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李洪志

二零零四年二月二十八日於洛杉磯

  大家好!(師父好!鼓掌)這場迫害已經持續了幾年了。但是,對於那些邪惡的生命來講,它們的生存環境、生存的機會越來越小了,那些在世上製造這場迫害的壞人日子也就越來越不好過了。從整個正法形勢來看,目前對於人渣、敗類製造出的這場迫害,世人也越來越清楚了,特別是中國大陸的人都在覺醒,人們也都看到了這場迫害的邪惡,也都知道了這場迫害的原因,可以說目前情況對於大法弟子們講清真相、救度世人、揭露迫害越來越有利。當前由於多數世人在邪惡被清理之後都能夠清醒了,都能夠自己理智的思考迫害法輪功的問題,這使壞人想繼續保持邪惡的鎮壓越來越難了。由於世人的覺醒,也使邪惡感到很害怕,世人不再為它們當替罪羊,這對邪惡的因素與惡人來講真的是維持不住邪惡的鎮壓了,但是又騎虎難下。邪惡在瘋狂的時候、沒有理智的時候,迫害是步步升級,怎麼樣都不行,越來越瘋狂。現在我看也升到頭了,下也下不來了,下不來也站不住了。這場邪惡鎮壓世人都看清了,但是這場邪惡至極的迫害給大法弟子造成的傷害是非常大的,而且是歷史上從來都沒有過的這麼一場最惡毒的迫害。從另外一方面來講,對大法與大法弟子幹的甚麼都等於是對它們自己幹的,因為將來它們都得同樣的加倍償還。

  宇宙中有善有惡,有反有正,有好有壞,這一切又會在宇宙中造成相生相剋。其實人看不到,而惡人更不會想到,這場迫害最初就叫其以失敗告終,過程中卻使大法弟子們修成了。也就是說,惡人用心是邪惡的,但是卻正好給大法弟子提供了一個成就大法弟子的環境。當然我不願這種情況出現,被迫害中我與大法弟子也在制止迫害、不叫眾生對大法犯罪。那些不可救要的生命一味的就是要行惡,卻不會懂得一言一行中正反同出的道理。由於這層舊宇宙中有相生相剋的理、正反兩種因素,所以做任何事情都是一反一正同出,包括在人類社會做任何事情,都會出現這兩種因素的同時體現。包括人說一句話、做一件事,甚至起一念,都會體現出正反兩種因素。就像這場迫害,目地大家是都清楚啦,出發點也是非常邪惡的,可是它的結果是幹惡事的同時卻使大法弟子在反迫害中錘煉成熟了,而且迫害越嚴重越能成就大法弟子,惡人是根本不懂這個理的。作為我這個當師父的來講,正法中我是絕對不承認利用這場邪惡迫害來考驗大法弟子的,大法弟子也不要抱著承受迫害因此而修的高的錯誤想法。大法與大法弟子是反迫害的,這也是身為大法弟子的責任。不在法上修,承受迫害本身也無法修的更高,更達不到大法弟子的標準。不承認它舊勢力提供的這個所謂的環境,因為在正法中我會使一切眾生都同化大法,根本不需要在這種邪惡中錘煉大法弟子。正法必成,大法弟子必成。它們這樣幹我的弟子可成,它們不這樣幹我的弟子也可成,只是邪惡非要這樣幹,這樣會對正法干擾,會使它們在行惡中犯罪,會使很多生命與世人,包括它們自己,被淘汰掉。宇宙中確實體現著一正一反、一利一弊同樣存在的這種因素。

  人是看不清這個道理的。常人在社會中想做一件事,其實當他念一出或者事情一做的時候呢,就已經起到兩種作用了。過去修煉人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句話的另外一層涵義是,事情的過程確實能夠產生兩種作用。迫害大法弟子中,它們是沒有想到反而能夠錘煉大法弟子,這是它們想不到的。過去宇宙的理就是這種絕對的一反一正同時體現的,人類社會也是這樣的,體現在一切中,常人想幹甚麼都出現一正一反、一好一壞。比如有人想打罵自己不喜歡的人,打罵中同時也給了對方德,而且將來還要實質的償還,這是從人看不到這方面講。人能看到的也是這樣,比如說人教育自己的子女時,經常想要叫他們在社會上成為強者,卻沒想到孩子離純真、善良越來越遠,離宇宙的特性越來越遠,離神越來越遠。人怕自己的子女受到傷害,教自己的子女如何反制別人,其實人沒有想到,當你告訴他這樣做的時候,卻從根本上破壞了人的道德、善良。人做甚麼事情都會產生這兩種作用。

  這些年的對大法弟子的迫害也充份體現出了這種狀態。一個政權怎麼能夠剝奪人的信仰呢?怎麼能夠剝奪人的思想自由呢?這在歷史上是從來沒有過的,怎麼可能做的到呢?為了達到這樣的目地,甚至把幾千年的古老文明統統都要破除,過去幾千年來維持人類道德標準的東西一概統統否定,統統打倒,還要「踏上一隻腳」、「永世不得翻身」。不管做的到做不到,這樣幹的同時也會對幹這事的帶來回報的後果,這也是他們想不到的。沒有了信仰的中國人從此卻失去了道德行為準則,這樣的人甚麼事情都敢幹,甚麼壞事都能幹,社會腐敗是方方面面的,現在的中國人張嘴就是撒謊,撒謊像說家常話一樣正常,做任何壞事都不會臉紅,那麼這樣的人群對幹了這事的政權能有好處嗎?這都是人想不到的。

  一利一弊是同時存在的,人想人為的在常人社會中達到甚麼目地那是根本不行的。人類社會發生過的任何變革、人類社會出現的甚麼舉動,其實都是神操縱的。只有神叫人去做,在神的作用下,才能夠在常人社會中出現不同的狀態。人為的想幹甚麼那是不行的,低層空間的爛鬼、神也是不行的。迫害好人、修煉的人,只有最邪惡、最愚蠢的東西才能幹出這種沒理智的事。將來對歷史人類都將從新認識,特別是近百年來的歷史,也將從新衡定。

  不管怎麼樣,在反迫害中大家看到了,大法弟子在走向成熟,世人也越來越覺醒,對於邪惡和世上製造迫害的惡人是越來越走向沒落了,它們所利用的一切權力、利用一切統治的方式都將隨著這次迫害法輪功學員而被歷史淘汰。大家也看到了,一定是這樣的。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在這樣一種形勢下呢,救度世人講真相已經不困難了。眼下我們看到的是這種情況,再接下來大家講真相就會更容易了,因為世人越來越明白,人們會主動來找你聽真相,人們會來主動的找你學功,這個事情馬上就會出現,而且在中國大陸還會出現全民都來反迫害。(鼓掌)人幹了甚麼都是給自己幹,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就是對迫害者自己的迫害,這是宇宙的特性決定的。當初迫害法輪功也是一種全民運動。一利一弊,看看最後的結果吧。不是人能夠做得了的。人覺的自己強大,你的宣傳機器再瘋狂也沒有用,把流氓造謠欺騙那一套對著修煉人不管用,神不允許的你折騰完了神就跟你算帳,那就是這樣的。

  作為大法弟子來講,大家要更加清醒,在邪惡沒有完全破除之前,還要努力的去講清真相、救度世人,做好大法弟子該做的事情。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都是大法弟子在證實法,都是你們在走神的路。在最後階段不能夠放鬆,繼續做好大家該做的事。

  有的學員得注意,我每次一講邪惡越來越少時、越來越堅持不住時,很多學員就覺的,嗯,其它事都得放放了,專做大法的事。這不行,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不能走極端。你們就正常的生活,正常的修煉,同時做著大法弟子該做的,現在就是這樣。在常人社會中除了大法弟子該做的之外形式上沒有任何區別,表面上與常人社會一樣但你是個修煉者,就是這樣。你們今天所做的就是給未來開創的,這條路就是這樣走。這是最正的一條路,未來的修煉人會參照的,所以你們不能出現任何偏激的事,也不能走任何的極端,那也會人為的自己給自己製造障礙、製造麻煩。任何一個極端的想法都不是我叫你們做的,那都可能是一種執著,就會造成麻煩,這些事情我們已經經歷很多了。我想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走到今天這一步應該說很多事情都很清楚了、越來越理智了,碰到的問題也知道是怎麼回事了,所以在這些方面應該是很清醒了,不會再因為一些甚麼事情造成干擾了。

  另外一點,大法弟子目前所做的這一切都是在證實法,因為你們的認識與提高都是從法中來。那麼作為大法弟子來講,你們當然要證實法,那是沒有甚麼說的,但是在證實法中所做的一切都是給你們自己做的,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給我做的,就包括我叫你們做的,因為每個大法弟子在走向圓滿的過程中都得建立自己的威德,特別是大法造就出的生命,在你們證實法中也都體現出來了,所以大法弟子做的事情都是偉大的。包括看上去最簡單的發發傳單、跟世人講講真相、到領館去發正念,大法弟子在政府、社會、社區、做媒體等等各種形式的證實法,這一切都是在給自己樹立威德,都是在走向最後圓滿的路。也就是說你們所做的一切,包括一小點事,都是給自己做,沒有一件是給大法做的,也沒有一件是給我這個師父做的。(鼓掌)

