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法輪》中「的、地、進」字的修改列表

【明慧網2004年4月29日】以下頁數按《轉法輪》1994年12月簡體字版排列,該版本共332頁。

《論語》「另有用意的人違心地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頁:「或者是抱著甚麼不好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頁:「你抱著各種有求的目的來學功、學大法」;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頁:「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地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頁:「依我看,都沒有真正地把病治好」;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4頁:「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4頁:「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5頁:「誰看見了,都要幫他,無條件地幫他」;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5頁:「佛家度人是不講條件的,沒有代價的,可以無條件地幫他」;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6頁:「人的身體都是在不斷地淨化,不斷地淨化」;這裏兩個「地」改為「的」。
第6頁:「我出山的首要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6頁:「從思想上根本地轉變過來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6頁:「真正地往高層次上帶人」;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7頁:「你會慢慢地轉變你的思想」;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7頁:「他只是簡單地講一講他的功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9頁:「也是在不斷地提高著自己」;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9頁:「他都是這樣不斷地昇華著」;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9頁:「再也鑽不進去了」;把「進」改為「進」。
第15頁:「按照達爾文進化論」;把「進」改為「進」。
第15頁:「最後進化到有文化、有思想的現代人類來推算」;把「進」改為「進」。
第15頁:「都遠遠地超出我們人類的文明歷史」;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5頁:「因為人類也是在不斷地完善著自己,不斷地在重新認識著自己」;這裏的兩個「地」均改為「的」。
第16頁:「按著達爾文的進化論」;把「進」改為「進」。
第17頁:「自己不能夠提煉鈾,把它出口到先進國家」;把「進」改為「進」。
第17頁:「1972年,法國一家工廠進口了這種鈾礦石」;把「進」改為「進」。
第17頁:「按照達爾文進化論根本解釋不了」;把「進」改為「進」。
第17頁:「現在沒有人去系統地整理這些東西」;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頁:「本能地產生一種排斥」;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頁:「又逐漸地繁衍出新的人類,進入新的文明」;這裏的「地」改為「的」,「進」改為「進」。
第18頁:「進入了下一個時期」;把「進」改為「進」。
第18頁:「有一次我仔細地查了一查」;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1頁:「科學能發展、能進步嗎」;把「進」改為「進」。
第22頁:「到後期就進入高潮了」;把「進」改為「進」。
第22頁:「在我們本次人類文明發展進程中」;把「進」改為「進」。
第22頁:「就從丹經道藏中斷章取義地拿出兩個字」;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頁:「並且抱著執著心追求功能,各種目的都有」;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6頁:「你不斷地提高,不斷地往上修煉,你的功柱也在不斷地往上突破」;將三個「地」改為「的」。
第26頁:「逐漸地把執著心、各種慾望去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頁:「假如當你進入到細胞與分子之間、分子與分子之間,你就會體驗到已經進入另外的空間了」;把兩個「進」改為「進」。
第30頁:「螺旋式地向上長」;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0頁:「最後螺旋式地長到頭頂之後形成一根功柱」;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1頁:「目的是不讓你運用它在常人社會裏邊隨便去幹事情」;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31頁:「不能夠隨便地干擾常人社會,也不能夠隨便地在常人社會中顯現你的本事」;這裏的兩個「地」均改為「的」。
第32頁:「你也在不斷地提高著自己,不斷地對你有指導作用」;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35頁:「我們不讓他進班」;把「進」改為「進」。
第36頁:「重新帶進新的能量」;把「進」改為「進」。
第36頁:「他能夠自動地運轉、旋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6頁:「會自動地從宇宙中吸取能量」;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7頁:「不停地從宇宙中吸取能量」;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8頁:「這不大大地縮短了你的煉功時間嗎」;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8頁:「使煉功進程縮短」;把「進」改為「進」。
第38頁:「超出你的天定、原來的生命進程」;把「進」改為「進」。
第38頁:「因為你的生命進程早就過去了」;把「進」改為「進」。
第38頁:「那當然是修煉的目的,修煉的最終目的就是得道、圓滿」;這裏的兩個「目的」均改為「目地」。
第38頁:「你在不斷地修煉的時候,就會不斷地延長你的生命,你不斷地煉,不斷地延,」;這裏的四個「地」改為「的」。
第38頁:「人為地捧氣灌頂」;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9頁:「你摻進其它東西煉了」;把「進」改為「進」。
第39頁:「目的把你的病去掉」;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39頁:「我們會由淺入深地系統地闡述高層次上的法」;這裏兩個的「地」改為「的」。
