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中國大陸文化界和知識界的一封信

【明慧網2004年4月25日】最近網站有三則消息:

1. 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河北省文聯作家,《當代人》雜誌副主編趙立山,因為講真話,於2001年9月28日被非法抓捕後遭到刑訊逼供,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兩年多,受盡折磨,最近被秘密判有期徒刑10年,轉入保定監獄。

2. 2003年9月19日,北京市海澱區「610」、公安局綁架了五名法輪功學員:沈應柏博士(林業大學教授、系主任)、張文革博士(中國農業大學副教授)、譚芳(張文革的妻子)、和中國科學院王永謙博士及他的愛人周湘元,現已轉入豐台區看守所。這些高級知識分子是因為講真話,向民眾、向政府說自己修煉的親身經歷和感受,而遭受迫害的。

3. 廣州市《花城》出版社美術編輯王慧敏,2001年1月被抓,3月被非法送到廣州市槎頭勞教所勞教1年。2002年5月份被強制送到東山區洗腦班,因絕食抵制邪惡,於2002年8月被轉送到廣州洗腦遭受迫害……

還有很多這樣的例子。在中國的今天,無數普普通通的法輪功學員就因為他們堅持「真、善、忍」的準則,像這些知識分子一樣講真話,向民眾、向政府說明自己修煉的親身經歷和感受而遭受迫害。

不久前,湖北作家杜導斌在網上他發表了題為「良心不許我再沉默」的文章,卻被當局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拘捕。杜導斌在文中例舉了江澤民集團從「610」辦公室層層施壓地方官,不惜採用一切手段禁絕法輪功上訪,否則將被「立即就地免職」,到「610」殺人如麻,各地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酷刑折磨。杜導斌將這場發生在中國的野蠻迫害比作納粹的奧斯威辛集中營,日本的「731」部隊的虐殺和中國的文化大革命。

杜導斌感嘆道:「法輪功弟子--也是我們的同胞,也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公民,他們在自己的國家裏所遭受的迫害慘不忍睹,已經超過了良知所能容忍的極限!讓我感到無地自容的是,這些殘酷的令人髮指,令人震撼的迫害就發生在我們身邊!」

1999年7月,江澤民出於個人的狹私、嫉妒、虛弱與特強、變態報復,踐踏憲法,動用了整部國家機器,開始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對「打不還手、嗎不還口」的廣大法輪功學員強制實行「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它脅迫國家宣傳機器滿天造謠誣陷法輪功,製造恐怖、隔閡和仇恨,並在2001年初導演漏洞百出的「天安門自焚」來栽贓嫁禍,為進一步迫害法輪功製造藉口。

據不完全統計,1999年7月以來,通過民間途徑能夠傳出消息的已有近千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受害者分布在全中國30多個省、自治區、直轄市,婦女約佔52%,50-70歲的老人約佔31%。 然而,這還不是現實的全部。據2001年10月底中共官方內部統計,拘捕中的法輪功學員死亡人數已經高達1600人,全國被非法判刑的法輪功學員至少有6000人,被非法勞教的人數超過10萬人,數千人被強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壞中樞神經藥物的摧殘,大批法輪功學員被綁架到各地「洗腦班」遭受精神折磨,更多人受到所謂「執法人員」的毒打、體罰和經濟敲詐。

在江澤民在中國製造並推行國家恐怖主義的過程中,眾多法輪功學員被打死打傷、妻離子散、居無定所、流離失所,億萬法輪功學員的家屬、親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連與洗腦。

就是在這種恐怖惡劣的情況下,法輪功學員以堅忍不拔、和平、理性、慈悲、寬容的精神,向人們講清真相,使世人漸漸覺醒。這場對善良人群的殘酷迫害也摧毀了中華民族幾千年賴以生存的道德基礎。一個社會如果把「真善忍」和願意按照「真善忍」做人的公民當仇敵,不再為道德呼喚正義良知,不再維護正義公道,不再有寬容同情,這個民族就沒有希望了。

作家杜導斌在「良心不許我再沉默」的結尾說道:「我要大聲向大陸的知識界和網民們呼籲,中國善良的還緘默著的人們,你們醒醒吧,就在你們保持緘默時,納粹的幽靈回來了,佔據了我們的國家政權,用最不人道的方式殘殺你們的同胞!該出手了!該救救他們了!用你們的聲音支持那些和我們擁有同等國民權利的不幸的人們吧!向那個巨大的怪獸勇敢的說出「不」字吧,冤獄已經到了必須結束的時候」。

謊言決不會長久,真象總有大白時,歷史上迫害正信的從來沒有成功過。 江澤民幾其主要幫兇現已在美國、法國、西班牙、德國、韓國等多個國家被起訴犯有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及誹謗罪等。讓我們以真誠的信念和非凡的勇氣,以偉大的人格和純潔的操守銷毀一切謊言,把事實真象告訴每一個人,早日結束這場持續了四年多還在進行的民族浩劫,把迫害的罪魁禍首送上良心、道義和法律的審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