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欺騙掩不住 累累罪惡必昭彰(一)(圖)

北京市法輪功遭受迫害綜合紀實

【明慧網2004年3月23日】(明慧記者任建、古安如綜合報導)曾經有人以為,那些對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的、慘無人道的迫害事情,是個別地區公安人員素質低下才發生的。生活在北京的人們,看到廣播電視報紙上鋪天蓋地的誹謗法輪功的宣傳,會勾起太多不願回想的往事,更不願去設想鋪天蓋地的誹謗後面所掩蓋的殘酷瘋狂和血腥。但是,就在人們不願去看和不願去想的時候,罪惡就在京城發生著。

從1999年7月20日開始以後,首都北京因其具有的特殊性,一直是江氏集團用欺騙、掩蓋和封鎖極力製造和維持殘酷迫害的發源地,也是其嚴密鉗控的地區。近五年來,北京市不法之徒跟隨江氏集團,不僅對北京市本地的法輪功學員,同時也對外地進京的法輪功學員實行了群體滅絕政策,進行了瘋狂的迫害。江氏集團一方面精心粉刷「以法治國」的假象招牌,另一方面卻不斷發出加重迫害的邪惡指令,並用威脅家屬、綁架知情人、統一口徑製造謊言等等手段封鎖真相,掩蓋迫害事實,欺騙不知情的京城百姓和全國人民。

第一部份:北京市被迫害致死的24名法輪功學員的部份案例

經對北京市迫害情況的不完全統計,截止到2004年3月14日,據明慧網收集的有名有姓的被迫害致死的北京市法輪功學員共24人,迫害覆蓋了整個首都。其中海澱區在北京各區縣中受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最多。

1999年7月20日對法輪功的迫害開始以後,海澱區煉功群眾受到殘酷迫害。據不完全統計,僅清華大學就有三百多名師生因修煉法輪功被拒絕入學註冊、勒令退學,開除學籍、公職,強制洗腦,受到拘留、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等等。

這裏列舉的僅僅是北京市法輪功學員因為堅持信仰、和平申訴、講清真相而被迫害致死的案例中的一部份。

* 青年女教師趙昕被毒打致頸椎粉碎性骨折,癱瘓煎熬六個月後含冤離世

北京工商大學在海澱區阜成路。該校優秀青年女教師趙昕,2000年6月因到紫竹院公園煉功被非法抓捕,被北京海澱分局非法關押期間被打成頸椎4、5、6節粉碎性骨折,在經歷了6個月病痛的折磨後於2000年12月11日晚離開人世。

趙昕,女,1968年6月28日出生, 1992年在北京商學院讀研究生,1995年畢業後任北京工商大學(原北京商學院)經濟學院教師。在讀初中、高中、大學、研究生期間均為班幹部,還先後兩次任學生會主席;工作中認真刻苦、勤奮敬業;為人謙虛友善,師生們都稱讚她有一顆「水晶心」。


風華正茂的女大學教師趙昕
趙昕於1998年5月偶然進書店中無意發現《轉法輪》一書得法,困擾六年的病疼(在長達六年的時間裏,總是覺得胸口火燒火燎地悶,每日要吃大量冰塊,經多方醫治均無法改善),在幾天的時間內得到解脫。從此,更加堅定地走上法輪大法修煉之路。修煉兩年,她身體健康,心性昇華。

1999年7月20日江氏集團公然迫害法輪功以後,趙昕被單位停止給學生授課、降薪,甚至面臨開除公職的壓力,她頑強地走了過來,並於2000年4月13日,手持自己親手做的「真、善、忍」橫幅走向天安門廣場,向廣大人民群眾講述法輪大法的真相,後遭到非法逮捕並拘留。在獄中,她絕食絕水七天七夜抵制非法抓捕和迫害,之後很快得到釋放。法輪大法遭受無名迫害以來,趙昕已先後六次被非法抓捕。

2000年6月19日晚,趙昕到紫竹院公園煉功,被非法抓至公園派出所,後被海澱分局押走,非法關至海澱分局清河看守所。關押期間於6月22日,趙昕被打成頸椎4、5、6節粉碎性骨折,頭部輕度外傷,左眼腫大有外傷,肺不能呼吸,生命垂危,被送往海澱醫院搶救。