  將來你們都會看到,除了在法會有需要講的,平時我很少再講甚麼,因為每個人都得走自己的路,每個人也必須走自己的路,那樣才能建立起威德來,所以我不能夠時時處處的再像以前那樣推著你們走。單純學法、個人修煉那個時期已經過去了,現在就是大法弟子在圓滿你們最後的東西、你們所需要的那一切。看上去像是在為大法做甚麼,也有的人可能在想,「我在為師父做甚麼,因為師父叫我做的,」(笑)其實不是的,我叫你做也是為你自己做的。

  法是任何生命也破壞不了的,他是先天就帶來的,他是現成的,只是傳給眾生、救度眾生,而真正法的具體表現形式有多少生命能見到呢?很難的,見不到,所以看不到法的實質。你們看到的那個法輪只是功的形式,而真正定著法的那個輪一般生命很難看到,就是高層也看不到。誰能真的破壞到法呢?誰也破壞不了。

  我跟大家講過,救度眾生很難,要想使整體、各個層次的生命都能夠得法,都能夠被救度,必須選擇在宇宙的這個生命的最低層次人這裏講法,因此各個層次的生命就都可以聽的到。那麼在這裏講法,這裏的世人誰來聽法?就得有這樣的生命,這樣的生命就是今天的大法弟子。(鼓掌)正法必須選擇在舊宇宙到了成住壞滅的最後一步,也就是在最困難的時候救度眾生與整個穹體。當初造就三界的目地就是為了在這一步為正法所用,那麼三界裏的眾生是誰、甚麼樣的生命在這裏,將來需要甚麼樣的生命與甚麼樣的生命存在方式,包括生命的思維方式、生命的行為與文化等等,都將在歷史過程中形成。但是從正法中看,安排的非常差,是因為舊勢力的形成所造成的。也就是說人類的許許多多方面都不是偶然的,都是有序的。正因為非常有序,看起來就非常的自然。但是傳法時大法弟子能不能走進大法的門、如果出現過關時還修不修、能不能夠最後走向圓滿,一旦出現迫害或者各種其它方式的干擾,大法弟子能不能在證實法中做好,在這些方面是要看個人的。所以你們在證實法中,大家也看到了,還存在一個問題,就是舊勢力的出現使正法、使大法弟子都受到了嚴重的干擾。但是不管怎麼樣干擾,做的事情再邪惡,大家回過頭來看看,其實,都沒有跑出如來佛的手掌心,(鼓掌)保證是這樣。無論舊勢力、爛鬼與惡人想做甚麼,最後都得按著我正法的要求完成。中間出現的那些各種干擾也好啊,一些學員的各種表現狀態也好啊,無非是舊宇宙生命在成住壞滅的最後所體現出來的狀態,對正法的一些干擾,但是對大法本身來講是誰也破壞不了的,而大法弟子無論遭受甚麼痛苦最後都會走向神。

  大家都在法中知道了一個理,在這個宇宙中,任何生命所遭受的痛苦都不會白遭,特別是一個修大法的人,而且是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只要最後還在法中,無論甚麼樣的結果等待的都是圓滿。也就是說,邪惡無論它怎麼迫害都不能達到目地,最後都得是按照正法的必然結果而圓容,就是這樣。對正法干擾了,那正法中就利用這個干擾形勢做,最後還是要達到正法所需要的目地,一定是這樣的。

  將來大法弟子走過來之後,大家看看那一切,一定是這樣的。作為宇宙中的神來講,當他看到宇宙在興衰中走向成住壞滅的最後過程是可怕的,誰也不想毀滅,都想要自保。要想自保必須得使整個宇宙得救,可是眾生想盡了辦法最後也達不到目地。尤其此時的生命所想的辦法、所做的事情都是不能說它是好的了,就是再高的生命也都不能說他是盡善的、盡美的,所以都是達不到目地的。而宇宙的眾生又都看到了最後的這一可怕後果,都想有所為,因而造成了宇宙中舊勢力的出現。

  宇宙的整個正法走到今天這一步,其實我已經不能用人的語言再準確的講了,人的語言表達不出來了,都是概括的形容,當初要做的事都做了,其實我們自己的宇宙是做完了,(鼓掌)只有能夠使這巨大的天體存在的最後那些個因素了,這些因素都是根本上間隔人類表面的東西。

  目前在人類社會所表現出來的狀態和宇宙正法形勢很相似,越來越明白了,我想這個形勢可能會變的更快。當法正人間開始之後,那就真正的涉及到人了。在正法開始時三界這一部份已經包圍起來了,這樣三界就和原來的宇宙天體隔開了,上邊的眾生與下面的眾生不能接觸,將來做人的事時與三界外也沒有任何關連了。近代上界眾生也看到了這一切,紛紛在正法前下世投生,所以人看上去還是人的這張皮,實際上在人皮裏邊都不是原來的人了。有許多高層生命來得法降生成了人,而且有許多是不同遙遠宇宙天體來的生命。其實在這一次大法弟子證實法中還有很多人是應該得法的,但是種種原因當初被舊勢力給隔開了,沒讓他們得著法,而且有一些還在這次迫害中對大法犯下了無法償還的罪業將面臨淘汰,也有一些沒對大法犯罪但是也修煉不了了、將在未來新的紀元做人了,這些都是將來的事情。

  下面再順便的說一件事,最近有很多大法弟子寫了一些書。個別的我簡單的看了一看,出發點都很好,很多寫的都是修煉與被迫害和反迫害的內容,但是不能在大法弟子中流傳。前提是肯定的,大家在用書的形式在證實法,是在救度世人,做的是大法弟子該做的。但是大家都知道,大法弟子要圓滿,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能干擾了今天大法弟子證實法的這個形式,這是事關重大的事情。除了學法,任何東西都不能插進來,所以絕對的不能夠在大法弟子中流傳不屬於大法本身的任何東西,絕對不能對大法弟子造成干擾。

  過去我講過這些問題。今天在特殊形勢下、特殊環境下,又有被迫害這個特殊的形式出現,所以我再說一說這個事。這些書可以在常人社會中推行,大法弟子也可以幫助利用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做廣告,也可以在常人社會中推廣,大家可以協助做,都是好事,只是不能在大法弟子中造成波動。以後在法會上,除了大法的書之外,任何不是法本身的資料、音像等等,都不要在法會上出售,更不能把法會與學員作為市場,不能賺大法弟子的錢,洪法與講真相等資料要推向社會,就是這樣。

  下面利用一段時間,給大家解答點問題。(鼓掌)大家可以提條子啊,現在就開始。

  弟子:可不可以通過法律解決法國警察的行為?

  師:在中國領導人訪法期間,大家去請願,同時也表示歡迎,本來是件大好事,但是迫害法輪功團伙中的一些流氓們就要製造事端,使不明真相的法國警察對學員進行了騷擾。這件事情本身當然是邪惡搞出來的,是迫害法輪功的流氓集團的那一夥搞出來的。作為民主國家的執法機關,完全聽從了另外一個國家、一個被邪惡控制的政府的指揮迫害人權,這對講民主、講人權的國家我想不是甚麼光彩的事,通過法律解決這問題是完全正當的。

  弟子:泰國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啊。(鼓掌)

  弟子:有學員在講真相中不冷靜、語言過激?

  師:我們大法弟子做任何事情都要本著善念冷靜的去做。無論對人講真相還是參與甚麼活動,都要叫人看到大法弟子的美好、大法弟子的善良,千萬不要做任何過激的事情。你在救度眾生講清真相中,你跟人家過激的去講也起不到正面效果,因為你的不善不能夠使被毒害的人思想中的那些邪惡因素解體,所以你就起不到正面的效果。

  我跟大家已經講過了,善它不是裝出來的,也不是表面上維持的一個狀態,善是真正發自內心的,那是通過修煉才能得到的、才能體現出來的。在眾生面前,你的話一出口,你的念一動,就能使不好的因素解體,就能使毒害世人的、在人的思想因素中的不好東西解體,那麼人就明白了,你就能救了他。你沒有真善的強大力量的作用,你就不能使它解體,你在講清真相中就起不到作用。特別是偏激做的,我告訴大家,是絕對起不到好作用的,就是因為你修煉的能力體現不出來,你的善體現不出來。所以任何事情都不要抱著對著幹、跟人鬥的想法,這都是不對的,不能偏激,哪怕去領館。對人還是要慈悲的,對邪惡的生命不一樣,我們在發正念中清理那些不屬於人類的邪惡、搞迫害的妖魔鬼怪,那些爛鬼、黑手你怎麼去對待它都沒有問題,但是對人要善。不是救度人嗎?救度世人嘛,所以對人不善你能救度人嗎?

