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甚麼都要修自己的一顆心

【明慧網2004年3月24日】數度去香港講清真相,意識到有一種普遍存在的現象:那就是同修之間時常發生心性摩擦。最近的一次經歷為在景點上,有兩個中國遊客正在看電視錄像,剛播放到自焚真相時,從遠方傳來一聲呼喚,站在他們身邊的同修就跟他們說有人喊他們過去,所以這兩位中國旅客就立刻走了。我看到這件事之後,認為這位同修做法不對,就跟這位同修講:剛剛的呼喚是一種干擾。而這位同修的回答讓我覺得她認為自己做得沒錯,所以我又再一次的跟她說:明明知道是干擾,為何不想辦法留住他們呢?

這件事情就這樣子過去了。結果等到我要回台灣那一天,這位同修才告訴我她之前的狀況本來愈來愈好,在聽到我質問她之後,就一直陷入低潮。這時我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一件大錯事:由於自己當時的心不夠純正慈悲,所以起到反面效果。在我第一次告訴她時,我很留意自己的態度,因為我知道如果我的話讓她心裏不舒服,會造成整體的場不好,給大法帶來損失。結果當她的回應讓我心裏不舒服時,我就守不住自己的心性了。雖然表面上我好像是把大法擺在第一位,告訴她應該如何做,其實內心深處是有強烈的爭鬥心、顯示心。就是由於自己心不正,而給邪惡鑽了空子,表現在同修眼前就變成一副兇狠的模樣〔根據她的描述〕。

談到惡狠狠的模樣,又讓我想起我第二次去香港時,有一位同修說我對她態度很兇〔當時我也是以做好大法工作為由而掩蓋了自己的執著〕。事後這位同修有很仔細地描述了我當時對她說話的內容、表情、語氣。令我驚訝的是她所描述的與我的記憶有蠻大的出入。

這兩件事情不禁讓我意識到,在我們與同修相處時,只要其中一方心性上有漏,邪惡就會鑽空子加以演化,導致雙方接收到的訊息不同:傳達者的意見、表情,肢體語言……被對方誤解。而一旦誤解造成,邪惡又會擴大執著,導致同修更難將心放下。所以我們一方面要尊重、肯定同修做大法工作時的看法,不要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對方,就算對方有不足之處也要加以圓容、補充而不是迴避責任。另一方面更要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以免被邪惡鑽了空子,演化出一些假象,激化同修之間的矛盾。

個人體悟,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4/3/24/706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