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滅絕性迫害中經歷苦難的孩子們(二)

【明慧網2004年4月16日】(接前文)

二、說真話的孩子們經歷的遭遇

江氏集團在近五年的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通過肉體折磨和精神摧殘逼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這種滅絕人性的精神迫害甚至運用到年幼的孩子們身上。明慧網2004年1-3月的報導中就披露了十幾件發生在中國的學齡孩子因講真話而遭遇迫害的事例。

* 遼寧昌圖縣高中生王哲說真話被校方開除 依法要求返校遭關押

明慧網2004年4月10日報導,2004年2月18日,遼寧省昌圖縣第一高級中學二年十一班學生王哲,就學校政教處主任在全校師生廣播大會上誣蔑法輪大法一事,向學校老師講真象,被校方勒令停學。4月6日,王哲母子去學校依法要求返校上課,校長孫玉輝與公安局聯絡,縣委副書記、縣國安大隊數人隨即將王哲綁架,非法關押到縣看守所。

遼寧省昌圖縣第一高級中學於2004年2月18日下午召開所謂的安全知識廣播大會,學生和老師在班級裏收聽。政教處主任單武報告時以荒唐不堪的謊言誣陷大法弟子。

聽到這樣惡毒的謊言,二年十一班學生王哲(法輪功學員)於當晚自己去辦公室向班主任老師講真象,當時在場的還有歷史教師劉福財。王哲從自己修煉大法身心受益,尤其是道德品質方面的昇華與提高談起,講電視媒體對法輪大法與法輪功學員的栽贓誣陷、天安門自焚偽案,大法弟子按真善忍修煉,絕對不能殺生,更不能殺人,政教處主任單武對法輪大法學員的誣蔑是根本不存在的事情。希望老師能公正、客觀、全面了解法輪功真象,不要被謊言與欺騙所矇蔽。

班主任張桂豔老師(女)當時肯定了王哲表現很好,是個品學兼優的好學生。歷史老師劉福財說王哲說的有理有據,並和班主任商量將此事上報學校。第二天王哲爸爸被學校找去,學校幹部說王哲向老師宣傳法輪功,學校研究決定將王哲開除學籍。

此事被曝光後,在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各種形式的講真象中,很多學校領導、家屬、師生對法輪功學員所遭受的迫害感到震驚、關注,呼籲王哲上學之聲甚高。4月5日王哲和媽媽去一高要求返校上學,副校長王志彥說他當不了這個家,做不了決定。

4月6日,王哲母子又去學校上課,校長孫玉輝說這樣就報告公安局。學校舉報後,縣委副書記趙茹豔(女)、縣國安大隊劉建新、孫國輝、馬洪偉在學校由校長孫玉輝、王志彥陪同吃完飯,將王哲綁架,直接送到縣看守所非法關押。

* 湖南郴州市初中女孩艾丹因傳播真善忍被剝奪受教育權利

事情發生在湖南郴州市蘇仙區荷葉坪中學。十四歲的女孩-- 艾丹是該校二年級學生,她於1998年得法,修煉法輪大法後,嚴格要求自己,心性提高很快。

在當今社會道德急速下滑的時候,荷葉坪中學也是腐敗習氣俱全,社會上的不正之風盛行,還出現過不可告人的醜聞。該校教育者不是以身示教,以德治校,而是以體罰為主。本著為學校負責,為同學負責,艾丹曾向老師提議改變教育方法,而老師狡辯說,學生沒有給他們教育的機會。

為了讓大家遵循「真善忍」的準則做人,艾丹就向身邊的老師、同學洪揚法輪大法。在2001年下學期有些同學也想修煉法輪大法,他們如飢似渴的閱讀寶書──『轉法輪』,不料被一名不明真象的同學報告了班主任老師。艾丹的班主任怕往自己身上推責任,就向學校反映這一情況。校長胡歌聲氣急敗壞向區「610」辦報告,強行把『轉法輪』沒收,並且呵斥艾丹:你怎麼還敢帶其他同學煉法輪功?……區「610」辦馬上開著轎車來到學校,責令這些學生停課、談話、施壓。