  弟子:生命體產生多了,有的生命體也就產生了私,就往下掉,這是宇宙敗壞的原因之一嗎?未來還有那麼多生命體嗎?

  師:為私是過去宇宙的根本屬性,成住壞滅、生老病死也是因此屬性所帶來的必然性。將來的法是圓容的、是為公的,由於宇宙的根本屬性的改變,也使宇宙的過程、生命的特點發生了根本的變化。宇宙的根本屬性決定了宇宙的根本狀態。生命的不純以至於敗壞了的生命往下掉是成住壞滅造成的。成住壞滅本身是宇宙根本屬性決定的,但與根本屬性似乎沒有直接關係。

  你現在是用人的思想在想神的事,不是這樣的。因為宇宙的生命多與少是有定數的,與生命會不會變壞是沒有關係的。

  神無處不在,生命無處不在,多的無計其數。大家知道,這空氣中有多少構成空氣的粒子。我們睜開眼睛看到的一切物體都是由微觀粒子、更微觀粒子組成到更大一層粒子的。每一層粒子上都有生命,而且每一層粒子上還有龐大的生命群,有的體現的空間不同。這些用科學的方法目前看不到,但是它確實存在。就多到這種成度,拿起一粒土麵來,那上面都有無數的生命。這不是指細菌,如果一個粒子你把它放大到像地球這麼大,你看看上邊有多少生命?這一粒小土麵還不是最微觀粒子,那更微觀粒子、更更微觀粒子,微觀的幾乎是無窮盡的,這是從微觀上講。那更大的粒子呢,比分子、更大更更大的洪觀巨大的天體有多少生命呢?整體上得有多少生命?宇宙是一個繁榮的、是一個巨大無比的天體,一切都有生命,一切都是生命,生命多的無處不在。生命好壞與生命的多少是沒有關係的,一切生命的時日長短那是因為過去宇宙的特性所決定的,過去就是成、住、壞、滅的規律造成的,將來的法是圓容的。

  弟子:現在的模樣與元神及修成後的樣子是否相同?

  師:這個問題以前講過,越往上升越美好、越年輕,看上去像你。你今天無論是老年、中年還是年輕,可能你的元神都不是這樣,但是越往上去越美好、越漂亮這一點是肯定的了。美好嘛,美好就包括漂亮嘛。那麼到了很高層次上,比如說修到那一步,會覺的漂亮的和現在不一樣了,根本就不像地上的人了,是從人昇華到那造成的境界表現。

  弟子:能量場會在身體哪裏特別強?(眾笑)

  師:新學員提的啊。不分哪裏啊,一樣強,只是你自己的身體敏感部位不一樣。哪裏敏感、你覺的哪裏強?身體的變化在功的作用下是一樣的。

  弟子:在中國大陸有一些因怕心不出來的學員,他們的未來是怎麼樣?

  師:這些事情目前我也不想下結論。其實大家也很清楚了,一個人從大法中受了益,當大法蒙難之時為了保護自己不能說句真話,這人可度嗎?就舉個簡單例子吧,看到一個人遇到危險時候把他救了,回過頭來看到救他的人也遭難了他卻置之不理,那是好人嗎?大法造就的生命、大法給予的新生,當大法弟子都在被迫害、破壞大法這種形勢出現的時候,你卻不能夠去維護大法,那是大法弟子嗎?連最起碼的一個好人也不夠了,而且你是真正受過益的。這在神的眼裏看是最不好的生命,比那些直接迫害法的還不好,因為迫害大法弟子的人他沒有從法中受過益,所以他比那些惡人還不好。而且這是造就宇宙一切生命的大法呀。至於說怎麼處理,那有法的標準。

  弟子:「蕩盡妄念,佛不難修」中的妄念是指思想的業力嗎?

  師:是啊,思想中業力反應最多的東西就是胡思亂想、想入非非,都是人的執著,多數是想要得到滿足的東西,要得而又得不到的妄想,所以就是妄念,枉費心思吧,(笑)就這些意思。

  弟子:台灣報導新聞的角度如何著重兩岸對比?

  師:台灣報導新聞的角度如何著重兩岸對比?沒寫清楚,其實你是要說對法輪功的問題上持的不同態度。如何對比?兩岸的態度這本身就是對比呀。同樣的祖先,同樣的文化,兩地對大法兩種態度,那本身不就是對比了嗎?在講真相的文章中是可以用對比的方式叫世人看。

  弟子:大財團,如何向他們講清真相?

  師:到了現在這一步,我不分他是大財團還是小財團,反正是該救我們就救,該做你們就去做,能救的就救,能做的就去做。想不想得救,那是人自己的事。

  弟子:我們地區有一位大法弟子由於忙於大法工作而忽視了在家庭中應負的責任。

  師:提問的學員好像也有執著,不要利用師父的口。我告訴你們的是在哪裏都要做一個好人,都得叫人家說你是個大法弟子。家庭的事情要處理好,工作環境中的事情要處理好。作為大法弟子呢,你修煉的如何在世人面前恰恰體現在這些地方。你說我修的好,我是大法弟子,可是你卻恰恰給世人在這些方面的表現不好,那怎麼能體現出你修煉的好啊,(笑)是不是?當然啦,我們有些大法弟子是修的好,只是在這些方面忽略了,但是修的好的狀態不是人為表現的,是修煉人自帶的。

  弟子:舊勢力選定的中國的那個惡首,它的歷史一定是不光彩的。師父是否給我們講一下它的來歷?

  師:它其實沒有甚麼來歷,就是千年腐屍中散出的一股邪氣,成了個蛤蟆胎,被舊勢力選中,用小心眼妒嫉、在官場人事關係中養成它整人搞小圈子、胸無大志、拍馬做小人那一套,舊勢力覺的完全達到了人渣的要求,有過而無不及、十惡俱全,愛不釋手,到時一定好用。是舊勢力挑選來的,又經過有意的造就。當時挑選時就是要邪、要蠢的,所以它整個表現都是這樣。

  弟子:請再給我們講一下領館前煉功發正念、請願的意義。我們每天都在領館前煉功,風雨無阻,雖然條件差,大家都很穩定。

  師:在各國的領館是他們的窗口,那是中國海外民眾表達意見的地方,當然可以去。那裏也有能救度的人,所以意義重大,而且你們做的一切,世人也會看見。但是作為大法弟子是太辛苦了,北方的冬天很冷啊,寒風刺骨,大法弟子們還在那裏堅持著,了不起,真的了不起。每個人都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那些學員也在走自己證實法的路。

  弟子:您常常提到大法弟子的威德,當然我相信您講的一切,但是很難看到我所做的小的事情的威力,看上去只是強大的河流中的一滴水。我會繼續學法,一切都會在法中明白。

  師:感覺是這樣的,因為人類社會一切生命基本都是在迷中,特別是對人迷的最厲害。目地我跟大家講過了,就是要在這個迷中給人一個返回去的機會、修煉的機會。在看不到真相的時候,人還能夠做好,而且在苦中堅持修煉,這就是能回去的關鍵。人都看到了宇宙的真相,人也看到了神的存在,那人人都會去做好,也不用給人甚麼機會之說了,不需要度人了,人人都要想辦法去做好。每天他甚麼都不幹了,甚麼他都不要了,都要去修煉了。在那樣的情況下還能算修嗎?即使能修呢,我想呢,那修煉一定是很慢的,因為他看到了真相,神就在那兒,那就是目標,走吧,甚麼時候走到頭甚麼時候算。可是在這個迷中看不到這個頭,看不到你的目標,甚至於你做的那些偉大的事你都看不到其實質發揮的作用,就在這樣的環境下,你能走出來,你能修出來,神都服氣,都認為你是在這樣的艱苦、在這樣的迷中、在這樣各種干擾的環境下、各種世間的名、利、情的誘惑下擺脫出來,你能從人中走出來,神才服氣,才認為你了不起,不愧你能夠成為一個神,這就是威德。如果不是這樣,這個三界、這個人類都和宇宙的其它的層次一樣了,一層一層的都可以知道真相,那這兒就不是人類了,這兒就是神的世界,最起碼可以說這是最低一層神,而不是最低的這層人的生命,就是這樣一個關係。今天的大法弟子能夠做好自己應該做的,能夠從風風雨雨中的這些年走過來,將來你們就會看到那一切。珍惜呀,大家一定要珍惜你們已經走過的路啊,所以往下的路也一定要走好。(鼓掌)

  弟子:慈悲中的「悲」字如何認識?