趙昕被送到醫院時,見到她的醫護人員及其他病人說她依然戴著手銬、腳鐐(腳鐐是對諸如死刑犯等重犯所用的特殊刑具)。很快單位及家屬接到病危通知。開始探視往往僅一分鐘左右便被勸出,門口有守衛看守,禁止包括親生父母、姐妹在內的任何人探視。


被毒打致頸椎粉碎性骨折、生命垂危的趙昕

生命處於極度危險的趙昕奇蹟般地活了過來,但嚴重的頸椎損傷導致全身癱瘓,除頭部以外其餘部位全不能動。2000年8月11日,眼科醫生確診趙昕左眼為外傷性引起視神經萎縮、視網萎縮,已無法醫治,趙昕左眼失明了。她依靠頑強的毅力和對法輪大法堅定的信仰,忍受著難以想像的長期的痛苦煎熬,並逐漸撤掉了呼吸機等輔助設備,能自主呼吸、自主進食,令醫務工作者也暗自稱奇。

2000年10月19日,趙昕出院,後一直在家中休養,雖然意識始終清醒,但傷痛一直折磨著她。2000年12月11日晚6點50分,趙昕在經歷了6個月的痛苦折磨後平靜地離開了人世,走完了她短暫而悲壯的一生。

趙昕去世後,家屬及親友都非常悲傷,痛心一位才華橫溢的優秀青年女教師被迫害英年早逝,同時也敬佩趙昕勇於堅持真理、恪守信仰的偉大壯舉。當晚,趙昕生前的好友、同事、領導前去向趙昕告別,但隨即趙昕家周圍也出現了一些不三不四、來路不明的人。

2000年12月13日,趙昕追悼會和遺體告別儀式在北京八寶山殯儀館第三告別室舉行,許多趙昕的學生、同事、朋友、親人和法輪功學員前往給趙昕送行。但殯儀館路口入口處由六、七名便衣和五六輛車輛把守。便衣不時地攔截進入的群眾強行盤問和檢查身份證。當群眾告之是前往參加趙昕的追悼會時,竟遭到阻攔。追悼會院子裏約有幾十個便衣在人群中走來走去,並不時用對講機和耳機互通消息。十幾輛小轎車和中型麵包車停在院中,車上有穿制服的警察。告別儀式過程中,便衣曾阻止趙昕的親屬念悼詞。遺體告別儀式結束後,北京法輪功學員赫毅在八寶山公墓門口的馬路邊被北京市公安局14處的6、7名便衣綁架。

趙昕遺容等候向趙昕告別的人們人們向趙昕獻上鮮花

趙昕被害後,趙昕家屬依法狀告海澱分局,希望在大肆宣揚「依法治國」的「法制」社會裏,能夠依法討回公道,懲治兇手,但他們經歷了極其艱難的遞狀過程,遇到了各級檢察部門或粗暴蠻橫、或虛偽狡詐的態度,對案件均不受理,且不給予法律規定應該給的任何解釋。兩位老人一次次被拒在法律大門之外,趙昕的病歷也被封存在醫院中,不給家屬,所請律師也受到了來自高層的高壓和威逼。

趙昕被迫害致死的消息,引起了外界對於中國迫害法輪功學員致死事件的關注。

英國廣播公司駐北京記者2000年12月13日以「中國一法輪功學員重傷致死」為題報導了趙昕的重傷致死,文中說:「趙昕女士之死是法輪功稱其學員一年多來被警察酷刑致死的事件之一。不同的是,她的死因更不容置疑。」「中國政府去年七月正式把法輪功定性為×教組織,並予以取締。據法輪功組織提供的數字,一年多來共有85人被迫害致死,五百多人被判刑,一萬多人被勞教,更多的人被抓、被打、被送進精神病醫院以及被工作學習單位開除。……中國政府對法輪功的鎮壓受到人權組織和美國等國政府的廣泛譴責。」

美聯社記者克里斯托弗•伯丁2000年12月13日撰文「數百人出席被禁團體成員的葬禮」,報導了趙昕的被害死亡和在「嚴密的警察防範」下的葬禮:「哀悼者們沒有被圍繞於這個被禁團體的政治敏感度所威懾住,他們從趙昕生前任教的北京的大學乘上五輛公共汽車奔赴葬禮。」「當局在連續17個月的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中已經逮捕了數萬抗議和公開煉功的法輪功追隨者。」