在雙管齊下的情況下,艾丹和其他同學被迫寫了保證書。幾天後艾丹回到家,她越想越不是滋味:我按「真善忍」做一個好學生沒有錯,我希望同學、老師都重德行善,做一個好人也沒有錯。我怎麼能保證不做一個好人呢?她毅然來到學校向校長遞交一份「聲明」,表達自己堅修到底的決心。校方一計不成又生一計,威逼艾丹:「你要煉法輪功就不要讀書了。」「就是開除我也要煉法輪功。」就這樣艾丹被強暴的驅出校門。

這麼小的孩子沒有書讀,艾丹的父母揪心的痛。他們想方設法在市內聯繫了一所學校,並且交了兩千元的額外費,總算讓艾丹重新挎上了書包。誰知荷葉坪中學又跑到艾丹就讀的新學校挑撥是非、百般阻撓,致使艾丹再次被迫失學。

* 河北省赤城縣高中學生張聰慧因說真話遭非法開除監禁

2004年「兩會」前夕,赤城縣年僅18歲的高中學生張聰慧因在校園內遞給一男生寫有「請記住法輪大法好」的紙條,被宣化一中以「勸退」名義強行開除。2月24日張聰慧進京上訪被非法綁架至看守所,後又轉到張家口市洗腦班,在迫害和壓力面前張拒不屈服,因此而被威脅要送勞教,家人焦急萬分。這是繼2001年該縣發生16歲女中學生被非法拘留7個多月,剝奪中考和接受教育權利事件之後的又一起非法剝奪青少年受教育權利的嚴重事件。

張聰慧只有18歲,還是個孩子,正是受教育的年齡,只因為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就面臨著自由被剝奪。她煉法輪功,修真善忍,沒有傷害任何人,也沒有違反任何法律,她只是觸動了暴政獨裁者的虛榮和良知泯滅者的私心。

* 初中女生王琳據實回答考題 遭非法抓捕 父母遭毒打

王琳,女,今年17週歲,家住黑龍江省綏稜縣馬場。

2002年7月份,王琳參加了黑龍江省初中升高中的統一考試,在政治卷中,有一道污衊法輪功的試題,王琳據實回答,寫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結果遭到綏稜縣政法委、公安局、綏稜縣教委等部門的非法抓捕,王琳被迫流離在外,其父母受到「610」的毒打。

2003年5月份,王琳在哈市打工,被非法抓捕拘押在綏稜至今。綏稜縣「610」頭子說:先關押一段時間,等到王琳夠歲數了再判。

* 四川成都中學生黃晶因信仰法輪大法被學校勒令退學

明慧網2004年3月15日報導,成都市七中育才中學校初二年級學生黃晶,因信仰法輪大法,信仰「真、善、忍」,在學校和同學講法輪功真象,被不明真象的同學向學校領導告密。上學期末,學校教導處要求黃晶放棄煉法輪功,但黃晶堅信教人向善的法輪大法,不妥協。這學期開學後,黃晶再次向同學講真象,被學校勒令退學。現在黃晶被迫在外尋找願意接納的學校。

在校中學生因個人或家長信仰法輪大法,被勒令退學,或被強迫送洗腦班的案例還有:

* 李欣欣,永吉縣二中初三學生,家住永吉縣岔路河鎮。2004年3月4日因告訴被江氏謊言矇蔽的同學關於法輪功的真象時,被不明真象的老師發現,彙報給校長馬敬東,被馬敬東勒令停課。接著學生處主任董明帶著派出所惡警到李欣欣和父親李百龍流離失所時所租的住處,非法搜走大法書籍和資料等。把李百龍非法關押到永吉縣看守所。

* 重慶市大法小弟子陳思,今年僅僅13歲,家住重慶市沙坪壩區雙碑東風化工廠,初中學生,其父母都是大法弟子,母親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勞教。 2001年暑假期間,陳思去發法輪功真象資料時被抓,儘管她年紀小,惡人仍對她拳打腳踢。後陳思被送沙坪壩區歌樂山洗腦班迫害。

