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真善忍的迫害是對十三億中國人的人權傷害

【明慧網2004年4月13日】(明慧記者梅潔)在60屆聯合國人權大會期間,中國人權再度成為世界焦點。據海外分析家稱,法輪功的人權問題其實是中國人權問題的樞紐。如果法輪功問題不解決,其他中國的人權事項都無法根本上獲得改善。事實上,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僅是針對修煉者的,各階層、各年齡與各地區的十三億中國人的人權都受到了嚴重傷害。

(一)在生命與信仰之間的選擇

法輪功教導人們修煉真善忍。無數中國百姓通過在日常生活中對真善忍的實踐,獲得了健康的身體和昇華的道德。在偏執和妒忌的驅使下,江××發動了對千百萬修煉群眾的殘酷打壓。

據明慧網最新消息,經民間渠道核實,截止到2004年4月11日,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修煉者人數已達939人。其中自今年年初以來在明慧網上報導的被迫害致死的有89位;這89位中的27位死於今年1月1日至4月10日的三個多月的時間裏。

在近5年的迫害中,法輪功學員受到了巨大的傷害。「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搞垮、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等群體滅絕政策迫使每一個法輪功修煉者在生命和真善忍信仰中做出選擇。據明慧網4月2日報導,河北荷花坑勞教所惡警高永敬每次上課都說他是全省出名的不能對「骨灰盒」轉化。這話是甚麼意思?就是除非把大法弟子折磨死後,不對骨灰做「轉化工作」之外,對其他人都要酷刑迫害直至「轉化」。

據明慧網2003年11月14日報導:吉林省部份單位傳達上級秘密文件,其主要內容是對在職的大法弟子詳細的「處理規劃」,其中包括:黨員開除黨籍,教師取消上課資格,工人解除勞動合同,取消職稱、職務評定資格,不允許攻讀碩士、博士學位等。規劃中要求各單位2003年底轉化率達50%-70%,2005年轉化達95%,如單位做不到,強行送往洗腦班。

儘管中國官方一再粉飾迫害的殘酷性,否認使用酷刑,並對國際社會謊稱對法輪功學員的政策是人道的、「春風化雨」的。事實上,從中國傳出的酷刑個案越來越多,尤其是在迫害法輪功群眾上更是不擇手段,使用酷刑至少達百餘種,使用對像中婦女和老人佔相當比例,令人髮指。其實通過任何方式強制的改變人的思想和信仰都是不人道的,都是對人類基本權利的踐踏。

(二)國際人權觀察的盲點:中國普通民眾受到的人權傷害首當其衝

之所以稱這場迫害的性質是反人類的,不僅僅因為迫害本身使用的謊言和暴利等手段是反道德的,而且在迫害的過程中,江澤民試圖摧毀的是人類賴以生存的道德基礎和屏障。在長達5年的迫害中,為達到鏟除法輪功的目的,江利用了中國的國家機器、國家政策、媒體、司法、國力資源,同時也利用了無辜的中國民眾。這場迫害雖然是針對法輪功的,而十三億中國民眾受到的傷害更為慘烈,雖然這種傷害尚未引起受害者本人和國際社會的足夠重視。

下面僅從迫害實施的手段,來分析中國普通民眾受到的道德和人權傷害:

去真存偽

幾年來,中華民族歷來提倡的「言必信」、「一言九鼎」、「去偽存真」、「以誠相待」等美德在大規模打壓法輪功過程中遭遇空前的挑戰。遍布全國的眾多新聞媒體、從業人員在迫害之初就接到江和各級「610」的指示:負面報導法輪功。據追查國際提供的證據:在1999年7月鎮壓法輪功之初,大陸由政府控制的媒體宣傳的精神病、自殺、不吃藥而導致的「1400例死亡案例」,「斂財」、「豪宅」等完全符合了江在公開講話裏給「610辦公室」定下的宣傳基調。5年間,迫害不停,官方媒體的謊言不止。最典型的是2001年年初江氏集團炮製天安門「自焚」案嫁禍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人們對法輪功產生仇恨。

江氏集團利用仇恨宣傳不但嚴重踐踏了中國民眾的知情權,還利用人們對國家媒體的信任,對全國人民洗腦、煽動仇恨。這些仇恨宣傳繼而通過各級政府、黨團委、教育界、文化界、所謂「反邪教協會」、工會、婦聯等推向全社會,並通過外交手段推向世界。

以教育界為例,據追查國際提供的證據,2001年2月6日一天的時間裏,在中央「610辦公室」主任王茂林、團中央書記處第一書記周強、團中央書記處書記趙勇等直接指揮下,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近千個社區的800萬青少年,直接被利用參與反對法輪功的宣傳活動,當天共張貼宣傳畫50多萬幅,發放宣傳資料1000多萬份,舉行集會200多場。2001年2月,全國100個大中城市的1500多個青年社區,在不明真相且被脅迫利用的青少年學生的帶動下,發動了1200多萬社區居民簽名保證「不信、不傳、抵制」,通過利用青少年,將所謂反「法輪功」聲勢推向社會。

