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學了《轉法輪》前兩講,小孫子的病就好了


【明慧網2004年4月15日】這是一篇遲到的來稿。

三年前曾想寫,但寫不出來。隨著不斷的學法,不斷的提高,尤其是師父的評註文章「向當地民眾揭露當地邪惡」發表以後,我的心受到極大的震動。證實大法,揭露邪惡,救度眾生是我們每一個大法弟子的史前大願。我必須寫出來,不會寫要學著寫。有的同修說:「我的文章可能不會給發表,就是不發表,我也要寫出來。我發現寫的過程,也是提高的過程。我相信,大法弟子的每一篇文章就是一支支射向邪惡的利劍,使邪惡膽戰心驚,無處藏身,甚至不攻自滅。我要做我應該做的。今天終於突破了邪惡的干擾和我自身的舊觀念的束縛(懶惰,自卑,私心,怕心,正念不足等)寫出來了。

* * * * * *

我的孫子今年六歲了,讀小學一年級。上半學期結束時,他帶回家一張喜報,在班級被評上了「小男子漢」的稱號。老師說他願意幫助同學,不計較小事,頗有紳士風度。全家人都為他高興。看著這張喜報,我思緒萬千,不由得想起了那張珍藏已久的「病情觀察記錄」,上面記載了三年前小孫子經歷的一場魔難。

那是2000年12月初,小孫子在幼兒園得了流感,發高燒,咳嗽。經醫院診治,病情日漸好轉。一個多星期後,一日,在與兒媳通電話中,她突然對我訴苦,「……寶寶這次有病學壞了,天天晚上哭,還揪人頭髮打人臉。哄也哄不好,打他也不聽,簡直叫他鬧毀了。等這次病好了,真的好好管管了。」

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這孩子能哭,在鄰居中是出了名了。經常在半夜三更哭,攪的四鄰不安,好多鄰居對我說:「你這個小孫子真能哭。」為此沒少求醫看病,吃藥,看病的醫生不是說缺鈣,就是說小兒驚大,就在那年夏天7-8月份,還找專科醫生一次花掉500元,整整推拿了一個月,也沒管用,如今,這孩子還動手打人了?究竟發生了甚麼事?不管怎麼樣,還得再找大夫看病。

這回是找一位中醫大夫,看過病,大夫問孩子是否能吃喝湯藥?我們明知不行,也決心試一試。為了讓兒子和兒媳能得到休息,與他們商量讓孫子與我住幾天。兩天後,兒子終於同意了(由於江氏邪惡集團於99年7月對法輪大法惡毒誹謗,誣蔑,家人深受其害,十分不理解我為甚麼不放棄法輪功,故與我疏遠,深怕孩子受我影響而接受大法)。為孩子安心養病,兒子決定一週內不探望,也不打電話。

星期一(12月18日)我把孩子接回家,兒子特地去醫院買一些「小兒鎮驚散」,連同家裏的消炎片,止咳糖漿等一古腦全搬來。再三叮囑一定要給孩子按時餵藥,臨走時又對我說:「寶寶怕黑,晚上睡覺不能關燈」。

寶寶很乖,大部份時間喜歡一個人玩,特別愛聽故事。只是給他吃藥挺費勁,藥裏儘管加了蜂蜜,也不行,相當不配合。我和他爺爺都不忍心捏著鼻子灌,所以每次吃藥都是吃進去很少。午飯後,他睡了一大覺(睡了四個小時)。

晚上9、10點鐘,他也不睏,眼看快到11點了,我想了個辦法,給他講故事,這才高高興興躺進被窩裏。講著講著,不知甚麼時候,我倆都睡著了。突然我被一陣哭聲驚醒,睜眼一看,寶寶身上蓋的被子蹬開了,張著大嘴哭。我用手摸摸他前額,感覺不發熱,問他哪兒不舒服?也不回答。我趕緊把他抱起來,順便看了一看鐘錶,正好是後半夜12點30分。他輪著胳膊大聲哭,不回答任何問題。摸摸肚子,也沒發現異常,這孩子到底怎麼了?我真是束手無策了。只見他表情緊張,一副害怕的樣子。這時他爺爺過來了,一起哄著他。大約40分鐘後才安靜下來,漸漸入睡。

我再也沒有睡意。小孫子長這麼大,是第一次離開媽媽跟著我,也是我這個當奶奶的第一次目睹了孩子在夜裏哭鬧的全過程。以前每逢年節週末他們全家過來,寶寶都是跟著媽媽睡,每次半夜哭醒都是找奶奶,只要我一抱,甚至一見到我,就不哭了。可是此時此刻我就在他身邊,怎麼就像不認識了?不過,給我印象最深的,是他的眼神,很特別,那雙眼睛流露出驚恐的神情。一個念頭掠過我心頭,難道孩子看到了甚麼……?老人都知道,小孩的天目是開的,能看見成年人看不見的東西。真的會是那樣嗎?此時我真後悔,怎麼沒讓孩子早一點學大法。

