遼寧省新賓縣上夾河鎮蔡可貴等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2004年5月1日】蔡可貴是遼寧省新賓縣上夾河鎮紹家的一名普通農民,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非常正直、善良、有正義感的人。他沒有任何不良嗜好,也從未做過任何觸犯法律的事情。可是就因為要做好人,他經歷了一場牢獄之災。

他1997年開始修煉法輪功。得法前曾有心臟病,肩周炎等多種疾病。妻子袁秀紅身體也不太好。他們夫妻感情不和經常吵架。後來小蔡夫妻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奇蹟出現了,兩人多年的頑疾不見了,身體健康了,也不吵架了,無病一身輕,家和萬事興。小蔡對師父和大法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是大法給了他新生。

由於學大法的越來越多,引起了江澤民極大妒忌。他逆天理悖民意發動了一場對「真善忍」的瘋狂鎮壓。電視、報紙等所有國家宣傳機器都被利用造謠中傷,污衊誹謗法輪功。小蔡心裏清楚又一場政治運動開始了。這跟當年的文革一樣,就是要打倒好人。先是媒體宣傳扣帽子,再煽動群眾鬥群眾,小蔡很清楚在這個時候站出來說一句真話會面臨著甚麼樣的後果,但他沒有退縮。他決定依法上訪,向有關部門澄清事實,為大法討還清白。

(一) 上訪

2000年12月,小蔡夫婦和其他幾位同修一同踏上了進京的列車。車廂裏一個列車員走來走去 唆使旅客罵大法罵法輪功創始人(以此試探誰是煉法輪功的)。小蔡善意的對他說:「同志, 你這樣做不道德,小學生都懂得罵人是不道德的行為。」列車員沒吱聲……

剛到北京,小蔡等人就被東北派去的駐京警察給綁架了,被送到各省市住北京辦事處。警察問他們是哪來的,他們都不說地址,因為他們知道上邊搞株連政策,一旦說出地址就會被遣送回當地,會株連很多人。他們向警察講真象,告訴警察大法是被誣陷的,總有平反的一天,千萬不要相信謊言。警察不聽,還對他們進行非法搜身,共收去1000多圓錢據為己有。12月5日,上夾河鎮政法委書記孫俊東和縣裏有關部門負責人趕到了住京辦事處。一見面,他們就氣急敗壞的說:「你們膽子不小啊,敢上北京來,這是你們來的地方嗎?」小蔡說:「上訪是公民的合法權利,我們依法上訪來說句公道話有甚麼不可以,犯了哪條國法?倒是你們隨便抓好人,是你們在執法犯法!」上夾河和新賓縣去的這些所謂的公安人員在北京足足玩了一天。據說他們來的時候還坐飛機呢!有一個警察沒玩夠,說:「怎麼沒有去蘇杭的!」言外之意,要是有人去蘇杭上訪,他就可以去蘇杭旅遊了。

(二) 在新賓縣看守所

12月6日晚,小蔡等人被押上了返程的列車。警察用手銬把他們銬在臥鋪上,他們既翻不了身,也起不來,就這樣被一路銬著到了南雜木。12月7日晚被押送到新賓縣看守所,一到看守所,就有人讓他們簽字保證不再修煉法輪功。他們都沒簽,並且義正詞嚴的說:「我們沒有犯法,只是修煉做好人,為甚麼要轉化,怎麼轉化,一個好人轉化了不就成了壞人了嗎?我們不轉!」

小蔡的父母十分掛念兒子、兒媳,擔心他們的處境和安危。一天,上夾河政法委書記孫俊東和派出所所長趙振鐸突然來到蔡家,說讓老人交12000元罰款才能見到兒子。老人拿不出錢,最後他們把價錢壓到2000元。錢是交了,可是老人並沒有見到兒子的面。在看守所每人每天的伙食費是10元錢。一頓一個窩頭,一小盆清水蘿蔔湯。第十八天看守所讓交伙食費180元,不交不准親屬見面。可是老人手裏沒有錢,最終還是沒能與兒子見面。當時被關在新賓縣看守所的16名法輪功學員決定絕食,抗議對他(她)們的非法關押、迫害。新賓政法委害怕了,決定將他(她)們送走。

