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陳剛一家憶5年前的4.25

【明慧網2004年4月26日】1999年4月25日,逾萬名中國法輪功學員到北京國務院信訪辦公室和平上訪,7月20日江澤民政府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4.25」被很多人認為是引發鎮壓的導火索。我們來看一個5年前親自參加過425的法輪功學員的故事。

現居住在新澤西南部的陳剛和妻子白品就是5年前親自參加過425的上萬名法輪功學員中的兩位。他們於去年7月從北京來到美國與父母團聚。

法輪功是身心修煉的功法,1992年在中國傳出後,至1999年煉功人數迅速增長至上億人。

* 上訪是誰組織的?

陳剛和白品說,當時我們所在的北京地壇煉功點每天有500人煉功,長安街兩旁也有很多煉功點。那時候北京煉功點很多,大家天天在一起煉功,誰沒有幾個熟悉的功友啊?全北京大概有四到五萬法輪功學員早上到公園煉功,所以天津抓人的事,大家一大早就都知道了,還有頭天晚上就聽說了的,所以有很多人都自願去上訪。我和我太太去,他和單位同事結伴去,她和鄰居一起去,三三兩兩的,如果當時真有人及時想出組織的好辦法,就不止去一萬人了。

* 為甚麼去上訪?

陳剛說:「當時去上訪的原因很簡單,就是因為天津出現了天津警察抓法輪功學員、打法輪功學員,抓了40多人。天津公安局和市政府說他們解決不了,只有到北京來解決,找他們的上級部門解決。」

與陳剛一起坐在沙發上的白品說:「首先說為甚麼說我們去中南海?因為國務院信訪辦在中南海那一邊,大家是去國務院信訪辦去上訪,集中到府右街,和府右街旁邊,也就是中南海的周圍。大家非常有秩序,是由警察帶著,告訴我們你們站在哪兒站在哪兒,是有警察安排的,所以根本不能叫我們聚集。」她說晚上大家離開後,路面上乾乾淨淨,連警察扔的煙頭都被學員撿起來扔到垃圾桶裏,這是大家修煉後道德方面很正、很自覺的表現。

* 圍攻之說不成立

陳剛說:「後來他們說我們「圍攻」,真是太不公平了。所謂的「圍」是警察讓我們站在哪兒、站在哪兒。說我們「攻」,我們都在外面平靜地等著臨時代表和國務院信訪辦領導的談話結果,沒有任何過激的言行,沒有口號,沒有標語,連大聲喧嘩都沒有。」

* 和平申訴和暴力迫害

「425上訪」對法輪功學員來說,是一次和平申訴的機會,而對江澤民來說,則是一個發動鎮壓的方便藉口。7月20日之後,江澤民政府開始了對法輪功的全面鎮壓,實行「名譽上搞垮、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滅絕政策。

陳剛就曾因煉法輪功被關押在北京團河勞教所18個月之久,曾數次被幾根萬伏高壓電棍電全身,肉被燒焦,每電一下就像被蛇咬了一下。

「我個人經歷了4年在中國的迫害。而且我一度在死亡的邊緣,再往前一步就是死了。」陳剛回憶著,「在我身邊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就有兩個。」

* 家人的心情

作為被迫害人的家屬也承受有很大壓力。「還有千千萬萬個、跟他有同樣遭遇的人因信奉真善忍而被關在勞教所裏慘遭折磨,每每想到過去時的心情,我就可以想到這些人的家屬…」想起丈夫被關押在勞教所時的日子,陳剛妻子白品已是泣不成聲。她說國家安全局曾經到她單位調查過她,住處樓道都有監視器。

陳剛母親陳凝芳說:「當我的兒子在裏面的時候,我也是真的很為他擔心。因為我知道他們是甚麼都能做出來的。」

* 為身在大陸的法輪功學員呼籲

陳剛說:「我們是很幸運來到了美國。可是我現在還有很多朋友就在此時此刻還在遭受著折磨。」

今年4月在紐約唐人街法輪功學員遊行中,陳剛的母親、原中央交響樂團國家一級演員陳凝芳演示了中國法輪功學員在監獄中所遭到的酷刑折磨。

「當你現在正在和家人團聚的時候,當你在過節的時候,當你很高興的時候,可是在勞教所裏那些學員就在這一分鐘就在受著這樣的酷刑。」陳剛母親說,「我們現在所做的就是要停止這場迫害,讓千千萬萬破碎的家庭能夠重新團聚,讓千千萬萬個法輪功學員有修煉的權利,有他們做人的權利。」

這也正是5年前4.25上萬法輪功學員所想表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