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迫害法輪功 計劃訪德遭人權譴責

【明慧網2004年3月30日】剛上任不久的中國商業部長薄熙來計劃於2004年3月25日訪問德國,德國的法輪功學員和人權團體紛紛對薄熙來進行抗議和譴責,並要求德國政府阻止他入境。薄熙來非常不光彩的人權記錄一時間引起了人們的廣泛關注。中國方面推遲了薄熙來的此次訪問。

* 殘酷迫害法輪功 助紂為虐罪行累累

在江澤民一手發起對法輪功的迫害後,曾為討好江澤民而在全國第一個在城市的廣場上立起了江澤民巨幅畫像的薄熙來更是不遺餘力,配合鎮壓。

在他任職大連市市長期間,大連市成為全國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城市之一,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15名(指迫害事實經過、被迫害人及兇手已經被確認的案例,大量尚未完全核實清楚的案例未包括在內)。由於他助紂為虐,「步步緊跟」鎮壓,江澤民親自提升他為遼寧省省長。

他在任職遼寧省省長期間,遼寧省成為迫害法輪功最嚴重的省份之一,截至2003年12月1日,已證實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達90人,居全國第四。省內多所勞教所如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大北監獄、大連教養院等對法輪功學員迫害的手段極其殘酷,情節極其嚴重。市勞動教養院因此被評為全國「教育轉化」工作「先進集體」。大連市政法部門積極追隨江澤民對法輪功實施全面迫害,公安部還為大連市公安局記集體一等功。

遼寧省還至少有三所精神病醫院被確定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它們是遼寧省鞍山市唐家房精神病醫院、營口精神病院、凌源市某精神病院。

* 殘酷的迫害事實

下面是一些來自大連教養院和瀋陽大北監獄的目擊者和親身受害者的報告。


吳元

據明慧網2003年12月27日報導,凌源市北爐鄉中學數學教師、法輪功學員吳元12月10日被瀋陽大北監獄城第二監獄迫害致死。吳元的妻子在殯儀館見到丈夫的遺體骨瘦如柴,胸口還熱,整個小腹部位青紫,後背有成片的紅點,鼻子和耳朵都塞著棉花。

64歲的法輪功女學員王友菊,原是遼寧省大連瓦房店市衛生學校副校長。2000年7月22日,王友菊被共濟派出所從家中帶走,送進瓦房店看守所。7月31日,王友菊死於瓦房店看守所辦公室。


鄭巍

法輪功男學員鄭巍(高度駝背的殘疾人),因堅信法輪功,被非法關進大連教養院進行勞教。期間,院方對其進行非人折磨,侮辱取笑他。2001年4月他被釋放不久便含冤去世。


鄒文志

54歲的法輪功男學員鄒文志,遼寧省大連市金州區九里人,生前為大連化學工業集團公司新鹼車間助理工程師、設備員,1995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2000年10月16日,鄒文志到單位上班,被姜傑叫到公司公安處,警察用酷刑逼迫其放棄修煉,結果被活活打死。整個屍體看不見皮膚的原色,全是被擊打的痕跡,皮膚雖然未破,但是裏面的肉全部被打爛了,肋骨被打斷,心臟被打壞。

法輪功女學員孫燕,被女子大隊惡警萬某大隊長用電棍過,女子大隊長韓某、教導員譚某唆使吸毒人員對她進行毆打,並扒光衣服,用繩子打成結在她下身來回拉,鮮血滴在地上,並把她吊在鐵牢子裏,把腿劈成一字形,用辣椒插進下身。

* 迫害追隨者有恃無恐

由於薄熙來等省級領導緊緊追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遼寧省的勞教所及其他執法部門中的許多惡警更加有恃無恐,變本加厲地對法輪功學員濫施酷刑,執法犯法。

大連教養院警察:「這就是國家法律。」2001年6月3日,男隊隊長王琦對65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恩昌用電棍電、膠皮棒(俗稱狼牙棒)打,一邊打一邊說:「這就是國家法律。」隊長王琦指使兩名四防人員用馬札砍王恩昌的膝蓋和小腿,並說:「我就代表政府。」王琦又指使四防人員拿床板砍王恩昌的肩膀和後背,用狼牙棒打後心,致使王恩昌的心臟像爆裂似地疼痛。之後,又用腳使勁踩其小便處,連踩了十幾分鐘,至今傷未痊癒,有時一宿要起夜十幾次,腰部經常疼痛,只好跪在床上把腰翹起來以減輕痛苦;隊長王琦還用一個水瓶吊在王恩昌的小便上。以後每天由兩名四防人員輪番打王恩昌,直至被打昏,把其雙手銬住,套上皮帶拉扯。從早上到天黑連續不停地折磨了四天,王恩昌被打得遍體鱗傷,從臀部到腿全是紫黑色,看不到一塊好皮肉。