(三) 在撫順武家堡教養院

12月25日下午,這十六名法輪功學員被送到撫順教養院,男學員被關進教養院的嚴管班。在嚴管班,管教每天強迫他們坐板,並讓犯人做他們的轉化工作。為了減刑,犯人十分賣力。他們用皮帶狠狠的抽打法輪功學員,還強迫他們「飛著」(面向牆彎腰站立,兩手向後高高抬起,直貼牆壁,腳被人摁住,兩腿繃直),這種刑罰能使人渾身巨痛無比。一旦負責摁腳的人把手鬆開,受刑者會馬上摔倒在地。有一位南雜木的學員叫崔玉慶,被刑事犯用木頭做的拖鞋擊打頭部和臉,臉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腦袋腫得像麵包。還有一位撫順的學員被折磨得精神失常。葫蘆島的一位叫姚彥會的男學員被迫害得下肢不能行走,需要兩個人攙著上廁所。這哪裏是宣揚的春風化雨般的愛心之家,分明是人間地獄!

在極度痛苦和壓力下,小蔡被迫妥協了。「五。一」的時候,小蔡被新賓縣政法委的人接到新賓看守所。本來應該直接送他回家,可政法委的人非得讓拿300元錢才放人。沒有辦法,家人只好交了這筆冤枉錢。回到家裏小蔡得知,在他進京上訪期間,村書記吳井三曾對他家人說鎮裏要罰他家1000元錢。還要把他家種地用的牛牽走,後來被小蔡的父親制止了。

(四) 三進看守所

2001年臘月二十九日晚10點多鐘。小蔡和同修韓東正在家看書。新上任的上夾河政法委書記徐立佔、派出所所長趙振鐸、戶籍員唐鳳廉突然闖進屋裏,到處翻找。後來翻出一篇手抄經文。他們問哪裏來的,小蔡說是自己背著寫的。就這樣兩人被抓上了車。徐立佔和趙振鐸有事離開了一會兒,唐鳳廉乘機對他們搜身。從韓東身上搜去100元錢據為己有。當天夜裏,兩人被押到上夾河派出所。徐、趙、唐三人累了躺在床上休息,卻把他們兩人分別銬在了椅子上。一直到第二天,也就是大年三十,他們告訴小蔡和韓東只要拿錢就可以回家。兩人不同意,於是又被送進了新賓縣看守所。

一進門就有犯人問他們犯了甚麼罪,兩人回答沒犯罪。那個犯人不由分說上來就是一頓暴打,他用皮鞋後跟狠狠的刨兩人的後背。兩人忍著巨痛不斷的向他講大法的真象。他一聽是煉法輪功的,就不打了。有一次,韓東突然昏倒了,小蔡喊管教。一位姓唐的管教惡狠狠的說:「叫喚甚麼?」小蔡告訴他有人昏倒了。姓唐的管教不分青紅皂白就把小蔡拉出去,給他戴上重刑事犯戴的腳鐐,戴了整整一天一夜。小蔡告訴他這樣做是違法的,他威脅小蔡再說還給他戴上。兩人被關了43天,新賓看守所收伙食費430元。紹家村村書記吳井山又讓兩家各拿1000元交給當地派出所,還讓買兩瓶山峰蜜(60元)送給所裏人。錢是交了,卻沒給收據。

(五) 面對騷擾

2002年8月裏的一天,徐立佔、趙振鐸、唐鳳廉、吳井山又去蔡家騷擾。說是新賓辦學習班(實為洗腦班),讓袁秀紅參加。小蔡對他們說:「做人得有好身體,法輪功教人向善、能祛病健身,這有甚麼不好。非要把好人送去洗腦。‘真善忍’不讓信,難道讓信‘假惡暴’嗎?」不管小蔡怎麼說,徐立佔還是堅持讓袁秀紅去。並向小蔡索要200元,小蔡沒給。他就讓吳井山拿村裏錢先墊上。十六天後,袁秀紅被放回家。吳井山又向小蔡索要300元伙食費。袁秀紅把錢交了,可是沒給收據。

小蔡的故事並沒有結束,偶爾還會有人去他家騷擾。但是小蔡的心很正。他堅信信仰「真善忍」無罪,做好人無罪。

真象總會有大白於天下的一天,做惡者必將受到法律的嚴懲。相信那一天不會太遠了,我們在心底默默的祝福他,願好人一生平安!

附相關責任人電話:
遼寧省撫順市新賓縣上夾河鎮鎮府 郵編:113215 區號:0413
政法委書記 徐立佔 手機:13941317148
派出所所長 趙振鐸 手機:13804235886 宅電:5260966
派出所戶籍員 唐鳳廉 手機:13019665157 宅電:5261157
原上夾河鎮政法委書記(現調至南雜木政府) 孫俊東 宅電:52607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