第40頁:「同時你摻進去的東西使功已經亂套了」;把「進」改為「進」。
第40頁:「你隨便地把別人的東西拿來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45頁:「如果我們把這個功能這樣大面積地傳」;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45頁:「你切切實實地看到了常人看不到的東西」;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48頁:「不斷地煉功,就不斷地在回補」;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48頁:「那麼大一隻眼睛,一眨一眨地看哪」;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51頁:「時間一長,他覺得前額逐漸地發白」;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52頁:「不斷地翻,不斷地翻」;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55頁:「完全放棄這種執著心的時候,它會慢慢地散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56頁:「一味地在求,結果適得其反」;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57頁:「將進入慧眼通的時候」;把「進」改為「進」。
第57頁:「然後再照、再翻、再抹,不斷地翻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58頁:「它全部能夠給你照射進去」;把「進」改為「進」。
第58頁:「怎麼進的這個門,進了房間,房間的擺設是甚麼樣的」;把兩個「進」改為「進」。
第61頁:「所以人就會幫他,無條件地幫他」;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63頁:「能夠達到真正解脫的目的,就唯有修煉」;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63頁:「而真正能夠徹底地把你這個業消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68頁:「宇宙的特性對你不進行制約了」;把「進」改為「進」。
第68頁:「不斷地向上長」;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69頁:「他講三十三層天內的一切生物都要進行六道輪迴」;把「進」改為「進」。
第70頁:「他還在不斷地往上升,不斷地昇華,不斷地提高」;這裏的三個「地」改為「的」。
第70頁:「我們為甚麼能無條件地給大家呢」;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72頁:「保證在你的潛在意識中有想用它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73頁:「實現他的目的,作為他實現目的的一種本事了」;把兩個「目的」改為「目地」
第73頁:「這一丟就永遠地丟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75頁:「有的人一味地追求治病、治病」;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79頁:「只要你走進課堂」;把「進」改為「進」。
第79頁:「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把「進」改為「進」。
第79頁:「都聽進去了」;把「進」改為「進」。
第81頁:「只要你能夠踏踏實實地堅定地修下去」;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82頁:「他不一定能夠真正地把自己當作修煉的人修下去,有些人是不可能的。但是很多人會真正地修煉下去的」;把兩個「真正地」改為「真正的」。(有的版本上印的是「真正的」,不用改)
第82頁:「得真正地去提高自己的心性」;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82頁:「你只要真正地修,我就這樣對待你」;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83頁:「強制地讓你失去對利益的追求」;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84頁:「所以一味地修煉他的心性」;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84-85頁:「有的僧人對釋迦牟尼所講過的法進行這麼解釋」;把「進」改為「進」。
第86頁:「然後進入我們新疆傳入漢地」;把「進」改為「進」。
第86頁:「我極簡單地、概括地說了一下它的發展演變過程」;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87頁:「初期的目的他不想當一個破壞正教的魔」;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88頁:「有一個國家就直接了當地有巫教」;這裏的「地」改為「的」。(有的版本上印的是「直接了當的」,不用改)
第88頁:「都不能夠摻雜進去其它的東西亂修」;把「進」改為「進」。
第88頁:「其間的幾個法門也不能混同地修」;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89頁:「也不能夠隨便地摻進其它東西去修的」;把「進」改為「進」。
第89頁:「也不能夠隨便地摻進其它東西去修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89頁:「都是要達到開功、開悟,功成圓滿這樣一個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89頁:「一把一把地燒香,也沒有用」;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90頁:「連其它功法的意念都不能夠摻雜進去的」;把「進」改為「進」。
第90頁:「別人的功能根本就打不進來」;把「進」改為「進」。
第92頁:「不能當作主要的目的去修」;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93頁:「而沒有人真正地去傳高層次上的東西」;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94-95頁:「所以在他們看來,人的生命,當人不是目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95頁:「就可以無條件地幫助。就像我們今天坐在這裏的學員,你要修煉我可以無條件地幫你。」;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95頁:「在高層次上就是這樣看的,你覺得往前進」;把「進」改為「進」。
第95頁:「人類覺得在發展科學在進步」;把「進」改為「進」。
