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洪傳台灣校園之二:一所小學師生的修煉心得

【明慧網2004年5月17日】一大早,看到孩子們在法輪大法悠揚的煉功音樂中打坐,他們小小的臉蛋上露出祥和平靜的神情,讓人不禁為他們感到高興,能在小小的年紀就懂得修煉,真是幸福!


本校是台南郊區一所純樸的小學,全校師生約六百人。2003年4月中法輪大法的學員不辭辛勞到本校介紹大法,並義務指導五套功法。由於功法簡單易學,「真、善、忍」的法理直指人心,很多老師加入修煉。

今年年初,行政院體委會正好在推動「運動人口倍增計劃」,本校不少教職員修煉後身心受益良多,便申請參與了這個計劃。利用早上七點到七點半的這段時間在學校成立了煉功點,對像是學生及家長,希望透過親師生的互動把大法的美好慢慢推向社區。實施到目前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個月,但已經有不少人身心得到改善。

以下是其中的幾個例子:

有一對祖孫,每一天幾乎都是她們最早到煉功點,阿嬤說:小孫女喜歡煉功,為了怕睡過頭遲到,煉功的日子就跟阿嬤一起睡,晚上寫完功課後也都會和阿嬤一起看大法的經文。阿嬤以前有各種慢性病,經過煉功痛風指數已下降很多。每次煉完功回家,高血壓至少都降20,連醫生也感到驚訝不已。

同樣的情形也發生在林太太的身上,通過修煉,多年的腳傷、肩傷已不藥而癒,多年吃藥控制不了的血脂肪也回覆正常;她覺得法輪大法的法理淺顯易懂且博大精深,很多生命中久尋不著答案的疑問也得到了解答。

四年級某班有一位班導師極為頭痛的學生也來修煉法輪大法。還沒煉功前,常不寫作業,就算有也是東缺西漏,字跡相當潦草,上課時不僅漫不經心,愛吵鬧干擾別人上課。通過修煉大法,導師表示這些情形都有了改善,字也變得工整多了,連其他科任老師也明顯的感受到這位學生的轉變而嘖嘖稱奇。

以下是多位老師的修煉體會:

林老師:修煉法輪功已一年了,當初會走進來是因為看到學員們所展示的第一套功法,那種舒展的動作深深吸引著我,直覺是一項很棒的健身運動,因此也加入學習的行列。至今仍記得第一天煉功後的奇妙體驗,當晚內心感到特別平和、喜悅,整晚不覺得累也不睏,精神特別好。之前我就開始自學打坐,而第五套功法是靜坐,是我所嚮往的。

學會了五套功法之後,老學員介紹了《轉法輪》這本書給我們看,一向對佛經感興趣的我,看到《轉法輪》所闡述的佛法以及返本歸真的道理,真是如獲至寶,一口氣讀完。有些書看了之後不會想再看,而這本《轉法輪》卻百看不厭,因為這是一個指導人修心養性的高德大法,也是佛家修煉大法,是個凡事向內找,直指人心的法門,因此每次看都有不同的體會,很能觸動人的心靈。

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但是在法輪功學員身上,這句話會改變的。很多學員因為修煉法輪功去掉了不好的習性,我也不例外。修煉之後才認識到自己有許多不好的觀念和習慣,這些缺點以前都不自覺。有了這一層的認識之後,我再也不苛責別人了,因為矛盾的產生和自己都是有關係的。以前生活中的苦,是和外子的爭吵不斷,那種氣恨不平的心讓我的身體和婚姻都亮出警訊,第一天煉功我的心結似乎一下子解開了,感到很平和,看書學法後,體悟到夫妻之間若不是站在感恩的基點,一點小事就會起衝突。我從此開始珍惜夫妻的緣分,因此與外子相處方面,去掉了老是嘮叨的毛病。我的改變,孩子們最先感受到,他們說:「媽媽,你和爸爸好像變得比較好了」,有一天外子也說:「你煉了法輪功之後比較不會罵我了,臉也變得像剛認識你的時候那麼年輕。」

法輪大法是修真、善、忍,能夠同化真善忍這個特性,身體也會改變的。以前每年到了春夏季,腳底就會起汗皰疹,秋冬季雙腳會龜裂,固定要去皮膚科看診擦藥,這一年居然不藥而癒。而每年都會來個一兩次的重感冒,今年也沒有了。這都是萬萬沒想到的。

更令人驚奇的是孩子的轉變,孩子從小氣管就不好,抵抗力弱,稍一著涼就咳嗽,每年的健保卡都要看到E卡。自從我煉功之後,孩子有時會跟著我比劃比劃,不是很認真的煉,卻也達到身體的轉變,這一年一包藥都沒吃過。有一次清晨我煉了第五套神通加持法之後,看到孩子踢被子全身冰冷,趕緊抱著他,幫忙暖被,睡了一覺之後,身體一點事都沒有。最近有許多朋友都說我的兒子壯了不少,問我有沒有給他進補甚麼?當他們知道是煉法輪功的關係,都直呼神奇。而這一切都是事實啊!這麼好的功法,希望大家也能和我一樣從中受益,因此將這一年的體會在此說明,望大家千萬不要錯失這麼難得的機緣。

江老師:自小家境貧困,身體不好,雖然都不是會危及生命的毛病,但長期受病痛之苦而覺得活得好累。小時候上課常發呆思考著:「為甚麼有「我」?「我」為甚麼要來這個世上?當人怎麼這麼苦?可不可以自殺一了百了?「我」死了會去哪裏?」結婚後,先生對我非常照顧,家裏的家事幾乎都由他代勞,生完孩子後身體不但沒有改善,又多了一些產後的毛病,更無法接受的是孩子遺傳到了我的體弱多病,孩子經常半夜哭著說:「我為甚麼老是咳不停、無法睡覺?」我只能抱著孩子一起哭,陪他坐著睡,一邊流淚一邊責怪自己、怨老天對我的不公!