和海澱區有姐妹城市關係的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柏克萊市議會2002年7月9日通過議案,要求北京海澱區政府調查對法輪功迫害的暴力行為。對被拘禁者遭到電棍、性騷擾和其他包括「冰凍」在內的酷刑折磨,以及法輪功學員被虐待致死事件展開調查,並將事件的經過及原因告知伯克利市。

迫害趙昕致死的肇事單位及相關單位及個人:

(1) 北京市海澱區公安分局
局長:高煜 (電話暫時不詳)
紀委書記: 張寶奎 電話:86-010-62630429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後官園15號
(2)北京市海澱區清河看守所
所長:白剛 電話:86-010-62902266轉3502 BP:62628566-5339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清河龍崗路25號
郵編:100085
(3)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檢察院
監所處處長:李奇增 電話: 86-010-62532000, 86-010-82644827
地址:北京市海澱區廠窪西路八號
郵編:100089

* 兩位退休中學女教師被害── 一位被注射毒針,一位被毒打致死

北京市海澱區兩位退休女教師──原遠大中學的張淑珍和原北醫附中的吳垚,在2002年10月和2003年6月先後被迫害致死。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2月13日報導,消息說,51歲的張淑珍是北京市海澱區遠大中學退休教師,家住北京市海澱區石佛寺39號。張淑珍從1992年開始修煉法輪功。2001年因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被警察抓送清河看守所。為逼迫她放棄對法輪功「真善忍」的信仰,警察連續幾天幾夜不讓張淑珍睡覺,用電棍電,揪頭髮往牆上撞,並慘無人道地往她肛門裏注射不明有毒藥物,導致張淑珍劇烈腹痛,肚子脹得比懷孕婦女的肚子還大。警察用種種酷刑逼張淑珍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的名單與地址,她一言不發。

知情人說,後來張淑珍被非法判一年零六個月勞教。在被送往團河勞教所的途中,張淑珍劇烈腹痛,後團河勞教所怕承擔責任,讓家屬接走。2002年10月9日晚7時,張淑珍被送往海澱醫院,當日晚9時離開人世。

北京市海澱區遠大中學一員工證實了張淑珍的死亡時間。

57歲的原北醫附中退休英語教師吳垚和老伴楊佔明都是法輪功學員。見過吳垚的人對她的印象是,1.70米的個頭、190斤的體重,堂堂的相貌,威嚴而又親切。修煉法輪功之前,吳垚的身體非常不好,幾乎癱在床上,修煉法輪大法使她重新走上了講台,成為一名學生喜愛的優秀教師。

2002年9月10日教師節那天,夫妻倆在向人們講述法輪功真相時被非法抓捕,後被關押在豐台區看守所。2003年6月11日吳垚被非法送往勞教所,2003年6月22日家屬被告知吳垚已去世,據稱是「猝死」。

剛被捕時,吳垚曾以絕食的方式來抗議無理抓捕行徑。看守所利用監室裏的犯人集體強行給她灌食,那些犯人兇狠地掐臉、撬嘴、掐乳房、陰部……11天後吳垚停止了絕食,之後被調號(調換牢房),調號時還戴著鐐銬,不是走過去的,是被拖抬過去的。

吳垚和她的老伴楊佔明都被非法判2年勞教。

看守所曾兩次把吳垚送往勞教所,但都因身體原因被勞教所拒收。沒辦法,市公安局說準備放人,但條件是寫個「保證書」放棄修煉,被吳垚拒絕。

在看守所期間,面對管教做惡,她總是善心對待她們,告訴她們行惡的後果。在看守所呆時間較長的犯人都說管教變了,對法輪功學員的態度和對待犯人的態度明顯不同了。非典期間,看守所要求每人每天量三次體溫,她用自己修煉法輪大法前後身體健康的改變讓人了解法輪大法的神奇功效。她的善言善行感動著周圍的人,她的身邊總有喜歡聽她講法輪功真相的人。

吳垚最後一次被送往勞教所時,在調遣處因抵制警察的非法要求、命令和指使,遭到了毒打。警察們用肘部猛擊她的腰部,使她痛得站不起來……就這樣,十天後吳垚被迫害致死。楊佔明現仍被關押在勞教所。