95年我有幸得大法,學法煉功,身心受益,煉功才三個月,全身十幾種病全好了,連33年的病都去根了,心胸也寬了,大法的威力我深信無疑。如今想叫孩子得法,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如果沒有這場對大法的迫害,那是不成問題的。這次若不是兒子兒媳都叫寶寶累病了(寶寶看病那天他們也同時看病),也不會輕易讓孩子跟著我。雖然這次寶寶住在我這裏,他爺爺百般警惕,監視著寸步不離這個家。若有事要辦,專等孩子睡著了才外出。2點30分,寶寶又哭了十分鐘。

第二天,(12月19日星期二)白天跟頭一天大致相同,晚上仍然睡得很晚。我不想睡,全當自己沒退休值夜班(以前是護士專業),有責任好好護理他,並且建立了一個病情觀察記錄。夜深了,我的思緒也進入了深思。有好多問題像謎團,比如:孩子在白天睡覺為甚麼不哭,專等半夜哭?如果是睡反夜了(白天與夜晚顛倒了),那麼夜裏醒來也不用哭啊?如果說小兒驚大,孩子白天玩得很開心,家裏人對他愛護有加,也沒受到驚嚇,驚從何處來?這不是一天兩天,孩子哭了三年了。醫生說的「驚大」怎麼理解呢?既然中西醫都能說出病因,那為甚麼不能醫治呢?……

突然,思路被他的哭聲打斷,一看錶又是12點30分,其狀況跟昨天一模一樣。他爺爺過來了,我抱著他,搖著拍著不斷地說:「奶奶抱寶寶不哭……」。孩子輾轉不安,大約哭了15分鐘的時候,突然,小手「啪」!「啪」!打我的臉,打的還挺重,接著兩隻腳著床,腰往起抬,揪住我的頭髮不放,大聲喊:「啊!」手剛鬆開,又打我的臉。這孩子分明在打架,在拚命啊!此刻我才真正理解兒媳對我的「訴苦」,寶寶這樣反覆了幾次,他爺爺見此情景,按耐不住心頭火,動作粗暴的來奪孩子,這時我眼前立刻浮現我兒子小時候就是這樣被奪走後,被摔在床上的情景,於是我本能的抱緊孩子,厲聲制止,嚴肅的對他說:「孩子到我們家是來治病的,不是來挨打的!你看哪個人半夜不睡,故意找事來折騰自己的?孩子睡不好這就是病,睡不好這就是痛苦,睡不好必定有原因。我們做長輩的,應該幫助孩子解除痛苦才對呀,怎麼還能打呢?孩子在家裏,爸打媽打,到奶奶家爺爺還要打,你們要把他打到哪裏去?他不是你孫子嗎?今天,孩子在我這裏,誰也不准動他一根手指頭,我-不-準!」接著我加重了語氣,幾乎是哀求他:「你不能發發善心,能不能發發慈悲,幫孩子一把?」聽了這席話,他爺爺的態度完全轉變了,靠近孩子,拉著小手,心痛的說:「寶寶,你怎麼啦?哭甚麼?告訴爺爺啊,快告訴爺爺。」寶寶終於開口了,抽泣著:「大……大毛猴記(子)……來咬我。」哦!果真如此。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知道了原因就好,知道原因就有辦法對付他。大法能鎮邪,大法能滅亂。一個強烈的念頭產生了,讓孩子得法,一定!他遭受這麼大魔難,我還等甚麼?不能錯過這次機會,即使有再大的阻力,我也要衝破,讓孫子得救。凌晨四點,又哭了大約2分鐘。

天亮了,我尋找著,創造著機會,結合著自己的親身經歷向小孫子洪法,把大法師父說的話告訴他。師父說:「一個人就像一個容器,裝進去甚麼就是甚麼,你裝進的法,就同化了法;你裝進了土,那就是土」(《在新加坡法會上的講法》)我又根據自己的理解對他說:「寶寶,你要是學了大法,就像腦子裏裝進了金子一樣,閃閃發光。那些壞東西再來找你,就把它嚇跑了,再也不敢來欺負你了,因為它們都害怕大法。」小孩子明白了,表示願意學大法。

