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講台上公開向教師講真象


【明慧網2004年4月19日】我是一名培訓中小學教師的教師,主要負責培訓的組織工作,同時也有講課任務。我是1996年走入大法修煉中來的。99年7.20以後,單位舉辦了六七個學歷函授班,身邊的同事全都當了班主任(講課由主辦院校派人),只把我一個人晾起來。校長明確告訴我,不讓我擔班的原因,是怕我在班上講法輪功。今年年初,單位又舉辦了兩個學歷函授班,校長突然一反常態,讓我當一個班的班主任。我悟到,此事決不是偶然的,這一定是師父的安排,我接手的這個班肯定有需要我救度的人。師父說:「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你們在社會上所接觸的一切,我告訴你們,你們就是在救度眾生。」(《在2003年亞特蘭大法會上的講法》)我決心一定不辜負師父的教誨,抓住這個機會向中小學教師講清真象。

有關教師在課堂上向學生講真象的文章過去我從明慧上讀到過,我打心眼裏為同修那種捨棄自我而慈悲救度世人的精神所感動。我也曾想過,如果自己站在講台上的話,敢不敢像同修那樣講真象呢?今天,機會終於來了。講,一定要講!這一點是決不含糊的。然而我所面對的是教師,不是普普通通的中小學生。由於工作關係,我深切的認識到:幾年來在鋪天蓋地的邪惡宣傳中,教師所受到的毒害遠比一般世人要深,好多教師都曾組織學生簽名、寫批判稿,直接對大法犯了罪。如果今天不給他們講清真象的話,他們就會失去為自己選擇未來的機會,在將來的法正人間時肯定會被淘汰掉。他們是成年人,頭腦中裝的變異東西是學生所不能比的,因此,對他們講真象決不能操之過急,必須理智的講,才能達到理想的效果。

開班頭一天,我先給報到的學員登記,之後我來到班上,借給學員強調有關事項的機會,潛移默化的洪揚真、善、忍法理,學員聽得很認真。這以後我天天都到班上去,親自動手和學員一起搞衛生(其他班主任向來不親自動手幹)。我要用自身的良好形像體現大法的美好。每天點完名後,我都要講上三五分鐘,講師德建設與傳統美德的關係,講善惡必報的法理,講人類面臨的可怕處境,講非典和禽流感發生的道德因素……其實,我講這些都是在做鋪墊,為最後講真象創造有利條件。

轉眼13天過去了。學習結束這天,一大早我就來到學校,和學員搞完衛生後,我就默默的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干擾我講真象的舊勢力黑手和一切邪惡因素。學員們到齊後,我走上講台,面對台下幾十雙期盼的目光,心裏好一陣激動:這一刻看似平平常常,其實學員們那明白的一面都很清楚,這是他們多少年的等待啊!我要用講真象這把鑰匙打開他們塵封已久的心鎖,給他們一個選擇自己未來的機會。我努力使自己那顆激動的心平靜下來,說:「各位老師,這次學習今天就要結束了。我能當你們的班主任,這是我們的緣分。我必須告訴你們:我是一名修煉法輪功的大法弟子。我為甚麼要煉法輪功呢?因為他是正法,他叫我們按真、善、忍要求做個好人……」我從大法的真象講起,接著講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真象,特別是天安門自焚案的真象。最後,我用大法弟子能熔化鋼鐵的慈悲告訴學員,千萬別信邪惡的造假宣傳,要善待大法和大法弟子,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講完後,台下響起一片熱烈的掌聲。

我的眼窩濕潤了。10多天,我的心血沒有白費,希望這些生命能夠得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