險情之下「武藝」超群 文弱書生善待大法得福報


【明慧網2004年3月3日】我並非一名法輪功修煉者,只是由於親屬修煉,我才開始有所接觸。這位親屬修煉法輪大法前,每年都要花去數千元錢治病,修煉之後,數十年的頑疾離體而去,簡直像換了一個人似的,人也變得和善多了。因此有時我也借過書來看看,粗知大法的要意,但我還是沒有修煉法輪大法。

自從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開始我是疑惑不解,繼而看到不少修煉者被抓入獄,受盡種種酷刑,我心裏充滿了同情和不安,深為他們的處境不平。加之某些真相的不斷暴露,我開始堅信,這些被迫害的修煉者是好人,迫害者桀紂施暴,追隨迫害者是助紂為虐,大法被鎮壓是千古奇冤。

我的這種認識,在某些場合也不免常為法輪功鳴不平,講講真話。比如「圍攻中南海」,明明是預設陷阱,引誘「林沖誤入白虎堂」,中了別人的圈套而已。「自焚事件」,明明是栽贓陷害,借刀殺人而已。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由於我的這種認識和講話,也引來一些人說我也是個「頑固不化的法輪功分子」。

其實我沒有煉法輪功,因為我抽煙、喝酒壞習,至今未戒,不敢往好人堆裏站。

去年夏天,由於工作的關係,我常到現場了解生產情況。一次有一個重物約400餘斤,嗖的一下,猛然向我橫衝直撞而來,若是撞到腿上必然腿斷筋折,甚至危及生命。可就在這一剎那間,我不知哪來的那麼大勁,也「嗖」地一下躍出兩米來遠,躲過了這場突如其來的災難。在場的人都有點發愣,鎮定之後戲說我是個練武的人。其實我是文弱之輩,平時只愛看書,從不重視身體鍛煉,哪有甚麼能耐?事過之後,我也為自己的「能耐」納悶,百思不得其解,並常念叨這件事。我的親屬卻說我由於善待法輪功,得了福報,才化險為夷。

由此看來,我也奉勸那些以迫害法輪功而升官發財、以舉報大法弟子而增薪得獎、以種種酷刑奪走大法弟子生命的人,這些人不管它是官、是警、是民,你們還是想想吧,善大福也大,惡深禍亦深。善待既得福報,迫害豈無惡報?凡迫害法輪功積惡多者,有的出了車禍而死,有的得了惡疾而死,有的……,有的親屬也跟著倒霉,這樣的例子累累出現,還不值得深思麼?君不見惡警把抓來的人活活打死了,打手們在很短時間內也相繼而死麼!還是記住下邊的一些話吧:

積善之家必有餘慶,積惡之家必有餘殃。
莫道眼前無所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善待大法者得福報,迫害大法者得惡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