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武強縣大法弟子遭迫害紀實

【明慧網2004年4月20日】1999年7月20日,江××為了一己之私,在對法輪功學員「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的密令下,滅絕人性的鎮壓開始了。江××動用全國的電台、電視台、報紙、廣播等宣傳工具製造和散布欺世謊言,對大法弟子進行殘酷的迫害。近五年來,武強縣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組織「610」辦公室、公檢司法系統、各鄉鎮村委會及有關部門,也在邪惡的指使和利用下,泯滅良知,對大法弟子進行了瘋狂的迫害。現將武強縣迫害法輪功的罪惡行徑揭露出來。

北杜林村一家四口遭受的迫害

在武強縣北代鄉杜林村,有這樣一家人:父親高宏彬,母親張香葉,兒子高東旭和女兒高東培,這本是一個幸福溫馨的家庭,本來過著安寧快樂的生活,然而,自1999年7﹒20以後,他們一家人卻遭受了殘酷的迫害。現將他們被迫害的事實公布如下:

父親高宏彬,50歲,因修煉法輪功被拘留兩次,期間公安局對他非法抄家,將大量大法書籍和音像抄走。2000年11月29日縣鄉兩級不法人員及公安一夥人以談話為由,將他騙至公安局政保股,遭到吳鐵成等惡警的非法審訊。高宏彬於2001年1月二日被抓,關押在縣看守所,4月26日在不通知家屬及任何人的情況下,被秘密判刑四年,押往衡水磨頭監獄。因高宏不放棄信仰,約一個月後,又被送往石家莊第四監獄加重迫害,一年以後才讓家屬見了一面。2003年6月份,高宏彬的老母親思兒病故,也不讓回家奔喪,至今音信全無,不知在裏面遭到了怎樣的迫害。

母親張香葉,50歲,2001年3月因講真相被惡人舉報,北代鄉多人及派出所尾隨到家,翻走大法資料,並通知縣「610」和公安局,強行將張香葉帶到公安局審問,當晚押送到阜城縣看守所,期間遭到毒打、戴手銬、水潑和勞役。8月1日,在沒簽字的情況下,張香葉被非法勞教二年,強行送往石家莊勞教所。在勞教所中,張香葉遭到了非人的折磨,遭毒打、戴銬、上繩,並被強行扒光衣服、拆開被褥進行檢查。張香葉曾被長時間上吊銬,三天三夜不讓閤眼,多人輪流審訊,最後三人用力咬、掰開她的手強行在轉化書上按手印,被弄得滿手鮮血。由於長期遭受迫害,張香葉骨瘦如柴,直到2002年6月的一天突然昏倒在廁所,奄奄一息,勞教所怕出人命擔責任,才於6月8日冒雨將她送回家,現雖有好轉,但生活仍不能自理。期間石家莊勞教所曾幾次到家中騷擾。

兒子高東旭,26歲,在承受父母親人被迫害所帶來的痛苦時,也被關押審訊過。2000年8月,北代鄉派出所惡警武國標、傻大(綽號,真名不詳)二人到家中騷擾,發現一本《轉法輪》和一本大法資料。高東旭被騙至公安局逼問其來源,沒查到甚麼,便被強迫交二千元押金才放人。2001年1月1日,公安局政保股的一胖惡警和武鐵成找藉口強迫將押金變為罰款。

女兒高東培,22歲,2001年4月13日,被送入武強縣在縣黨校辦的洗腦班進行迫害,強迫看、背詆毀大法的書和錄像,如不配合就罰站、罰跪、在太陽下曝曬、在大街上罰站示眾等。一天,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武鐵成受黨校校長高振宗指使,讓高東培和其他大法學員在門前的小過道裏跪到深夜,後又從早晨一直跪到夜裏12點,下雨也不放過。

在被迫害的日子裏,因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一個好人,高家全家被關押過。那是1999年夏天,高家的人被迫害幾十天後回到家,只見滿院荒草,滿目淒涼,別人都說:「他們家快家破人亡了。」以後,以鄉司法所所長馬廣昆為首的鄉不法人員經常到家騷擾,2004年3月的一天,馬廣坤又打電話騷擾說要把高東培和她的母親張香葉送到衡水洗腦班,請善良的世人給以關注。

周窩鄉李豐莊村大法弟子所遭受的迫害

高素芬,女,42歲。99年7﹒20進京為法輪功說公道話,回來後遭周窩鄉不法官員屢次騷擾,每天需到鄉里報導兩次。2000年元旦,高素芬被強行綁架到鄉里,不讓睡覺,整整坐了兩天兩夜。2000年大年初一也得到村裏報到。2001年4月13日,高素芬被綁架到武強縣洗腦班,當時,她十歲的兒子說:不要帶俺娘走。其中一個人騙孩子說:明天就送你娘回來,我要不送就給你輛汽車。就是這些政府官員,欺騙善良單純的孩子,把他的媽媽關到洗腦班長達七十多天。高素芬在洗腦班被綁架期間,不讓睡覺、罰跪,在磚地上一直跪到晚上12點,還在馬路邊罰站,讓來往的行人觀看、曝曬,又罰了高素芬三千元。她的丈夫在外打工維持全家生活,日子十分困難,只得東湊西借交上罰款。
迫害高素芬的惡人:宋庚懷、賈懷瑞、梁英華、高振宗等。