  師:解字不是我傳大法的目地,因為這些太小了,小的甚麼也不是。送大家兩句話:「無非是人心,有心不是悲」。

  在人類社會,在漫長的歲月中,我告訴過大家,中國那裏是唱這台歷史大戲的舞台,幾千年來不斷的給人奠定著一切將來得法那一刻人應該有的文化、思維、行為、生活狀態、能夠認識理解法的基礎,包括在這個迷中既被執著心帶動、看不到真相、又能夠只要從學法中產生正念就能夠走出來,創造的就是這樣的環境。真的是下了很多功夫的,造就了今天這樣的人類。但是由於舊勢力的干擾,這已不是最好的狀態了,我只是善用而已。有許多白人學員、黑人學員、其他民族的學員,今天你沒有在中國大陸這個環境中,但是我告訴你們,歷史中,世界上的人幾乎人人都從中國大陸那裏走出來,(鼓掌)你的思維和今天的中國人不一樣,可是你在歷史上,你曾經奠定過那樣的思想,在你的生命深處你能夠知道,也就是說,我今天傳的這部法你能夠理解。表面文字都不同,可是內涵是一樣的。你能知道法的內涵,能夠體會法的內涵,所以在修煉中不受影響。

  那麼這個「慈悲」就是給人類奠定文化中造就的。「慈悲」形容神對超越人情感的那個狀態的表現。當然啦,「慈悲」兩個字現在常人社會中也在用,但是那可不是人能做的到的,這是現在文化的混亂造成的。人不信神了,人不懂得修煉了,人敢謗佛、謗法、謗神,把修煉中的名詞拿到常人中來用,人都幹了,可是它不是常人中的名詞,只不過是常人拿來用了。

  弟子:「全民都會反對它」,能否講的更多一點?

  師:天機不能過早洩露。(笑)(眾笑,鼓掌)我以前跟你們講過,迫害法輪功造成中國人對法輪功的誤解。也就是說,很多人對法輪功雖然不了解,但是人人都會罵那個魔頭,現在是這樣吧?(鼓掌)

  弟子:近一段時間弟子總是在與一種強大的因素對抗,感到有些吃不住,從未有過的心身疲憊。

  師:發正念消除黑手。目前只要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表現出的不正常而且持續干擾的,一定是黑手幹的,消除中一定徹底解體它們。但是得法晚和出來晚的學員,你的修煉和證實法這兩件事情同時在一起,就更顯的你壓力大。當然,修煉嘛,只要正念強一點,保證你都能夠過的去。困難一定有,人在修煉之前有業力,在修煉中要消業,消業就會有痛苦。那是以前欠下的業力,師父不能都給你全消掉。你甚麼業債都沒有還就去當神,神看著你都不順眼:「你怎麼能跟我們在一起?你欠下那些帳你還了嗎?是你師父給你拿下去的、替你還的,那能行嗎?」當然是不行,所以修煉是要吃一定的苦。

  可是相對的來講,在中國大陸以外的學員,你們吃的苦和歷史上修煉人吃的苦差遠去了。那個時候多苦啊,今天沒有那麼苦。今天苦在哪裏你們知道嗎?過去呀,人的那個身體與精神都在受苦,你們現在只是放不下執著的時候苦。你們的苦都是你們不想放下執著才感到苦──哎呀,我怎麼這麼難受啊?有人為甚麼總對我不好啊?我的身體怎麼老消業呀?人就是放不下。最大限度能放到多少?自己能夠念很正、像個真正的大法弟子一樣嗎?堂堂正正的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的人,如果真能在任何情況下都能放下執著,把自己當作一個不同於常人的大法弟子來對待的時候,我相信那一切都變樣。老學員都深有體會,他們從這一切中走過來了,所以新學員在這些方面多問問、請教請教老學員,多看一看我以前講的法,對這些問題都有相當多的解答了。另外最近鑽進三界內的壞神(黑手)也在直接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很多時候是它們幹的。發正念中銷毀它們,排除干擾。

  弟子:非常謝謝恩師把我救度,但弟子欠債多,各種常人心和執著心,很急,請師尊幫助。

  師:我可以救度你,但是我不能為了這些幫助你,(眾笑)我只能告訴你修煉。你說我現在欠那麼多錢,我放不下心修煉,老師幫我發了財把這些錢都還了,我就放心修煉了。我告訴你,你那不是修煉,我不要你那樣來修煉。因為人都是有債要還的,不是這邊的就是那邊的,都有苦要吃的,就在這樣的難度中,看你能不能修。你能修,一切可能都會發生變化,但是,你的修卻是實實在在的、發自內心的。你說我修,我天天煉功,可是你心裏邊卻藏著「我只要煉功,我這些事師父說了都能去掉、都能改變」,你有這樣的心就改變不了,因為那是有漏,因為那是有執著在隱藏,騙自己,騙不了神。真正的能成為一個修煉人的時候,真正堂堂正正成為一個大法弟子的時候,一切都會改變。

  不過也有一些情況是黑手在干擾,正念中嚴肅的清除干擾。

  我也順便說一句啊,最近有很多學員看到個別學員對師父不尊敬。其實這些我都可以原諒,但是要注意,舊勢力的各種因素和宇宙沒正完法的那些生命它們不原諒,它們會抓住這一點幹它們要幹的。我當年在大陸傳法的那段時間這方面的事非常多,一旦有人對師父不尊敬的時候,它們就一定要把他推到反面去。生命都是為法來的,一個是起正面作用,一個是起負面作用,起負面作用的最後都將被銷毀,所以看到學員這樣就一定要將此人推到對立面上去,從今以後就叫其使勁幹壞事了。

  很危險,所以一旦出現這樣的情況,舊勢力馬上就會這麼幹,因為它們抓到了理,它們會說他巨大的業力是他師父給消了、替他承受了,把他那樣一個等於已經在地獄的生命撈起來,讓他成為神,給他那麼多東西,雖然他沒看見,可是實實在在的一切真的給了他。它們認為他敢對他師父這樣,它們就一定要把他推到對立面上去,讓他幹壞事、最後被銷毀。

  當然我不承認舊勢力這些安排,我也不允許它們這樣做,所以我儘量叫學員自己認識到。但是我們學員要不注意,這樣的難就會使你很難解脫。我突然想到這個問題,是得注意呀,任何走不正的路都是危險的、都是坎坷。

  弟子:我七個月之前才得法,我是正法弟子嗎?當法正人間的時候我能回去嗎?

  師:我也不能說你問的有錯,但是,這是有執著。不管你是新學員、老學員,不管你是屬於哪一樣的弟子,你今天走入了大法修煉的門,你走入了真正修煉的大門,就甚麼都別去執著。人心的一念都會成為阻礙提高的障礙,所以修煉中有句話叫「有心修煉,無心得功」。你可以去修,但是你不能執著。甚麼心都沒有,甚麼都不執著,修的就快,提高就快,魔難就少。只要有執著,修起來就慢。

  別管自己是正法時期弟子還是將來弟子,你已經走到修煉中來了,你已經是無數眾生羨慕的一個生命了,你就走好你的路。一個生命在宇宙中做了甚麼都會有報應,做好有報,做壞有報,修煉當然也有報,是證果位的果報,這是宇宙中絕對的理。別想那麼多,也別管自己怎麼樣,能做、能修你就去修。

  弟子:老師,請講一下「善解」。

  師:善解,我是在講宇宙生命在正法中同化法的一種方式。有的生命是不值得善解的,那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了。有的對正法犯罪的生命,那更不能善解,正法中一走一過中就清理掉了。善解的生命是以最好的方式去給他同化,而大法弟子又是超過這個善解的,因為大法弟子是主動在修,自己在向未來修,要比善解還珍貴吧。

  弟子:法國全體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啊。(鼓掌)

  弟子:法國有一個精神不正常的學員,他曾經在向中國遊客發材料時控制不住自己,在許多中國遊客面前大吵大嚷,造成了負面影響。他在大使館前發正念時亂動,還曾經在中國大使館塗字。

  師:這些事呢,作為大法弟子應該把它處理好。從這個學員來說,作為大法弟子不能這樣做,我們只能本著善念去救度眾生,不理智就會造成負面影響。

  有個別學員把握不住自己的感情時,其他學員應該去制止。大法弟子是個整體,大家要互相協調的,不要再出現類似的事情,出現了也要妥善的把它解決好。如果真的是精神有問題的話,那我想,就勸勸這個學員自己在家裏煉功,師父一樣管,不用出來。如果不是精神病的問題,那大家就要幫助他。

  弟子:宇宙一切皆有定數,有些生命是註定滅亡的。是甚麼決定了這一生命這一點呢?

  師:宇宙一切皆有定數是指宇宙的整體,比如舊的法理註定了其成住壞滅的定數,這是那部舊法智慧的極限,雖然宇宙有其這樣的定數,具體生命的根本雖然與其有歷史的關係,但是至於說哪個生命他具體幹了甚麼,他有多少業力,他要償還,他業力大了要銷毀,那都是生命自己的事,一個生命自己走向哪一步,這些基本上是不穩定的。但是人們可以通過這個生命的所為,看到這個生命在宇宙中的下一步、下一步、再下一步,也就是說,在離開我們這個空間的時間環境,在另外的時間環境中可以看到他的以後能幹甚麼,那也是按照他今天的狀態延續到那一步的。如果他現在的狀態突然變了,那麼,那下一步的狀態也會變,所以這些是不穩定的。宇宙成住壞的總體定數是穩定的。

  弟子:大法弟子很大成度上是由緣份決定的,那緣份的根本原因是甚麼?