大北監獄:「上邊有令,寧願死人,也不准保外就醫。」明慧網多次接到讀者投書,揭露大北監獄暴行。據了解,遼寧省瀋陽大北監獄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不斷升級,在非人的酷刑折磨下,2003年1月份以來,大北監獄的法輪功學員普遍出現高血壓(200以上),心臟嚴重缺血,胸膜炎,胸膜積水,腎衰竭,嚴重的肺病,胃病,身體浮腫,肢體麻木,半身不遂等,生命處在極度危險之中。法輪功學員家屬強烈要求讓生命處於危險之中的法輪功學員保外就醫,而大北監獄卻無理拒絕,並向家屬索要醫療費,聲稱:「上邊有令,寧願死人,也不准保外就醫。」2003年春節後,女子監獄又有兩名學員被活活打死。

大連教養院院長:「你們不說邪惡嗎,我就是邪惡。」2002年初,許多法輪功學員集體絕食抗議酷刑迫害,獄警便指使刑事犯對絕食的法輪功學員動用大刑「劈跨」,即將人的雙手與雙腳都水平吊起,用棒子往陰道捅、罐辣椒水、毒打等。還有用開水燙肢體、不讓睡覺、罰站、冬天裏開著窗戶讓光腳站、把胃管下到胃裏不拔出、銬在床上等。法輪功學員王力軍、孫燕、滿春蓉等被上過幾次大刑。院長張某、大隊長韓某、萬某、中隊長楊某等都親自動手毒打過法輪功學員,院長張某曾叫喊:「你們不說邪惡嗎,我就是邪惡。」

* 巨額營造迫害基地

薄熙來管轄下的遼寧省在追隨江氏犯罪集團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不但以酷刑邪惡著名,還在欺世作秀方面「領先全國」,並專門耗費巨資用於加強對法輪功的迫害。

遼寧省司法廳高級官員曾經在馬三家勞動教養院解教大會上說:「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馬三家勞動教養院女二所的所長蘇境,由於迫害法輪功有「功」,曾得獎金5萬元。僅在2001年年底,龍山教養院由於迫害法輪功有「功」,得了40萬元獎金,張士教養院得了50萬。這些數字只是冰山一角,至於「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的真實數據仍然被掩蓋著。

中國官方媒體說,遼寧省投資10億元在全省進行監獄改造,僅在瀋陽於洪區馬三家一地就耗資5億多元,在2003年建成中國第一座監獄城,佔地2000畝,把大北監獄和大北女子監獄等搬到這裏。

迫害人權,廣受譴責

除了積極迫害法輪功之外,薄熙來的迫害人權的惡劣記錄還因香港記者姜維平案而為世界所知。香港記者姜維平只因揭露了包括薄熙來在內的大連和遼寧的腐敗案例,而被薄熙來下令判刑8年,此案轟動世界。保護記者協會因姜維平的這份出色的調查報導而授予他2001年度的國際新聞自由獎。在德國的很多人權團體的網站上,訪問德國的薄熙來的在人權問題的上的所作所為被詳細地列舉出來。

* 法網恢恢罪責難逃 追查起訴天理人心

在著名的紐倫堡審判中,納粹戰犯因其罪責的不同被分為甲級、乙級及丙級戰犯。親自動手參與屠殺的納粹軍官被定為丙級戰犯,而下命令的幕後指揮者被定為甲級,被判處以極刑的也正是這些人。因為如果沒有這些幕後人的命令,也就沒有親自動手的人。

在法輪功的鎮壓中,實行所謂的「領導負責制」和「一票否決制」,從而導致領導講一句話,底下就能打死人。

《華爾街時報》記者Ian Johnson在他的文章「一個中國城市如何為掌控法輪大法而訴諸邪惡暴力」一文中對此作了精闢的說明:「吳(山東省長吳官正)很快就找到了轉嫁壓力的辦法。首先,濰坊市官員說,吳召開了一個警察和政府官員的‘研討會’,確保每個城市的官員都知道後果和嚴重性。在會上,中央政府的指示被大聲宣讀:‘政府指示我們限制抗議者人數,否則為此負責。’另一個政府官員說:‘這樣的手段很快導致濫施酷刑。’……」

正像紐倫堡審判一樣,發動和指揮了對法輪功的鎮壓的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以及像薄熙來這種緊緊追隨江氏命令的官員都將無法逃脫歷史的審判。

江羅劉周等人在世界十幾個國家受到法輪功學員以群體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的起訴。截止2004年1月底,已有45名各級中共黨委、「610」負責人、政府官員和勞教所不法人員被列入加拿大皇家騎警的監視名單之中。這些人如試圖進入加拿大,即會受到調查,結果可導致被拒絕發放簽證、或被禁止入境,甚至會因其犯下的「反人類罪」在加拿大遭到起訴。

2004年3月9日,「法輪功之友」和「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向美國政府提交了包括江澤民、羅幹、劉京、周永康、李嵐清、王茂林等102名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主要責任人名單,要求美國政府禁止這些人員入境美國。

在這兩個名單上薄熙來的名字都在其中。

在德國,40名法輪功學員向聯邦最高檢察院提起的刑事控訴中,薄熙來就在被控告人之列,控訴的罪名是:種類滅絕罪,反人類罪酷刑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