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子容子在日內瓦人權會上揭露酷刑迫害(圖)

【明慧網2004年4月14日】2004年4月6日上午,曾經在中國被勞教所關押一年半的日本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在日內瓦第60屆人權大會上揭露江氏集團對她的酷刑折磨。金子容子說,在勞教所裏她被強迫觀看一個自稱是科學家的叫王渝生的人的演講錄像,他在錄像中特別推崇用剝奪睡眠這種酷刑方法來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折磨。

讓容子震驚的是,上週五她看見假冒「非政府」機構的王渝生竟然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發言污衊法輪功。她希望所有的代表通過王的誣蔑之詞能明白中國當局是如何掩蓋迫害真相的。以下是金子容子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的發言。


上圖: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在聯合國人權大會上發言

謝謝主席先生:

我叫金子容子,出生在中國,現在居住在日本。我是一名法輪功學員。2002年5月24日,我從日本回到中國,僅僅因為在北京街上發法輪功傳單就被抓捕並未經審判投入勞教所。一年半後才獲得釋放。在這裏我向大家報告一下我在被監禁期間遭受的酷刑折磨。

在公安醫院裏,警察逼迫我放棄信仰。他們把我的兩隻手兩隻腳都銬在床上,手銬勒得特別緊,手腕都卡出了血。他們將管子從我鼻子裏插到胃裏對我強迫灌食,他們還強行給我插上尿管,不讓我下來上廁所。當時正趕上我來例假,他們把我放在塑料布上,裸露著下身。

在炎熱的夏天,我就這樣被銬在床上達20天之久。身下被汗水、分泌的東西潮乎乎地烘著,上面灌完食他們不把食管拔下來,也不繫好,灌進胃裏的東西反流出來,流到脖子上、肩膀上,到處都是粘乎乎的髒東西。後來他們把我放下來時,我在床上已經起不來了,後背全都爛了,也無法走路了。

在勞教所裏,不讓睡覺和洗腦使我的血壓升到了270,這使我幾乎失明了。他們把我送到另一家醫院裏讓實習醫生給我檢查眼底,他們讓實習醫生拿我的眼睛做實驗,在很短時間內進行了三次眼底檢查,由於強光的強烈刺激,我的眼睛像灼傷了一樣痛,不敢睜開,怕光。

勞教所裏有的法輪功學員20多天不讓睡覺。吸毒者可以隨意地被允許折磨法輪功修煉者,夜裏經常聽到可怕的尖叫聲,有的女士被折磨的精神失常了。

我有一次被強迫在勞教所裏觀看一個自稱是科學家的叫王渝生的人的演講錄像,他在錄像中總結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洗腦轉化過程,還特別推崇用剝奪睡眠這種酷刑方法來進行折磨。最使我震驚的是上週五我看見他在這聯合國人權大會上發言污衊法輪功。我希望所有的代表通過他的誣蔑之詞能明白中國當局是如何掩蓋迫害真相的。

謝謝主席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