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年來我們全家遭受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4日】至99年7.22以來,我們全家和全國千千萬萬大法弟子一樣,因修煉法輪大法,不放棄信仰,慘遭江氏集團的殘酷迫害。江氏集團鎮壓法輪功罪行累累、罄竹難書。

夫妻雙雙多次被綁架、拘留、勞教、勒索錢財,家中年幼的孩子和年邁的母親無人照看。

一九九八年,我們夫妻倆有幸得法,開始修煉法輪功。才使我們明白了人生的真諦。我們按照大法的要求做事,以「真、善、忍」作指導,不斷修心性。不知不覺我倆身體上的疾病都好了,我還戒掉了多年戒不了的吸煙、喝酒的惡習,修去了多年養成的不好的自私心理。如果不學法輪功,我們會隨著社會潮流滑下去,後果多麼可怕。是大慈大悲的師父淨化了我們的身心,是師尊把大法傳給了我們,使我們走上了返本歸真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央電視台播出取締法輪功,非法無理的鎮壓開始了。政府派公安人員到處設卡,派人跟蹤監視法輪功學員,怕法輪功學員上訪。我夫妻倆衝破阻礙來到省城,想把法輪功的好處向省政府的官員說一說,請政府不要鎮壓法輪功。哪知道,省政府的門前成了打擊善良的場所,便衣警察把上訪的學員抓走關押。我倆也被警察從省城押回縣裏,當時被抓回來的有好幾十人,不分男女都被關到一個房子裏,惡警對我們破口大罵。第二天指給我們二條路:說不煉了就放回家,只要說還煉就拘留。我倆被拘留了15天,後又被鎮政府帶回去關了5天,惡人對我們進行了謾罵及人身攻擊。20天以後我倆才回到家。

從那以後,三天兩頭當地政府人員和派出所警察就往我家跑,不分黑天白天進行騷擾,干擾了我們的正常生活。

2000年我妻子再次為法輪功上訪,被拘留了3個多月。我在家照顧孩子和臥床不起的母親。2000年正月初六,全村又開始抓捕法輪功學員,只要說煉就拘留關押,我也被抓到派出所。惡警對我進行威脅恐嚇。他們把我關到一個鍋爐房裏。我向他們講著真相,揭露邪惡。我對他們說:「我妻子被拘留,我又被你們抓來,我家有二個小孩和一個臥床不起的岳母無人照料,你們若還有點人性,就不應該這樣幹。」我還向他們講我母親的事,他們就向我要老師講法錄音帶,我說:「我母親的病醫院都看不好了,差點沒死了,煉法輪功後病全好了,是大法給了她第二次生命。99年7.20以後政府不讓煉了,她又犯病了,又差點沒死了。現又開始學法煉功,身體剛好一點,如果這時你們把講法帶拿走,她會有生命危險,我希望你們政府不要剝奪她的生命。」惡警不聽,非要我回家去拿講法帶。我不去拿,惡警們就用腳踢我,拽著頭髮打我,把我打倒了,還拽著頭髮在地上托我。當天惡警把我送進了縣拘留所,繼續折磨。在縣拘留所裏,我們背法和煉功,被惡警體罰、戴手銬、坐老虎凳、打嘴巴,惡警還經常在走廊裏破口大罵。

3個月後,由於母親去世,家裏的親戚一次次找「6.10」和」政保科「要人,惡人藉機向我家人勒索錢財。我家沒錢,親戚只好把我唯一能維持生活的田地賣掉一年,用賣地錢把我和我妻子贖了回來。

我們的遭遇被遠在幾千里之外的姐姐知道了,姐姐把我們全家接到了她們那裏。在我們臨走時,惡人把我姐姐家的住址及電話號碼要去了,就這樣,我姐姐從此受到了牽連。雖然逃離了幾千里遠,但他們還不放過我們,經常往我姐姐家打電話進行騷擾。他們每打一次電話,姐夫就和我姐姐打一次仗。姐姐無奈就埋怨我。

面對大法被迫害,面對師父被污辱,我和妻子於2001年元旦再次進京證實法,被當地惡警押回,又一次被長期關押。孩子被政府領走,下落不明。由於我不放棄大法,又想出去管孩子,惡警看到了我的心,就開始進一步對我進行肉體和精神折磨。2001年4月我被非法判勞教一年,4月12日被送到萬家勞教所集訓隊,4月25日被送到長林勞教所。在長林勞教所,由於被執著心帶動,在高壓下向邪惡寫了「三書」,做了大法弟子不應該做的錯事。因此被減刑3個月提前釋放回到家。

