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節的憂思──濰坊大法弟子孫小梅被綁架


【明慧網2004年5月12日】5月9日的街旁,鮮花店裏擠滿了購買康乃馨的顧客,有中青年,還有十幾歲的學生。紅的、黃的、白的康乃馨,被用淡紫色的玻璃紙、漂亮的絲帶包紮著,洋溢著溫馨、敬意與深沉的愛。我在想,此時家中忙碌的母親們,當開門面對兒女敬上的鮮花將是何等的幸福!

隨著人流踏上擁擠的公交車,看到好幾個學生專心照顧著胸前的鮮花,生怕康乃馨被擠壞,這一幕使我想起了一個與他們年齡相似的孩子,本來也是學生,他是濰坊市的大法小弟子騰騰,一個前不久再次離開媽媽、正在漂泊中思念著媽媽的孤苦的孩子。

前些天,騰騰的媽媽孫小梅與其他數名功友被濰坊國安、公安在住處綁架。聞後,我不禁心若刀絞……不僅為曾幾經魔難的同修擔心、牽掛,不僅為年幼的孩子再次流落而心疼,也為罪惡的警察而悲憤與悲哀!

1999年7月20日凌晨,騰騰的媽媽孫小梅被公安秘密逮捕關押,一個月後,小梅回到家,只見空蕩蕩的家中只剩騰騰自己,騰騰的姥姥、小姨已被逼致死,離開了人世,僅僅是一個月的時間啊!兩位至親、兩位善良的女性,就這樣走了,就是這樣被公安活活逼死!騰騰從此與媽媽守著空蕩蕩的家相依為命。但是,濰坊惡警仍不斷對他們母子騷擾,在騰騰姥姥、小姨去世後一年的時間裏,騰騰的媽媽有近一半的時間是在被關押中度過的,後來,在被逼無奈的情況下,孫小梅開始了流離失所的生活,未成年的騰騰還曾經被惡人跟蹤,也曾經被惡人企圖送進少年勞教所。

母親節的日子裏,一個孩子不能見到自己的母親,何況想要給母親送一束康乃馨這樣簡單的願望;母親節的晚上,我想騰騰一定沉浸在離開母親的憂傷裏……母親節的日子裏,善良的母親面對鐵門寒窗……

騰騰的母親是善良的。我忘不了她在最痛苦的時候還要要求自己不要傷害別人,在她自己的母親與妹妹剛去世時,她說:「我從來沒有恨過、怨過任何人,這不是因為我怕甚麼,而是因為我是個法輪大法修煉者,我修煉昇華後博大的胸懷包容了這一切。……我並不是不清醒,我明白,做壞事的人一定會受到懲罰,但我是個修煉的人,我有更高的境界標準,我心中有宇宙的法理。」

有一次,騰騰姥姥的單位給騰騰媽媽打電話,讓她去取姥姥的東西,來電話的人恰恰是那個用腳猛踹姥姥的門,罵姥姥和逼姥姥寫保證的人,可想而知騰騰媽媽是怎樣的心情,她流著淚,努力克制自己,儘量用平和的語言回答著他的話。

騰騰的母親是堅強的。面對迫害,在一次又一次的被非法拘留、關押威逼中;在被兩次送往勞教所被企圖勞教的情況下,在絕食抗議關押的奄奄一息時;在幾天之內失去兩位親人的巨大打擊下,在流離失所的艱難生活中,她依舊堅修大法,她說過:「大法還在遭受著不公的待遇,師父還在蒙受著不白之冤,我仍然善意地用各種方式不懈地向各級政府反映法輪大法修煉者的真實情況,仍然堅持不懈地要求政府撤銷對法輪功的錯誤決定,以還大法與師父清白,一年來(指99年至2000年),近一半時間我是在被關押中度過的,然而無論怎樣的壓力,都不會再動搖我的那顆堅定修煉的心。」……

將思緒從過去的記憶中拉回來,如今,騰騰的媽媽又一次被抓捕,騰騰又在經歷著他不該經歷的這一切。

騰騰需要媽媽!讓我們一同呼喚正義與人道,我們強烈要求濰坊市委、公安、安全局立即釋放孫小梅及所有被抓捕學員,我們懇求國際社會給予關注與幫助,譴責濰坊惡人的不法行為,營救濰坊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