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部份曾經向邪惡妥協並尚未寫嚴正聲明的學員


【明慧網2004年4月22日】在《明慧週刊》中讀到「被邪惡轉化意味著甚麼?」一文深有感觸,同修深刻地例舉出了方方面面不同角度的害處,望在此狀態的學員能深思痛悔,真正做到彌補給大法造成的損失,這是那些寫過「聲明」的學員選擇自己要走下去的路,「神路難」,寫「聲明」是流於形式還是出自生命內心的心願。「嚴正聲明」那可是從背叛大法的天大罪業中覺醒、重新做人、重新開始修煉的誓言。如果我們不嚴肅對待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對自己所應負責的眾生不負責任。修煉人走錯了路可以重新再來,那是宇宙有史以來從來都沒有過的事,可師父給予了我們,這段不會太長的歷史時期一過,這樣的機會永遠不會再有了。

最近聽同修說我們地區有一些同修向邪惡妥協寫過「五書」出來後至今仍然還沒寫「聲明」,而且到處找同修切磋開法會,目的不是與同修切磋中認識到自己的執著的東西把它去掉,也不是與同修切磋怎樣去講真相和如何揭露當地邪惡、向當地群眾講真相這樣目前大法弟子首位工作,而是要求當地同修集體學法、集體煉功,恢復99年7.20以前那樣。他們講所謂體會滔滔不絕,大有講法團之勢,也不問當地同修的意見。

我感覺這些也是同修嗎?總感覺怪怪的。他們的狀態很危險,因為他們有種想要做出一番事業作為自己彌補的籌碼的心。這種心是很自私的、為我的,而不是建立在把大法和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這樣一個正念的基點之上的。已經因為給邪惡寫保證書而掉下去的人,如果不能及時回到正路上踏踏實實的修,後果是嚴重而可憐的。在人中搞事取代不了修煉啊。

不寫聲明會產生甚麼後果呢?你曾經和師父決裂「不修大法」了,別人怎麼承認你是同修呢?當你沒有鄭重聲明放棄背叛、重新開始修煉之前,你決裂師父和大法了,你帶著那麼多黑糊糊的物質,你所做的事能純正嗎?那麼你組織開的所謂法會是甚麼呢?你的心得是甚麼心得?建議這樣的人認真看一看「轉化意味著甚麼?」這篇文章,這可能成為促使你真正正視自己向邪惡轉化行為的實質的契機,重新對自己負責、對別人負責、對大法負責的新開始。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