第96頁:「目的是幹啥呢?一個是配合當時的天象」;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97頁:「給他功的目的是叫他修煉,往上提高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00頁:「他大概地知道是從宇宙空間中來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01頁:「可以輕易地左右於人」;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02頁:「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把「進」改為「進」。
第104頁:「他一味地追求功能」;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05頁:「它能控制很多人來找他看病,多多地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06頁:「其實它是有目的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06頁:「它不是無緣無故地給你」;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07頁:「這種事情在當今練功的人中就特別地突出」;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08頁:「不要摻進任何東西去修,連意念都不能加進去」;把兩個「進」改為「進」。
第108頁:「那不就帶進去了嗎」;把「進」改為「進」。
第108頁:「所以,一定要把握住,真正地修煉正法」;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09頁:「你想說它就讓你說,嘀哩嘟嚕地說」;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12頁:「紮紮實實地往上長功,不斷地提高自己」;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113頁:「只有你自己真正地去修煉,自己才能提高層次」;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14頁:「有些人生命進程還有多少」;把「進」改為「進」。
第114頁:「該給的東西全部下給你,你才能在我們這一法門中真正地修煉出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16頁:「他千方百計地阻撓你」;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16頁:「你要真正地修煉,馬上就遇到生命危險」;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17頁:「也不會讓你真正地出現危險」;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17頁:「可那轎車被撞進一個大坑去」;把「進」改為「進」。
第118頁:「急速地倒車,車倒得還挺快」;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0頁:「隨著你不斷地煉功,按照我們心性的要求去修煉,逐漸地你的能量會越來越大。」;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121頁:「我們是真正地往高層次上帶人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2頁:「你會不斷地提高,你不斷地聽」;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123頁:「進門不分先後都是弟子」;把「進」改為「進」。
第123頁:「經過調整身體,煉功之後逐漸地也可得到」;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6頁:「最大限度地保持著和常人一樣」;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6頁:「強制地讓你失去常人中的這顆心」;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6頁:「應該堂堂正正地著眼於大處去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7頁:「你對自己要有個嚴格要求,但是我們允許你慢慢地提高」;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7頁:「你慢慢地會做到這一點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28頁:「現在常人已經聽不進去這句話」;把「進」改為「進」。
第128頁:「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把「進」改為「進」。
第130頁:「因為業力是一塊一塊地消」;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31頁:「人得在實踐中真正地去磨煉自己才能夠提高上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32頁:「就得真正地使這顆心得到提高」;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33頁:「不出現像常人一樣地把事情做壞」;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35頁:「當然我們可以善意地去解釋」;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37頁:「大家能把自己當作一個煉功人,真正地去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38頁:「可能剛一進家門,你愛人就劈頭蓋臉給你來一通」;把「進」改為「進」。
第140頁:「舒舒服服地在那煉功?哪有那種事啊」;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41頁:「佛當然不管,那一難就是他設的,目的是提高你的心性」;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41頁:「在大覺者們看來,當人不是目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42頁:「早來晚走,兢兢業業地幹活」;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42頁:「我們修煉法輪大法的主要目的是往高層次上帶人」;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142頁:「可是它卻能夠對社會精神文明起到很大的促進作用」;把「進」改為「進」。
