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海關刑警隊惡警在看守所裏的凶殘


【明慧網2004年3月30日】這是發生在河北省秦皇島山海關看守所的一幕幕慘劇。

2000年新年期間,三十多名大法弟子被劫持進了山海關看守所(河北省秦皇島第三看守所)。第二天,看守所召開會議:上邊有指示,要下大力氣收拾這些煉法輪功的人,由三個警察收拾一個,這些警察多數是刑警隊的(註﹕此次行動由山海關原區委書記李彥良、時曉峰直接下達惡令,而後由山海關公安局開會部署,最後由看守所召開會議配合,由刑警隊執行迫害)。

惡警喪失人性毒打大法弟子

各監視鐵門被打開後叫名帶走。在刑訊房裏一房由三個惡警開打一個大法弟子,先是拳頭打臉、胸、肋、胳膊、嘴巴,邊打邊罵。儘管如此,大法弟子是打不還手、罵不還口,並面向他們將真象:你們弄錯了,我們不是壞人,也不是罪犯,你們快住手吧,我們都是好人,你們這樣是做壞事。惡警聽了罵罵咧咧的說:「我不管你們是好人還是壞人,上邊有令讓狠整你們,我們就是工具,看見了吧,給我們穿這身皮就是打你們有理,上邊給我們錢,讓我們幹啥就幹啥。」說著就惡狼似的,這個扒大法弟子的衣服,那個扒褲子,那個抓頭髮往後拽,扒的最後只剩下內衣,其中一個胖的惡警用二指禪往大法弟子的肩胛上、前胸部位使勁戳,足足有幾十下,大法弟子被打得疼痛難忍。

還有一個年輕的惡警,一手用電棍,一手用拳頭猛擊大法弟子的腰部,幾個回合後,大法弟子被他打得頭腦發暈,站都站不住了,再看惡警個個喘著粗氣。而那個胖的惡警還有更惡毒的,先是後退幾步,然後猛往前竄,抬腿往大法弟子的胸口猛踹,大法弟子倒地後,他隨即抓起頭髮讓大法弟子跪在他面前,累得坐在椅子上還大聲直吼:跪下,給我跪下。實際上胖惡警是想打大法弟子的嘴巴。大法弟子不跪,胖惡警氣急敗壞地說:給她上繩。

上繩可是一般人受不了的酷刑,卻被惡警用來迫害好人。有正念的人都知道,修善無罪,做惡有罪,何況大法弟子只是煉功強身健體,修心性學好,何罪之有?

繩子套脖子上使勁勒,勒得眼睛往外冒,舌頭都被勒了出來,臉紫紅的……

接著幾人惡警把大法弟子捆了起來,先把她的胳膊擰到後背交叉往上提,提到和後腦一般高時與嘴一塊兒勒上,然後勒脖子,使勁一道一道勒,從胳膊、身體一直勒到腿,然後大法弟子被踹倒在地,年輕的惡警用鞋跟使勁踩大法弟子的腳外骨,胖惡警坐在大法弟子的身上,用腿蓋骨一下一下地撞大法弟子的兩肋,並叫著:拿酒瓶子來。然後就往大法弟子的胳膊縫裏使勁擰,就聽胳膊、骨頭、繩子咯咯作響,還有大法弟子的「啊啊」聲。因為嘴勒著,大法弟子的眼睛瞪得很大,並使勁地喊:善惡有報哇。上刑的惡警一聽更兇狠了:我們今天就把你整死,讓你沒機會報。年輕的隨即拿來一捲紙,抓著大法弟子的頭髮往後拽,然後打開打火機燒大法弟子的下巴,接著又點著紙燒大法弟子的左臉,馬上就有燒焦的皮肉味,等大法弟子猛地一轉頭,右臉也燒焦了。這時就聽惡警啊的一聲,自己的手也燒著了,火卷也掉到了地上。

這時一個惡警就往大法弟子剛燒過的臉上連著打嘴巴。就這樣連著上了四遍,一直到深夜。這些惡警打餓後就去吃夜宵,卻讓大法弟子站馬步,靠牆站著,可站都站不穩。更可惡的是,惡警吃完飯卻接著迫害,還來了一個領導問:上幾遍了?答:她還沒說出他們有組織呢。就聽大法弟子說:「我們沒有組織。另外,我從小就知道警察是人民的警察,甚麼時候你們變成了惡棍、惡魔一樣的不講理?」幾個惡警一聽魔性大發,又開始上刑,這回更狠,打倒了用腳踩著勒,繩子竟崩斷成了三節,繩子都是小手指粗的。可接著又拿來一根使勁地勒,還有一個惡警撿起一根斷繩,蹬著大法弟子的後背,把繩子套在大法弟子的脖子上使勁勒。就看大法弟子的眼睛往外冒,舌頭都被勒了出來,臉紫紅的……

就這樣,刑訊房裏不時地傳來惡警的打罵聲,大法弟子的慘叫聲、講理聲、背法聲。這樣的迫害,就發生在口口聲聲地宣講「現在是中國人權的最好時期」,行惡者恰恰就是那些拿著百姓的血汗錢的一些所謂的人民的公僕、警察、領導,就是那些滿口的仁義道德卻無惡不作的一些獨裁者、當權者。

惡者如果不知醒悟,必將得到應有的報應。這裏正告那些對大法弟子的行惡者:善惡不分是不配做人的,執行邪惡的命令也是同樣的犯罪。你們為了發財、升職,就執行上邊的惡令,對別人的迫害、傷害,你們心安理得嗎?你們不怕法輪功平反時,你將受到懲罰?你們想過嗎,你們失去的是寶貴的良心、德行,以及將來承擔罪責的可怕、痛苦。善惡有報呀!趁機會還在,趕快棄惡從善,改邪歸正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