李其珍,男,55歲。2000年12月底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被抓回縣公安局,由政保股股長武鐵成整理材料,並把李其珍送到武強縣看守所,直至超期關押到2001年4月,又把他關押到洗腦班進行進一步的迫害。在洗腦班,黨校校長高振宗等人採用罰站、罰跪等各種方法強迫李其珍放棄修煉大法。高振宗還大叫:「你們吃著××黨,喝著××黨的,都不和××黨站在一條線上,你們給××黨跪著!」真是邪惡至極。一天,洗腦班的梁英華和韓建平把李其珍叫去,讓他回答他們提出的幾個問題,李其珍說了自己的真實想法,結果被韓建平用蠅拍抽他的臉,把臉和嘴抽出了血。一次晚飯後,梁英華把李其珍和另一大法學員秀格叫到辦公室,讓他們寫保證書,他們不寫,梁英華就叫李其珍跪在反過來的木凳的橫稱上,並戴上手銬,並把秀格的一隻手銬在一起,掛在暖氣管子上。

李國珍,女,50歲,1999年7﹒20去北京上訪為法輪功說公道話,被鄉派出所扣押半個月,且被罰款。自此,李國珍及其家人就沒過過安生日子,三天兩頭不法人員到家中騷擾,不論白天還是半夜三更。2000年11月25日,李國珍在女兒家伺候剖腹產坐月子的女兒,鄉派出所半夜三更從她的女兒家把她抓到派出所。大年三十,村裏的高音喇叭裏還點著李國珍和其他大法學員的名字,讓他們過年也不得安寧。2001年4月13日,鄉派出所在村幹部的帶領下,十多個人把李國珍抓到物強縣邪惡洗腦班,在那裏,不讓睡覺,罰站,吃的飯是爛菜、壞饅頭,被罰款三千元。

迫害李國珍的惡人是:縣公安局長賈懷瑞、縣黨校校長高振宗、縣610頭子宋庚懷、縣教育局梁英華等。

高紅葉,女,43歲。曾患嚴重的心臟病,1998年秋修煉法輪功,從此擺脫了疾病的困擾。2000年元旦,當地不法官員怕她再去北京上訪,就將她綁架到鄉政府。幾年來,她和家人經常受到騷擾。2001年,高紅葉被綁架到武強縣洗腦班。在那裏,不讓睡覺、罰站、進行所謂的面壁思過等,惡人們直到把李國珍折磨得奄奄一息,才讓家人將她送進醫院。

王樹琴,女,51歲。1998年修煉法輪功後,多病纏身的身體得到了健康。1999年的7﹒20,王樹琴因去北京為法輪功說句公道話,卻被警察先抓到保定,後被遣送回家。2001年鄉政府派人把王樹琴抓到縣洗腦班,在那裏,高振宗、賈懷瑞逼迫她強行轉化,她說:「法輪功這麼好,我為甚麼要轉化?!」賈懷瑞大怒,惡狠狠地一腳把王樹琴踢倒在地上,又讓她跪在那裏,不讓起來。

還有,同村41歲的劉鳳孌,1999年7﹒20到北京上訪,被關押到周窩鄉,交了罰款才得以回家。2001年4月,因劉鳳孌在鄉政府不昧著良心寫污衊法輪功的壞話,以劉軍成為首的十多個人把她綁架到小范黨校洗腦班。在那裏,劉鳳孌被曝曬、罰站、不讓睡覺等手段是惡人折磨大法弟子的家常便飯,還要交三千元罰款。

2004年3月2日,武強縣周窩鄉政法委書記帶領張建等人,還有李豐莊村支書李承僧到李豐莊大法弟子家中騷擾,強制在污衊大法和師父的「四書」上簽名。鄉政法委書記還問大法學員煉不煉,說如煉就上報送衡水洗腦班,直到轉化了才行。

豆村鄉大法弟子被迫害部份事實揭露

韓國鋒,男,35歲,豆村鄉李馬村人。1999年7月22日去北京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被押回縣裏,關押在縣第二招待所,後又被押回豆村鄉派出所。以後派出所多次騷擾韓國鋒,當得知他在北京打工,當地不法官員派人把他押回來,不讓他出本縣,並數次將韓國鋒非法拘禁,強制他寫保證書。迫害直接責任人:梁豔江。

