難道憲法不許人們做好人嗎?──大慶市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關注度:
【明慧網2004年3月3日】1999年我有幸得大法,得法前我患有綜合性的心臟病、眩暈症、煙酒全會,身體一團糟。但學法煉功不長時間就全改變了,以前我吃過多少藥都沒好的病一下子全好了。我深感大法的神奇。

1999年7月20日天就像塌下來一樣,鋪天蓋地的謊言、誣陷、誹謗、攻擊法輪功。當時我也懵了,隨之也就不煉了,但以前的老毛病又犯了。這時我想起了師父所講的「我只給修煉人淨化身體,不修煉,原來的東西都還給你。」我清楚,我只有煉功學法才能獲得真正的身心健康,這樣我開始在家偷偷煉功學法。

但我依然沒有逃脫江澤民政治流氓集團的迫害,惡警經常到家騷擾,肇州縣縣委於2000年7月份非法舉辦洗腦班,我被劫持去強制洗腦。在那裏,我完全失去了人身自由,搞甚麼軍訓,一會向左一會向右,又是扭秧歌又是跳舞,所謂的「學習」全是攻擊、誹謗言論,每天還得寫心得體會,夜裏還要查房,我的精神受到了強烈的刺激和打擊。我們還被勒索非常昂貴伙食費。

2000年12月我到北京依法上訪,只想說句實話:法輪大法好。沒想到剛到天安門就被惡警把我綁架摁進警車裏,帶到一個全是大法弟子的屋子裏。我看到大法弟子被打,我說:「警察不許打人,法輪大法好,修煉人都是好人。」

後來我被帶到了崇文派出所進行非法審訊,肇州縣當地派出所直接把我從北京劫持回肇州縣拘留所,說我擾亂社會治安,還經常提審、恐嚇、威脅,讓我放棄修煉。當時我想到家裏還有八十歲的老母親和一個癱瘓的丈夫無人照顧,心裏非常惦念,我的身體一天不如一天,可是惡警還是不放人。

到2001年5月,我被勒索罰款後才得到自由。可是回到家裏也不得安寧,惡警經常上門騷擾,不論白天夜晚,進屋就翻東西,就像土匪一樣,攪得四鄰不安。

我只想做好人,為甚麼剝奪人們做好人的權利?難道憲法不許人們做好人嗎?

責任單位及責任人電話(大慶區號0459):
大慶市肇州縣縣委610辦公室:牛義(辦)8532412,8529852(宅)
大慶市肇州縣洗腦班頭目:路偉(女)
路偉所在單位是文化局8522736,局長8522727,辦公室(傳真)8523016
大慶市肇州縣看守所8522861
大慶市肇州縣拘留所8523758
大慶市肇州縣公安局局長8523233,8522758,8523110,副局長8523918,8529701
副局長:喬曉峰8526986
政保大隊:董志平8514874(辦),8526559(宅),13904692782(手機)
大慶市肇州縣法院副院長:張林(原公安局副局長)8525625,8521919,8522922(院長辦公室)
張春(張林的弟弟)電話:8523283,13904692782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