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見證大法的超常性

在大法中修煉的個人體悟


【明慧網2004年4月18日】我在法輪大法修煉了十年多,確實使我由老病號變成了一個能夠正常上班的健康人。通過多年的修煉,自己(主意識)在另外空間中的親身經歷,多次見證了大法的超常性,解開了自己人生中的許多迷霧。在十年多的修煉實踐中,我逐步認識到:法輪大法的理論是超常的理論,是超常的科學,並非迷信。以前我沒想過要把這些經歷寫出來(以為這是個人修煉經歷)。近期學習了師父在亞特蘭大講法(2003年11月29日)後,我悟到,我應該把自己在修煉實踐中見證的幾個例子寫出來證實大法。

(一) 大法破迷

我是一個在新中國農村出生長大的知識分子,從小到大接受著無神論的教育。在我的青少年時期(文化大革命初中期)我最愛聽、愛看神話故事和歷史故事,看過父親收藏的《西遊記》、《封神演義》、《隋唐傳》等等小說,聽說過現實中有關神和鬼的事,也看到過表現在極少數人身上的反常的、解釋不了的現象。那時我曾經困惑過:膾炙人口的神話故事是怎樣編寫出來的?到底有沒有神的存在?我在大學裏,曾接受過達爾文的進化論教育,看過有關西雙版納原始森林中原始人生活的教學紀錄片。我的思想雖然不是特別僵化,但由於受的教育不同,而且長期在黨內接受馬列主義教育,加上在科研單位從事實驗室內的研究工作養成的習慣,一般情況下,自己沒有親眼看到或沒有親身實踐的事,我都不輕易相信和接受。然而,接觸法輪功後,法輪功的理論卻使我堅信不移,受益匪淺。

1、 法輪功是我多年尋找的最好的功法

我是1988年在醫院住院治病時(我曾經是單位有名的老病號)聽說氣功一詞的。為了治病試著接觸氣功(接受過一些氣功師的治療),盲目地參加過幾個氣功師辦的氣功班,雖然沒有感覺到身體有甚麼轉變,卻發現練功時眼前有一團團渾濁的氣不停地翻動,看見過許多另外空間美麗的景象和一些害怕的、一些過去認為是迷信的東西,這勾起了我的好奇心。由於那些氣功有的要用意念引導且動作複雜,有的是自發功,前者我記不住,後者我又達不到忘卻自己的意識,結果一個也沒有堅持下來。

練功多年,氣功到底能不能治病我不清楚,但是氣功的神奇現象確實是教科書中沒有的,是一門學問。自己被氣功所吸引而放不下,每天早晨到戶外微閉雙眼,靜靜地站著以達到練功的目的。堅持一段時間後,自己感覺氣感很強,身體也無不適,後來我就把這種「練功」作為晨練的一種方式堅持下來。

有一段時間自我感覺良好,卻遇上了一些不明白的事。比如,一天午休醒後還未睜開眼睛,突然感到自己頭頂的百會穴處像一個陀螺飛速地旋轉起來,緊接著我看到自己的身體蓋著被子從床上飄起來一尺多高,而且向腳的方向飄去(當時心裏既感到興奮,又有點害怕),很快就又被放回了原處。又有一天早晨剛坐起來,忽然間我清晰地看見自己身邊熟睡的丈夫其身體變成了動態的彩色顆粒(像沙子)構成的人形,而且血是紅色的顆粒,一驚之下就沒有了。這兩件事使我百思不得其解,感到氣功博大精深,人體玄妙無窮。從這以後,我開始在氣功中探索,總是盼望能找到適合自己的功法,訂購和查閱了許多氣功雜誌,查看了百家功法的有關書籍,參加過許多氣功講座以及一些氣功師辦的周易八卦奇門遁甲等學習班,耗了許多精力,花了不少錢,但都未能如願,不見謎底。後來,家庭的矛盾都大起來:丈夫莫名其妙地讓我在離婚申請書上簽字;為一點非常非常小的家庭瑣事,婆婆都會從中挑我的不是;有時矛盾激烈後,公公婆婆和丈夫就同時唇槍舌戰地對付我,偶爾還會動手……。當時我心裏真的感到很不公、很苦,連出家的念頭都有了,我怎麼也想不明白這一切為甚麼。由於現實生活中的許多矛盾不能排解,練功的心就慢慢地淡下來了。