從這天起,我和小孫子一起學《轉法輪》。為防止干擾,每次學法前,我把玩具拿屋裏來,關上門。我念他聽,邊聽邊玩,念一段停下來,他說不累我再接著念。有時他叫我把剛念過的一段重念一遍,有時提出問題,比如:甚麼是物質?甚麼是白色物質?黑色物質?甚麼叫業力?甚麼叫修煉等?一天他突然間問我:「奶奶,為甚麼不叫爺爺來聽(法)?」我告訴他爺爺不願聽,但他執意要讓爺爺也來聽,拗不過他,我只好把門打開留一個縫,讓他爺爺在外屋也能聽得到。這一下學法的事暴露了,他爺爺猛的一把推開了門,站在門口,衝著我大發雷霆,說著誣蔑大法的話。我努力的克制著自己,靜靜坐著不做聲,小孫子在我身邊躺著一動不動。隨著他不斷的喊,我明顯感覺到一陣陣衝擊波(強烈的聲音震動產生的)向我們襲來。這樣的場面我經歷過,可是孩子這麼小,能經受得住嗎?他喊累了,以為我們屈服了,走了。房間裏恢復了平靜。此刻,我不知孩子的心裏是怎樣的一種感受,便問他:「還學嗎?」他下決心似的點了點頭,然後立即下床,快速把門關上並鎖上,轉身輕輕一躍便上了床,依偎在我身旁,也不玩了,像一個大孩子。這樣,我們又繼續學法。自星期三至星期六,這四天時間裏,我們學完了《轉法輪》的第一講和第二講。

自從小孩子學了大法,我觀察到,他在夜裏哭的次數越來越少了,每次哭的次數越來越少,每次哭的持續時間越來越短。由剛來時每天夜裏哭兩次,一次40分鐘,減少到只哭一次,每次十分鐘,5分鐘,到最後凌晨5點只哼哼兩聲,皺了皺眉頭,眼睛都沒睜開,嘴裏說:「鬥(走)!鬥(走)!鬥(走)!」然後自行入睡。

星期六(12月23日)一大早,兒子和兒媳就過來了,當看到他們的寶寶胖了,笑臉紅潤了,也不咳嗽了,真有說不出的高興和感激。我兒子對他父親表示,這些天父母很辛苦,待到中午吃了飯就領寶寶回家。他父親就把孩子的藥拿出來,讓他們走時帶上。當兒子看到眼前的這些藥,開始一楞,之後馬上激動起來:「你怎麼不給寶寶吃藥?剩這麼多!」他父親也不示弱,反駁道:「你管剩不剩藥幹甚麼?寶寶的病好沒好吧,好了就得了唄!」這時,我把這幾天發生的事以及寶寶學法講給他們聽。聽罷,他們都很驚訝。雖然嘴上不說,心裏不得不承認眼前的事實。三年裏就醫治療,花了上千元都沒治好的病,如今在四天時間裏,僅僅學了《轉法輪》的第一講和第二講,沒花一分錢,就得到康復,這不能不說是個奇蹟!

寶寶的康復,受到觸動最大的是兒媳。她主動與我交流(以前她拒絕了解大法),由於時間有限,我和她一起學習《轉法輪》中的「開光」,「治病問題」等有關章節。通過學習,她恍然大悟,原來氣功界並不是表面看的那麼簡單,還有些氣功師亂編一些功法,騙錢害人,學練這樣的氣功很危險。終於明白了她自己多年學的氣功就是這一類,不是正路的。這次寶寶生病前不久,她請了她在所學氣功中一個自稱開了天目的給自己看一看。那個人叫她給家裏請一個菩薩像,每天燒香供奉。佛像由她給開光。這樣做的結果,招來了不好的東西,使自己的孩子深受其害。感到很內疚。臨走時對我說,回家後要把那些害人的氣功書全部燒掉,停止燒香,佛像妥善處理。看到她思想有這樣大的轉變,我很高興。

從此以後,我的小孫子夜裏再也不哭了。我上兒子家遇到鄰居提起此事,他們問我:「你孩子現在不哭了,怎麼治好的?」我就把小孫子學大法的事告訴他們,大家都說:「大法真是挺神的,幸虧大法救了他。」

這段往事雖然過去三年了,但是,這將永遠印在我的腦海裏,成為我所見證的大法的神威在人間展現的歷史畫面。

本文證實:
1. 有另外空間邪惡生命的存在,在害人,這不是迷信。
2. 有些「病」是超常的,用常人的手段觸及不到它。
3. 大法是超常的,大法制約著一切,大法無所不能。
4. 小孩聽法的效果不一定比成年人差。
5. 明白了法理的孩子膽子壯,對他爺爺的大發雷霆的惡劣態度(兇狠惡)沒有被嚇倒,沒有受到驚嚇。
6. 一人煉功全家受益。

這是我的粗淺認識,層次有限,請多指出不足,願與同修們交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