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種酷刑圖(一 ~ 七)

【明慧網2004年5月21日】

百種酷刑圖──之一:「飛」


這是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勞教所、洗腦班等非法關押場所遭受到的常見酷刑體罰之一,被俗稱為「飛」,也叫「噴氣式」。此酷刑逼迫人對著牆使勁向前下栽,甚至低至腳面,雙臂後仰貼牆,長時間甚至連續幾十個小時保持此姿式,如有不從則電棍電擊,或毆打凌辱,直至人支持不住昏倒在地,弄醒過來後再繼續體罰。

這種體罰折磨在中國大陸的勞教所和洗腦班裏是最常見的一種形式。

百種酷刑圖──之二:「穿針」


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勞教所等非法關押場所遭受到的酷刑之一。此種酷刑體罰被稱為「穿針」:人的雙腳被戴上重型腳鐐並鎖定在固定的地鉤上不讓人動,然後以雙手摟抱過一條大腿後再銬上死銬(一種間隙極小的手銬)。

這樣的刑罰使人只能長時間保持佝僂的姿勢,生活無法自理。時間一長會產生嚴重的肌肉勞損,手腳浮腫,失眠煩躁,精神異常,極其難忍。凡受過此刑的人,無不聞之生畏。這是在目前中國大陸的公安、司法系統中主要用於已被判死刑的犯人的酷刑。

然而邪惡的中國政府卻將此酷刑用來迫害無一絲暴力傾向的法輪功學員,長期折磨他們以達到令其放棄信仰的邪惡目地,而且經常是對那些處於絕食抗爭狀態的學員長時間實施此刑,同時還指使其它同監室的犯人輪流值班看管不讓睡覺。

百種酷刑圖──之三:「燕兒飛」


這是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公安醫院、看守所、調遣處、勞教所等非法關押場所遭受到的一種常見酷刑。

此種酷刑被惡警稱為「燕兒飛」:人的雙腳被分別銬在病床下端的左右,為了讓人雙臂沒有活動餘量,在分別銬人的左右手時,故意將左右手以伸展的極限位置左上右下(或左下右上)的銬上,以達到不讓人動的目地。法輪功學員經常被這樣銬在床上長達一週或數週,甚至有長達四個月的。

這樣的刑罰使人只能長時間保持變形而固定的姿勢,無法改變一點姿式,更不用說翻身了,大小便無法自理。長此以往會產生嚴重的肌肉損傷,精神煩躁,疥瘡濕疹,極難忍受。見過此刑的人,無不為其殘忍程度而震驚的!

在目前中國大陸公安、司法系統的醫院或極簡陋的診所中,施用此刑主要是為了整治絕食抗議的法輪功學員,目地是以強制的酷刑手段來迫使人不再進行絕食抗議,而且往往採用一個欺騙世人的藉口:說這是發揚人道主義精神而採取的手段。施用此刑的同時,還伴隨有摧殘性的灌食,既達到了折磨人的目地,同時對世人、外人又具有極大的迷惑性。而且,受刑者如有不從,還往往遭到警棍的電擊的懲罰。

百種酷刑圖──之四:摧殘性灌食


被長期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在針對邪惡的中國大陸政府進行絕食抗爭時,遭受到的最常見酷刑:摧殘性灌食。

摧殘性灌食,不同於正常的人道主義醫護援救,它是邪惡的當權者打著人道主義的幌子,對絕食抗議者進行肉體上的殘酷折磨以期達到迫使受刑者屈服於邪惡勢力的淫威為目地的。所以形式上是怎麼殘酷怎麼來。從各種渠道揭露出來的事實統計,在大陸有幾十,甚至上百的法輪功學員因非醫護人員(包括在押囚犯)野蠻灌食而導致死亡,更多被野蠻灌食者則導致了各種相關的後遺病症。

在灌食過程中許多人還遭到被灌以高濃鹽水、辣椒水、高度白酒、洗滌用品甚至糞便屎尿等進行凌辱、摧殘和迫害的。甚至有惡警指使犯人以折磨被灌食的法輪功學員為樂,如灌濃鹽水後用打氣筒向學員胃中打足空氣,然後用腳踩學員的肚子以致濃鹽水從胃中反噴出來,嗆激人眼鼻、氣管為樂;還有對失禁要拉肚子的學員強制不讓上廁所並將人倒掛在牢房鐵門上(見酷刑之五圖)以取樂的惡行等等,邪惡至極。

為了防止法輪功學員對野蠻灌食進行抵制,幾乎所有絕食者在被灌食的過程中,都被施以各種形式的限制肢體自由的刑具,如背銬、重腳鐐、坦克帽(限制頭部活動的)、還有酷刑圖之三所描述的「燕兒飛」刑罰。

百種酷刑圖──之五:「倒掛」


這是法輪功學員在看守所、勞教所、洗腦班等非法關押場所遭受到的酷刑體罰之一,「倒掛」。此刑使人血液倒控,長時間用刑可致人昏厥,出現生命危險。有時惡警用此刑折磨被野蠻灌食後的法輪功學員,如指使牢頭獄霸對失禁要拉肚子的學員強制不讓上廁所並將人倒掛在牢房鐵門上折磨以取樂。

百種酷刑圖──之六:吊背銬


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中國大陸的看守所、勞教所等非法關押場所遭受到的常見酷刑:「吊背銬」。此酷刑極其殘忍,長時間吊銬後會導致雙臂殘廢。遭受此刑的同時,學員還常遭到棍、棒、皮鞭的拷打。

百種酷刑圖──之七:壓床板


不願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在洗腦班、勞教所遭受到的酷刑之一種:壓床板。此酷刑極殘忍。邪惡之徒把學員的腳和腿緊緊地捆綁起來,還將兩隻胳膊捆到背後,再把脖子和腿緊緊地捆在一起,使人幾乎窒息,然後塞到床底下,並在床板上坐上人,使勁往下壓人的背,使人骨頭幾近斷裂。長時間遭此刑,會致人嚴重傷殘。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