1993年8月中旬的一天早晨,我(病情剛得到控制)又想到戶外去看看,假如有適合自己的新氣功就去試試。我看見了許多種功法卻沒興趣,失望地從另一條道往回溜達。忽然間,看到路邊有一群人正做與其他功法完全不同的姿勢,他們不僅安靜祥和,而且動作也很像體操,大方瀟洒,優美動人,這使我感到驚奇。當我看到功法介紹中「法輪功」三個大字時,不明白是甚麼意思(那時我根本不懂甚麼是佛家功法),只感到非常新奇。特別是看到功法創始人的照片和名字時,總覺得在甚麼地方見過,很親切。這一感覺促使我沒有再看下面的介紹就產生了想學的念頭。回家後,我查看了自己收藏的所有氣功書和雜誌,都沒有找到有關法輪功的介紹,我決定去煉了試試。第二天一早,臨時弄了一塊泡木板就去煉功,還買了一本《法輪功》。

在《法輪功》這本書中,甚麼是氣功甚麼是修煉,甚麼是心性,甚麼是周天,煉功為甚麼會遇到矛盾,都是全新的名詞,精闢的論述,讓我耳目一新,豁然開朗,過去讓我困惑的許多迷,在這本書中卻一目了然。我覺得這本書簡直就是為我寫的,也明白了過去練功中遇到的許多矛盾,原來都是在過心性關,而我卻失去了提高的機會。1993年12月在北京東方健康博覽會上,我有幸地第一次見到了李洪志師父,並請師父在我買的《法輪功》書上簽了名,還聽了師父的講座。

1994年3月在天津第二期法輪功學習班上,我第一次系統地聆聽了師父親自講法。師父講的法撥開了我心中的迷霧,他說:「我們的眼睛卻有一種功能,能夠把我們物質空間的物體給固定到我們現在看到的這種狀態。其實它不是這種狀態,在我們這個空間中它也不是這個狀態。例如在顯微鏡下看人是個甚麼樣?整個身體是一個鬆散的、由小分子構成的,就像沙子一樣,顆粒狀的、運動的,電子圍繞著原子核在運動著,整個身體都在蠕動著、運動著。」(《轉法輪》P42)。師父讓我明白了自己過去看到的顆粒(沙子)狀的、運動的人體,原來是人體在另外空間中的一種表現形式。而人體之所以能夠漂浮移動,那也是修煉中通大周天的一種自然狀態。因為「大周天直接就是煉功了,所以會帶來不同的狀態和功的形式,它也會給我們帶來一個很特殊的狀態。甚麼狀態呀?大家可能在古書中,如《神仙傳》或者是《丹經》、《道藏》、《性命圭旨》中都寫著這樣一句話,叫做「白日飛升」,就是大白天這人飛起來了。其實我告訴大家,大周天一通這個人就可以起空的,就這麼簡單。」(《轉法輪》P282)

在學習班上,師父用精闢直白的語言,既清楚地為我解釋了過去練氣功中出現的超常現象,還給我講明白了過去練氣功遇到的那些無法排解的矛盾的真正原因。他說:「比較典型的還有這樣一種情況:我們有許多人在修煉過程中,往往你煉功的時候,你愛人就特別不高興,你一煉功,就跟你打仗。你做別的事情,他還不管。你說你打打麻將怎麼耽誤時間,他也不高興,可是不像煉功那樣。你煉功也惹不著他,鍛煉身體,又不影響他,多好。可是,只要你一煉功,他就跟你連摔帶打。有人因為煉功,兩口子幹得都要離婚了。」 「這些事情很多,我們好多人都遇到過這個情況,沒有想一想為甚麼。你幹別的事情他都不怎麼管你,本來是件好事,他卻老是跟你過不去。其實就是幫助你消業,可是他自己不知道。他可不只是表面上跟你幹,心裏對你還挺好,不是這樣的,真的是發自內心的生氣。因為業力落到誰那兒誰難受,保證是這樣的。」 (《轉法輪》P138)

師父的講法不僅為我們解開了過去練功中的迷,還要求我們要提高心性,按宇宙特性真善忍去做好人。從此我認定了法輪功就是自己多年要尋找的最好的,最正的功法。

2、 人是從高層次上來的

上學時老師講,人是在漫長的歲月中由類人猿進化而來的,那時我們無疑問地相信。改革開放後,人的思想比過去開放許多,各種報導多了,見的世面也相對廣了,人的思路開闊了。在這樣的大環境下,自己有時也免不了遐想聯翩。所以有的時候就給自己提出一些問題來。比如,正常情況下人出生時為甚麼總是頭先面世?人真的是進化來的嗎?如果不是,那自己到底是從何而來呢?這些問題好像很幼稚,可它對我來說也一直是個不能破解的迷。

1993年8月下旬(煉功初期)的一天中午,我剛躺在床上休息,突然清楚地看見頭的斜上方有一個快速旋轉的、紅色的、像電扇葉片的物體(後來知道是法輪),緊接著我就到了一個地方。它像一個公園,有小山,上面有小亭子,下面有好看的大小石頭和小石橋,景色很美。這時有一隊身穿盔甲,手握(古代打仗用的那種)紅纓槍的士兵,前面兩個兵帶道,中間是一個大約1米高的男性犯人,後面跟著四個兵,從小山上走下來,並朝著我們(當時還有兩個六十歲左右的男人)藏身的地方(石橋旁邊有一塊大石頭)走來。出於好奇心,我決定小心翼翼地尾隨著這隊人去看個究竟。