* 河北省衡水市第二中學教師劉紅鑾的女兒,市二中初中學生康家琦,在父親(法輪功學員)被關在洗腦班,母親被迫流離失所的情況下,學校公然違背九年義務教育法,勒令康家琦退學,剝奪了她受教育的權利。

三、毀滅人性的迫害殃及幼小生命

為人父母者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歷經摧殘折磨,甚至慘遭殺害,使美好的家庭被破壞,天真的孩童失去了親人。明慧網2004年4月15日的數據顯示,據不完全統計,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到942位。可以想見,有多少孩子正在經歷著失去父母親人的痛苦。同時而還有無法計數的孩子因為父母親人被非法勞教判刑、被迫流離失所、被關進洗腦班和精神病院、失去公職等等而遭受苦難。這些孩子的身心所遭受的巨大傷害是難以想像的;而他們的父母因堅持信仰真、善、忍而被迫害和虐殺,對整個社會道德的摧殘是無法估量的。

* 四歲的融融已幾經生離死別

融融今年才四歲,可是身邊沒有媽媽,也沒有爸爸。小小的她已經經歷了幾次生離死別。

融融99年11月出生時,她的爸爸不在跟前。10月底,她的爸爸鄒松濤因為去北京信訪局反映法輪功的真實情況,一回青島就立即被拘留了,到12月份才放出來。以後幾進幾出,直到2000年11月3日被迫害致死,融融和爸爸相守的日子加起來也沒有半年。

2001年5月,融融的媽媽張雲鶴因為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發現,不得不出走,流離在外。融融又和媽媽生離,從兩歲半開始,只得和外婆、外公相依為命。
可是,融融年已6旬的外婆,終於無法承受失去愛婿,又與女兒分別的雙重打擊,於2001年8月也黯然離開了人世。

爸爸、媽媽、外婆,融融身邊接連失去了三個最愛她的人。當融融思念親人時,四歲的孩子會墊著凳子,趴在桌子上去親一親爸爸的骨灰盒。有時她會天真的告訴別人:她的爸爸在天上。

而讓融融失去父愛、母愛的原因卻是如此荒謬,只是因為她的爸爸、媽媽要做修煉真、善、忍的好人。


鄒松濤和妻子張雲鶴

四歲的融融

鄒松濤是一個學業優秀、為人謙和的人,畢業於南京大學,後來又在山東青島海洋大學海洋生物專業讀研究生,於1999年畢業,獲碩士學位。99年7月,江集團對法輪功開始全面非法鎮壓。7月22日早晨4點,鄒松濤被從家中帶走,非法關押在一個小旅館內長達一個月。這以後,他無數次地被非法關押,曾被青島市台西派出所所長鞏國全銬在鐵椅子上,用鞋底抽打頭面部,致使頭部腫大幾乎一倍,面目全非,血流如注,昏迷20多分鐘。

2000年7月鄒松濤被騙至青島市公安局,隨即被勞教,關押在青島市勞教所。9月底被突然轉送至山東淄博王村勞教所。4個月後的11月3日上午,警察鄭萬辛、紹正華幾人將鄒松濤單獨叫進審訊室。經受了兩個多小時的摧殘後,鄒松濤於中午11:30分離開人世,時年28歲。而此時的小融融才十一個月。

融融的媽媽叫張雲鶴,原在青島德瑞皮化公司(德國獨資)任主管會計,工作出色,因為她修煉法輪功,公司在各方重壓下,不得不停止了她的工作。2001年5月,張雲鶴因為發法輪功真象資料被發現,不得不出走,流離在外。很久沒有她的音訊,後來聽說她被關押在青島大山看守所,但至今家人沒有她的消息。

* 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吳玲霞被迫害至肝腹水死亡 幼兒失去母親

明慧網於2002年7月23日刊登了吳玲霞被關進勞教所前後的兩張照片。其中一張照片顯示,吳玲霞面如老嫗,神態呆滯,上肢骨細如柴,腹部腫脹如鼓,下肢浮腫,左側小腿大面積潰爛;而另一張她被關進勞教所之前的照片,吳玲霞與兒子同影,顯得年青健康,神情愉悅,兩張照片儼若兩人。


