廊坊610洗腦班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

【明慧網2004年3月25日】洗腦班是在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殘酷迫害下一個荒唐的產物。在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情況下,將法輪功學員隨意拘捕、關押,施以種種手段,其中包括酷刑和各種折磨,目的是強制洗腦,逼迫大法弟子出賣良心和靈魂,放棄自己對真善忍的信仰,以達到惡徒們所謂的「轉化率」。

幾年來,廊坊「610」主任韓志光指使惡人趙麗華,利用廊坊外貿科長李樹香、管道局物業管理處郭玲、張敬新幾名猶大(曾學過法輪功,在強大的邪惡壓力下洗腦後走向反面)等人緊隨江氏集團積極參與這場對法輪功的血腥鎮壓。先後在「月城賓館」,安次區「第二招待所」多次辦洗腦班,強迫廊坊地區上千名大法弟子轉化洗腦。

一、迫害手段

他們的手段是:當法輪功學員一旦被綁架到洗腦班,就立刻失去了人身自由,如同在監獄一樣,被人24小時看管。開始時那裏所有的人都表現出對你十分關心的樣子,問寒問暖,目的是想用偽善來打動你,以達到讓你「轉化」的目的。首先讓你整天看誣蔑大法和師父的錄像、材料等。猶大們整天給你灌輸他們編造的歪理邪說的理論。幾天後如不「轉化」,便立刻揭掉偽善的面具,讓一群猶大們圍著你輪番轟炸,並用判刑勞教來威脅恐嚇。如還不「轉化」,就開始打罵、罰蹲、罰站,幾天幾夜不叫睡覺(李春英就曾四天四夜沒讓睡覺),用煙頭燙,戴手銬,有的被打嘴巴子,更令人髮指的是給霸縣法輪功學員鄭慧旺灌迷糊藥。

對絕食的大法弟子強行灌食,這種野蠻行為給人帶來極大的痛苦,甚至令人窒息(全國有許多大法弟子就是這樣被迫害致死的。國際上是禁止對絕食犯人採取這種野蠻行為的)。在這種強大的精神壓力和殘酷手段的威逼下,有的人被迫違心的寫了「四書」(保證書、悔過書、決裂書、批判書)。有的被逼出病,管道局於靜就是這樣給折磨出冠心病,不得不送醫院搶救。永清女大法學員潘淑霞被折磨一個多月後血壓高達240,還送去勞教,直到被唐山勞教所體檢不合格後拒收。劉亞傑、李金英等多人也被迫害得舊病復發。

韓志光還用欺騙的辦法許願只要你轉化了,出去後立即讓你上班。在這期間把單位「610」主任和單位領導都叫到場,說給恢復工作,可一出洗腦班再找領導,領導卻以各種藉口推托、拒絕(管道局研究院的李春英和周玉珍就是其中的例子)。

二、藉機斂財

他們還趁機收斂錢財,每個人都得交所謂的「轉化費」(由單位或個人交),5千至1萬不等。幾年來在洗腦班裏「轉化」了上千人,而且出班後它們認為「反彈」(清醒後重新修煉法輪功)的人還要反覆進班反覆交錢。照這樣計算,至少是幾百萬的鉅款啊!這些錢怎麼用?只有他們自己能說明白。

電視裏卻把這種迫害大法弟子的「洗腦班」說成是「救人工程」,是在做「春風化雨」般的思想工作。多麼動聽的欺世謊言啊!

下面讓我們看幾例法輪功學員在他們威逼、欺騙下所謂「挽救」後的悲慘遭遇,就更能說明它們是在「救人」,還是在害人。

三、更多事實

1. 侯繼明被迫害含冤離開人世

侯繼明,男,49歲,廊坊市銀河南路永祥街辛莊人。97年得法。7.20後,因常被村委會、派出所、公安局騷擾而流離在外。2002年11月5日被區公安局隊長劉彥輝、李愛民,南門外派出所所長單瑞喜,村支書陳殿玉,治保主任陳向強等人從山東老家抓回,在看守所裏被戴上手銬、腳鐐,遭受打罵,手銬銬進肉裏鮮血直淌,後留下很深的傷疤。11月18日被送到「二招洗腦班」進行精神迫害,區委武光棟指使黃俊玲等惡人不讓其睡覺。大城縣的和尚楊井田用東西重重地打了侯繼明的頭部,從此他便常頭痛發燒。在那裏他被折磨了半個月,身體和精神備受摧殘,在雙重的壓力下違心地寫下了「保證」。2002年年底被放回後,持續發燒一年多(被綁架前他身體非常好,以蹬三輪車為生,甚麼病都沒有)。加之心靈被扭曲後,精神上的痛苦,使他身體越來越不好,常咳嗽,吃飯也常吐,總說心口悶得很,就這樣侯繼明在江氏集團廊坊「610」這種殺人不見血的精神迫害下倒下了。於2004年1月17日上午11點20分帶著深深的痛悔含冤離開了人世。