  師:緣我在《轉法輪》中也談過,以前多次講法中也講過了。大法弟子的緣份我更講過了,有三種,大法弟子有三種情況。我看是別重複了,時間不會多,我一會兒不一定都解答這些問題。(笑)找一下我以前的講法看一看。

  弟子:很多同修在圓容人的這一層法上有分歧。

  師:圓容人的這一層上?這個話說的不對。如果是沒做好,那是個修煉問題,不存在這種圓容問題。

  弟子:如何突破先天根基或根基的侷限?

  師:修煉不要執著這些東西,與這沒有關係。你不要管根基怎麼樣,今天一個生命能走入大法中來根基就不淺了。看看世人,全世界有七十多億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有多少人?你卻是其中的一個,還講甚麼根基呢?(鼓掌)

  弟子:整體時如果有個別項目協調人觀念重,如何更好開展進一步合作?

  師:大法弟子每個人都在修煉,每個人也都在走自己的路,每個人也都有常人心你才能修煉。那麼常人心就會表現出來,不要認為有矛盾了,有意見了,不想跟學員一起合作。要知道大家都是從那個狀態中走過來的,而且每個人時不時的也會出現這個狀態的,要知道原諒別人、體諒別人,要知道互相幫助。大家能夠共同做好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事,這才是應該做的。

  弟子:那些沒有大法弟子的國家將來怎麼樣?我們如何向那些遙遠的國家洪法和講清真相?

  師:大法弟子就是在做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你們如果有能力的話呢,你們可以去做,沒有大法弟子的地方,你們可以去洪法。但是難度太大的呢,和中國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流氓集團走的太近的地方,你們現在暫時不要去,因為下一步還有下一步要做的事。

  弟子:如果未來眾生再敗壞,還需要正法嗎?

  師:也許這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了。

  如果這個宇宙的眾生再敗壞下去,就不能正法了。可是正法的出現,做這件事情的開始,恰恰是在宇宙眾生與人類都不行了、也要淘汰時,但是還不至於不可救要,就在這時候傳的法。如果真像下地獄的生命那麼不好了,當然啦,我甚麼都能做的了,我也能度的了,但是那個時候就不值得再度了。

  弟子:如果火箭飛出了九大行星範圍之外,它便能走出了三界嗎?

  師:那只是分子粒子一層構成的範圍,這個三界的範圍非常不好用人的語言形容。我現在跟大家講,說三界有多大,我是在用人的感覺、視覺在同一層粒子中的觀念講。神和人看宇宙最大的不同是,神不在這一層粒子的結構上看,在其以下各層粒子和以上各層粒子同時在宇宙結構組合上全方位立體的看,他能看到物體在宇宙不同層次中總的構成表現、從根本看是甚麼樣。而人只能看到分子這一層粒子組合構成的這個世界,只是這一層粒子構成的這一切,而宇宙不只是這一層粒子構成的。人看不到真相,人只能看到的這一層,也是有種種因素的間隔、抑制和對人眼睛結構限制的,有意給人造成這樣一種假相,就是不讓人看到真相,也就是說,就是這一層粒子構成的東西還不讓人看到全面,就是給人造了這樣一種眼睛來侷限對宇宙的認識,從中造就這樣的文化,一切都是有目地造就的。

  大家知道那紅外、紫外,還有其它的不可見光、不可聽的聲音,可是它是存在的,現在科學儀器可以測到、知道它的存在,人的眼睛卻看不到。就是說,人世間的這一層中的東西也不讓人的眼睛都看見,讓人看到一個甚麼樣的世界也是有意定的,從而使人的認識穩定在這個狀態中。其實也不是絕對穩定與不可逾越的,修煉就可以突破,但突破多少、看到多少宇宙真相,要看修煉人的層次。相反之,人越物質就越陷在這個迷中,越物質化,人的思想認識也越陷在這個「現實」中,人就越在這個「現實」中。

  三界更大的邊緣與小宇宙一樣大。三界微觀上的邊緣,其實從微觀上看,我說近在咫尺都遠了。大家知道,微觀粒子組成了大於微觀粒子一層的粒子,那麼也就是說不同層次的粒子都是由下一層小粒子構成的。說三界的邊緣它就在這兒,就在一切中,在一切物體的微觀中,用現代人的思想認識沒有距離,你幾乎算不出它的距離來。可是,構成三界的不同層次的粒子卻有不同層次的範圍,也就是說從平面看不同層次也有不同層次的邊緣距離。而宇宙呢,它又是一個相當複雜的體,我們講的三界是為了將來正法用而劃定的一個範圍,可是和三界同時存在的同樣粒子狀態連帶的還有更廣大的空間,很多最後的高層的神也統把它叫作最低層次,而我們指的三界是這個特定的範圍。而與三界同等粒子構成的其它相連的空間,其範圍巨大無比。

  弟子:為甚麼大法弟子稱呼您為主佛?為甚麼您是從更高更遠之處來的呢?

  師:(笑),其實我沒有名稱。我只是在一篇經文裏面寫了那麼一句話,「主佛的慈悲」,學員就猜想:師父是不是主佛?其實叫甚麼都不準確的,每個人的生命在宇宙中都有一個來源之處,同時帶有更久遠的因素,包括最低層次的那個生命,就是地上的草它們也都有一個來源之處與更遠的因素。不同的歷史時期有不同的植物,漫長的宇宙歷史中,星球、粒子是不斷的解體、然後再生、解體、再生、不斷的更新的,而宇宙中有許多塵埃也許是相當久遠久遠的因素解體的生命的。落在地上的土也許有許多是相當久遠久遠的物質的,而那個草從這個土中吸取了物質,也許那草也是帶有著不同久遠的因素呢。這是從物質表面講。任何一個物體都有生命,只要他存在他就是有生命的。

  從另外一個角度講,《聖經》中講耶和華用泥土造了人。其實耶和華造的是白人中的一種,還不是所有的白人,而白人也不都是一種人種,所以是由好幾個神造的。黃種人也是由好幾個神造的。那麼其他的人哪,比如說印度人哪、還有古埃及人哪,都是由不同的神造的。人們都認為神是仿照自己的樣子造了人,其實那個神就是那樣的能力,他造出來的人一定是他自己的最低一部份、最下一層粒子而已,說白了就是神腳底的一個粒子,叫細胞也可以。我在過去講法中告訴過你們,生命,包括人、動植物的每個細胞都是主體的形象。

  那麼當初造出的人連其元神、生命的一切都是三界內的物質因素造成的。那麼造不同人的神當然要管自己的人了。一直到近代要傳大法的時候快到了,人皮中的元神就有很多是高層下來的生命了,不再是原來人的那個元神了。還要說明一個問題,人表面一層粒子構成的一切叫人皮,包括人的骨頭、內臟及表面皮膚。人這個表面人皮會因老化而死掉,可是這個表皮在一生中接受的很多東西會傳給下一代,人在漫長的歲月中一代一代的,人在延續著神給人造就的文化內涵。這些東西人的理性上是不知道的,但是在內涵中是有的。那麼到了近代以後,有許多為法而來的眾生轉生成人的時候,原來神造的人的那個元神就留在陰間,而由高層三界外來的神轉生成了人穿上這件衣服(人皮),也就是說過去那個神造的這張人皮被另外的神給穿上了。

  那麼這裏又一個要說明的問題,另外的神不一定比造人這個神低,可能比他還高,當然也有可能比他低的,也可能有同等層次的,來了、主宰了他造的這個人,那麼也就是說另外的神進了原來造人的神的範圍了。我經常說現在的人都是有來頭的,世上的人沒有幾個是當初神造的那個元神。不管誰進入這個迷的世界,接觸到的、眼睛看到的一切就是這樣的,從娘胎生下來的時候就這樣看這個世界了。那麼在這個迷的社會中同樣會造業,近代人類又造就了一個更加使人迷在這個社會中的文化,在這樣一個很物質化的文化中把自己培養出來。人要能夠超越這個認識非常的難,人要能認識這一切之外,那只有修煉才能做到。

  還有一個現象,因為不同的神造就了不同的人,幾千年來,由於各種宗教超越地區與民族的傳播,從而使有的人信了另外的一個神,那麼造他的神會很傷心,而人信的那個神又度不了別的神造的人。也有很多民族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真正的神是誰了。有史以來這種現象非常的多,從而使造人的神不得不放棄自己造的人,這樣一來很多民族就變成了無根的人、沒有神管的人了,社會的動亂、理智的失控、對神的不敬,多來自這樣的人。這樣的民族與個人都很貧困。

  說到師父為甚麼是從更高更遠來的,其實也許在座的有許多大法弟子也都是從更高更遠來的。(掌聲慢慢響起)只是我來的更遠一點,正因為這樣,正法中我就誰都能度的了。說我從哪裏來,對於宇宙的眾生來講,我來的高低已無關緊要,我是走向最高最後的才最重要,大家知道我是傳這部大法來的、是造就這部大法的就可以了。

  弟子:有學員認為對律師系統講清真相、了解法律上的細節、最終找到最有利的解決辦法,是對律師的不信任。請師父講講?