* 北京首例迫害性灌食致死案──梅玉蘭被朝陽看守所迫害致死

在四年的迫害中,江××一夥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洗腦和肉體摧殘時使用的酷刑至少在四十種以上,甚至不惜玷污醫德來殘害法輪功學員,如注射破壞腦神經藥物、野蠻灌食等。據法輪大法信息中心的統計顯示,在九百餘名被迫害致死的法輪功學員中,約有10%死於迫害性灌食。

野蠻灌食作為摧殘法輪功學員的酷刑手段,在迫害中被全國持續而廣泛地使用,從案發地點上看,遍及全國各勞教系統甚至醫院。

許多迫害案例顯示,中國勞教所對絕食抗議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進行灌食不是出於人道目的,而是明明白白的折磨、酷刑。採取的手段包括:

特意用粗管子、特別是髒管子給法輪功學員灌食,並反覆使用,管子故意不塗潤滑油或潤滑粉,多次插管,從一個鼻孔插入抽出,又從另一個鼻孔插入,過程中,故意反覆抽拉皮管,導致絕食者巨痛,噁心、嘔吐、劇烈咳嗽。

撬嘴直接灌食,強行將學員捆綁起,在試圖掰開嘴唇和撬開牙的過程中,受害者的嘴被撕裂、牙被撬掉、喉頭嚴重受傷。這種野蠻灌食方式,很容易將水、食物等強行灌入氣管,造成肺部損傷。有許多法輪功學員當場被折磨死去。

所灌的東西有:灌高濃度鹽水、粘稠玉米糊、辣椒水等。有的當場被灌死,有的因膠管插入氣管使學員窒息而死。有的把辣椒粉撒進學員的眼睛裏、口腔中,劇痛難耐。

梅玉蘭,女,44歲,北京朝陽區大法弟子,2000年5月13日獨自一人在家門口煉功後被抓進朝陽看守所,5月14日,因要求無條件釋放而絕食,絕食三天後被強迫野蠻灌食,於2000年5月23日下午4點10分去世。這是北京市第一例經核實的由灌食直接致死的案例。

明慧網2000年5月26日刊登了目擊者的投書,據目擊者稱:

「5月16日上午,朝陽看守所採取強行插管的方式強迫學員們進食(即灌鹽水和豆奶),梅是第二天(5月17日)被灌的。當時,607號共有九名學員,都先後被灌食。負責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馬大夫,而是一個犯人,該犯人據說是朝陽醫院的護士。

梅被灌時,我們幾個學員在號裏聽到她痛苦的慘叫聲,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回來,胸前一片豆奶鹽水,她喘著氣對我們說:「沒灌進去,都從鼻子裏嗆出來了,很難受。」後來梅就說頭痛,號長就讓她躺下休息,她覺得一陣陣噁心,不想喝水,吐出來的也都是體內的髒東西。可到了當天夜裏,她開始吐濃痰和血,到後來吐的就是大口大口的血,號裏都是血腥味兒。值班的犯人立即報告當夜的管教,這位姓孫的管教置之不理,說:沒關係,死不了,出了事我擔著。結果沒有及時送醫院。

到第二天,我們看到梅被拉出去照相(照相的事是聽抬梅的犯人說的),回來時,在601號的學員看到她是被平放在地上、被拽著雙臂拖回607號的。折騰了一夜,又被背出去送醫院,聽說打了點滴。回來後,管教就給了一小碗米粥,我們幫她喝下了。當天夜裏,梅開始喘不上氣來,大口呼吸,慢慢手腳冰涼,眼珠也不動了。我們立即報告了值班醫生,才被送民航醫院搶救。

19日,607號全體成員都被錄了口供(關於梅的事),我們只知道梅在被灌前是好好的,還負責在號裏刷廁所,而被灌後就再沒起來。

5月24日我們去醫院詢問,護士說梅在5月23日下午4點10分去世了。另外,一直照顧梅的學員──賈秀蘭至今未獲釋。

梅的丈夫李萬慶因春節在天安門煉功被判2年勞教,現關在團河勞教所。他們還有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兒,一人在家。」