這隊人從小石橋過來,經過我們身邊在前面不遠處停下來。這時有兩個士兵(寓意)迅速將犯人(寓意)頭朝下地提起來,把他往1米多高,寬約30釐米的台子上(上面有一個圓圓的洞口,洞是一個通道,它的下方正對著人間)洞裏放。犯人的頭正對著洞口,兩隻手緊貼著腿的兩側,兩腳並齊腳心朝天。這時一個兵士用手掌對著犯人的腳心用力一拍,這個犯人瞬間就從洞裏掉下去,到人間轉世成人了。

這是我修煉法輪功後的第一次經歷,它撥開了我多年的迷霧,使我真正明白了人根本不是從古猿變來的,而是從高層次上來的,是在更高層次上犯了罪被打下來的。正如《轉法輪》中講的那樣,「在這個宇宙中,我們看人的生命,不是在常人社會中產生的。人的真正生命的產生,是在宇宙空間中產生的。因為這宇宙中有許許多多製造生命的各種物質,這些物質在相互運動下可以產生生命,也就是說,人的最早生命是來源於宇宙中的。宇宙空間本來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這種特性的,人生出來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體產生多了,也就發生了一種群體的社會關係。從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地就降低了他們的層次,就不能在這一層次中呆了,他們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層次中,又變得不太好了,他們還呆不了,就繼續往下掉,最後就掉到人類這一層次中來了」。((《轉法輪》P4)。

(二) 法輪功的理論具有超常的科學性

法輪功92年傳出至99年7月,僅七多年時間在中國大陸就有上億人修煉,各個階層都有人學。法輪功為甚麼能吸引這麼多人學呢?我通過自己多年的修煉實踐認為,法輪功的理論不僅是教人如何做好人的真理,而且是指導人往高層次修煉的超常的理,具有超常的科學性。

1、 法輪在另外空間真實存在

法輪功修煉者的功,是通過師父給下的法輪來演化的。一些不了解法輪功的人不相信法輪的存在,認為是笑談。「4.25事件」後,在我們煉功點「負責安全」的警察曾經問過我,「你們老師真的能給你們下法輪嗎,真的有法輪嗎?」我肯定地回答後,他仍然搖搖頭,並認為我們是一種盲目的崇拜。事實上,法輪功的法輪是真實存在的,而且很奇妙。

1993年9月,我和許多人坐在中型麵包車上第一次見到了法輪。他像一個40釐米左右的圓盤子,在我頭的斜上方不停地轉動。盤子是圓環型,內外環都是轉動的,內環中的圖案看不清楚;外環內有8個小盤,每個小盤各自快速地轉動。所有的盤子都能左右轉動,非常好看。圓盤子的圖案和轉動的方式與《法輪功》書上介紹的法輪完全相同。法輪一直跟著我(那時我學法輪功沒有多久,沒參加過學習班,可是師父卻已經給我下了法輪),為我調整身體,為我演化功,奇妙無比, 正如書中寫的那樣「法輪是宇宙的縮影,具備著宇宙的一切功能,他能夠自動地運轉、旋轉。他在你小腹部位永遠要轉下去,一旦給你下上去之後,不再停了,常年永遠這樣轉下去。他在正轉的過程中,會自動地從宇宙中吸取能量,他自身還會演化能量,供給你身體所有各個部份演化所需要的能量。同時,他反(時針)轉的時候會發放能量,把廢棄物質打出去之後,在身體周圍散掉了。他發放能量時,會打出去很遠,重新帶進新的能量」(《轉法輪》P36)。在後來的修煉中,法輪還多次帶著我的主意識(有時還伴有另外空間的音樂)去許多另外空間觀看,使我見證了法輪大法的法理在另外空間的真實體現。在我們浩瀚的宇宙中有無數的法輪在旋轉,就連我們大法弟子發正念時,打出去的功,都是無數的法輪,而且在另外空間鏟除邪惡時,其威力都是非常強大的。

通過自己多年修煉的切身感受使我認識到,法輪大法的理論都是超常的理論,並不是迷信。師父書中的每一個法理在另外空間中都是真實存在的。由於「現在人類科學的指導思想對於它的發展研究,只能侷限在物質世界之內,當一種事物被認識了才去研究它,走這樣一條路。而在我們這個空間中摸不著看不到的,但客觀上存在的,而又能反映到我們的這物質空間來的現象,實實在在的表現,卻不敢去觸及,視為不明現象。」(《轉法輪 》,〈論語〉),所以法輪大法所展示的許許多多超常法理都是我們人類現有科技還證實不了的。