  師:人類社會被人類自己封閉的空間很小了,人的智慧是有侷限性的,有許多框框把人框住了。很多事是很難辦,救人都很難了。智慧的對待這些東西吧。至於說怎麼做,講清真相那當然是沒有問題。根據你們看到的具體情況去做吧,你們證實法中碰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一樣的,我在這裏不可能面面俱到,也不可能講這些具體事,所以碰到的問題還得你們自己去做。怎麼樣做好,那也是你們在證實法,在走自己的路。

  弟子:給人,包括那些從中國來的旅遊的人,做功法表演,算作講清真相嗎?

  師:功法表演能起到一定的作用的,你們做的甚麼事情都能夠起到一定的正面作用。但是呢,你不講真相,不去具體講,光做功法,人有許多解不開的思想問題一時就沒有辦法解決。

  弟子:中國雲南西雙版納、北京清華大學、甘肅嘉峪關、河北、廣東、新西蘭、秘魯、天津、加拿大蒙特利爾、長春市、北京市、瀋陽、哈爾濱、四川樂山、峨眉山、廣州、鄭州、牡丹江,以上地區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鼓掌)

  弟子:如果被同修誤認為特務,應如何去對待?

  師:我就講講這個特務。(笑)(眾笑)其實呀,你們知道師父從另一面怎麼看這些問題嗎?當然舊勢力搞出這些東西是針對大法弟子的考驗,其實我說是對法的羞辱、是人類的恥辱、是對法的不敬、是對正法的干擾、是不應該有的。可是眾生不行了才正法的,人類畢竟它出現了這麼一個行業了,那麼是不是專門挑選那些最惡最壞的人去當特務呢?不是。人做甚麼工作很大成度上是自己的喜好,也有許多人是被動的幹一個工作,也有人覺的誰聰明、可以做這個工作因而被選定了。也就是說,不是從人的本質好壞上在選定人的職業。當特務的裏面有沒有好人哪?肯定是有的。人類社會的職務不同,不能夠說這個人好和壞、這個生命能不能救度。

  我看到了這樣的問題,所以我在傳法的一開始就講了,我也是這樣做了,不以職業、社會階層劃線,不管你是幹甚麼的我都度。我的門是敞開的,全都敞開了,開的沒有門,你只要想修你就可以進,我誰都度,不管你做甚麼的,但是進來不進來那是人隨自己的便,得不得法那是個人的事。因為今天的人類選擇職業是自己很難把握自己的,一生中人想幹甚麼就幹甚麼,哪有那麼容易的?很難的,也就是說,人活在世上不是自己能隨便選擇職業的。我看到了這些,人又都是為法而來的,無論你是幹甚麼的,無論你甚麼工作,我都可以度你。但是能不能堅定的修好那是個人的問題,你想不想修也是你個人的問題。

  我這個話、我這個做法已經在先了,這些年來我們有許多學員還是沒真正理解師父所說這個話的目地。門我都打開了,我甚麼職業階層的人都讓他進來,大家為甚麼自己人為的非得要劃槓、非得要劃線?(鼓掌)因為是人在修煉,不是神在修煉。人在修煉,人就是有人心的,人心中就有職業的習慣,就有職業造成的執著、養成的習慣性,不自覺的都在起著作用。當一個人沒有修煉好的時候,在那個工作中造成的習慣性的執著會反映出來,那當然當間諜、特務的他的習慣也會反映出來,甚至過不去關的時候會幹錯事,特別是在這次大法弟子被迫害中,他哪一關沒過去,一時糊塗他就去彙報了。但是從根本上講,這個人壞不壞、能不能度,還不能夠從他的一時去看。得允許人家有錯誤,得允許他改,這就是我們法的偉大之處。(鼓掌)

  我過去就講,誰也破壞不了大法,只有大法弟子做的不好會破壞大法。那麼在這場迫害中,那個邪惡的流氓集團就想利用大法弟子破壞大法,其實那根本就破壞不了。我講的意思前提是大法弟子真的在修煉,而修煉中對法理解不了那麼深,理解不了那麼透,路走的不對,造成了不好的影響,其實也只能在人這有影響,對大法的根本誰也動不了。至於說那些在迫害中走向反面的已經不是大法弟子了,能走回來的另當別論。不是大法弟子了那根本就屬於迫害者邪惡一夥的了,那是有意幹壞事,有意破壞,顛倒是非,拿這個不是當理說,那個破壞不了大法,只能使大法弟子越來越理智、越來越念正、越來越清醒明白。這場迫害的結果不就是這樣嗎?大家不是成熟了嗎?我講的是,大法弟子自己做不好才是能夠在世間起到不好的作用與影響。如果哪個大法弟子有常人心,做的不好,以前當過特務,或者有學員一時過不去幹了錯事,因此大家把他們推出去或者另眼看待,造成他真的千萬年的機緣被毀、走向反面,我告訴大家,那才是真正的在幹壞事了。(鼓掌)

  我們能夠寬容,我們才能度了人。如果每個大法弟子都能這樣想,你們想一想,這慈悲的力量,那不好的因素還有地方可呆嗎?即使這樣,我告訴大家,那個專門的特務是進不來的,都是九九年以前有過這樣職業的學員沒修好與有怕心向邪惡一時妥協的學員沒做好才表現出來的。你叫他們真正去破壞法,他們不會幹的。只是他們一時糊塗,做不好、過不去關的時候會走錯路。也有的大法弟子是執著自己那點東西,也有的想要對付對付流氓特務機構。其實你讓誰真的破壞大法都不可能。

  就是因為一些學員還有人的執著,還有沒做好的地方。說真正有特務打進來、鑽進來,我告訴大家不可能的,這是修煉。他們是想利用學員為他們提供甚麼所謂的情報呀,在找目標,甚麼都沒有用,他們是在自欺欺人。那些特務機關非常知道法輪功甚麼秘密都沒有,非常知道法輪功都是一群好人,就是反對這場迫害,他們自己都明白。流氓手段中搞聲勢、搞形勢,中國搞運動搞慣了,他們只會搞這些東西,想要造成一種甚麼聲勢,干擾人心。對修煉者好使嗎?這幾年過去了,大法弟子不是越來越堅定、理智了嗎?(鼓掌)哪個被你嚇唬住了呢?沒有。那麼邪惡的迫害,在中國大陸那些大法弟子,哪個被你嚇唬住了呢?當然是有不行的,不行的那也是舊勢力有意安排進來的。我講過眾生都是為法來的,但是不都是起正面作用的,舊勢力的目地是叫他們起反作用從中鍛煉大法弟子而已,那不是惡人的甚麼本事。人看不清這些東西,人就執著人想要幹甚麼,可是人幹了甚麼卻都得還,一定的。(鼓掌)

  但是我也知道還真有特務在鑽有執著心學員的空子,那是學員做不好、太執著造成的。頭腦不清醒的個別學員一定得注意了。

  剛才我是正面的講了這個法。可是我也知道,師父一再給機會的同時,還有幾個拿師父的一再慈悲當兒戲的人一直在幹著出賣自己良心、出賣大法弟子的特務勾當不悟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給邪惡提供所謂的情報,行為上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在神的眼裏看已經無法償還。這種參與對正法干擾的行為是直接在參與這場迫害了,後果與中國的那個邪惡的迫害大法弟子的流氓集團是一樣的。現在我對這些人已無法可講,剛才我講的也不包括這種人。我講到這裏剛才有一個神說,看來他們只有準備後事的機會了。

  弟子:您說三件事做好,一切盡在其中,是否包括個人所碰到的一切執著、矛盾皆得善解?我誠摯請師父開示。

  師:(笑)一個人哪,在修煉中要不能解決你這些根本的問題,那就談不上修煉。甚麼叫修煉呢?修煉的最終目地是甚麼呢?是從常人中走出來。不在常人中的時候,常人的各種矛盾、執著、各種因素對你還能夠起作用嗎?絕對的不能。但是你能不能從中走出來、修出來,你能不能精進,你修的快與慢,這都是你個人的問題。作為我這師父是對你絕對的負責任的,可是,你能不能精進,那還得看你自己。一個神能被常人中的各種執著帶動嗎?不可能,當然不可能。所以甚麼都能解決,那就看你怎麼修。你說我就抱著解決這問題去修,你就不是真修,修煉是沒有任何條件的。

  弟子:大法弟子造成的那一層宇宙時間就不會長,能不能請師父說明一下?

