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人為樂的好人被逼瘋

葫蘆島市綏中縣蘇菊珍的遭遇

【明慧網2004年5月19日】遼寧省葫蘆島市綏中縣前所鎮古城大法弟子蘇菊珍,女,40多歲,曾以美容美髮為生。修煉法輪功前有嚴重的心臟病、胃病、膽道蛔蟲、胰腺炎等疾病,小腿經常浮腫。1996年,蘇菊珍本著祛病健身的想法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後不久多年的疾病全部消失,連皮膚也變的光滑潤澤了。

在法輪功被迫害之前,蘇菊珍是遠近聞名的好人,事事為別人著想,屈己待人。她自己非常樸素,但在幫助他人上卻毫不吝惜。對於到她店裏的貧苦人,她不但免費服務還要給他們一些錢,就連精神病人到店裏她也毫不嫌棄的給他們洗臉、梳頭、換衣服,並曾多次被評為「先進個體戶」;蘇菊珍多次資助貧困學生,前所三高中校長曾親自給她送去錦旗表示感謝;她還經常帶著生活用品和米麵去敬老院看望孤寡老人、自己掏錢修補當地的西河橋。因為她的無私,她家被葫蘆島市評為「十大先進家庭」;電視台也曾要求採訪她,被她婉言謝絕了,她說:「我是因為修煉法輪功才會這樣做的。」

99年蘇菊珍因堅持修煉法輪功遭當地派出所抓捕時,曾有三四十戶老百姓為此向當地官方陳情,並質問執法者:「馬路都是她修的,她淨為老百姓做好事了,這樣的好人為甚麼不放?……」

這樣一個一心只為別人好、深受百姓歡迎的善良人,如今卻因堅持修煉「真善忍」被迫害得精神失常。

1999年7月江澤民開始迫害法輪功,蘇菊珍為了給大法說一句公道話進京上訪,途中被截回家。

1999年8月蘇菊珍再次進京上訪,之後被抓至綏中看守所,身上攜帶的2000元錢被不法警察搶走。

1999年8月蘇菊珍再次進京上訪,之後被抓至綏中看守所,身上攜帶的2000元錢被不法警察搶走。

1999年10月31日,蘇菊珍被劫持到馬三家教養院,之後又被轉到張士教養院、少管所、龍山教養院、沈新教養院、大北監獄等法西斯集中營迫害。

2002年春節,蘇菊珍的家人接到教養院通知,被告知拿1500元「醫藥費」接蘇菊珍回家(後來得知,所謂的「醫藥費」是惡徒們給蘇菊珍強制服用的破壞神經中樞的藥物的費用)。事實上,教養院放人的唯一原因由是蘇菊珍已被他們迫害致精神失常。當時蘇菊珍是由幾個人架著走出教養院大門的,四肢已無活動能力,兩眼目光呆滯,面部毫無表情。回家後二十二天才能進食。家人後來無意中發現她的小便處仍有未癒合的傷口、身上有針眼。

蘇菊珍現在仍不能正常思維、講話。如今她與體弱的老伴終日默坐於家中,生活仍都需別人照應,小女兒年紀尚小,家中的生活來源僅依靠大女兒經營的小店。蘇父由於傷心過度雙眼接連失明,蘇母每日傷心嘆息,二位老人在無望的期盼與悲傷中苦度終日。

即便如此,綏中不法官員和警察仍多次騷擾這家人,2002年10月蘇菊珍的大女兒被匪警綁架,綁架當日其大女兒因不屈從翻牆而入的不法警察的土匪行徑,從被窩中被幾個惡警強行抬出家門,一家人哭成一片,而媽媽蘇菊珍則面無表情,毫無反應。場面淒慘。

據知情者披露,蘇菊珍被非法關押期間曾因堅持信仰遭受非人折磨(以下片斷均摘自明慧網):

「在惡警邱萍、蘇境的指使下,大法弟子鄒桂榮、蘇菊珍被殘酷地折磨。猶大把蘇菊珍的頭按到褲襠裏,用毛巾把嘴堵上不讓出聲,然後用針扎她手指尖,三根電棍電,慘不忍睹。……惡人看蘇菊珍、鄒桂榮沒有屈服,又把她們送瀋陽××地下醫院藥物折磨,最終也沒有使蘇菊珍、鄒桂榮放棄修煉。」

「和我們一個號的大法弟子蘇菊珍、馬楠、沈文玲被戴了一天一宿的背銬不能睡覺、飯不能吃、廁所不能去,疼痛難忍。」(編者註﹕3人均為葫蘆島市綏中縣人)

「有一次惡警又把蘇菊珍叫到辦公室。我仔細聽那裏的動靜,只聽到電棍「啪啪」作響,一會,有人從辦公室出來,我順門縫往裏看,他們把蘇菊珍扣在床欄杆上。就這樣,他們不讓蘇菊珍吃飯、睡覺、不讓去廁所,兩天一宿才把她放出來。當她出來時是幾個人把她扶出來的,腿已經不能走路了。從這以後,她很少出早操,她的一舉一動都有人監視。後來勞教所一直把她迫害得全身不能動才肯放手。她出來時已不會說話、全身都不能動彈了。」