第145頁:「目的是經過灌頂之後這個人就不能夠再入其它門了」;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46頁:「有許多人抱著這樣一個目的上西藏去學功」;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47頁:「目的是學了他的功,就是他的人了」;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47頁:「目的是弄你那點錢,誰也不學他的就掙不到錢了」;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48頁:「灌頂的目的不是給你加高功,功是你自己修煉出來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48頁:「把你的身體進一步清理」;把「進」改為「進」。
第148頁:「真正地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去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49頁:「才能達到真正地往高層次上走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49頁:「修煉方法是嚴肅地修佛,而且是極其玄妙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53頁:「漸漸地往上移動,往上升」;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54頁:「為了讓玄關裏面的東西儘快地生成」;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54頁:「為了讓它儘快地形成和充實」;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54頁:「它懸在這裏的目的是幹甚麼呢?」;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54頁:「目的是在玄關裏邊再打上一些基礎」;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56頁:「它又進去了。進去之後就開始返回到小腹部位」;把兩個「進」改為「進」。
第157頁:「他這種能量可以任意地變化任何東西」;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60頁:「赤橙黃綠青藍紫,他的底色在不斷地變化著顏色」;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61頁:「我們看到這些大菩薩都遠遠地超過了一般佛的層次」;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61頁:「卍字符會不斷地增多」;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66頁:「還有一種情況叫做不自覺地練邪法」;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67頁:「你的功裏邊加進些甚麼東西」;把「進」改為「進」。
第167頁:「你盡加進一些不好的意念」;把「進」改為「進」。
第167頁:「其實,已經在不自覺地練了邪法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67頁:「就是這個問題,這是屬於不自覺地練邪法」;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68頁:「男女雙修的目的是要採陰補陽、採陽補陰,互補互修,達到一種陰陽平衡的目的」;這裏的兩個「目的」均改為「目地」。
第169頁:「那個時候他的師父帶著他進行這種修煉」;把「進」改為「進」。
第169頁:「隨意地改動,隨意地加進任何東西都會搞亂那一法門的東西」;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169頁:「隨意地加進任何東西都會搞亂那一法門的東西」;把「進」改為「進」。
第169頁:「使它不能夠達到修煉圓滿的目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69頁:「人的細胞逐漸地被高能量物質代替的時候」;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0頁:「身體呈現出向年輕人方向退,逐漸地退,逐漸地轉化」;這裏的兩個「地」均改為「的」。
第170頁:「他就是為了讓人最大限度地放棄執著心,甚麼都放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0頁:「他為了讓人最大限度地做到這一步,就走了涅槃這條路」;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1頁:「我說你就真正地煉性命雙修的功法」;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1頁:「這個身體可進入另外空間」;把「進」改為「進」。
第173頁:「這是開光的真正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173頁:「釋迦牟尼講正念,得一心不亂地念經」;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3頁:「真正地能夠使他修的那一法門的世界產生震動」;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3頁:「那個覺者的法身上去一個,才能達到開光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174頁:「根本就達不到開光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175頁:「有的沒有經過開光,他拿到廟裏也沒達到開光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176頁:「大多數人拜佛的目的是甚麼呢?」;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176頁:「特別是煉功的人就更危險,一拜就逐漸地給它能量」;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7頁:「它也不能無條件地幫你呀?」;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78頁:「你明明白白地在拜我呢!」;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0頁:「慢慢地去掉了那顆心而長上來的功」;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0頁 :「我們是有針對性的,真正地指出那顆心」;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1頁:「一進洞黑黑的甚麼也看不見」;把「進」改為「進」。
第183頁:「這是人心不正造成的,執著地顯示自己」;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4頁:「顛三倒四地被副意識或者外來信息主宰著身體」;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5頁:「玄而又玄地亂發表意見」;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5頁:「你真正地提高心性的時候」;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5頁:「你一味地強調你自身功的變化而不強調你心性的轉變」;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5頁:「他這一害怕說不定就真正地帶來麻煩」;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6頁:「就使病情急劇地變化」;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7頁:「那病就能壓進去」;把「進」改為「進」。
