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殘害


【明慧網2004年4月22日】河南省鄭州十八里河勞教所有4個大隊,先後有近千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在這裏。在非法關押大法學員之前,關押有吸毒、盜竊等犯人400餘。到2001年初,隨著江氏集團對法輪功迫害的進一步升級,儘管勞教所又新增床鋪幾百張,用於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但仍容納不下,於是勞教所就把一些犯人提前解教,騰地方迫害法輪功學員。勞教所為了迫害好人,竟釋放真正犯罪的人。

十八里河勞教所積極追隨江氏集團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追求所謂的轉化率,被評為部裏先進單位,不足兩年時間幾幢高樓拔地而起,,並投入大量資金裝上了嚴密的監控系統,甚至廁所、水房、大鋪房也不漏掉,隨時監視大法學員的一舉一動。

在「文明管理,文明執法」的外衣下,勞教所究竟在幹些甚麼?還是讓事實說話吧。

一、殘酷的精神迫害

勞教所用親情逼轉,慫恿親屬做法輪功學員的洗腦工作。不法人員挑撥丈夫逼迫妻子離婚、年邁的老人給子女下跪、年幼的孩子哭鬧……。這一齣齣夫離子散的人間悲劇到底是誰製造的?

有一對年過半百的老夫妻,丈夫每到接見日必來勞教所看望老伴。勞教所就慫恿其協助洗腦,做了多次達不到目地,就私下對其丈夫說:「跟她離婚,可以假離,逼逼她……」。之後,其丈夫八個月沒有去看望。然後惡人們就問妻子:「你丈夫呢?怎麼不來看你了?不要你了吧,又去找年輕的了吧。」手段真是下流無恥啊!

勞教所播放誹謗大法的錄像,強行洗腦,並拿誹謗大法的書籍沒完沒了的對著大法學員念。每當播出誹謗大法的新聞和節目,逼迫大法學員必須看。不看就強行拖去看,或打耳光,或拖到後院拳打腳踢。勞教所還建立廣播站,大都是鎮壓條文和邪悟謊言,製造恐怖氣氛。

剛入所的大法學員,不讓與本隊堅定的學員接觸,直接送洗腦班,尤其是第二次進來的,更是被看得死死的。一些曾被他們認為洗腦徹底的(有的曾經被中央電視台記者採訪上過鏡頭)又重新修煉法輪功,使它們震驚。在洗腦班,由一群邪悟人員按管教的指使,三人一組、五人一夥,死死盯著、看著被劫持來的大法學員,不分晝夜的散布歪理邪說,目地就是想從肉體上、精神上摧垮法輪功學員。

二、肉體折磨

法輪功學員絕食抗議迫害,勞教所惡人們就殘忍的灌食,用筷子、勺把、螺絲刀等在大法學員的嘴裏硬搗、硬撬,把不少學員的嘴撬得血肉模糊。再有就是幾個人摁著一個大法學員,卡住喉結,叫你窒息喘不上氣。看大法學員不配合,就把稀麵湯倒在大法學員的脖子裏、棉衣帽裏。

他們慣用的一招就是把其它人員與大法學員株連,即大法學員有甚麼事,就扣包夾人員、寢室長、大組長的分,並制定系列的獎懲措施。所以一些其它類型人員為討好管教,對法輪功學員出手兇狠。一天早晨,大法學員張海豐在上鋪煉功,寢室長蘇寶霞等幾個人看見,跑過去把張海豐從上鋪拽下來,重重的摔在地上。然後幾人把張海豐的衣服扒光,在冰冷的地上拳打腳踢,打得遍體鱗傷。打過之後還不讓他穿衣服,赤身在寒風裏凍。

大法學員李霞因不放棄修煉,被劉佔英幾個惡人多次暴打,撕拽著頭髮把她摁在地上,幾個人踢打,還站到她身上跺……,李霞被打得在地上不停的翻滾、慘叫。在惡人多次暴打下,李霞兩腿致殘、酸軟、疼痛無力、大便失禁,在車間的地上躺了一年多,食宿不能自理。管教就叫兩個包夾人員架著拖到食堂,吃不吃無人過問,人已經皮包骨頭了,管教還罵她裝樣。

隨著對法輪功迫害的升級,惡警也撕去了偽裝的面紗,親自赤膊上陣,閔玉梅、王玉琳多次打罵大法學員。大法學員孫江義在宿舍被幾個包夾人員打了一頓,到值班室找管教反映。惡警王玉琳不問情況先問:「你說法輪功好不好?」孫江義答「好!」惡警啪一個耳光打在孫江義的臉上。就這樣一邊問一邊左右打,直打得孫江義臉青紫變形,鼻子、嘴鮮血直流。

2001年底至2002年底,十八里河勞教雇用近40名保安配合幹警,對幾百名堅定的大法學員施以酷刑迫害,使用的手段有:警繩、電警棍、警棒、老虎凳、煙頭燙、烈日下曝曬等。