身體的不適、教學的壓力,使我的脾氣愈變愈壞,在學校動不動就發脾氣,還把學校的不愉快帶回家。日復一日,把身體搞得更糟,藥愈吃愈重卻不見改善,輕生的念頭常浮現於腦海。就在絕望之際,法輪大法的學員出現了,他們的付出與鼓勵,讓我學會了五套功法,也讓我克服了初次通讀《轉法輪》的障礙。《轉法輪》用字淺白,但內涵極深,愈看愈愛看。

明白了法理,我不再怪老天對我的不公,不再處處與人計較,不再亂發脾氣,身體也改善了。得法前健保卡用到J卡最後一格(不包括自費看診部份)的我,得法後不再吃藥了,不再怕失眠頭痛,不再擔心咳嗽咳得無法教書。孩子與先生成為我的同修,我們一同修煉,女兒的鼻子不再因鼻竇炎發臭了;兒子的氣喘也不再犯了,先生對我比以前更好。我們不用再擔心過年期間沒藥吃,不用再一天到晚記著孩子吃藥的時間,不用再大排長龍掛號看名醫,不用再執著於甚麼東西不能吃,不用再……,這都要感謝師父的慈悲,傳給我們這麼好的功法。

以前教學總以要求自己的方式來要求學生,雖然學生功課好、守秩序,但學生總是與我保持距離;如今我收起教師的權威,改以「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把法理適度的融入教學中,走在校園中常常可聽見學生大聲的向我問好,這種美好只有親自體驗,才能感受得到!

陳老師:以前我算是一位滿愛開玩笑的年輕男老師,只要有我在的地方就有歡笑,我愛耍小聰明,總是拿別人當笑話的題材,雖都是無傷大雅,但多年來已不知造了多少口業、損了多少德。由於樂愛運動,長跑、打籃球成為我休閒時的健身媒介,天真的以為通過大量的劇烈運動能換來身體的健康,自己也常以體能不錯自滿。不過幾年下來不僅小病不斷,平均一、兩個月就得感冒一次,累積的多處運動傷害已慢慢侵蝕我的身體,影響到我的正常生活。我常常站在台上授課不到十分鐘便腰痛不已,只好坐在椅子上;肩傷、背傷也讓我以寫黑板為苦,要變天前,身上的某些關節已能做氣象預報,中西醫都看了,錢也花了不少,卻一點效果也沒有。那時的我「人生是黑白的」,唯一稍能慰藉的只有畫圖;在繪畫時,我的心踏實多了,人世的得失也常在舉起畫筆的同時得到暫時的麻痺。不過我對生命還是有很多的質疑,我來這世界幹嗎?每天忙碌、汲汲營營到底所為何來?我所擁有的真的是我想要的嗎?我都找不到答案,只有過一天是一天,為尋求短暫表面的快樂努力著。

學法後,我的疑惑都透過《轉法輪》慢慢找到了答案,明白了生命的意義在於「返本歸真」。而了解「不失者不得,得就得失」的道理後,對於人世社會的一切也懂得如何放下,急躁的個性也開始「緩、慢、圓」了起來。以前有矛盾總是埋怨別人,對於學校指派很多額外的工作也都是邊做心裏邊罵;上課時,對於較皮的學生總拿他們開刀來殺雞儆猴。明白了法理後,我學著向內找,不再責怪別人;對班上的學生也能容忍,學會去看他們的優點。至於我的身體,透過修煉已得到很多的改善,那些運動傷害已消失無形,我慢慢能夠體會甚麼叫「無病一身輕」。

郭老師:第一次聽聞『法輪功』,是在學校裏。修煉『法輪功』的同事在工作上都克盡職守、認真負責,私底下和人相處,也都樂於助人、和善開朗,使我對『法輪功』產生好感。有幾位身上有宿疾的同事,煉功之後身體改善許多,當時舍妹身體狀況不佳,家中又有幼兒,要尋找一項適合她又能兼顧孩子的運動有些困難,心念一動:何不把這套功法推介給她,在家裏就可以煉,又不需要特殊場地。

開始和同事學起功來,我患有婦女病持續看了一年多的中醫,仍未根治。沒想到,還沒推介給舍妹,自己倒先受益了,原先困擾我甚久的毛病,就這樣消失無蹤了,起先蠻錯愕的,直問自己:怎麼可能?後來,同事鼓勵我看《轉法輪》一書,慢慢才能理解這樣的變化。

而且影響我最深的是心理層面,對人、事、物的看法變得比較多角度及寬廣,我變的冷靜理智,不受外界影響,這就是我一直追求的心靈境界,本來想在50歲時或許能達到,現在我得到了,這個福氣我很珍惜,也希望與大家分享。

* * * * *

我們為海峽對岸的下一代感到憂心忡忡:在台灣,我們可以在校園自由的修煉法輪大法,而在中國大陸的修煉者不僅失去工作、被退學、排擠,時時還會有被逮捕的生命危險;而一般百姓,不但不能知道真象,在校園中還要被迫接受污衊法輪大法的教育思想。

中國大陸一直在進行改革開放,也一直對國際表示中國的未來會如何美好,但如果連「真、善、忍」都要被禁止、打壓,這個國家的下一代和未來還會有希望嗎?在此,誠懇呼籲大家能重視這個問題,並能適時伸出援手,讓這一場無理恐怖的迫害早日結束。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5/17/74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