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保定勞教所女子大隊迫害紀實

【明慧網2004年4月13日】河北保定勞教所女子大隊於2000年7月組建成,以惡警李秀琴(大隊長)、閆慶芬(指導員)為首,其成員有張國紅(中隊長)、劉輝、劉軍輝、劉子維、朱曼、陳娜、白傑、陳亞娟、東青、李緩等,四年來用種種惡毒、下流、無恥的手段、方法迫害著大法弟子,多少個大法弟子對她們講過許多次真相,她們卻無動於衷,反而卻利用吸毒、賣淫等罪犯歇斯底里的幹著壞事。

2000年7月她們曾瘋狂的強迫大法弟子放棄信仰,後因大法弟子們種種抵制,如高喊「法輪大法好」,出去吃飯站隊,大法弟子們突然就地打坐,惡警們驚慌失措,開始打、電、銬、上繩迫害大法弟子,大法弟子們以絕食等方式抵制邪惡。2000年10月,又有許多大法弟子被非法勞教送到這裏。11月30日,突然樓道裏亂起來,普教值班人員(惡警利用的人)緊緊關住門,氣氛非常緊張,原來是惡警把一批堅定的大法弟子和一個經常吐血的大法弟子韓玉紅秘密送往高陽勞教所。從12月份開始,對於剛被綁架進所的大法弟子,惡警不讓進班,白天晚上在樓道裏體罰,以寫所謂的所紀所規為藉口,寫保證就讓進班,不寫就體罰或銬大板,強迫大法弟子看污衊師父大法的錄像,每天強制勞動十四、五個小時,有時甚至到2、3點鐘。

從2001年3月又開始了一次大規模的強制洗腦,在女隊對面的小白樓二層,以李大勇、李秀琴、閆慶芬為首,連同白傑、朱曼等惡警,白天晚上對堅定的大法弟子進行精神和肉體的折磨,主要方法有:通宵讓大法學員看播放污衊師父和大法的錄像,讓大法學員抱蹲、銬大板、上死人床,長時間不讓睡覺。

2001年4月30日,惡警打著嚴格執法文明執法的招牌,成立了繼續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謂攻堅班,許多堅定的大法弟子被加刑,有的普通勞教人員因幫大法弟子傳遞經文,或在言行上傾向大法和大法弟子也被延長刑期。一個普教學員唐滿蘭(天津人,不識字)為大法弟子傳經文,被惡警發現,罰站了三天三夜,不讓睡覺,惡警非讓寫甚麼保證才放,她說:「我就知道法輪功好,‘真、善、忍’好。後來就被加期。此人在百分表上叫人給她寫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因此惡警到期不放人,延期一個月才不得不放。

還有一個秦皇島人(朝鮮族,不會寫字),因支持大法而被惡警指使人監控,同對待大法弟子一樣,2001年5月還有兩天就解教了,惡警要求寫一份感想,她讓人代筆寫上「搬到新家很高興,跟法輪功在一起更高興,真得讓我好感動,不怕加期。」在那樣邪惡的環境裏她能做到這樣,真了不起。

男五大隊有一「風帆蓄電池廠」,不屈服的女大法弟子被送去強迫勞動,抹鉛板,鉛是有毒的。從早晨7點鐘一直到下午2~3點甚至到四點,才讓回隊吃飯,下午一般到8~9點鐘甚至到晚上12點才回去吃飯。許多大法弟子出現不良反應,邢俊花剛開始幹就吐血絲;邱立英一次昏倒在地,被人扶起後只喝了口水惡警就讓繼續幹;田洪敏出現胸悶,心慌,手腕有傷,即使這樣惡警們仍然不換人繼續迫害。

田洪敏(河北保定人)被綁架進入勞教所後被惡警強制勞動, 2001年5月25日被強行弄到四樓進行強制洗腦。惡警使用了各種刑罰,包括抱蹲、電棍電、拳打腳踢、銬大板、罰站、不讓睡覺、灌輸謊言。由於強制抹鉛板,加上各種肉體及精神的折磨,她的身體狀況每況愈下,嚴重時出現胸悶,一口一口出氣,心臟病狀態,疼得把身體扭在一起,只能彎著腰走路非常困難,即使這樣惡警仍不讓回家直到勞教期滿。因她不屈服,所以惡警不讓回家,被當地公安接走送到定興李鬱莊洗腦班繼續迫害。她以絕食抵制迫害,後來由於出現身體嚴重不適,經檢查心臟、肺確實有病,惡警們怕承擔責任找來家人讓接回了家。

高春蓮(涿州人)因不看誣蔑師父和大法的錄像,被打、電、銬,大多都在晚上,惡警張國紅、劉子維親自動手,用腳猛踢膝蓋內側,揪住頭髮使勁往牆上撞。折磨長達40時多天,直到2003年5月27日解教,小腿不能下蹲、不能走長路、不能幹重活。

馬青雲(雄縣)因絕食抗議關押,被一叫豔君的普教用勺子撬掉兩顆門牙,食物被灌到肺裏,後來一直咳嗽,身體垮下來,咳嗽都聽不到聲音,每天咳嗽吐痰用一卷手紙,2003年4月「非典」期間保外就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