  師:我沒有給你們講不會長啊。你們現在都是用人的思想在想。(笑)人的一念,是因為沒有能力,發出來的東西呀,瞬間就像個氣球一樣,小小的,一會兒它就散掉了。大法弟子想出來的東西就很強烈,層次越高想出來的東西越強越大、時間維持的越長。一個巨大的神,他的一念能夠生成天體宇宙。其實還有更根本的因素。法是圓容的,過去宇宙不健全的因素這一次在正法中都圓滿解決了。那麼既然他是一個圓容的法,成住壞宇宙的根本特性都變了,那不是用人思想想像得了的時間概念。

  弟子:最近同修們常使用、透過電子軟體作交流、學法,甚至極力的推廣。這樣大家面對面交流、學法機會少了。

  師:是不行啊,除了小弟子之外不要這樣做。但是也不排除大家很忙的時候用一用,但不能形成習慣,這可不是我要留給你們的。大家集體學法,互相面對面的學法、探討問題,這是沒有問題的。你們在忙的時候可以利用一下,但是不能夠都這樣做,也不能經常這樣做。

  弟子:弟子對物質的不純和變異的差別理解不好,請師父解答。

  師:物質的不純和變異就是舊宇宙不行了的根本原因,是舊宇宙特性所決定的。成、住、壞、滅是那時法的智慧極限,對不同的局部是周期性的純淨辦法,總體要走向那一步就是完結了。物質不純與變異,從人類社會這看,現代科學所帶來的空氣、土壤、金屬、水與各種元素的不純是人類解決不了的了。人類思想的變異,在神的眼裏看,已經不是人類了。宇宙的一切是循環的,這些被高層生命提取後就會造成高層空間因素與生命的不純,這是簡單的說。看一看我上幾次的講法吧。

  弟子:明慧網在講清真相中的作用。海外學員如何配合?

  師:明慧網在講清真相的作用是不可替代的,那裏是我們發出迫害真相、對大法與大法弟子證實法形勢的最重要窗口。大法弟子的事情,大家都要配合好。

  弟子:近來,我發現有學員聲稱自己已經圓滿了、可以轉修其它法門。請問他是邪悟了還是想入非非?

  師:我說他是燒的,(眾笑)發燒燒糊塗了。其實講出這話的已經很危險了。理智正念不清醒的人是神最看不起的生命。

  弟子:媒體刊登師父照片是否合適?

  師:我想,可以,沒有問題,因為我有辦法。(笑)

  弟子:師父在《北美巡迴講法》中說「我也不知道我是誰」,弟子理解不好。

  師:有啥理解不好?過去的已經過去了,現在我對眾生是個迷,將來誰也不知道我在哪。我有一切能力,我不被一切所累,叫我甚麼都不準確,不同的眾生將來看我都是不同的他們民族的形像,一切是我所成,我又不在一切中,就這個概念。(眾笑,鼓掌)

  弟子:目前在世界各地出現的禽流感、瘋牛病之類的通過動物傳給人的病症,請問師尊,這一現象與正法進程之間是怎麼樣的關係?

  師:人類的業力大了,因為人已經在各方面下滑到很危險的境地了,業力越來越大,加上對大法的態度,很多原因是人類自己造成的。這個與正法看上去好像沒有直接關係,但是任何事情都是圍著大法而動的,任何事情也都不是偶然的,也是通過這些在警醒人。

  弟子:為甚麼在學員中搞特務的至今還不清醒?當面揭穿他的身份是否不善?

  師:為護法不能說不善,那就清醒清醒他吧,揭穿就揭穿吧。要能救了他更好,不可救要也是他自己的選擇。

  弟子:有一些大法弟子在網上貼一些大法神奇的文章,使一些網民對大法產生誤解。

  師:如果嚴肅的說一說這方面的事情是沒有問題的,不要考慮甚麼誤解,也不要神神叨叨的去做。堂堂正正、理理智智的去證實法,那就沒有問題。畢竟大法弟子是修煉的人,我們不是常人的社會政治團體,是修煉的群體,我們是修神的,那一定是有神跡存在的。(鼓掌)

  弟子:您說過色心不去絕對不得圓滿。目前還有很多弟子色心不去,請問圓滿的單位是甚麼,單位是以粒子計算嗎?

  師:沒有那個說法,胡思亂想的吧,我沒給你們講圓滿與單位有甚麼關係。大法弟子啊,色慾是修煉人的死關我早就講過了,被常人的這個情帶動的太兇、太厲害啦。連這點事情都不能自拔,看來舊勢力當初把這樣的安排到大陸的監獄裏才能改,是不是?在那樣嚴酷環境下看你還咋樣。是不是太安逸了才這樣的?那些不去此心而找藉口的都是在自欺欺人,我沒有給你做過甚麼特別的安排。

  弟子:發正念是否不需要固定時間?

  師:原來明慧網上不是說了整體上全世界大法弟子定點發正念嗎?那個我也覺的挺好的,大家就那樣做吧。其它的具體的,可以根據不同地區不同情況而做。

  弟子:每次見到師父,甚麼問題都會煙消雲散。有師在,有法在,沒有甚麼化解不開的。這段時間,時光真是可喜的。

  師:正念一強,其實甚麼都能解決。正念一強,也甚麼都會明白。犯糊塗總是在自己心裏執著放不下的時候,心裏頭彆扭就犯糊塗。

  弟子:請問在我們大法弟子音樂會裏加進魔術表演,對我們證實法是否合適?

  師:這個我想倒沒甚麼問題。我想文藝形式就是文藝形式,喜聞樂見,大家願意看,又不是低下的,我想就可以。

  弟子:大法從機制上保證著未來生命經歷漫長宇宙歲月也不會產生執著和私,從而宇宙圓容不滅。

  師:不是這樣的理,不是這種認識,也不是這種概念。大法是圓容的,宇宙特性的根本是無私的,一個生命修到那個境界的時候就是那樣。法給眾生提供了生存的保障,法給眾生造就了宇宙的機制與繁榮,法也造就了眾生與萬事萬物天地人神,但是,生命的所為在一定成度上是自己在選擇。

  弟子:湖北宜昌、葛洲壩、三峽、墨爾本、海南、吉林農安、開安、吉林市、山東菏澤、黑龍江、北京天壇北門、四川、成都資陽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啊。(鼓掌)

  弟子:您的書中寫道,當別人對你不好時,他們給你德,你應該高興。可是如果我們高興,是不是不夠慈悲?

  師:(眾笑)不是不慈悲,在利益與情面前不動念,真正修煉的人,大法弟子才能做到的。至於說打人者給被打者德,那是宇宙的特性所造成的,不是高興了就能得到的。被打者能在痛苦中無怨無恨,一笑了恩怨,這不慈悲嗎?從人這個角度上講,任何人都不會說這不慈悲。別人打了你,你卻對他無怨的一笑。當然修煉人不能夠像常人得到甚麼東西那樣笑,(眾笑)心裏頭很坦然,誰都得說你是好人。他要對你幹壞事,你可以去勸善以免他失德,這是在慈悲他。他不聽,他還要行惡,那他行惡的後果是有報應的。就像中國勞教所那些惡警、壞人,是他們要行惡,勸也不聽,沒有辦法,你非要打,怎麼也制止不了你,那你打了,他到時就下地獄去吧,那不是大法弟子不慈悲哎。

  在任何一個空間都有它那個空間的法理。這個理儘管是昇華的,但是在任何一個空間中,生命能遵守那個空間的理,那就是那個空間的好生命;你能超越那個理,你就超越了那層生命。誰被打了都不高興,人吃苦了就不高興,這就是這個空間的人。沒有常人會說誰對我不好我都高興,只有修煉的人才會做的到,這是比常人境界高。自己身體承受了痛苦,心性上能夠守的住,那是修煉者的慈悲。至於說他給德,那不是大法弟子拿來的,也不是他想給就能給得了的,也不是誰想要就要的來的,是宇宙的機制在轉換它,是宇宙的特性起的作用,我這個當師父的是把法理講給了眾生。

  弟子:懷孕的弟子沒有精血之氣如何修命?

  師:誰說懷孕的弟子沒有精血之氣呀?修煉大法那是任何事都干擾不了的,相反對嬰兒還有好處。

  弟子:我的先生某某某剛獲得自由,但他本人現在還在中國大陸。他得知我要來參加法會,讓我轉達對師尊的思念。

  師:謝謝啊。(鼓掌)中國大陸的任何一個大法弟子,我這個當師父的都不會落下他(她),除了那些走向反面的、不可救要的,(鼓掌)我都在想著他(她)們。

  弟子:最近感覺時間運轉的更快了。三界內的時間是否已更替了?

  師:是時間很快。常人的這個空間還沒有法正人間之前,人這的時間還不會完全慢下來。

  弟子:在舊的宇宙體系中,高層生命的一個錯念會造成無數眾生的偏差。在新的宇宙中這種現象永遠不會存在,是因為新的宇宙機制更完備嗎?