「家住葫蘆島的大法弟子蘇菊珍背經文,被大隊長王豔平叫到禁閉室讓她把衣服脫光了,用電棍電遍全身,電了整整一夜,到了車間時,我發現她的臉上被電的全是大水泡,嘴上也是,眼睛臉部全都腫了,青一塊紫一塊的,慘不忍睹,無法再多看一眼。」

「一天隊長讓我去看蘇菊珍,只見她不會笑、不會說、沒表情,兩隻眼睛定定的不動,瞳孔圓圓的,沒有甚麼反應。我喊她,她不動;推她,她不應,好像不認識我了,渾身軟軟的,臉上有瘀痕,雙手背皮膚上紅點連著黑點,都是電傷。我知道蘇姨是正常的人,可隊長硬逼她吃了甚麼藥。我回想起早上沒起床時就聽到蘇菊珍在慘叫,也不知她被體罰、被打罵、被折磨得多長時間沒睡覺了。我禁不住淚流滿面。想起這些天見她走路時一腳高一腳低,顯然腿上是受了傷,後來經證實,是長時間蹲蹶、被毒打而造成的。」

「蘇菊珍思想特別堅定,被惡警張秀榮用手銬將她的雙手背銬起來吊在鐵床上,雙腳離地,頭朝下,這是張秀榮帶我親自看的,那意思是我還不妥協就和蘇菊珍一樣折磨。看完蘇菊珍後我很心酸,心疼的眼淚頓時湧入眼圈,強忍著沒流出來。蘇菊珍也多次被惡警用電棍電過,那時幾乎沒有幾個能挺過電棍、體罰這種迫害的,許多人被迫妥協。那種場面完全是一個罪惡的人間地獄,沒有一點人性,精神上的高壓讓人感到生不如死,無法形容那種苦。」

「綏中大法學員蘇菊珍,五天不許睡覺,在廁所裏蹲馬步,手平舉,如不標準暴徒就打,又把她帶到三樓「四防」室,他們把蘇菊珍的頭和兩臂窩在一起,使她喘不出氣來,逼著罵師父罵大法。一次隊長把蘇菊珍叫去,回來時,我看到她脖子、手背、腳心等被電棍電得都是泡。像這樣用電棍電她數不清有多少次。有一天凌晨兩三點,夜深人靜,廁所裏發出慘叫聲音,使我在睡夢中驚醒,聽到這慘叫聲,我不住的流淚,而後我到廁所看到蘇菊珍被人按在地上,有的坐在她身上。電視裏那個聲稱隊長待她像媽媽一樣、給她買棉襖的年輕女人,就是參與打蘇菊珍的,叫白坤,是營口大石橋人。還有上焦點訪談的陳肖玉,也是參與打蘇菊珍的打手。這些人參與給法輪功學員洗腦可得到「紅旗」,賞賜減期五天,參與打人,可立功,得到減期五天的賞賜,所以她們特別賣力。」

「……讓堅強不屈的蘇菊珍、鄒桂榮和本溪的張桂平「倒立」,如果倒不上去就打,倒上去呆不住也打,她們的眼睛都控腫了。」

「鄒桂榮、蘇菊珍就是被惡警邱萍電得死去活來,皮膚都電焦了。惡警們無法動搖她們的信念,就把她倆交給邪悟的叛徒,這些魔變的生命非常邪惡,它們讓鄒桂榮、蘇菊珍面壁,從早晨一直站到晚上,幾天不讓睡覺,一天只給一頓飯。看這樣不行,就想出另一套方案,每一種方案都要堅持幾天,有站著、蹲著、撅著、飛機式、騎摩托車式、倒立,有一次還把鄒桂榮倒掛起來。在體罰的過程中,叛徒還要打她。這些體罰對她倆都不起作用,於是就又想出更毒的辦法,把人兩頭叩一頭捆上,背上坐人,然後再打。為了不讓其他大法學員聽到叫喊聲,暴徒們把人弄到倉庫或廁所去,把嘴堵上。有一次惡警邱萍和幾個暴徒把蘇菊珍拖了回來,把她拉到瀋陽的某醫院精神病治療處,又給開了幾瓶藥,都是治療精神病的,一百多元一瓶的藥,開了好幾瓶,花掉蘇菊珍家屬不少錢,天天有專人逼蘇菊珍吃。」

「當被馬三家惡人迫害成植物人的蘇菊珍被帶回家時,人們發現昔日漂亮能幹的蘇菊珍傷痕累累,目光呆滯,不會說話,沒有記憶,不能走路、吃飯、大小便都要別人照料。老父親終於活著見到女兒走出高牆,但女兒已經不認識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