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大對農村講清真象的幾點建議


【明慧網2004年5月12日】幾年來,據我所知,我們在對農村地區講真象的廣度和深度方面做得遠不如城市(當然不包括那些做得好的地方)。也就是說,農村是我們目前講真象的薄弱環節。

在中國大陸,農村人口佔80%左右,也就是說全國至少有10億多人在農村。這是多麼龐大的一個社會群體啊!如果他們不能明白真象,他們自己生命的永遠和他們天體內那無量無際的眾生不全完了嗎?我們作為肩負著救度眾生重大使命的大法弟子──世人得救的唯一希望,當然要盡我們之所能,除了做好日常的證實大法工作外,也要採取更有效的方式方法,加大向農村講真象的力度,理智清醒的把救度廣大農村民眾的事情做實做好。

師尊在講法中告訴我們:「在講清真象這個問題上啊,既然它這麼重要,大家更應該冷靜的對待,更應該更清醒地認識到我們大家在具體講真象中所面臨的各種各樣的機會、做法與方式,這個大家都得注意。」(《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幾年來,很多同修在對農村講真象方面都積累了一些很好的經驗做法,希望同修們能就如何更好地向農村講清真象、救度世人在網上進行廣泛的切磋交流。下面先談一下自己的幾點建議,意在拋磚引玉。

1、建議有條件的同修多製作一些對農民針對性強的真象材料、錄音帶、VCD光盤。

我們的真象材料直接決定著講真象、救世人的效果,所以,保證真象材料的質量就異常重要。所以望有條件的同修編排一些具有普用價值的「農村版」小冊子,因為農村民眾大多數文化程度不高,你給他一些「之乎者也」的文章他可能看不懂、不愛看,所以就導致講真象的效果也不會好;另外,由於VCD機在農村還不是很普及,更多的地方使用錄音帶講真象效果更好,建議大法廣播電台多製作一些「農民版」錄音成品(一個小時的長度較適合)。當然,VCD光盤的作用也不可忽視,如能製作一些針對農民的片子那效果會更好。

就了解的情況看,農民較為喜歡「祛病健身小故事」、「法輪大法 洪傳世界」、「揭露自焚真象」、「善惡有報」、「江××在國外被起訴」等方面內容。尤其是祛病健身這個問題,因為農村人民大部份比較貧困,非常害怕得病,因為一得病他們根本就承擔不起醫藥費,在農村人們常說「死的起,病不起」。所以你告訴他虔誠念「法輪大法好」得福報、就能好病,大部份人一定會試一試的,只要他一動善念,大法的威力可能就顯現給他了,就可能使他得救。

另外,我們本地前一段時間將大法弟子畫的部份佛像、菩薩像(彩色的)用彩色打印機打印出來,背面再印上大法真象內容後,製成精美的壓膜卡片,很受農民歡迎。因為農村有不少人相信神佛的存在,對善惡有報也很相信,所以這也是一個很好的角度。當我們把做出的那些佛像給農村人民時,不少家庭都當作珍品保存,有的還擺在桌上供起來,幾乎沒有扔掉的,講清真象達到的效果非常好。由於農村人比較相信神,所以大多數人相信善惡有報,我們講真象的時候,也可以針對不同的人講一些惡警遭惡報的例子。

2、採取靈活多樣的講真象方式。

除了發放真象小冊子、傳單、光盤、錄音帶外,還可以採取多種方式:以做小賣買的身份走村串戶面對面的講;身帶便攜式VCD放像機(比光盤稍大,厚度2釐米左右,價格一般在200元左右),到適合的農民家中現場播放真象光盤;以到農村走親戚、訪朋友的方式,在親友家為起點,然後以此向四週輻射;利用趕大集時發放資料、播放真象喇叭。尤其在趕集時,把大法真象用紅包包起來送給農民,這樣一般人都會接受;還可以去收集農村的一些電話號碼,為國內外同修給鄉鎮、派出所、村委、學校、企業及農民家庭打電話、寄信提供目標等等。

在2002年的時候我曾流離失所到農村,也出去發過真象。我晚上10多點出去發真象的時候,發現農村人睡得都非常早,整個村子一個人也沒有,並且整個村子漆黑一片,沒有像城裏的路燈那樣式的光,在那裏發真象隱蔽性還不錯。但農村也有不足的地方,農村唯一的缺點就是養狗的太多了,你到門口的時候,只要出的聲音稍微大一點狗就不停的叫,所以我們去發真象時儘量穿輕快的跑鞋,走路時輕一點,也別穿一些帶響聲的衣服。當然,最主要的是一定要保持強大的正念。

另外農民一般對一些傳單比較感興趣,我在農村住的時候,有一次我拿著一些報紙回住的地方,一路上遇到多個農民向我索要報紙(他們把我當成發小廣告的了),所以到農村發真象,傳單達到的效果要好於城市,如果你能帶上一些彩色圖片和彩色小書籤那就更好了,一定會大受歡迎的。

3、發揮主動性,協調一致,展現大法粒子整體合力。

農村的同修,在做好向身邊人講清真象的同時,利用自身對農村情況熟悉的便利條件,主動聯繫城裏同修在人力及資料方面的支援。對於不聽勸善警告、作惡多端的惡人,儘量及時提供有關信息,予以曝光。城區的同修在繼續做好本區域講真象的同時,不等不靠,擠出時間,克服阻力,放下自我,主動的多向農村傾注一些精力。其實在農村發真象傳單不是件難事,比城裏容易。我知道的有兩個大法弟子(夫妻),他們在農村發真象傳單,有的時候一夜可以跑幾十個莊,幾千戶人家,5箱大法真象傳單一夜就全給發完了,邪惡還以為大法弟子出動了多少人似的,其實就兩個人。所以城市大法弟子可以晚上到達農村地區,發一夜真象資料,第二天返回城市。發真象資料儘量到一些偏遠地區,由於那裏沒怎麼見過大法真象,所以也不會有像城裏那樣專門針對大法弟子蹲坑的那些人。我們可以一夜之間來一次密集度比較大的,使那裏的人也知道了真象。

另外還有協調問題,師尊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中說:「大法弟子作為一個整體在證實法中協調一致法力會很大。」正法到了現在,在多數地區的大法弟子中都有了較為成熟的協調人。個人認為,有條件的地區,協調人應主動的將此事納入協調日程之中並發揮更大的作用,通過一定的方式,將本地城鄉同修協調搭配起來,使大法弟子的整體合力充份發揮出來。

以上是個人的一點建議,不當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