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瞬間的回顧(續)

採訪四、二五見證人

【明慧網2004年4月26日】(接前文)

五、所謂高度的「組織紀律性」

4.25上訪以後,外界流傳對法輪功一個略帶神秘色彩的評論是所謂「高度的組織紀律性」。甚至有故事說,中國軍方某高層人士乘車看到法輪功上訪學員的隊伍,感嘆說自己帶了多少年的兵還從來沒見過這麼訓練有素的人。有人說法輪功那群人素質真高,有人詢問是甚麼高人組織訓練出來的,也有人乾脆咬定說幕後有人等等。

來自北京西郊的劉女士說,事後她的一位鄰居對她說,當時在附近看到有那麼多人站在那兒,秩序那麼好,沒有標語,也不喊口號,看上去也不像示威的,就很好奇,一問才知道是煉法輪功的,於是很好奇:是誰組織的,秩序組織得這麼好?

劉女士對鄰居的回答和很多法輪功學員的說法差不多:「我們是法輪功學員,沒有人組織。」

法輪功學員都說法輪功沒有組織。但是怎麼解釋這麼有秩序呢?

記者問,「有報導說一萬多人到晚上散去的時候地上連一片紙屑都沒有,連警察吸煙扔掉的煙頭都撿起來清理了,是有人當時通知大家這樣做嗎?」

來自北京東城區的醫生申女士說,「沒有。根本不需要。清理環境衛生那是個習慣了。我們煉功點上和我知道的其他煉功點上早都有這個習慣了,到哪兒煉功都會把周圍的環境清理乾淨。有的是來參加學法煉功的小孩子自己主動拿著塑料帶清理。根本不用誰通知告訴。」

劉女士描述清理衛生的情景說:「到中午了,大家吃了些東西,有些廢棄物,我們這兒幾個學員就從包裏拿出塑料袋,來回走,收垃圾。過了一會兒,我們碰上從別處隊伍裏出來的學員提著塑料袋也在收廢棄物。我想可能上訪學員的隊伍裏每處都有清理衛生的。」

從見證人描述的情況看,學員們的舉止給人的感覺是一種可以感動人的祥和。

申女士說:「4.25上午一開始的時候,街上來了很多警車,車上下來很多警察,顯得很緊張。但是過了一會兒,看到我們這麼平靜、祥和,警察們明顯地放鬆了,還開始互相交談、吸煙。中午左右,警察都回到車裏吃飯去了。」

劉女士說:「當警察們逐漸放鬆下來,有的開始過來和學員聊天、問法輪功的情況,有的學員就和他們談起來。有的學員在看書,有的學員和身邊來的外地的學員說上兩句。但是秩序始終很好。」

和外界評論的高度良好的秩序相對比,後來中國大陸的官方宣傳中說4.25上訪中阻塞了交通,擾亂當地居民生活。對此,卞先生說:「道路一直是暢通的,警察早上7、8點鐘時候把路障撤掉,把學員帶到中南海西門外。下午2、3點鐘時候警察不知為甚麼把府右街路口堵住了,因此沒有車了,但是實際上不但街上的道路是暢通的,連人行道都沒有被阻塞,學員們[把]盲人走的盲道也讓出來了。」

王工程師說:「為了不影響附近居民生活,上訪的學員儘量減少自己上[公共]廁所的次數,並且每次居民來上廁所時,學員都告訴他們不用排隊,直接到前面去。當地居民很佩服學員素質高,後來宣傳中說擾民那是不符合事實的。」王女士解釋說,學員們這樣做不需要誰規定,她說:「因為我們學法輪功,老師告訴我們要遇事先考慮別人。」

六、五年後回頭看,當時有沒有更好的辦法?

4.25事件當天和平解決以後,經過短暫的平靜,不到三個月以後,在全中國境內,江XX一手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全面開始,4.25上訪活動被稱為「圍攻中南海」,成為鎮壓者試圖獲取公眾認可的藉口之一。四年多來,發生在北京和全國各地的法輪功學員被抓、被打、被酷刑致死、受到精神、肉體、經濟上迫害的慘案數不勝數。

記者問:如果事先知道後來有人會把4.25說成是「圍攻」,成為迫害藉口之一,重新選擇,還會不會去參加4.25的上訪?

劉女士說:「那還是得去。個別部門對法輪功的暗地裏的騷擾和迫害早就開始了,暢銷全國的法輪功書籍在97年被禁止出版發行,後來全國各地陸續傳出的煉功受騷擾的事情,在煉功點人身安全受到威脅,這個問題總是要解決的。我們以前向不了解實際情況的人們講清真象以後,都扭轉了他們的誤解,有的更正了錯誤,彌補了造成的損失。如果不去講情況,就永遠得不到解決。所以我們碰到這樣的事情還是得講清真象。」劉女士說經過這五年發生的事,她不會有五年前那種對中央政府領導人的完全信任,但是善意的說明情況,讓不了解真象的領導人也好,民眾也好,了解真象,還是必須的。

說到對法輪功的全面迫害開始以後這四年多來法輪功學員講清真象的活動,劉女士說:「這幾年在中國大陸上訪、講真象的學員比我們參加4.25時的境界又高很多了,因為我那時還是本著對中央政府領導的信任,沒想到會遭受甚麼太大的麻煩。而現在學員們明知道迫害的殘酷和瘋狂,還是不停地向中國的民眾和各級政府官員、各部門機構人員講真象,讓他們明白事實,很了不起。事實上,有很多人就是因為學員們這種不懈的講真象終於了解了事實,在是非面前作出了自己的選擇。就像我們參加4.25上訪去反映情況,當天不但國務院總理了解了情況,那麼多警察和附近居民也來了解法輪功是怎麼回事。」

機關幹部卞先生也說他還會選擇去:「迫害不是從4.25以後才開始的,4.25上訪不僅僅是由於天津事件。要求允許出版法輪功書籍、保障合法煉功環境,這些要求,除非自動滿足了,否則是早晚要提出來的,老百姓自己的合法權益受到侵犯時,去上訪,也是合情、合理、合法的。」

卞先生說,說先有4.25才有了迫害,那是歪曲。不但4.25之前就有迫害,而且在4.25上訪得到妥善處理之後,江氏還是歪曲事實、尋找藉口,推翻了國務院總理的處理,後來發動了全面的迫害,這說明要迫害是有蓄謀的,只是為了找藉口,把上萬人和平上訪的事情當成迫害民眾的理由,自欺欺人的誤導公眾。

王工程師的回答也是一樣:「我還會去。因為沒有別的辦法了。寫信也沒用、向地方政府反映也沒用,只有去上訪了。問題不解決不行啊,不去說明情況永遠也不會解決。其實把4.25說成是圍攻,在1999年7月20日以後還出現了比這種構陷還卑劣的迫害手法。我們當時去上訪是為了反映情況,制止各地出現的迫害情況。後來有人歪曲事實,把這個作為藉口,繼續迫害,那我們還得繼續講清真象。不去講真象,迫害就會繼續。要減少迫害、制止迫害,還得去講清真象。所以到1999年7月20日迫害全面開始以後,我事先得到過消息說如果去上訪很可能會被抓,我還是去上訪了。」(明慧記者曹珍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