華盛頓郵報2001年8月5日的報導中引述一位中國官員的話說,(鎮壓是否奏效)取決於三個因素:暴力、宣傳和洗腦。他說,高壓宣傳是至關重要的。當中國社會轉向反對法輪功,迫使修煉者放棄信仰的壓力就增加,政府對不放棄修煉者使用暴力也就容易得多。

在推出謊言的同時,江澤民和各級610極力封鎖、堵截法輪功真相的傳播。在打壓之初,江集團就大量銷毀法輪功的書籍和音象資料,讓人們無法直接了解法輪功。打壓開始後,江雇佣大量網絡警察進行網絡監控,同時,封鎖海外法輪功網站。人們會因為給親朋好友發一封涉及法輪功真相的電子郵件被投入監獄(如加拿大居民張麗的丈夫何立志),因為向人們發一個印有真善忍字樣的賀年卡被毒打致死(如黑龍江法輪功學員劉傑)。通過電視插播向人們傳遞真相的法輪功學員被酷刑折磨致死(如劉成軍)或被非法判刑10至20年。

指鹿為馬、顛倒黑白的血腥宣傳和全民洗腦,嚴重的傷害了中國民眾。

抑善揚惡

在迫害中,人性惡的一面受到充份鼓勵。政治高壓和利益誘惑,使眾多中國民眾在道義和利益中,選擇了後者,參與了迫害。如:是否能夠有效阻止法輪功人員上京請願,成為各級政府官員政績評估標準;如果下屬單位有一名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這個單位的各級主管領導立即就地免職!江並命令不惜任何代價隨時鎮壓進京的法輪功學員。據《新聞自由導報》報導:中央嚴令全國黨政機關,要將控制法輪功活動作為工作的重點,法輪功問題的處理情況將作為各級地方官員工作表現評定的一個重要項目。在出現大批法輪功煉功者北京請願後,中央在北京召集省級地方幹部開的每一次會議,均會公布統計到各地上訪北京法輪功學員人數,前三名的地方會被點名批評。

據追查國際的調查結果,2001年9月初,由羅幹直接指揮的「610辦公室」發出指令:「發現煉法輪功的可秘密逮捕並監禁;警察如果發現有煉法輪功的不抓,開除警察公職並吊銷戶口。」「610辦公室」下達的各種對法輪功鎮壓的密令,直接導致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人數急速上升。

同時,強迫法輪功學員放棄信仰的「轉化指標」,被下達到基層單位和勞教所等。在此種高壓下,省、市、縣、各勞教所、派出所、洗腦班從上到下,層層施壓,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肉體、精神和經濟上的殘酷迫害。

打壓法輪功學員積極的各級官員被加官進爵(如羅幹、周永康、吳官正等),勞教所的獄警、派出所的警察被當作「英雄」受到表彰和獎勵(如馬三家勞教所的蘇境、北京市公安局天安門地區分局政委陳友),就連勞教所中被利用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犯人都被減期。

據追查國際的調查結果,2002年5月,江、羅下發內部「指示」,用金錢來刺激保安人員抓捕法輪功學員。據來自廣東省的消息稱各單位保安系統均傳達文件。文件說,只要抓一個「還在煉法輪功的」就可獎勵3000元。據明慧網消息,截至2004年4月10日,已被證實的廣東死難法輪功學員已達到26人。

為了防止法輪功學員進京上訪,車站、碼頭的入口處在地上鋪上法輪功創始人的照片,讓人們踐踏,或讓過往旅客辱罵法輪功及其創始人,不從者就被當作法輪功學員抓走。吉林省鐵路系統印製的火車票的背面印著詆毀法輪功的字句,每一個人經過檢票口時,都被強迫讀這些話。

一些法輪功修煉人承受不住巨大的社會、心理壓力,被所謂強制「轉化」後,不但要寫出書面的東西,詆毀使自己身體健康、道德回升的曾被視為重於生命的信仰和曾無限敬重的師父;而且必須在電視上、報紙上公開表態,並對勞教所的殘酷折磨「歌功頌德」。一些被迫背叛真善忍的人又被利用來「轉化」勞教所的其他法輪功修煉者。後來許多醒悟過來人回顧這段從好人「轉化」成惡人的特殊人生經歷時的感受是「生不如死」。人性被扭曲到了極點、尊嚴被摧殘到極限。

這場迫害的實質就是要把好人變成惡人,讓惡人更惡。

植入仇恨

從1999年7月打壓開始後,中國官方報紙在連篇累牘的詆毀法輪功的同時大肆吹捧江的「三個代表」理論。如此揚抑分明的宣傳能否將老百姓的思想都統一到「三個代表」思想上不得而知,但確使江的妒忌躍然紙上。正是出於這種妒忌,江一開始就將意識形態中的信仰差異劃歸成了敵我矛盾。

