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省揭陽市大法弟子蔡漢花的故事

【明慧網2004年4月20日】我的朋友叫蔡漢花,今年五十出頭,廣東省揭陽市東山區淡浦村人,為人善良,剛正不阿。她給我講過她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變化,使我深感敬佩,我把她視為知心朋友。2004年4月13日,聽說漢花又被惡警綁架,我徹夜難眠,做為她的朋友,我想我必須憑良心向世人講明事實真象。下面就把她的事例寫出來:

一、貧病交加。蔡漢花中年失偶,帶著大的十一歲,小的不到一週歲的四個兒女從海南省回到丈夫的家鄉淡浦村。她上無片瓦,下無寸土(祖遺家業只有不到十平方米的半間低矮巷厝,當時被丈夫的兄嫂用著)。就租了一間隊間,也就是農村生產隊用於存放農具的房子來安家。蔡漢花拼命的幹農活養家糊口,把孩子拉扯大,可自己卻積下了一身病,頭痛得在床上打滾,只有叫孩子買來兩片止痛藥;胃痛了就餓幾天;腰痛了就用手撐著幹活……蔡漢花的病越來越多,她對自己的前景也越來越悲觀失望,脾氣也越來越暴躁,埋怨命運的不公。

二、幸得大法。有一天,一個朋友告訴她說有一門功法叫法輪功,能使人祛病健身,而且是免費教功。無錢治病的蔡漢花聽了喜出望外,欣然地去找煉功人。蔡漢花不識字,但她聽人家讀了《轉法輪》之後,她覺得字字都是真理,句句都說到她的心坎上。從此以後,蔡漢花走上了修煉大法之路。經過一段時間的學法煉功,她明白了許多以前冥思苦想而不得其解的道理。蔡漢花的心情變得輕鬆坦蕩,身體也很快恢復了健康,村裏人都說她修煉法輪大法後變了一個人,多年老病號的她也體驗到無病一身輕的快樂,她逢人就說「法輪大法好,是師父把我從苦海中撈起來的。」

三、與人為善。蔡漢花修煉法輪大法後,處處遵照「真善忍」去做事,嚴以律己,寬以待人。有一次,她騎著車走在村道上,一個五十多歲的老漢騎車橫衝而來把她的車子撞倒,人摔出幾步遠。老漢沒有倒,蔡漢花卻被撞得腰痛難忍,老漢問她傷著沒有,她說:「幸虧我是煉功人,傷了也會很快恢復,要是傷著您那就麻煩了,我可沒錢給您醫治。」老漢連聲說:「我今天真是碰到好人了。」還有一次,蔡漢花被一個騎摩托車的女青年撞了,女青年嚇壞了,連聲道歉,掏了一百元給她修理單車,還要拿錢給她治傷,蔡漢花說甚麼也不肯要,她說:「我是煉法輪功的,我不會拿你的錢,自行車我自己修就行了。」女青年激動的說:「修煉法輪功的人真是好人!」

四、屢遭迫害。蔡漢花修煉法輪功後身心受益,淡浦村人人都說她是個好人。可是1999年7月20日起,法輪功學員遭到江××瘋狂的鎮壓,不許人煉功、沒收書籍、抄家,攪得大法學員無日安寧。蔡漢花在2000年一次去煉功時被抓,囚禁了三個多月,每天罰款30元,使她本來就貧窮的家庭雪上加霜,一下子又負了幾千元債務。以前靠打工過日子供小兒子讀書還可以,蔡漢花被釋放後沒工打,只好在家做手工,每天只能賺兩、三元錢。可是在這年春節,江氏不讓大法弟子過團圓節,在農曆12月28日下午,當地不法官員到處抓大法弟子。蔡漢花擔心一被關押,家庭生活又沒有著落,走投無路,只好上屋頂,呼籲善良人為好人說句公道話,一直堅持到午夜十二點,派出所的惡警全走後她才下來。鄉親們都敢怒不敢言,有的低聲說:「政府怎麼了?把好人趕上絕路?」

蔡漢花看到江氏不聽人們的呼聲,不顧人民疾苦,對大法的誹謗和對大法弟子的迫害還在加劇,她不忍心善良的人們受謊言欺騙毒害,就放下個人安危,走出來向人們講清真象。在2001年秋,蔡漢花又被抓去勞教,此後惡警還經常上門迫害,恐嚇她未成年的小兒子。蔡漢花勞教回來後,想在家多做點手工維持生活,可是邪惡還不肯放過。在十六大之前,又到她家,搶掉她的手工活,四五個人揪著她的頭髮衣領把她帶到辦事處囚禁,直到十六大之後還不肯放人,她和幾個學員絕食抗議,才被無條件釋放。蔡漢花看到,邪惡流氓集團還在不斷編造謊言毒害百姓,看在眼裏急在心頭,她說:「我若不去講清真象,就會有更多世人受謊言欺騙,而對大法犯罪。」她知道講清真象一旦被抓面臨的將是被打、被抄家罰款、勞教判刑,但她還是再一次走出來,把真象資料送到有緣人手中,為的只是使有緣人明白真象。然而在2004年4月12日晚,她再一次被派出所的惡警綁架了。

五、呼喚正義。大家想一想,蔡漢花為了鄉親們能了解真象不受欺騙,不顧自己的安危,帶著大法弟子的善心去講真象,卻一次又一次遭受迫害。她何罪之有?社會上不是好人越多越好嗎?難道做好人還要受迫害、被剝奪人身自由和信仰自由嗎?天理何在啊!其實不止是一個蔡漢花,千千萬萬的大法弟子都是一樣的在做好人,他們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邪惡卻對這些好人進行了前所未有的迫害,要知道善惡有報是天理。希望善良的人們站在正義一邊,憑人的正念,說句公道話,懲惡揚善,制止迫害,呵護善良也是人的本性啊!

最後送有緣人一句話:善待大法一念,天賜平安福。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