為了躲避迫害,我再次來到遼寧我姐姐家。由於我在勞教所身心受到嚴重的摧殘,致使身體虛弱,幹不動體力活,就開了一個小賣店。2001年9月28日,縣「政保科」醜永生和村長劉顯峰拿著逮捕證將我從遼寧省綁架回黑龍江,我都不知道因為甚麼,就把我關進了監獄。幾天後惡警醜永生和李坤把我帶到一個屋子裏,使用各種刑具折磨我,把我的雙手背在後面用手銬銬上,還讓我坐老虎凳。他們還拿來不乾膠及真相傳單,讓我承認是我寫的,讓我簽字、按手印。我不承認是我寫的,也不簽字。他們一看來硬的不行,就說:「你不承認是你寫的,我們就抓其它大法弟子,一直找到寫的人為止,你若承認是你寫的,我們就不抓其它人了。」我知道他們甚麼事都能幹出來,我就把這些事都攬在自己身上,說是我寫的。醜永生說:「你承認了。」我說:「這都是假的,我不承認你們還抓其他人。」

他們限我在1個月內把戶口遷走,要不走就送去勞教。我家人和親戚們到處找地方給我落戶,花了1000多元錢也沒辦成。由於我煉法輪功,他們一聽沒有一個地方敢要我。2001年10月25日他們才放我出來,惡警說:「你快走吧,不准你再回來,回來就抓你。」

2002年中央要開「十六大」,上面又下令把上過訪的法輪功學員全部收回監獄。在「6.10」和「政保科」的壓力下,村裏又派人到我家再次騷擾我們,要抓我們夫妻。我倆被迫離家出走,他們就在我家附近「蹲坑」抓我倆,一直到開完「十六大」才撤人。

被逼放棄修煉,老母親含冤離世

老母親叫姜振鳳,享年71歲。得大法前長期尿血,老伴領著她到過好多醫院去治病,結果均醫治無效,病情一天天加重,到後來臥床不起。老伴怕她死了,才通知兒子女兒,我把母親接到我家。又送哈爾濱市大醫院去治病,在去哈爾濱的路上就幾次休克,差點過去。到醫院經過拍片檢查,醫生說是膀胱瘤(癌症),已到晚期了。老人身體太虛弱,再加上歲數太大,無法做手術治療了。醫生告訴回去料理後事吧。回到我家後,只好找當地醫生打針維持生命,直到後來醫生告訴打針藥已經進不去了,才停針,只好在家等死了。那時法輪大法正在洪傳,於是我就將李洪志老師濟南講法錄音放給她聽。奇蹟出現了,母親一天天好轉,到後來能下地走路了,和正常人一樣了。我家農活很忙,母親就給看家做飯。轉眼幾個月過去了,父親一看母親病好了,就把母親接回去了。

1999年7.22鎮壓開始了。父親因為害怕,就反對母親煉法輪功,兩人經常拌嘴打仗。母親無法正常學法煉功,不長時間,老病又犯了,後來臥床不起。父親又讓我把母親接走。來我家後,母親又開始聽李洪志老師濟南講法錄音,病情一天天好轉,能坐起來了。就在這時我和我愛人被拘留,長期關押,家裏只留下兩個生活不能自理的孩子,母親無人照料。就是這樣,「610」和「政保科」的惡警還不放過他們,還繼續騷擾,一次次要李洪志老師濟南講法錄音帶。母親不給,他們就自己找,最後把講法錄音帶拿走了,使母親學不了法。隨後病情一天天加重,2000年4月母親含冤離世。她的死完全是江氏流氓集團及地方「610」、「政保科」惡警造成的,他們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

我們只是千千萬萬遭受迫害的法輪大法弟子中的一員。幾年來江氏流氓集團在中國製造了多少人間悲劇,使多少家庭妻離子散、家破人亡,多少大法弟子被打死、打傷、打殘,多少大法弟子被拘捕、勞教、判刑,數據已無法統計。江澤民必將受到正義的審判。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