第187頁:「消業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地長功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89頁:「必須做到才能達到目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90頁:「他一概地說成是迷信」;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90頁:「它已經實實在在地反映到我們這個空間中來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91頁:「他很不情願地來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92頁:「他實實在在地看到了另外空間的東西」;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94頁:「她會把欠下的不好的東西很快地還掉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95頁:「只覺得奇怪,挺懊喪地煉不了功」;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95頁:「達到了不讓你煉的目的」;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198頁:「不是從物質利益上使你真正地失去甚麼」;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198頁:「所以真正修煉的目的是修那顆心」;把「目的」改為「目地」。
第203頁:「你用天目去看,不動念靜靜地看是真實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05頁:「甚麼孝敬父母、兒女情都跑進去了」;把「進」改為「進」。
第212頁:「最後那一管藥都哧出去了,也沒扎進去」;把「進」改為「進」。
第213頁:「那法輪怎麼能讓它發進來」;把「進」改為「進」。
第213頁:「你不往耳朵裏灌,它能進來嗎」;把「進」改為「進」。
第213頁:「可是你是個煉功人,你不是要不斷地淨化身體嗎?」;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16頁:「這不是人為地增了一難」;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16頁:「本來就難,還人為地增加這難」;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17頁:「如果你鑽進去了,按照他的修」;把「進」改為「進」。
第217頁:「它本身就是修煉方法,一看也給你加進去」;把「進」改為「進」。
第218頁:「給你的功裏加進去,雖然不是不好的東西」;把「進」改為「進」。
第218頁:「突然給你加進去一點別的東西,你說你怎麼煉」;把「進」改為「進」。
第219頁:「進入那種惚兮恍兮的狀態」;把「進」改為「進」。
第222頁:「可是氣是初期最原始的東西,隨著他不斷地煉的時候」;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22頁:「漸漸地形成了一種密集度很大的能量團」;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24頁:「甚麼目的呢?還是顯示自己」;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24頁:「她傳她,津津樂道地在那兒講」;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24頁:「還有人找我簽名,甚麼目的呢?」;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25頁:「有一批人要進入漸悟狀態,突然間進入漸悟」;把兩個「進」改為「進」。
第226頁:「剛一進去就會出現很多功能,你已經進入那麼高的層次了」;把兩個「進」改為「進」。
第228頁:「然後我再一遍一遍地修改」;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29頁:「我們得跟大家詳細地說一說」;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0頁:「而其它各個空間的他都沒有走完原來所特定的生命進程」;把「進」改為「進」。
第230頁:「等到各個空間的他都走完了生命的進程」;把「進」改為「進」。
第230頁:「造成他痛苦的業力就不斷地給殺生者身上加」;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2頁:「我們是不能隨意地無故殺害生靈」;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3頁:「要著眼於大處,要堂堂正正地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3頁:「安上紗窗不讓它進來」;把「進」改為「進」。
第234頁:「不是這樣的,我們應該擺正這個關係,堂堂正正地去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5頁:「有很多氣功師當你一進班」;把「進」改為「進」。
第235頁:「那麼有一天或今天我講完課有人就進入這個狀態」;把「進」改為「進」。
第235頁:「不是人為地控制你不叫你吃或者你自己控制不吃」;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6頁:「目的是甚麼呢?」;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36頁:「有三個人大吵大嚷地從後門出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6頁:「不讓吃肉本身不是目的,目的是不讓你有這種執著心」;這裏的兩個「目的」均改為「目地」。
