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新學員修煉所見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5日】我是2004年1月11日得法的新學員。在這之前,我的妻子、女兒及岳母都已經修煉法輪大法了,那時,我也受益非淺。

記得96年6月的一天,我做了一個夢,開車拉著一車煉功人駛向岳母家,行至西大橋,車突然掉到水裏,眼看著往下沉,我急壞了,這可咋好?她們都是煉功人哪!正著急,抬頭一看,只見北方出現一尊主天主地的大佛,我趕緊磕頭說:「快救救他們吧!」剛說出口,只見汽車浮出水面了。我樂壞了,心裏說:謝天謝地。開車往西去了。也許是根基的原故,得到點化,可心裏還沒有想修煉,但妻子給我的真象傳單、粘條和條幅,我都非常願意做。有一個我親手掛到樹上的條幅都快三年了,雖然字已褪色,但擺動的條幅仍向過往的行人展示著大法的正氣與美好!

有一次,我去車場,聽到一些人講了很多誤解大法的話,我就主動跟他們講:「可不是那麼回事,千萬別信電視說的。不說別人,我老岳母就是煉法輪功的,原來一身病,成年吃藥,現在身體非常好。岳母告訴我說:『書上寫著不能殺生,自殺都是有罪的。』鎮壓前為甚麼沒有人自焚?純屬栽贓陷害。岳母對我勝似親媽,她們修煉的『真、善、忍』沒錯。全國人要都學法輪功,那可好了,當官的都不貪不佔,那該多好。」他們聽後說:「啊!原來是這麼回事,多虧你今天告訴我們了,以前還真弄不清。行,總算沒白活,要不然將來死都不知咋死的,多冤哪。」回家後,我把這事告訴了妻子,她說:「你做得對,這就是最好的弘揚大法,是救人,功德無量啊!」

雖然我沒有真正地走入修煉,但是,幾年來,我深深地感受到師父一直在保護著我。如幾次開車出差,在半路上車出現故障,路上突遇大石頭,險些撞上,就在當時,都能及時排除故障,有驚無險,化險為夷,真是一人煉功全家受益呀!

2003年12月29日,我的腰掰了,由四個大小伙子用擔架把我抬上車,送到醫院。拍片後,經醫生診斷為腰脫。醫生說:「回家臥床,啥也不能幹,吃點藥,慢慢養著吧!兩、三個月也未必能好!」回到家裏,躺在床上,不但生活不能自理,連翻身都不行。晚上疼得更加嚴重,不但覺睡不了,疼得直掉淚。沒辦法,只好吃凱夫蘭藥來止痛,可是,藥吃過之後,不但不好,反而小肚子疼,真是雪上加霜。就這樣,躺了14天,用了幾百元錢的藥,病情也沒好轉,而且越吃越疼!就在2004年1月11日的晚上,住在附近的大姐和大姐夫(都是修煉人)來看我,並勸我說:「乾脆學法煉功吧!」當時,我想,可能我此時緣份已到,該得法了。

就這樣,我決定開始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帶。剛聽了一會兒,奇蹟出現了,腰不疼了,而且躺了14天的我卻坐了起來。我親眼看到穿著白襯衫的師父就坐在我的對面給我講法。過一會兒,我發現我家的屋子牆上、房頂上全有師父在講法,我讓我妻子看,她說看不到。這時,我身旁出現好幾位大佛,對著我笑,又看到天上出現了古代的亭台樓閣,金燦燦的,漂亮極了。過了一會兒,又看到地突然裂開一道大縫,有幾米寬,大地的土和水嘩嘩地往裏流。大地的莊稼已成熟,可是卻燃起了大火,糧倉全燒了,我好心疼,這時,地上的膿和血水連成一遍,非常噁心……

我又看到藍藍的天,有一塊卻被烏雲擋住,又見到乒乓球大的白色球兒,在空中飄著,有一部份飄向天空,一部份下落入地了,還有一部份在空中不升不落。我悟到這上去的可能是大法弟子,留下的是人,入地的肯定是下地獄的。這時,身旁出現一根光柱,直通天頂,從下往上有圈圈的像呼拉圈一樣旋轉著往光柱上轉,到頂變成金色,很好看。正在這時,從我腳下飛出去三個銀白色的網,我感到身體從未有過的那種感覺,非常舒服,不一會兒,又從我腳下往上進來四個金色的網。

這時,已子時,我不斷聽法,景象就不停地在眼前出現。我坐時間長了,就躺著聽,當我躺下時,就感覺有一隻溫暖的大手把我的腰托起來,有半尺多高,又放下,反覆九次,非常舒服。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為我調整身體,一陣陣熱流貫通全身,真是幸福極了。當聽到第六講關於色魔問題時,我眼前馬上有一古代裝束的美女到我跟前,我正言厲色道:「離我遠點。」她就沒了,又來個現代裝的女子,我同樣說讓她遠點,她就不見了。

就這樣,從1月11日晚10點到第二天的凌晨2點半,我不停地聽法,眼前就一幕幕不斷地出現各種景象,真是「美妙窮盡語難訴」。讓我也切身地感受到了法輪大法的神奇與殊勝。

2004年1月11日,這終生難忘的日子,在這之前,我雖然年齡不大,但卻歷盡苦難,父母雖然給了我肉身,但他們並不見得會給我帶來幸福,我也曾抱怨命運的不公,我也渴望有人能撫平自己心靈的創傷;只有今天,當我喜得師尊傳給我的大法時,看到這麼多美妙、殊勝的景象,切身感受到是偉大的師尊把我從苦難的深淵解救出來,我痛哭流涕,任何語言都表達不了我對慈悲偉大的師父的感激之情。

第二天,我就能下地了,上廁所也不用人侍候了,心裏真是高興。就這樣,我們三口人就一起學法,發正念,煉功。煉功時,我思想一溜號,師父就出現在我身邊,穿著一身白色煉功服,身旁有座山。我做頭頂抱輪,師父也做頭頂抱輪,我思想就不想別的了。我雙手有兩道白光,一做功就有,手特別熱。煉功時,我想看看,蓮花就到了我面前,我一看,有三、四米那麼大,往中間看,只見中間特別亮,還有根光柱白白的,特別亮,這時,花瓣上下飄舞,好像歡迎我一樣。

這一切是在我的層次中看到的,我只是想告訴同修,師父時時刻刻都在呵護著我們,甚至扶著我們,生怕我們摔跟頭,我們每日都在沐浴佛恩。讓我們新老學員都來珍惜這萬古機緣,共同精進,在證實大法、講清真象、救度眾生的路上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學好法,修去各種執著,助師世間行,完成我們的史前大願,圓滿隨師還。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