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省山海關西街派出所惡警對我的非人折磨

【明慧網2004年4月11日訊】我是秦皇島市大法弟子,在2003年陰曆八月十四(教師節),同另一名大法弟子去山海關區發大法資料,被山海關西街派出所惡警陳鵬跟蹤,在中午被綁架到西街派出所。當時,以所長為首的惡警把我同另一名大法弟子隔離審問。審問我的有所長王建民和惡警陳鵬等四個人。我發正念,同時用善心向他們講大法弟子是好人等真相,可他們根本不聽,揚言讓我站著進來、橫著出去,並說些誣陷、誹謗大法的話。他們逼我說名字,我不屈從他們。王建民惡性衝動,用力打我兩個嘴巴,惡警陳鵬用手挾我兩個肩膀,手指伸在我肩的骨縫裏用力壓,就覺得疼痛難忍;一個惡警拿來一根用水泡濕了的繩,來綁我兩個胳膊,我心裏明白,用酷刑逼供是他們殘害大法弟子慣用的手段。

當時我突然昏倒在地,心裏明白,就是身體不能動、沒有知覺。可這群惡警還不放過,惡警陳鵬用細笤帚掃苗兒捅我的鼻孔,直到捅出血才停手,他還不死心,又把自己的鞋脫掉,把臭腳伸向我的鼻孔,他自己說他的腳無比的臭,用這個辦法治醒過別的大法弟子。我根本沒知覺。他們怕出事,又把120急救中心的人找來,把我抬到床上,我就一直昏睡,所以他們無法從我嘴裏審出一個字,我只是發正念。也不知過了多長時間,惡警副所長王劍峰又出現,他更加邪惡,還想讓我講話,他使勁拽我,我不配合他,他用力把我拖到地面,在我的肩上猛踏一腳,我又躺倒在地上,聽到他說:他這幾天不順氣,還把一支鋼筆弄壞了。他們對大法弟子說打就打,能不遭報應嗎?也不知誰又把我抬到床上。

到了晚上,這幫惡警就急著編材料,要把我倆送到拘留所。我只是發正念。他們四個人把我抬到拘留所(拘留所與派出所只是一牆之隔),扔在地上,當時我全身抽動,嘴裏上牙打下牙。他們也不管我的死活。我發正念讓拘留所不敢收我,發了十幾分鐘。他們把另一學員收到拘留所,而拘留所不收我,沒辦法,氣得他們幾個又把我抬回派出所,說著要打死我等一些話。他們把我扔到床上,用手銬把我的手銬在板凳上。到了第二天,也就是中秋節,我的身體很差,他們來了好幾個人,有男有女,一起來攻擊我。還找來一個年歲大的男人,謊說是煉法輪功的,我不相信他們的話。這個人很下流,動手動腳的。我根本不理他們,一身正氣。就這樣,他們誰也不管我啦。我就在床上躺著。惡警陳鵬假意說:大姨,你是我抓的,你甚麼都不用說,我也不問你啦,你哪疼?我覺得他很可憐。到了下午4點多,所長來了,說:你走吧。我就用力起來,慢慢地走出門,全身疼痛,很難行走。一個惡警跟在我後面,也不知是甚麼目的,又讓我回去,說還我的手提包,我又往回走。一個女的把我的包轉給所長,所長對我說:你怎麼回家?我說:我包裏有300元錢。他打開包,300元錢不見了。我包也沒拿,轉頭就慢慢地走了。

就這樣,一天半的時間我順利闖出了魔窟。

回家後,我仍四肢麻木、頭疼,直到現在身體也沒恢復好,睡覺時,一個小時就得翻一回身,四肢還總是麻的。在江××迫害好人的四年多裏,我被惡警多次抓捕,關押長達十幾個月,身體嚴重損傷,上述事實也只是我被迫害的其中一例。我代表善良的大法弟子奉勸山海關西街派出所的警務人員:趕快停止對大法弟子的惡行,江××授予你們迫害法輪功的獎狀正是你們所犯罪惡的鐵證!善惡到頭終有報,誰幹了壞事,誰就得償還啊!難道你要放棄自己的良心、自己生命的未來、家人的未來,而只貪圖眼前的功名仕途嗎?這些東西哪一個是能永遠存在的?不要追隨江惡人不要助紂為虐了,否則最終受害的只能是你和你的家人,歷史上被利用來當做害人工具的人的結局,大家能不清楚嗎?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