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言兩語:由《修改》所想到的


【明慧網2004年4月17日】當師父的經文《修改》發表後,因正法的事很多,我當時只是大概的看了一下內容,也知道師父告訴我們要把修改的字首先用小刀刮掉,用手寫或鉛字印上都可以。但沒有深想,也沒有用小刀刮掉要修改的字,只是把打印好的字粘到了要修改的字的上面。一天到一位同修家,見一位老年的女大法弟子戴著老花鏡正在用小刀認認真真的在刮字。她見到我後問我你是怎麼改的?我說:我沒有刮,直接把字粘上。她嚴肅的說:你回去好好看看師父的經文《修改》吧。

回到家後,我認真看了師父的經文《修改》後,也沒有想更多,但我想既然師父告訴我們刮那我就刮吧!接著我和一位同修一邊學法一邊刮字、粘字。在刮字修改的過程中,有的段落需要反覆通讀才能改正,所以我發現不用心學法根本就不能一次改好。同時也感受到了一種久違了的靜心學法的狀態。不知那時為甚麼剎那間我的淚水幾乎奪眶而出,師父對待弟子就像一位慈祥的父親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不但給我們圓滿了不同空間未來宇宙的一切,而且在人中也是事無巨細的告訴我們每一步應如何走……一瞬間我明白了在人世間沒有任何一個詞彙能夠表達出「師父」的涵義。那位老年大法弟子說出的那句話看似平凡,其實是真正的敬師敬法啊!從中我找到了自己的不足,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作為弟子就應該百分之百的按著師父講的話去做。我不再執著個人對法理的一點理解,而是放棄了自我觀念,無條件的按照師父所講的法去同化。當再看法時,我感到法理源源不斷的啟悟我。真是無所求而自得。

當然,這裏並不是說粘貼完全不可以,因為要講效果。比如大陸很多用新聞紙印的書,紙張很薄,如果用粘貼的方法,字會透過來,反而不嚴肅。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