人民政府區長 8266927 8892386    
濰坊市市委主要負責人電話(區號:0536)
姓名 職務 辦公室電話 住宅電話 手機 備注
張傳林 濰坊市委書記、市人大常委會主任 8789003      
趙新起 濰坊市委副書記、市長 8789990      
劉偉 濰坊市人民政府副市長、財政局局長 8789003      
王振華 濰坊市公安局局長 8783001 8783888 138063686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