憶同修張海燕

【明慧網2004年4月23日】聽到同修張海燕被迫害致死的消息,我的心情無比沉痛,回想起與海燕在一起的日子,她的音容笑貌,立刻浮現在我的眼前,仿佛就是在昨天。

那是2001年9月中旬,我只因說了一個「煉」字就被邪惡之徒抓進了看守所。海燕是因為進京證實大法被抓進看守所的,就這樣我們相識了。那年她31歲,大大的眼睛,白白淨淨的臉。在短短的十幾天的接觸中,我感覺她很單純,觀念很少,心態特別純淨,沒有憂愁。她傷得很厲害,惡警用電棍電她,用木棒打她,尤其臀部由青變紫、變白、最後冒油。但在海燕的臉上從沒看到過痛苦的表情,她是那麼的堅強。

海燕從小在農村長大,沒出過遠門,更談不上去北京了。憑著對大法的一顆赤誠的心,她隻身來到北京證實大法。可是到了北京找不到天安門廣場,後來她走到了一個像古代似的建築前(她不知道已經離天安門廣場很近),坐下來開始打坐煉功,過了一會兒,來了警察把她領到了天安門廣場,那個警察問海燕,「敢不敢拿橫幅照相?」說著,就從衣袋裏拿出一條繡著「法輪大法好」黃底紅字的橫幅(不知是從哪位同修那搶來的),海燕一看,就說:「我是大法弟子,這有甚麼不敢照的!」就這樣警察給海燕照了一張兩手高舉「法輪大法好」橫幅的照片,然後把她關進拘留所。

黑山公安局和胡家派出所去人將海燕連同那張舉橫幅的照片一同帶回黑山公安局,在國保大隊海燕又遭到黑山惡警的毒打和折磨,審問她橫幅是誰給的、還是自己做的?海燕告訴他們是北京的警察給的橫幅、給照的相。國保大隊的警察說:「那是給你製造的假證據。」後來海燕被非法判勞教送到了馬三家繼續遭受迫害。

海燕就這樣帶著遺憾走了,永遠的離開了我們。這是江氏流氓集團欠的又一筆血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