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康愛民遭佳木斯市勞教所惡警迫害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4月10日】我叫康愛民,女, 50 歲,佳木斯市向陽區大法弟子, 2002 年 6 月被非法勞教 3 年,現仍被非法關押在佳木斯市勞教所遭受迫害。

2002年 5 月 15 日深夜,我們姐妹三人在同一住處被惡警綁架,當時我們剛睡覺,就闖進來幾十個警察,有的拿手電,有的拿手提探燈,門被撬壞了。惡警們連推帶拽強行把我們綁架到 110 巡警支隊,外衣都沒讓穿,只穿線衣線褲且光著腳。惡警把我們綁在老虎凳上一天一夜,這些惡警極其囂張,誹謗師父和大法,還把師父的相片放在地上,抬著我們的腳往上踩,被我們正念制止, 17 日中午,我們姐三個被非法關進看守所。

2002年 6 月 20 日,我被非法判勞教 3 年,被劫持到佳木斯市勞教所。到勞教所後一直被嚴管迫害,我和功友們一直正念抵制邪惡,大家學法、煉功、發正念。惡警讓坐小凳(一種刑具),我不坐。10月 23 日,惡警六大隊長何強到省裏開會回來,叫嚷:槍桿子裏面出政權,開始讓大法弟子穿勞教服裝。大法弟子不是罪犯,更沒觸犯法律,是被迫害的,拒絕穿勞教服。惡警們就污言穢語,拳打腳踢,電棍電,手銬銬。我堅決不屈服,惡警李秀錦、孫麗敏、周佳慧惡毒地將我吊背銬起來,並上來一幫猶大,花言巧語,胡說八道。我堅決不寫決裂書,惡警孫麗敏衝上來揪住我的頭髮就打,看我要抽了,才放下了吊背銬。惡警們看動不了我,就又來第二次給我上吊背銬,強行讓我寫五書,還是不寫,胳膊被掰得和被吊銬拉得筋骨疼痛,撕心裂肺。惡警們就又強行按住我的手寫了個名,我堅決否定,不承認這一切。惡警李秀錦和周佳慧對我大打出手,大嘴巴子左右開弓,揪住頭髮拖來拖去。我被打得嘴角流血,頭腦發暈,倒在地上,惡警周佳慧用針扎我的人中。

2002年 6 、 7 月,我被銬在床上一週。天氣太熱屋子又不能開門,不讓動地方,滿身是汗,身上長滿了疥瘡,奇癢難捱,再加上惡警李永波的毒打,我渾身疼痛。

2002年 11 月初,在三樓嚴管室裏,惡警張豔、王秀榮、陳靜(女、監獄借調來的,心狠手辣)當時讓我們背司法部的《部令》,我就是不背,來了五個男惡警,不知道名字,將我拉到對門空屋子就是一頓毒打,高壓電棍電,硬塑的狼牙棒猛打,大皮鞋狠踢,後來我甚麼都不知道了,我還是沒背《部令》。

一天,惡警王秀榮突然休克不省人事,當時幹警找人找不著,叫車沒有,最後還是將其家人找來打出租車送醫院,到醫院才醒過來,很長時間沒來上班,說是心臟病犯了,這是惡警迫害大法弟子遭的惡報。當時嚴管室氣氛非常邪惡,惡警利用刑事犯看得非常嚴,動手就打。我們從二樓上到三樓時,看到三樓的樓梯處拉著大網,防止有人跳樓。

九中隊又開始了新一輪的瘋狂迫害,對沒寫五書的大法弟子又開始上吊背銬,強行把我銬在了床上,躺銬兩天後放開。過幾天又變換招術讓我讀司法部的二十三號部令,我不讀,惡警李秀錦將我弄到辦公室一頓毒打,還大吵大罵。走操時找毛病讓我喊操,我不喊,惡警就留下踢我,我不生氣,抓住機會向她講真象。

去食堂吃飯的路上,惡警劉亞東上來打我,拳打腳踢,將我打倒在地,口吐白沫,劉仍然一腳一腳的狠踢,大法弟子黃曉磊勸說別打了,都吐白沫子了,抽了。

2003年 3 月份,車間改編辮繩,因我一直不參加奴役勞動,這次還是不幹,惡警李秀錦就上來打我,我身上被打得青一塊紫一塊的,這塊沒下去,那塊又出現了。6、 7 月份,正是盛夏炎熱季節,惡警讓我們幾個大法弟子在院子裏走個不停,有時半天,有時一天不讓進屋,曬得頭暈兩眼發黑。

2003年 10 月,惡警因在我身上搜出經文,給我非法加期一個月,又因我吃飯前不背警訓,惡警李秀錦打我嘴巴子,用腳踢我。

以上是我自 2002 年被非法勞教以來,在佳木斯市勞教遭受迫害的幾個片斷,用以揭露勞教所的邪惡,曝光江 ×× 及其走卒的罪惡行徑,呼喚正義良知,制止邪惡迫害。

2004年 3 月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