2001年12月24日-2002年元月19日,先後分兩批有80餘名大法學員被押入勞教所執法隊。大法學員每人被單獨關在一個房間寫保證,不寫就用刑,一天24小時遭受折磨,不許打瞌睡,不許靠牆站立,不許坐。有的被電棒電、有的被上警繩,有的被迫坐老虎凳,並且還要做著各種姿勢,有馬步蹲、頭頂牆等。特別到夜深人靜時被用刑的大法學員一聲聲淒厲的慘叫劃破夜空,令人撕心裂肺。

有個叫張新(音)的惡人,年齡24歲,特別凶殘。聽兩個幹警說:「一個保安上了幾個人的繩,手就磨爛了。」可見下手之狠。年過55歲的學員丁項英不配合邪惡,被四個惡警脫掉棉衣,僅剩一件薄薄的毛衣,保安用警繩緊緊的勒著學員的手腕,繩子深深的陷在肉裏。一會兩隻手黑紫,捆一個小時鬆繩10-15分鐘,特別是鬆繩時,二膀疼痛難忍。就這樣不間斷的上繩。

第二天上2根,一根捆雙臂,一根捆兩腳脖,一個固定姿勢站立,加長捆繩時間,縮短間歇時間,每到上繩解繩,鑽心的疼,非常痛苦。惡徒見丁項英還不寫放棄修煉,改上3根繩,這根繩是套在脖子上拉下來捆在腳脖上,頭幾乎與腳脖對等,身體呈180度大彎腰,腿還不能彎曲。捆繩時間延長到2─3個小時。

就這樣了,惡警張新還嫌不夠,托住丁項英的兩膀往後使勁擠壓,儘管外面下著鵝毛大雪,丁項英卻疼得大汗淋漓。急促的呼吸,保安的咆哮交織在一起。從下午3點至次日凌晨3點,歷經22天絕食,又被酷刑折磨4晝夜的丁項英,只有倒氣,沒有喘氣的機會。

在無數次的捆綁擠壓下,丁項英的右臂致殘、酸沉疼痛、麻木無力,三個月後右臂肌肉萎縮。類似這樣的迫害,在勞教所很多,有的是雙臂致殘,有的是雙腿致殘。各大隊去食堂吃飯的隊列,後面拖得長長的。有兩人架著的,有一人攙扶的,他們大多都是被打致殘致傷的。

三、繁重的奴役勞動

每天早上6點起床,除吃3頓飯之外,其餘都是幹活,直到夜裏10點半或11點以後下班。如果任務完不成,把活帶回宿舍繼續加班。帶不走的活就留在車間加班至後半夜。每天幹活平均都在16-8小時左右。

由於長時間超負荷運轉,搞疲勞戰,一些其它類型的人員病倒的很多,如肺結核、闌尾炎等……。當大法學員向他們提出這樣做,違犯了國家的勞動教養條例時,他們卻說:「這樣的目地是叫你們沒有時間考慮法。」

四、弄虛作假,欺騙世人

2000年6月28日,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幫教團來到十八里河勞教所,散布謬論與謊言,欺騙大法學員。十八里河勞教所也組織幫教組,幾個人圍住一個人嗡嗡一天一看不起作用,就轉向另一個。你一言、他一語的起哄、恐嚇。一旦妥協馬上逼寫四書,不會寫的代寫。還得給610辦公室,並再三交待讓家人準備兩面錦旗,送給所裏一面,送給隊裏一面,還告訴內容怎麼寫。若家人不送的,管教就統計數字統一購買,賣給學員再交給他們。再召開揭批會,把鄭州新聞媒體的一些記者找來拍照,進行渲染。

對內殘酷迫害,對外大搞謊言欺騙。這裏常常有一些外來參觀和電視台製作一些謠言節目。接待和採訪中通常由他們指定認為洗腦徹底的人員按照他們編好的話去說,而堅定的大法學員根本就到不了場。

學員通常看到的是,上邊有重要人物來參觀或採訪時,勞教所提前找藉口把堅定的大法學員隱藏起來,或叫包夾人員拖走,然後由一些被洗腦轉化的人穿著整齊的所服,列隊相迎,食堂人員也穿著整齊,宿舍裏綠被白床單整齊劃一,窗明几淨。從外表上給人造成一種錯覺,以為這些學員在勞教所很好,有著現代的文明管理。其實它的背後掩蓋著多少見不得人的罪惡勾當。

每天那麼多學員被迫做繁重的奴役,超時間的幹活,它們敢曝光嗎?對那麼多法輪功學員用各種刑具施暴的場面,它敢拍成電視叫全世界人民都看看嗎?它們就不敢!

這篇文章僅僅列舉了發生在身邊的幾件人和事,根本不足以說明江氏之流殘酷迫害大法學員的整個情況。寫出來,僅供人們了解一點迫害真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