2. 被「610」迫害精神崩潰投河身亡

孫廣娟,女,42歲,廊坊市安次區北史務村人。

2001年10月由北史務鄉綜治辦主任楊寶銀帶領20餘人將她家團團圍住,強行把她綁架到廊坊洗腦班,進行「洗腦」迫害。610惡人指示多名猶大輪番對她灌輸邪悟理論,不讓睡覺,打罵、侮辱人格。在強大壓力下違心「轉化」了。後又被逼違心寫下了辱罵師父和大法的「四書。」自此她精神崩潰了,想不明白,做好人有甚麼錯。更承受不住明知真善忍好而又不能按著去做的巨大精神壓力,一度精神恍惚、壓抑以致失常,於2002年7月竟投河身亡。

3. 是誰把馬振庭害死的

馬振庭,男,40多歲,廊坊市3532工廠職工,2001年底被610綁架到「洗腦班」,被強迫洗腦後精神非常痛苦,身體一天天消瘦,想到醫院去看又沒有錢,因一家三口都修煉,四年來都多次被綁架、關押,妻子又被勞教三年,公安局、看守所、工廠幾經敲詐,僅有的一點積蓄都被勒索光了,等湊夠錢上醫院,已經晚了。

於2003年7月10日去世。他妻子悲憤地說:「我丈夫不轉化能去世嗎?被綁架到洗腦班前還160斤呢,誰都知道身體棒棒的,是江澤民把我丈夫害死的!」

4. 被轉化後生不如死

還有一名法輪功學員也差一點被這種精神迫害奪去生命,她有幸又回到大法中來使生命再次得救,她談了自己被「轉化」後那一段痛苦經歷。

她說:「被迫「轉化」後。突然感覺自己身體幾乎沒有不難受的地方。好像到處都是病,每個汗毛孔都像針扎一樣難受,一連數月晚上無法入睡,家務活一點不能幹,到處求醫看病,吃進口藥,針灸,甚至求巫醫,全都不管用,六、七個月下來,人已經被折磨得不成樣子了,那種痛苦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真是生不如死。精神完全崩潰了。一個人都不敢在屋裏呆。親朋好友都悄悄議論說這人完了。我也覺得自己完了,不想活了,想這樣活著還不如死了好呢,於是在家沒人時,我幾次想觸電一死了之。」

她說:「就在我痛不欲生時。大法弟子幫助我又回到了大法中來,很快身體與精神就恢復了正常,使我又一次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師父的慈悲。在這期間,她一年半不能工作,再加上醫藥費,經濟損失近萬元。……」每次談起這段經歷她都泣不成聲,非常感激大法的救命之恩。

四、是害人,不是「救人」

讀到這裏,也許您會問:他們為甚麼會這樣?法輪功學員因為信仰真善忍,無疾無病。有多少癌症病人起死回生。因為信仰真善忍,無怨無恨。在家庭在社會上,處處嚴格要求自己,做個道德高尚的人,這有甚麼錯!可是江氏集團非要逼迫他們否定這一切,放棄這一切。讓他們把自己實實在在的親身感受說成是假的,讓他們出賣自己的靈魂。這對任何一個有良知的人來說都會造成極大的精神痛苦。加上殘酷的威逼手段讓你失去前途、學業、工作,並判刑、勞教、非法關押、酷刑折磨,甚至被折磨致殘致死。在這種精神與肉體的雙重壓力下,有的人違心的「轉化」了,被迫寫了誣蔑大法的「四書」。

做了這種背叛之事,對一個曾經修煉過的生命來說是極其痛苦的,精神打擊巨大。有的「轉化」後,幾天幾夜不能睡覺,有的痛哭不止。一個有信仰的人被迫放棄自己的信仰就如同放棄自己的生命一樣,那種痛苦是無法用語言來表達的!當這種痛苦達到極限時,個別人會變得主意識不清,極個別的甚至會做出極端激烈的舉動。像電視報導的黑龍江省伊春市美溪區關淑雲掐死自己女兒一事就是屬於這種情況。她就是被邪惡的江氏集團用罪惡的洗腦手段,從一個至少曾經願意追求真善忍的人,被「轉化」成了一個喪失人性的殺人犯,而後又被它們惡毒的栽贓在法輪功頭上。如果是煉法輪功煉的,為甚麼在她被「轉化」之前煉功時沒有出現這種事,而是在「轉化」後不煉了才出現呢?!

其實真正的罪魁禍首是江氏集團,它們才是真正的殺人兇手。可見江氏集團對法輪功學員的精神迫害是多麼殘忍毒辣,是殺人不見血的屠刀!

最近廊坊610又在「月城賓館」辦起了害人的洗腦班,強迫大法弟子「轉化」。我們希望有關組織人、策劃人,和直接執行人立刻停止這種違法行為。因為你們這樣做依據我國刑法已犯了「非法拘禁罪」、「剝奪公民宗教信仰罪」,不准睡覺、罰站等犯有「刑訊逼供罪」、「勒索他人錢財罪」。法網恢恢,疏而不漏。那些迫害大法弟子的兇手們必將得到法律的制裁!

在此,誠心奉勸:立即停止迫害那些大善大忍的、在強權暴政面前仍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抗爭的法輪功學員們。迫害大法和大法修煉者,天理不容。為了你自己,為了你自己的父母、妻兒老小,為你們自己將來的命運,趕快將功贖罪,給自己留條後路吧!

對廊坊大法弟子迫害的直接責任人:
市610辦公室主任:韓志光、趙麗華
對廊坊大法弟子迫害負有不可推卸的責任人:
市委副書記(主管公檢法司):王會平
市公安局一處處長:楊華、田廣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