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拉斯4.25見證者談真象(圖)

肯尼迪廣場集會:紀念4.25和平上訪 呼籲停止迫害

【明慧網2004年4月27日】(明慧記者曾洪報導)2004年4月25日,達拉斯地區的法輪功學員在位於達拉斯市中心的肯尼迪廣場舉辦集體煉功、免費教功活動,以紀念4.25和平上訪五週年,呼籲停止對法輪功的迫害。
高精度圖片

五年前的四月二十五日,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的國務院信訪辦上訪,反映天津公安無理抓捕法輪功學員的問題,當時的國家總理朱鎔基會見了幾位毛遂自薦的學員代表,同意法輪功學員提出的:天津公安放人、允許自由煉功和允許出版《轉法輪》的要求。整個事件得以圓滿解決。一時間,各大中外媒體競相報導此事,使得法輪功這個從不張揚的修煉團體被推上了世界舞台,為世人所矚目。

然而,就是這群沒有口號、標語、大聲喧嘩,也沒有示威和阻礙交通的,從容的來,安靜的離去的修煉人,卻引來了江澤民這個當權者的妒忌。一場由其親手操縱,控制輿論宣傳工具撒彌天大謊,使用包括綁架、酷刑、勞教、非法判刑、洗腦、把正常人關入精神病院等殘忍手段對修煉「真、善、忍」做好人的善良群眾的鎮壓從此拉開了帷幕。

雖已事隔五年,但對4.25法輪功學員上訪的不同的看法、說法還是很多,甚至別有用心的人還利用4.25來攻擊法輪功。今天在參加此次集會的法輪功學員孫女士和付女士都曾參加了99年的4.25上訪,她們接受了明慧記者的採訪,披露了她們所親身經歷的4.25和平上訪。

* 誰是組織者

付女士:我是4月24日晚上知道的。是我們煉功點的另一位學員打了個電話到我家。電話是我父母接的,掛了電話之後他們就告訴我天津又出事了,不讓大家在外面煉功還抓了人,有些學員想去上訪。我父母說他們要去,問我去不去,我說當然要去。

在這次之前,我媽媽參加過「北京電視台」的那次上訪,我記得她回來後很激動也很開心。她說台裏的領導和他們見了面,許多學員向台裏工作人員講述了自從開始修煉法輪功後的變化,身體變得如何健康,家庭變得多麼和睦等很多很多的親身受益的經歷。後來台裏的領導也非常感動,覺得前兩天播出的有關法輪功的節目是不符合事實的,他們要重新製作一個節目來挽回他們的錯誤。還說,那個報導錯誤消息的是個實習記者,他們要考慮把他開除。可是法輪功學員們卻說,不要為難他,他可能只是不了解真實情況,我們來的目的並不是要責怪誰,只想把事實告訴你們。

孫女士:我七十歲了,4.25之前我已煉法輪功4年多了,我是修煉法輪功的親身受益者,修煉前我渾身是病,吃了許多的藥,看了多少次的病也無效,我心灰意冷覺得無望了。就在這時我以前的同事到家看我時,給我介紹了法輪功。煉功後,逐漸的我能下地走了,然後可以下樓,在後來就可以到煉功點煉功了,病都好了。

在4月25日早晨6點左右,我像往常一樣,去我們煉功點(天壇北門)煉功,碰到我們點兒的一高級工程師(女)和一師範大學退休教授(女),我聽他們說了天津的情況後就與他們一同去上訪。

* 是不是搞政治,是不是反對政府

付女士:這次4.25也是和「北京電視台」的那次一樣,我們就是想向國家領導反映一下真實情況,糾正對法輪功的不實報導。我對政治是最沒興趣的,我去上訪也從來沒有想過這是甚麼政治目地。就覺得我應該去,因為我知道法輪功有多麼好,事情就這麼簡單。

孫女士:事出有因。在1996、97、98年不斷有報紙對法輪功進行不實報導,如「光明日報」、「濟南晚報」、「北京電視台」等等,還騷擾天壇東門等煉功點,大家都覺得這種報導是張冠李戴、無中生有的傷害。對於我們每個按「真、善、忍」要求做的,同時又受益於祛病健身的個人來說,都想去見有關領導說明情況,應該使我們有個安全的環境煉功,僅此而已。風風雨雨,坎坎坷坷,退了休了,搞得一身病痛,只想享受一下煉功後的喜悅,誰想搞政治呀!

法輪功修煉一切都是自願的,想來就來,想走就走,只有自願者義務教功,自願參加,沒有組織,不參與政治,更不會反對政府。

* 是不是去圍攻中南海

孫女士:4月25日早上6點我和我早晨碰到另外兩名學員乘14路車同去信訪辦,但每過來一輛車都是坐得滿滿的,人們還攜帶著乾糧(成袋子烙餅),風塵僕僕的來排隊上車,車上雖然滿滿的人,但卻是那麼的肅靜。

到府右街下車,走近中南海西門,有門警先過來問是幹甚麼的,我說是煉法輪功的,他說:站對面中南海西門馬路對過兒。我們就按他們指揮站在對面。

後來說派代表進去,在西門附近有不少人,就進去了幾個談情況,我們在外面等候。大約十一點左右,因人多我們站的較遠,就聽見一片鼓掌聲說,朱鎔基出來接見了。在這等待的時候,大家非常安靜,有老人,有學生,有男有女,誰也不認識誰。警察們看到這情況,來的警車就都陸續走了,留下的警察有的抽煙,有的喝水。

付女士:當天4.25上訪得到了很好的解決,晚上回家時大家都很高興。

誰知道後來卻說我們是去圍攻中南海,我不知道新聞裏為甚麼要用「圍攻」這個詞。我也想不明白我們是怎麼「攻」的。要說「圍」,我們當時站的地方都是警察指定的,要是真圍了也是他們有意把我們擺成一圈的。再說「攻」,我覺得大家稍微想一想就覺得這個詞有問題。攻是甚麼意思,起碼得有攻打的行為吧,我們一沒有坦克大炮,二沒有磚頭瓦塊,連口號都沒有,說話都小聲,我們用甚麼攻啊?我們又怎麼攻的啊?

至於說反政府之類的話都是有人想故意給我們扣帽子,再激起那些不了解真象的人們對我們的仇恨,以便達到他們的目的。

至於說會有7月20日開始的鎮壓,那時我當時想都沒有想到的事兒。

最後,來自中國大陸,年逾七旬的紹老先生說:「我們今天在這裏集會紀念法輪功學員4.25和平上訪的壯舉的同時,我們呼籲停止這場對修煉「真、善、忍」的好人的迫害。」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