吳玲霞被關進勞教所前與兒子的合影

吳玲霞被綁架進佳木斯勞教所遭迫害導致肝硬化腹水和雙下肢潰爛

年僅37歲的黑龍江省雙鴨山市大法弟子吳玲霞於2002年7月27日帶著潰爛的瘡口和滿腹的滲出液,懷著對法輪大法的無比堅信離開了人世,離開了她上小學的孩子和她已過7旬的雙親。

據了解,2001年5月,吳玲霞僅因為到一法輪功學員家串門,就被警察抓到雙鴨山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送進佳木斯西格木勞教所。在勞教所,吳玲霞被迫害至肝硬化腹水,才被送回家。

知情人透露,吳玲霞的丈夫因不堪警察的多次騷擾,整日擔驚受怕,而與妻子離異。

* 吉林省吉林市朝鮮族法輪功學員崔正淑被虐殺 身後遺下一幼兒

崔正淑,女,36歲,吉林省吉林市船營區朝鮮族法輪功學員。被劫持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遭惡警野蠻摧殘,生命垂危。惡警害怕她死在勞教所裏,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把她送回家。崔正淑於2003年8月12日含冤而死。身後遺下一幼兒。


崔正淑一家

崔正淑,家住吉林市船營區致和街,畢業於吉林省白城財貿專科學校,2002年3月因製作向世人講清真象的資料時被吉林市610辦公室、船營區公安分局非法抓捕,並非法判勞教三年,關押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在被勞教所四大隊非法關押期間因堅修法輪功而遭惡警惡徒的殘酷迫害,一次在三十三天裏只睡了二十二個小時。在身體極度虛弱,生活不能自理,進食困難的情況下,惡警害怕她死在勞教所裏,就在2003年4月18日以保外就醫的名義把她送回家。回到家後雖經家人精心照顧,但終因身體損傷太嚴重,四個月後,於2003年8月12日上午9點含冤而死。

* 四川樂山農業局幹部張卓被非法抓捕第二天即被迫害致死 留下孤兒寡母

張卓,男,32歲,生前任四川省樂山市農業局幹部(曾任辦公室秘書)。2002年6月7日下午5點多鐘被四川樂山張公橋第二派出所非法抓捕,第二天(8日)就死於派出所。遺體有血跡和傷痕,頸上有繩勒的痕跡。張卓遇害時他的兒子才滿6歲。

張卓,1991年畢業於北京農業大學。1996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人們印象中的張卓經常是和氣的一張笑臉及書生氣十足的文質彬彬。


張卓一家

張卓是2002年6月7日下午被非法抓進樂山張公橋第二派出所的,8日張卓妻子被通知去派出所,被告知張卓已死亡。其妻一再要求見屍體,才讓在外面看一眼,不讓其到停放張卓屍體的房裏去近看。當時通知到場的還有張卓及其妻單位的有關負責人。

知情者說:張卓的家屬被通知去處理張卓後事已是6月11日,當時是在火葬場看到張卓屍體的,他們都感到張卓死得太突然,幾乎不能接受這一事實。看到他的牙上還殘留有血跡,臉部也有明顯的傷痕,頸上也有繩勒的痕跡,但面部的表情祥和,不禁讓人回憶起他平常那笑瞇瞇的臉和架一副眼鏡的樣子。此情此景使在場的人們感到非常的悲憤。張卓到底是怎麼死的,派出所一直沒有說清楚。

張卓的親屬向公檢法提出上訴追究凶犯的法律責任,但是在江氏犯罪集團的高壓下,哪裏還有正義和公理可言。張卓的死訊家人一直瞞著他母親,怕她承受不了會出事。張卓的家人在承受這巨大的痛苦的同時一直被嚴密監控,言行都受限制,不能隨便接待來訪者。

* 新時代的「小蘿蔔頭」

在生長在中國大陸的許多人對宣傳當年共產黨反迫害的影片都很熟悉。和影片中的江姐、許雲峰等人一樣,因父母是共產黨員而被一同打入不見天日的牢中、外號「小蘿蔔頭」的孩子,也給那個時代的電影觀眾留下了深刻印象。然而,中共建政五十年後,類似小蘿蔔頭的故事更多地在社會生活中上演了。

