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恩不言謝


【明慧網2004年3月30日】中國人有句話:大恩不言謝。意思是說真正的大恩大德無以為報,受惠者的感恩敬謝之意已經根本不是一個「謝」字能夠表達了,因此反而不會把「謝」字掛在嘴邊。

韓姐曾和我做過幾日鄰居,是一個內心敬仰神佛的善良人。當時條件所限,我實在不便跟她表明自己的信仰,也沒有提及大法真象。我為此一直背負深深的愧疚,時刻牽腸掛肚地惦記著總有一天要把大法莊嚴殊勝的真象告訴她。我知道,這對一個生命而言有多麼重大的意義。

師父真的賜給了我這個機會,圓了我與韓姐之間這份美好的緣與承諾。陽春喜相逢,我終於得以盡情細細地傾訴大法真象。臨別,我為她豐盛的晚餐道謝,韓姐真心地說:「你告訴我大法真象,應該是我謝你,是大恩不言謝啊!」。

每當看到又有一個生命明曉了真象而覺醒,我都有沐浴佛恩的幸福和感動。師父所做所付出的一切,為弟子為眾生開創了生的機緣。身為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能夠親眼見證一個個生命在大法洪大慈悲的感召下生出正念,從而將得到永恆美好的過程,何其幸哉!

當日韓姐為幫我一個忙,花了50元錢,我多番硬塞,她才勉強把錢收下。隨後我向她坦言了自己大法弟子的身份,給了她幾份資料。韓姐知道我幾年來一直在外風雨飄搖,忍不住問:「你做的這些,你們的團體是否能夠在生活上給你一點經濟資助呢?」

我明確地解釋了我們大法修煉是沒有任何團體實體形式的,人人都是自由來去;大法不動錢不動物,師父從不要我們一分錢,每個真正的大法弟子都是自發自願地通過各種方式向世人講清真象,所用的錢每一分都來自我們個人自己的正當收入和微薄積蓄,很多大法弟子確實是在被迫害中生存環境極度艱難的情況下節衣縮食堅持著;但大法修煉原則決不會改變,斂財、國外政治勢力贊助等等都是邪惡荒唐的造謠謊言。

韓姐噌的一下站起來,把50元錢翻出,非常嚴肅、斬釘截鐵地說:「這錢我是絕不能再要了,你拿回去,哪怕是多印幾份傳單呢!」 拳拳赤誠心,無法拒絕;深深的感動,留在心裏。

由於對神佛的一貫敬奉,韓姐頭腦清醒是非分明,悟性很高,對大法法理的接受能力很強。我就根據情況多講了不少平時講真象時不大會提到的,她居然全部理解贊同。記得在「非典」時期,韓姐主動對我說:「我看這場瘟疫是因為做惡太多的人要下地獄了,還有就是那些修得好的人該上天堂了,像我們這種不好不壞的人大概還能留在人間的,一時也死不了。」(當時她指的「修得好的人」也是泛泛而指)

我講到了咱們中國人自古就懂得天象變化與世間的對應,瘟疫橫行確是天警世人啊!天理昭昭,善惡有報,迫害這麼多善良的修佛人,滔天罪惡人神共憤。好比一間屋子髒了,總要把垃圾打掃出去,那些罪大惡極的人渣敗類可能就會被天理淘汰。韓姐立刻笑著說:「我懂了,你講真象是在救我呢!等到將來打掃垃圾的時候,我就不會被當成垃圾掃出去了。」

還得知,我走後,韓姐看畢真象材料,感於大法之神聖以及邪惡迫害之歹毒與愚蠢,提筆揮就了三頁長的心得文章。從她法律專業的角度論述了大法學員們言論、信仰、上訪的自由與合法性,江氏一己鎮壓才是違法違憲的愚蠢行為。她還提到,法律對人的約束在表面,人會背地裏幹壞事,還可能鑽法律條文的漏洞;但對神的信仰能從內心改變人,人將主動遠離邪惡,真心向善,任何國家社會都應允許對神信仰的存在,都是有利無弊的。

因故牽絆,我兩週沒再與韓姐聯繫,她心急如焚。見面後告訴我:「現在知道了真象,也多了份擔心,它們太邪惡了,你一定要多加小心!這兩天我坐立不安,一直在心裏吶喊: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威力無比!祥瑞(我)一定會平平安安。」

真正找到有緣人、救度眾生的,是師父的大法。我能參與其中,見證一幕幕的心靈覺醒,真的好榮幸,好震撼。捫心自問,我也常常畏難怕苦,時有焦頭爛額、心力憔悴的委屈。是因為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大法的光明指引我,才一步步艱難地努力前行,內心渴望著能做得更好,真的不負師恩浩蕩。

聽聞大法真象的常人,尚且知道這是「不言謝」的大恩,何況我們大法弟子本身呢?師父給與我們的一切,豈是任何言語能致謝的?所有做得好的同修,祝福你們能更進一步,平安如意!所有仍需要振作的同修啊!咱們快攜起手來,共同精進,哪怕為眾生多做一點一滴,讓師父少一點操心,少一份承受。

我們靜靜沐浴佛光之中,把法輪大法的祥和美好傳告天下。可謂:風雨不動安如山,笑待世人正念覺。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