2、 法輪功能改變本體

1999年7月20日,在中國大地,邪惡鋪天蓋地,大面積地破壞法輪功學員,使我這個在本單位默默無聞的人,一夜之間也成了「名人」。由於我無法否定自己因煉法輪功達到的強身健體的效果,曾被當作「頑固分子」,進行「幫教」。事實上,法輪功不但能使千千萬萬煉功人得到健康的身體,而且他還能改變煉功人的本體,使煉功人的身體最後完全被另外空間採集的高能量物質所代替。我自己的身體就是在大法修煉中這樣不斷改變著。

修煉法輪功之前我是單位有名的老病號,患有嚴重的過敏性支氣管哮喘、乙肝指標異常等十多種疾病,一年中有半年時間在住院治療,是醫院的常客。我在全國各地求醫,也沒治好,給家庭帶來許多困難。1993年8月我有幸遇上了法輪功,沒有多久就扔掉了多年的藥罐子,後來不用任何藥,完全恢復了健康,能夠正常上班工作了。現在凡是認識我的人都說我和過去判若兩人。

在修煉過程中,師父還讓我看見了自己本體發生的變化。1997年的一天煉靜功時,師父讓我看見了自己肉體分子成分的改變情況(雖然看的是局部,卻十分清楚)。它們呈一個斜切麵展現在我眼前,分三大層,從上到下顏色由紅色、粉紅、白色到無色。分子的形狀像石榴的內部結構(後來我還特意去買了一個石榴),很好看。後來又看到了自己的細胞(也是局部看)像豆芽菜卻比它明亮。2001年夏天的一次午休醒後,我看見了自己的身體從上到下,一層比一層大,一層比一層細膩,除了最外層身體(就是常人中的這個身體)又小又粗糙外,其他的身體都像畫中的仙女一樣好看,讓人感到興奮。正如書中講的一樣「性命雙修功法,他的能量是在身體所有的細胞中儲存。我們一般煉功的人,剛剛長功的人,發出的能量顆粒很粗,有間隙,密度不大,所以威力很小。等到層次越高的時候,其能量密度比一般水分子還要超過百倍、千倍、億倍,都有可能的。因為層次越高,它的密度越大、越細膩,威力越大。在這樣的情況下,能量儲存在身體的每一個細胞當中,還不只是我們這個物質空間身體的每個細胞中,在其它空間所有的身體,分子、原子、質子、電子,一直到極微觀下的細胞當中,都被這種能量充實著。久而久之,人的身體就完全充滿了這種高能量物質。」(《轉法輪》P66)

我看到了自己身體因修煉法輪功後所發生的變化,見證了法輪大法的超常性和他超常的科學性。多年的修煉使我明白,用我們現代的科學技術,要想從根本上改變人體中的分子成分是很難的,可是修煉法輪功後卻很容易達到。全世界有一億多人修煉法輪功,他們的身體都在發生著這樣的變化。法輪功之所以能吸引全世界60多個國家的人學煉,是因為師父講的法,每一個字都體現出了真善忍的特性,每一句話都是另外空間的真實景象,每一個法理,都在另外空間真正存在,他講的法就是我們這個宇宙中最高的佛法。所以,法輪功的理論絕不是唯心的,更談不上是迷信,他是指導人往高層次上修煉的高德大法,是超越我們人類所有理論的,是超常的理論和超常的科學。只有修煉法輪佛法才能使人真正認識人類、物質存在的各個空間、生命及整個宇宙。

(三)煉功人不殺生

《轉法輪》書中講:「修煉界為甚麼一直把殺生的問題看得那麼嚴重呢?過去佛教中說,不該死的給殺死了,就成了孤魂野鬼了。過去講超度,就是指這部份人。不給超度的話,這些生命就沒吃沒喝的,處在一個很苦的境地,這是過去佛教中講的。」(《轉法輪》P229)學這段法時,自己只能從字面上理解,在感性上認識。後來 ,我在夢中看見過一些生命,它們所在的地方很荒涼沒吃沒喝。為了生存,它們被另外的生命隨意擺布,過著連奴隸都不如的生活,吃的東西都是非常骯髒的。我不解地問它們為何會被他人虐待,它們可憐地告訴我說,它們都是一些孤魂野鬼,沒有地方可去,為了生存只能任人擺布。

從夢中醒來,我就真正明白了師父為甚麼要講我們煉功人不能殺生的道理。煉功人修善,怎麼能把別人置於那樣淒慘的境地呢,所以煉功人不能殺生,包括自殺都是不行的。從這一點上講,2001年春節前夕的所謂「天安門自焚」事件,說是法輪功學員幹的,就是不可信的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