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護照被休斯頓領事館無理拒延的事實經過(圖)



魏金霞女士和先生的護照因煉法輪功被休斯頓領事館無理拒延。
【明慧網2004年4月16日】我叫魏金霞,是美國德州大法弟子。由於修煉法輪大法,我的護照被休斯頓中國領事館無理拒絕延期,至今已有兩年多了,給我的生活和工作帶來極大的困難。

2001年11月5日,我去休斯頓領事館申請護照延期,因為我的護照到2001年11月20日就要到期了。在領事館,我填好了申請表,遞交了所需要的材料,一切都很順利。領事館讓我11月8日去取延好的護照。

11月6日上午,我接到領事館一位男士打來的電話。他首先問我是不是申請了護照延期,我說是。然後他又問我先生的名字。我覺得奇怪,因為我當時的身份是F-2,領事館應該知道我先生的名字。所以我就讓他說出我先生的名字。於是他開始提到我先生的護照,當時因為我先生修煉法輪大法,他的護照被扣押在領事館已經8個多月了。這位男士說:「你們還年輕,知道的少,沒有甚麼經驗。你們非常知道中國政府對待法輪功的立場。我們再給你一次機會,希望你能改變你對法輪功的態度。」聽了他的話,我知道他們也要扣押我的護照了。

在電話中我告訴他,我們沒有做任何錯事。恰恰是江××政府錯誤的把法輪功定為×教。我們每天在領事館前煉功只是要告訴政府這個決定是個錯誤,希望政府能聽到民眾的呼聲,改正錯誤。我們來領事館前煉功,不是為了反對政府,恰恰相反,我們相信政府能明白民眾的意願,改正它的錯誤。如果我們是來反對政府的,那情形就不會是這樣了。

接著他開始重複江氏集團製造的誣蔑法輪功的謊言。我告訴了他真相,說:「你們這樣做是不是‘屈打成招’?對於居住在海外的中國人來說,沒有護照他連生存都困難。我先生因為護照被你們扣了,他連身份都轉換不了。」

最後,他說:「既然你不承認你的錯誤,那甚麼也改變不了,後果你們自己負責。甚麼時候你們改變思想了,就給我們打個電話,或寫一封信。」我問他:「如果我打電話,應該找誰呢?」他說:「嗯──那就寫信吧。」很明顯,他不想告訴我他的名字。

於是我說:「既然我在這裏,我想當面和你談一談。」
他回答說:「我們沒有時間。」
我說:「如果你沒有時間,那就請你在我們的護照上蓋個章吧,不花你甚麼時間。」

這就是第一次通電話的結束。

11月9日,我和先生一起去領事館要護照。前台的工作人員讓我們等一會兒,然後一位男士出來接見我們。從他講話的聲音中,我知道他就是和我通電話的那個男人。這一次,我抓緊時機問他的名字。他不得不告訴我們他姓楊(後來我們知道他叫楊卓凡)。於是我們就叫他楊領事。在談話中,楊領事稱我們在領事館前煉功是搞政治,是給政府抹黑。我們告訴他說,我們以前也沒有來,是江氏迫害法輪功後我們才來請願的,如果對法輪功的迫害停止了,被無理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釋放了,人們在中國可以自由的煉法輪功,那我們自然也就不來了。」他說:「領事館不會給反對政府的人延護照。等你們甚麼時候改變思想了,再來延護照。」

最後,他們把我先生的被扣押8個多月的已經過期的護照給了我先生,也把我即將過期的護照還給了我。我們的護照被拒絕延期的理由僅僅是:因為我們煉法輪功,按「真善忍」的原理做一個好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