由妒忌衍生的爭鬥和仇恨心理,在中國社會被人為地擴散和加深。「自焚」騙局後,對法輪功的批判,變成了聲討。仇恨宣傳通過電台、報紙、電視台傳到中華大地的每一個角落。官方報導中稱,在眾多聲討「座談會」上,將對法輪功的打壓說成是一場嚴肅的政治鬥爭,思想上決不能麻痺,並要求政府要進一步加大對法輪功的打擊力度。人們血液中流淌的仇恨日復一日變得濃重。

江氏集團不放過每一個中國人,每個人都要對法輪功表態。同情和支持法輪功的人輕者將面臨失業、失學,重者將被抓捕、關押。據追查國際調查的結果,華東師範大學2003年碩士研究生招生複試工作的辦法中就明確規定:要求考生提供對一些重大政治事件(如「法輪功」問題等)的態度和認識。另據明慧網報導,一個並未修煉法輪功的貴州的女大學生被綁架,理由是「她是法輪功同情者」。

同時,對法輪功的仇恨被寫到學生的課本中,被編到各級考試中。例如,2001年碩士研究生入學考試政治理論試題及解答(據報導,2001年全國報研人數首次突破50萬大關)第二題(選擇題)的第18和22小題。考題和答案歪曲法輪功學員的思想、行為異常及危險。

為了逃避國際社會對迫害法輪功的譴責、愚弄國際社會,江集團利用煽動起來的群眾,在全國範圍內大搞所謂「百萬簽名」。據追查國際的報告:2001年1月11日,百萬公眾簽名活動由北京開始向全國擴展。到3月中旬,「反邪教協會」帶到日內瓦聯合國人權會議100卷簽名布匹,重達1噸,主辦者聲稱有約150萬個簽名,約佔全國人口比例的千分之一。該報告分析稱,鑑於當時中國政府已禁止跨省的民間團體活動,這項簽名運動能在全國主要城市開展完全依賴於官方的組織。例如,天津市由團市委組織,江西的簽名地點就在省政府大院裏。而各高等院校的簽名則由教育部和各地教委統一安排。

仇恨宣傳使人們喪失了理智和冷靜的思考,真修向善的人群不但沒有受到社會的尊重和理解,反而成為眾矢之的。

精神隔離

除了仇恨宣傳之外,株連制、告密制、網絡監控制等手段,使法輪功學員陷於孤立的狀態。法輪功學員即使不被關到勞教所或洗腦班中,也會受到來自家庭、居委會、街道幹部、單位領導、當地派出所等多方社會力量的監視與洗腦(如所謂的長春、大連等一些街道實行的「5包1」等)。法輪功學員因信仰真善忍,受到社會的敵視、隔離和疏遠。

江集團利用××黨實行的95%的群眾對5%的「敵人」的群眾運動的一貫手法,讓人充份體驗到國家恐懼主義的威脅。為了進入「安全」的95%的陣營,許多人不得不出賣靈魂,甚至對親友落井下石。中央610頭目劉京在一次公開講話中標榜中國的勞教制度時說,妻子送丈夫進勞教所。殊不知,這恰恰暴露了這場迫害的反人類的本性。

(三)踐踏基礎道德造成的社會傷害無法計量

一個貴州的官員在給法輪功學員洗腦時說,中國目前不提倡真善忍。在打壓法輪功的幾年中,江和610頭目羅幹曾提出,殺人放火可以不管,只抓法輪功。在這種政策下,中國的社會治安狀況明顯下降、貪污腐敗更是大行其勢。

眾所周知,誠信、友善、互助、寬容與理解是社會穩定與安全的保障。但是,對這些美德的否定,對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意味著甚麼?

當人們,甚至最應恪守誠信準則的大眾媒體,對說謊不再顧及,張嘴就是謊言;為了私利,傷害他人時,絲毫不感到羞恥。對「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的準則嗤之以鼻,頭腦中裝滿仇恨和爭鬥。這樣的人群會帶給社會何種潛在危機,誰能預料呢?在打壓法輪功的同時,江集團也在摧毀人最根本的人性和道德。

正像一些有識之士談到的,現在無論在海內外中西方社會,很多人都已知道迫害的存在和殘酷,在一個沒有壓力和利益要挾的環境中,他們都會表示自己反對迫害法輪功;但當他們被威脅說,如果你不和「上邊」保持一致,你就會失去工作、你就要受到名譽損失、你就要被列為「反華勢力」而失去在中國的商機,等等,人們就會改口,任憑人權迫害和信仰迫害的蔓延與繼續,有的人甚至會助紂為虐。這種個人受到的精神傷害和社會的良知損失是無法用數字和金錢計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