2000年3月29日,韓國鋒又去北京上訪,被抓回後直接送到武強縣看守所,開始是行政拘留十五天,由於韓國鋒不放棄修煉,又被縣公安局非法刑事拘留七個月,由於在看守所裏煉功,被主管看守所的縣公安局副局長銬坐在石椅上六天六夜,特別痛苦。迫害直接責任人:楊寶達。

2001年四月份,鄉政法委書記梁豔江把韓國鋒綁架到縣洗腦班。在那裏,惡人要他罵大法和師父,強制寫四書,他堅決不配合。2001年4月15日晚,韓國鋒被送到看守所,先是行政拘留十五天,後因不放棄修煉,並揭露江××的暴行,又改為刑事拘留,七個月後,被判勞教二年。在看守所,韓國鋒因為堅持煉功,惡警楊振寧給他戴上腳鐐手銬。

2001年12月12日,韓國鋒被押送到石家莊勞教所303中隊。到那以後,惡警不讓韓國鋒睡覺,讓三個勞教人員看著,閉一下眼都不行,還恐嚇、威脅他,強制他寫四書,不寫就不讓睡覺,一直折磨了五天五夜,後來惡警又把他戴著手銬吊在暖氣管上。2002年6月5日又把他轉到202中隊,用欺騙和偽善的手段讓他寫四書。韓國鋒在勞教所被迫害三十個月。迫害直接責任人:邊樹強(中隊長)、張力(副中隊長)、董新國。

鄧秋英,女,48歲,豆村鄉大楊莊人。1999年7﹒20去北京上訪,由本縣公安局押回,關押在縣第二招待所,然後由豆村鄉派出所押回,被非法關押在派出所五天,還被強制寫三書。2000年10月27日,豆村鄉政法委開始辦洗腦班,鄧秋英被強行綁架到洗腦班,迫害達一個月。2001年4月13日,鄧秋英又被綁架到縣洗腦班,不讓睡覺、毒打、強制錄像等,被非法拘禁三個月。迫害直接責任人:梁豔江、杜丙昌、高振宗、賈懷瑞、宋庚懷、楊寶達、吳鐵成、梁英華。

孫爽,女,34歲,豆村鄉李馬村人,1999年7月20日,豆村鄉政府派人非法抄走孫爽的大法書、經文、煉功帶等。1999年7月21日,孫爽因去北京上訪,被武強縣公安局押回本縣第二招待所,並被強迫寫不上訪的保證後,又被押往豆村鄉,拘禁在一間辦公室。迫害直接責任人:梁豔江。

自1999年─2001年間,武強縣公安局、鄉政法委多次到孫爽家中騷擾,使孫爽家人不得安寧,由此造成家庭生活不穩定。迫害直接責任人:賈懷瑞、梁振江等不法官員。

以上只是武強縣迫害大法弟子事實的一部份。現在,越來越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真相,法輪功在全世界六十多個國家和地區弘傳,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及其幫兇在多國被起訴。「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已於2003年1月20日正式成立,本組織的宗旨是:追查迫害法輪功的一切罪行以及相關機構、組織和個人,無論天涯海角,無論時日長短,必將追查到底,行天理,再現公道,匡扶人間正義。我們將陸續揭露武強縣不法官員及相關惡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直至徹底查清。

正告武強縣迫害大法弟子的參與者:你們的一切惡人惡行都在我們的掌握之中,你們都將要為自己的所為負責,善惡有報,希望你們懸崖勒馬,不要做江氏的殉葬品,否則,真相大白時,後悔晚矣。

武強縣惡人榜

楊寶達 原縣政法委書記 現任縣委書記
高振宗 縣黨校校長 老家在北代鄉杜林村,現住黨校大院,單位電話 3827879 家電 3826420
宋庚懷 縣610辦公室頭目,宋古河村人,現居縣城,宅電 3826862 手機 13932896267
縣610辦公室電話 3823311
賈懷瑞 縣公安局局長 皇甫村人,現居縣城,宅電 3826862 、3825218 手機 13503188336
吳鐵成 縣公安局政保股股長,老家北孫莊人,家電 3827516 政保股電話 3822573轉3804
梁英華 縣教育局,老家李德莊人,家電 3825986 手機 13503181234
韓建平 周窩鄉派出所所長,梅莊村人,家電 3825790 手機 13903187448 現居縣城
劉軍成 原周窩鄉政法委書記
溫萬通 東辛莊人,周窩鄉不法人員
宋紀根 宋家村人,周窩鄉政府不法人員
梁豔江 原豆村鄉政法委書記,現已調走
馬廣坤 北代鄉司法所所長,手機 13171747022
北代鄉政府電話 3836052
武強公安局總機 3822573
武國標 北代鄉派出所民警,北代鄉西代村人,家電 3768862
傻大 北代鄉派出所不法人員,北代鄉北代村人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4/20/河北省武強縣大法弟子遭迫害紀實-7275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