  師:還不是這樣認識,新的宇宙也會那樣。為甚麼說正法與修煉都必須得達到標準?無論是同化的還是正法中被正法過的,都得絕對的達到標準。大法弟子啊,如果修到很高層次,主宰著很高層次的天體,你的一念確實在你的天體內無所不能,那是一定的,所以大法弟子一定要修好、修正。當然啦,除了你們自己修是一方面,因為在正法中師父也在幫你們解決最根本上不純的東西,所以將來一定是很正的。

  在人間,這段時間不管多漫長了,哪怕是幾萬年了,其實開功時你也會感覺像一場夢,淡泊的就像夢,漸漸的像忘卻了一樣,不再有人的思維結構、陷在人的思想中去想人類是怎麼樣,沒有那個思想,是神的思維結構。我過去講過,如來佛連牛馬的思想都知道,但是他絕對不會陷在它們的思想中去想問題。

  弟子:偶爾想到師父的詩句,是否可以說出?如說出,是否一定要把整首詩全部說出?只說兩句,是否要加上師父的名字來註明?

  師:只是說一說就不必了,要落在紙上或者錄音錄像就不一樣了。其實我寫的很多詩都與大法修煉有關係的,那麼也就是法的一部份,所以不能夠隨意的作為誰自己的東西去引用。說跟別人談起或者文章引用的時候,注意就行了。

  弟子:俄羅斯和全世界俄語大法弟子、加拿大溫哥華、俞加維爾、台灣、韓國、日本、江蘇南京市、美國德州、上海、加拿大溫哥華小弟子、遼寧鞍山、遼寧朝陽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

  師:謝謝大家啊。(鼓掌)

  弟子:搞技術的大法弟子,特別是在人中很傑出的,互相之間的妒嫉及自我很強,請師父明示。

  師:沒那麼嚴重吧,但也不排除沒去掉的人心會表現出來。沒修好有這種心就得去,有甚麼專長也別自滿。你們知道嗎?把全宇宙、整個人類,唯一能說清楚的就是我李洪志,任何一個生命都不可能,(鼓掌)我可從來沒有跟你們自居過,所以大法弟子啊,我們掌握點常人的技能千萬不要驕傲,沒甚麼驕傲的。其實你所學的也是你有這樣的願望,當初給你這樣的安排,因為在證實法中需要,僅此而已。

  弟子:現在覺的每天時間過的很快,很多事情沒有及時做好。明慧網上有學員心得體會說,在狀態很好的時候,在很短的時間內做好了一件事情。師父能不能講一講時間的問題?

  師:其實我還是這樣想,我們大法弟子不怕你有常人心,關鍵是怎麼樣能夠樹立起自己的正念,如果你正念很強,時時都像一個修煉人一樣,或者不說時時,你所碰到的一些事情,能像大法弟子一樣,你就知道這件事情怎麼做,你就會顯示出神跡,你就會有特殊的表現,你就會能辨別是非,你就會能做好所有的一切。(鼓掌)畢竟大家是修煉的人哪,你們是不同於常人的。儘管你們都在迷中修煉,很難體現出大法弟子的許多事情,其實也不是甚麼你們都不知道的。超常的事情,如果你們正念強的話,就會體現出來。

  弟子:我帶來了一些朋友,小孩子。他們見到您,但他們不明白您講的話,他們的主元神在聽嗎?他們能回到他們的家嗎?

  師:你要知道我是給大法弟子講法哎,(笑)一個常人今天進來呀,他不知道我是在講甚麼呢,何況小孩。但是作為人的生命都有明白的一面,那面會知道,同時也會受益。但是這些事情別太注重它。度不了人,那邊明白也沒有用。

  弟子:在對國內民眾大面積講真相的材料上,有學員認為「修在自己、功在師父」,選擇甚麼樣的內容並不是很重要。

  師:那就是又走到另外一個極端了。你們證實法要理智的去做,你們怎麼樣選擇、做的更好,這就是你們證實法、怎麼樣走正自己的路。甚麼都是我做,你就成了一個打字機,那我還要你當甚麼大法弟子啊?轉生成個打字機就行了吧?(眾笑)

  弟子:請問未來還有人得法、還得修,是否包括在正法期間做的不夠好的大法弟子?

  師:不包括,這一點我可以肯定的告訴你們。這一茬,這一批就是這一批了。

  弟子:現在弟子們的大法工作都很忙,是否需要再讓弟子們佔時間寫常人的文章給我們大法弟子辦的報紙用?還是儘量用常人寫好的現成文章?

  師:我想呢,這就看你們自己的需要了,怎麼做都行。你不要以為寫常人的文章你就不是救度眾生了,大家共同烘托出的媒體救度眾生中所起的作用就有你一份,儘管你寫的是常人文章。(鼓掌)當然,你不會老寫常人文章,也會做一些大法弟子應該做的其它事情呀。

  弟子:南加州和北加州大法弟子向師父問好。請問師尊,有些老學員追求功能及能量等,要顯示自己。還有人在煉功和發正念時睡著了,我們善意的提醒,他卻生氣了。我們不知道對他如何做才好。

  師:生氣就生氣,生氣了就說明修煉有問題。為甚麼錯了還生氣?生氣了也得說呀,本著對他負責,那也不怕他生氣。(鼓掌)

  對大法弟子顯示啥功能?有啥顯示的?去對邪惡的黑手顯示顯示多好。其實你所有的本事還不是修了大法才給你的嗎?不要跟學員去顯示,也不要沾沾自喜,不要認為自己有啥本事,你那點本事能幹啥。在這些方面不要叫師父再說你了,總得有點自尊啦。被執著心帶動的顛三倒四的,除了幾個有執著的聽你顯示之外,學員都怎麼看你你知道嗎?

  一顯示了那些東西就甚麼也不是了,不要執著這些,更不能夠把你看到的東西到處在學員中帶著人心宣揚。其實這些在修煉人中不是不可以說,也不是不可以有功能,關鍵是用甚麼心。正用會對大法弟子有好處,顯示就是你在起干擾作用啊。

  今天大法弟子都在證實法中圓滿他們至高無上的榮耀、果位,任何東西都不能插進來,誰插進來誰就是在犯罪,是絕對不允許的。一次、兩次的不聽,時間長了,一定是舊勢力要把你推到對立面上去你才這樣做的,你就在起這樣的作用,真到了這一步已經是屬於不可救要的了。我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師父在挽救、在給你機會,不要一而再、再而三老是那樣的。真的是在講真相中、救度眾生中、反迫害中神通大顯,我與所有的大法弟子都會讚揚你,是這樣嗎?

  天體大的無法形容,許多事我都不跟你們講了,你知道那點太小了。一個很高的神,當他看到了更大天體的廣闊、天體的巨大時,震驚的瞠目結舌。一個神都會這樣,人知道了點更大的空間當然會動心,可是大法弟子就必須理智。

  弟子:大法弟子辦的媒體在海外聲勢浩大,媒體在正法最後是否通過我們已有的講清真相的通道,如網絡、寄信等大面積的走向國內?是否也應該考慮中國人的接受能力?因為大陸中國人不同於海外,受謊言毒害很深。

  師:現在我們所做的這一切呀,基本上我說還是很理智的,無論是中國大陸的人哪,還是中國大陸以外的中國人哪,都能夠接受。我覺的這個媒體現在辦的還是可以的,在講清真相方面所用的報導方式、寫的文章,中國大陸的人還是完全能夠接受得了的。

  完全針對中國大陸,現在還是不行。將來大法弟子辦的報紙在全世界也是第一大報,(鼓掌)因為那些造謠媒體都是有罪的,那些人也得償還,他們的媒體也得償還。

  我還是給大家解答完了。(鼓掌)人類社會呀經過了上億年的這樣一個過程,眾生都是為了這法來的。三界內的一切生命都是為這法而來,為這法而造就的,為這法而成的,包括萬事萬物。人世間的一切,也都在圍著大法在運轉,不管常人感覺到、感覺不到,不管你覺的他是有意識的、無意識的,甚麼都在圍著大法轉。就包括現在全世界所有對這場迫害表現麻木也好、關注的也好,也是圍著大法在轉,由於正法的需要,就是需要一些人這種狀態,好為下一批人修煉而封存。也就說一切你別看它好像是無序的,都是有序的,甚麼都緊密的和這次正法連繫著。

  我們做的一切都是偉大的,大法弟子幹的一切都是在救度眾生,大法弟子做的一切都是歷史上前人沒有做過的。他的偉大是因為有大法,他的偉大也是因為大法在造就著這一批修煉的人,也是因為大法在三界中、在人世間洪傳,而在這小小的地球上卻牽動著穹大的天體。看似一般,看似和常人的事情沒有太大的區別,可是他的威德卻對映著最高的天體。

  大法弟子們已經走過了那麼艱苦的歲月,我希望大家呀走好最後的路,珍惜你所走過的路,未來的一切都在你們證實法中體現出來。

  (鼓掌約一分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