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平頂山市技校幹部蔣俊峰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2004年4月9日】河南省平頂山市技校科級幹部蔣俊峰,男,1965年生。1999年11月去北京上訪,被學校開除黨籍、公職。2000年3月在第一看守所關押3個半月後,送河南省平頂山市柏樓勞教所勞教3年,被迫害至生命垂危,勞教所怕擔責任而讓家人接回。因不接受所謂的「轉化」,單位不讓上班,現在打工。現在身體不能幹力氣活,稍有運動就氣喘。

一個人口皆碑的好人,一個人人羨慕的幸福家庭的丈夫、父親,因為一次上訪而被關進監獄,迫害至生命垂危。而在平頂山市衛東區政府一份材料中,不法官員顛倒黑白,誣蔑蔣俊峰「得了肺結核後,不住院治療,更迷於練功打坐,導致生命垂危。還使其妻張某染上了該病。」並無恥的聲稱「市、區快速協調解決其醫療費問題,終於使他脫離死亡線,恢復健康」,「使他們真切感受到黨和政府的溫暖。」

下面是我們了解到的更為詳細的事實真相。

1999年在法輪功遭受江××集團的殘酷迫害,並被誣蔑為×教之後,蔣俊峰於11月到北京信訪辦上訪,被非法抓捕。在平頂山市第一看守所關押三個半月後,於2000年3月中旬未經任何法律程序,直接送平頂山市柏樓勞教所勞教3年。

勞教所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長時間強迫勞動,每天24小時有兩人包夾輪番值班,不讓學法、煉功,就是去廁所也有人監視,沒有任何行動自由,也不許親人看望。為了達到洗腦的目的,強迫從事高強度勞動,挖溝、挖地基、搬石頭、卸車皮等。

2000年冬天,天下著小雪,蔣俊峰等人被強迫到外邊清臭水溝,穿著三角褲頭,站在近1米深的臭水裏清淤泥,一幹就是半天,凍得身上直抖。在治理湛河工程中,蔣俊峰等人被強迫到河底清圍堰,將泥沙用編織袋一包一包地從河底背上河岸。警察站在旁邊,嘴裏不住地喊「快!快點!」稍有鬆懈,就遭毒打。

在精神和肉身雙重折磨下,蔣的身體每況愈下,高燒、不能吃東西,最後病危。2002年4月底,勞教所怕出人命、承擔責任,通知家屬領人。

家人見到蔣時,已認不出是他了。蔣俊峰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高燒不退,神智不完全清醒,耳聾,不停地咳嗽,生活不能自理。身高1米75、正處壯年的蔣俊峰瘦弱無力地躺在床上只是一小團。

回家後,父親和妻子送他到市第一人民醫院檢查。由於太虛弱,70多歲的父親背著兒子上樓,攙著下樓,上下幾個來回,老人和他都累得氣喘噓噓,汗如雨下。檢查結果:肺結核、兩肺葉呈蜂窩狀,醫生驚愕問:「人怎麼成這樣才來?」答:「沒有條件,在勞教所不讓出來。」醫生問:「為甚麼?」答:「因為煉法輪功。」醫生沉默不語。

5月1日住進平頂山市結核病醫院,醫院下病危通知。五一長假後,蔣的父親去勞教所討說法,勞教所說:「不轉化,不管」;到衛東區610辦公室反映情況,要求解決醫療費問題,沒有人管;又到蔣的原單位平頂山市技校,仍沒結果。老人最後到律師事務所諮詢,人家說:「你這種情況,沒人管,告也告不贏。」

蔣俊峰這幾年的生活靠妻子近400元的工資(還有一段時間下崗),艱難維持,根本無力支付高額的醫療費。住院3個多月,花費近3萬元,全是向親朋好友借。病情未得到控制,因經濟困難,要求出院,只好帶點藥回家。當時蔣高燒39度-41度。

蔣俊峰在醫院時,大部份時間是昏迷狀態,高燒,吐痰要人接,大小便不能自理,一天24小時需有人護理。白天由70多歲的父親照顧,一天下來精疲力盡;妻子上班,一有空就到醫院,晚上護理他,每天只能趁空閉一閉眼,3個多月,整整一個夏天,在精神高度壓力,體力高度透支下,她也倒下了。

蔣剛出院回家後,生活仍不能自理,父親在他床前的地板上打地鋪,晝夜守護。在這樣的情況下,不法政府人員們仍不肯放過。一天晚上,有兩個自稱是衛東區公安分局的人到蔣家,未出示任何證件就抄家,在屋裏亂翻。蔣的父親說:「你們一沒身份證件,二沒搜查證是違法。」不法人員說:「對法輪功抄家就不需要甚麼證件,手續。上邊說的,想怎麼樣就怎麼樣。」

蔣俊峰因治病,現仍背著3萬多元的債。因為不放棄信仰,單位不讓上班,靠打工維持生活。而他現在身體仍然不能幹力氣活,稍有運動就氣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