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所裏的故事:聆聽普度樂曲、集體清除誹謗圖片

【明慧網2004年4月3日】2000年我被劫持到勞動教養院,在那裏我遭受了2年的迫害

在2001年元旦之後不久的一天晚上。當時,我洗漱完了就躺在床上。這時有位同修輕輕地喊了一聲:「聽!普度曲。」我急忙起來把窗戶打開:一首熟悉而又親切的樂曲震撼著每個人,那催人淚下的旋律一下子灌入我的心田。同室的同修都擠到窗前靜靜地聽著……不知是高興還是想吶喊,當時我們大家就像見到師父一樣親切、激動。每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興奮的淚珠……此時我在心裏默默地說:外面的同修辛苦了,謝謝你們!管教發現了歇斯底里的喊著把窗戶關上了,可是音樂還在不停地播放著,迴響在教養院的上空,震懾著邪惡。在那樣邪惡的環境裏還能聽到「普度」樂曲,太令我們振奮了。

事後,知道那天晚上,教養院的院門口掛滿了橫幅,定了時的錄音機掛在了電線上。那些惡警想把錄音機摘下來,因為天黑沒辦法,只好等到天亮才拿下來。由於我們得到同修的鼓勵,不久已經被迫妥協的學員開始聲明:轉化作廢,堅修大法。

2001年春節前夕,教養院不知從哪弄來了許多污衊、誹謗大法的宣傳圖片掛滿監舍走廊的兩側。這時各個房間的大法弟子開始時行動起來,互相約定,夜裏行動!晚上九點以後各個房間的門都被反鎖上了,惡警把窗戶用了最粗的鐵絲擰的緊緊的。開始我們還思索,怎樣才能把門打開,轉念又一想,這不是人的觀念了嗎?不行,要用神的思想去加強自己的正念。此時,誰也睡不著了,都準備著晚上的行動。大約夜裏12點鐘,聽到同修已經把所有的房間的門悄悄地打開了。各個房間的大法弟子光著腳跑出了房門,誰也沒有說一句話,只用了幾秒鐘的時間迅速把貼滿牆上的誹謗大法的圖片全部扯下來了。然後各就各位,躺在床上一動不動。等到值班的惡警出來一個人也沒看到,氣得像發瘋了似的,大喊大叫。可是他們的手腳在哆嗦,因為門上的鎖一個也不見了。我們大家從被角露出眼睛互相對望,心中無比的喜悅!

從這件事之後,我們大家開始銷毀各類誹謗大法的邪惡書刊,我們住的房間裏都有100本以上。我們就利用夜間上廁所的時候,每人攜帶2本撕碎扔進下水道或垃圾桶裏。僅用了一兩天的功夫就全部銷毀掉了,惡警感到莫名其妙,沒敢追問,這事就不了了之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