第237頁:「吃肉不吃肉本身不是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37頁:「釋迦牟尼為了最大限度地放棄人的執著心」;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8頁:「一圈一圈地圍著打坐」;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8頁:「全視為嚴重地干擾」;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38頁:「嚴重地干擾人煉功」;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41-242頁:「不斷地淨化身體,不斷地向高層次上發展」;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244頁:「他興高彩烈地在眾人面前一張一張地數」;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244頁:「樂呵呵地一張一張地告訴大家」;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244頁:「他樂顛顛地一邊跑一邊喊著」;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45頁:「他就老是覺得自己應該恰如其分地做自己應該做的事情」;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48頁:「從井裏一根一根地往上扔」;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49頁:「你想要達到的目的是往更高層次上修煉」;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49頁:「嚴重地影響人的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50頁:「才能夠達到這樣一個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51頁:「目的是搞你的錢」;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54頁:「他伸進去的是另外空間那隻手」;把「進」改為「進」。
第254頁:「另外空間那個手進去了」;把「進」改為「進」。
第255頁:「那麼超常的東西如果大面積地干擾常人社會,那能允許嗎」;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56頁:「那你就嚴重地破壞常人社會狀態」;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56頁:「有多少人通過煉功確實達到了祛病健身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57頁:「大面積地干涉是絕對不允許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57頁:「無聲無息地搞可以允許,但不會徹底地使病好」;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258頁:「現代設備是挺先進的」;把「進」改為「進」。
第259頁:「他給人拔牙不是目的,賣他的藥水是目的」;這裏的兩個「目的」均改為「目地」。
第259頁:「砸地心驚肉跳」----此處「地」改為「得」[說明見後]。
第260頁:「你說誰的先進吧」;把「進」改為「進」。
第261頁:「進到深山裏或者鑽到山洞裏去修」;把「進」改為「進」。
第261頁:「過去那個修煉的人用繩子爬進去之後」;把「進」改為「進」。
第263頁:「不允許這樣的事情大面積地干擾常人社會」;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63頁:「可是吃就得吐,吃不進去」;把「進」改為「進」。
第264頁:「也沒有氣了,就進入了奶白體狀態」;把「進」改為「進」。
第265頁:「練氣的目的是用外面的好氣把身體裏的氣換掉」;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66頁:「但是也不能夠達到完全治病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67頁:「因為我還有這樣一個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68頁:「之後他發現測謊儀的電子筆急速地畫出一種曲線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68頁:「電子筆馬上急速地畫出一種曲線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68頁:「叫他五個學生從外面輪番地走進來。前四個學生進來了」;把兩個「進」改為「進」;「地」改為「的」。
第268頁:「等到第五個學生、踐踏植物的學生一進來」;把「進」改為「進」。
第269頁:「還沒等燒呢,那電子筆就急速地畫出一種曲線」;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69頁:「也沒有人系統地去整理這些東西」;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0頁:「逐漸地同化宇宙特性」;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1頁:「而不負責任隨便地去說則是洩露天機」;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1頁:「但嚴格地說,他還不是你」;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2頁:「我才不像別人那樣起早貪黑地煉功呢」;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3頁:「稀裏糊塗地定了兩個小時出定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5頁:「明明白白地在利益問題上吃虧」;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6頁:「不脫離常人這個複雜的環境進行修煉的原因」;把「進」改為「進」。
第276頁:「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地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7頁:「所以我們要最大限度地去符合常人」;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9頁:「然後螺旋式地從頭頂上向身下發展」;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9頁:「密宗的中脈也是這個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79頁:「然後逐漸加寬,慢慢地就形成了一根直脈」;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79頁:「目的也是要把身體的所有脈全部帶開」;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81頁:「但是我們站在科學角度上真正地去理解、去研究」;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82頁:「它會逐漸地加大密度向更高層次中轉化」;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84頁:「老像氣球似地往起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85頁:「不能夠有的放矢地隨便亂講」;這裏的「有的放矢地」改為「有地放矢的」。