• 山東萊蕪市兩歲的孩子扒著鐵柵欄,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我要回家
2000年7月21日,山東萊蕪市法輪功學員王子等在家中幹活時,當地公安局張丙寅、張××等三人帶領二十名警察用萬能鑰匙擅自將王子等家的防盜門打開,被家屬發現,當即制止。但是警察不聽勸阻,粗暴地將門一腳踹開衝了進來,吼叫著將王子等一家六口全部帶走。其中他們的兒子和姪女都只有兩歲多,身體裸露,要給孩子穿衣服都不允許,甚至其兄弟媳婦(不修煉)的手被一個叫田玉剛的銬得鮮血淋淋,王子等被幾個公安撲倒在地上銬上手銬,一家六口被強行帶走。王子等的愛人勸告警察說:「你們不要再這樣了,這樣對你們不好。」張丙寅說:「先死江澤民,再輪到我。」

全家人被帶到拘留所後,王子等兩歲的孩子扒著鐵柵欄,撕心裂肺地哭喊著:我要回家,我要回家,哇……哇……鼻子也出了血。隔院的公安局家屬院的家屬聽到小孩的哭聲,跑過來詢問:怎麼這裏還關著這麼小的小孩呀!這不成了新社會的「小蘿蔔頭」嗎!拘留所的人不斷地向市局反映小孩的鼻子流血,是不是考慮放回去,但無濟於事。在全家被抓之前,王子等由於修煉法輪功,村委會受公安之命,將王子等家的電源、水源斷掉,其女兒剛剛高中畢業卻不允許發給畢業證書。公安到他女兒的學校調查情況時,學校說該學生是個品德優良的好學生,是班級的團支部書記。但公安還是超越職權,脅迫校方停發其女兒的畢業證書。

無獨有偶,山東陽谷縣公安局也曾將一個僅六個月大的嬰兒同爺爺奶奶、爸爸媽媽一起非法抓進寒冷如冰窟的拘留所,過著「小蘿蔔頭」似的非人生活。

• 一歲幼童遭秦皇島市昌黎縣610長期關押

明慧網2004年4月10日報導,河北省秦皇島市昌黎縣是江氏集團迫害大法弟子使用手段最殘忍的地方之一,當地的邪惡之徒曾在中央電視台大肆宣傳它們使用的毒招,並向全國推廣。

在當代的中國也許不會有人相信,在電視上一直被人們唾棄的重慶渣滓洞「小蘿蔔頭」的悲劇正在重演。一對夫妻僅僅是為了做好人,不願意放棄自己的信仰,就雙雙被非法關押。一歲多的孩子也被一起關押。

這個「小蘿蔔頭」叫郭月童,媽媽叫劉愛華,爸爸叫郭玉亭。劉愛華因為自己通過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為了使更多的人免受謊言的欺騙,她冒著生命危險在生完孩子28天後就毅然帶著沒有滿月的孩子和功友一起去天安門打橫幅。後來被迫流離失所一年。

回家後,610歹徒和昌黎縣公安局把她非法綁架到看守所關押了23個月後送洗腦班非法關押一年多,令人難以相信的是同時被非法關押的還有1歲多的孩子。在昌黎縣洗腦班迫害大法弟子劉愛華和女兒的事揭露出來以後,迫於壓力,邪惡之徒將她們母女釋放,可是隨即將孩子的父親郭玉亭換進去,當時郭玉亭的兩腿被迫害的已不能行走。

* * * * *

上述只是近五年來法輪功學員受迫害案例中的滄海一粟。江××集團迫害法輪功的滅絕政策,對孩子也不放過,公然違背國家法律,國際公約,強行剝奪青少年學生受教育和信仰自由權利。在這場迫害中,有多少孩子被剝奪了本應屬於他們的美好童年和溫馨生活?本報導所述還僅僅是冰山一角;這場滅絕人性的迫害製造了多少家庭悲劇?我們目前也難以做出精確統計。為了孩子們的明天,為了人類的美好未來,全世界正義人民正在共同制止這場滅絕性的反人類迫害。(明慧記者黎明報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