第286頁:「一個指縫一個指縫地走」;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86頁:「一個指縫一個指縫地過,轉一圈到頭頂」;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87頁:「那麼通周天目的是甚麼呢?通周天本身不是煉功目的」;這裏的兩個「目的」均改為「目地」。
第287頁:「目的是通過周天的這種形式一脈帶百脈」;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87頁:「這是通脈最終達到的目的。它的目的是把人的身體全部都被高能量物質轉化」;這裏的兩個「目的」均改為「目地」。
第289頁:「再往前走,就進入了世間法與出世間法之間的過渡層次」;將「進」改為「進」。
第289頁:「那麼就真正地走入出世間法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0頁:「將來隨著你自己不斷地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0頁:「你得明明白白地去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1頁:「和大家一樣正常地在常人中生活、修煉」;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1頁:「我們功法都要你明明白白地修煉你自己」;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1頁:「你得明明白白地提高」;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1頁:「絕對不允許進入那種甚麼都不知道的狀態」;將「進」改為「進」。
第292頁:「目的是更大限度地去人的執著心」;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地」改為「的」。
第293頁:「你不必要的中途插進去甚麼東西」;將「進」改為「進」。
第296頁:「剛走了一半的生命進程就把它排泄掉了」;將「進」改為「進」。
第296頁:「可是人類細胞不能夠無限制地這樣分裂下去」;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7頁:「有利有弊,辯證地看嘛」;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297-298頁:「要把採集來的高能量物質在人體的細胞中不斷地儲存,不斷地加大它的密度時,逐漸地就能抑制住常人的細胞,慢慢地就把常人的細胞代替了」;把每一句中的「地」都改成「的」。
第298頁:「所以不是想要達到這個目的就能達到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98頁:「人的德都修上來才能達到這樣的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98頁:「最低層次的目的和體育鍛煉有了共性」;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98頁:「氣功的淨化身體也是有目的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299頁:「有的人確確實實地感到是心在想問題」;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01頁:「人類社會好像是進步了,其實是在向後退」;將「進」改為「進」。
第303頁:「那麼就是你的主元神真正地在另外空間裏做了甚麼事情」;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04頁:「到用的時候,就應該源源不斷地出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05頁:「其它生命也就插不進去」;將「進」改為「進」。
第305頁:「他控制得越緊,副意識就越插不進來」;將「進」改為「進」。
第305頁:「目的一定是執著」;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306頁:「你人為地想達到某一目的」;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地」改為「的」。
第306頁:「按照發展規律在進行著」;將「進」改為「進」。
第307頁:「你才能夠真正地提高上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08頁:「他也不是專一地採用這個方法就能靜下來的」;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08頁:「人念佛號要一心不亂地念」;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08頁:「嘴裏在那裏一遍接一遍地念」;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10頁:「嚴重地影響著煉功人」;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10頁:「可是一分為二地看,辯證地看」;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310頁:「有許多新的科技引進了,人的生活水平也在提高」;將「進」改為「進」。
第310頁:「不好的東西也隨著改革開放進來了」;將「進」改為「進」。
第318頁:「好,一塊德又重重地扔過去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18頁:「樂呵呵地都拿過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20頁:「不斷地向上昇華,不斷地去掉人的執著心、各種慾望,功也在不斷地向上長」;將三個「地」改成「的」。
第321頁:「一味地提高自己的心性,一味地吃苦,一味地往上修,一味地要求心性的提高」;將四個「地」改成「的」。
第321頁:「由不會用到會用,層次在不斷地提高」;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22頁:「逐步地達到了這個目的」;這裏的「地」改為「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322頁:「只有修煉到極高層次,達到目的的時候」;這裏的「目的」改為「目地」。
第322頁:「進入漸悟狀態的」;將「進」改為「進」。
第324頁:「輕飄飄地非常美妙地飄了起來,還看到了自己的身體」;這裏的兩個「地」改為「的」。
第325頁:「為甚麼可以無條件地幫助修煉的人」;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25頁:「幹點兒別的還不會,無精打采地回家了」;這裏的「地」改為「的」。(有版本上印的「無精打彩」應改回「無精打采」)
第326頁:「才能真正地把孩子教育好」;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27頁:「我們的目標是達到超出常人的層次,向更高層次邁進的」;將「進」改為「進」。
第328頁:「一下子做不到,我們可以慢慢地就做到了」;這裏的「地」改為「的」。
第328頁:「你得對自己要嚴格要求,佛法修煉你要勇猛精進的」;將「進」改為「進」。

另外,師父已將第259頁中「砸地心驚肉跳」的「地」改為「得」。

明慧編輯部
2004年4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