據悉,給梅玉蘭灌食的不是拘留所的大夫,而是一個犯人,在號裏的人都能聽到她痛苦的慘叫聲。

梅玉蘭死後,朝陽看守所謊稱其未死,並騷擾有關證人。其同監難友們在2000年5月28日再次被綁架劫持到朝陽拘留所。

法新社和自由亞洲電台報導了梅玉蘭的死亡案例,報導稱:「一名絕食抗議的被禁法輪功精神團體的成員死於中國警察的拘留之中,死前她在被強行灌食時受到致命傷害」。

* 彭光俊遺體成黑紫色,臉上被電棍灼傷,肢體骨頭被折斷

彭光俊,男,55歲,北京市懷柔區橋梓鎮後橋梓村法輪功學員。自99年7.20以後,彭光俊多次被非法抓捕,或被強制辦洗腦班,或被非法拘留關押,最後一次被抓是2003年9月28日,被非法關押後,2004年1月26日當局通知其家人,彭光俊已死亡,並恐嚇家人:如果不服從政府的安排,要叫你們全家全部失業破產,無以生存。

據村民講,彭光俊平時為人正直熱情善良,身體也很結實,自修煉法輪功後,更加嚴格要求自己,給別人幫助時,從不講條件論價錢,是村裏老少皆知的好人。

2003年9月28日,當彭光俊正為一蓋房的人家幫忙時,突然來了幾個警察,連踢帶打地將彭抓走。彭光俊堅定正念,決不屈服。年前,執行江××迫害政策的不法之人為了向主子邀功,揚言一定在年前轉化他。在江××「打死算自殺」的密令下,他們終於下黑手直至將彭光俊迫害致死。

彭光俊被抓後在團河被非法勞教。在春節期間的一次大會上彭光俊高喊「法輪大法好」後被綁架到集訓隊,被惡警劉金彪等人毒打致死,死後身上有傷。而團河勞教所對外則謊稱彭光俊是得心臟病而死。

2004年1月26日,司法人員謹慎地提著禮物,來到彭家謊稱:彭光俊病死了。彭的親人感到其中有詐,後向政府提出驗屍,承辦人答覆:只要你們不追究死因,你們可以給彭挑選骨灰盒及墓地,政府出一萬五千元喪葬費。

在處理彭光俊的遺體火化時,有人趁機查看遺體時發現,彭光俊頭部和身體都被打成黑紫色淤血,臉上有被電棍灼傷痕跡,肢體有的骨頭已被折斷。面對冤死的彭光俊,其家人認為人命關天,不能如此了結。但想起承辦人的恐嚇:如果不服從政府的安排,要叫你們全家全部失業破產,無以生存。迫於壓力只好蒙冤忍屈。

據知情人講,司法人員在送彭的骨灰及家屬回村時,車開到村口,停車問:村裏人多不多。因怕村民質問無以對答,因此拿出200元稱打車費,讓彭的親屬自己回家。

鄉親們得知此事後極為憤慨,認為擺在眼前的事實難以和所謂「以德治國,依法治國」的口號對帳,就連以往受江氏集團造假宣傳所矇蔽的幾個村民也感到震驚,他們愧疚曾受矇騙而誤解過法輪功,冤枉了像彭光俊這樣的好人。

迫害彭光俊致死責任人:團河集訓隊大隊長劉金彪

* 鼻樑骨被打折後又遭迫害性鼻飼灌食,龔寶華慘死

2000年6月17日,北京市平谷縣劉店鄉8位農民(均為女性)到北京信訪部門反映法輪大法的真實情況,她們剛到東直門長途汽車站就被截住並很快被抓回。回到鄉派出所,幾位公安幹警就開始毆打其中6人,5人被打出血,其中包括35歲的法輪功學員龔寶華。


龔寶華遺照

開始派出所副所長用手打她們的臉,後來就用笤帚打她們頭部、臉部,最後,笤帚都被打散了。龔寶華鼻樑骨被打骨折(峪口中心衛生院證明),血流了一地。

第二天,6月18日,派出所為了怕群眾指責控訴其非法行為,又以莫須有的罪名把其中4人抓進縣看守所,並封鎖全縣的照相館,強行扣留了遭毒打的法輪功學員為反映情況照的相片。其中一法輪功學員為躲避非法抓捕只好滯留在外,不能回家。

2000年6月19日上午,劉店鄉十餘人及傷者家屬到縣檢察院反映情況,要求起訴打人警察,三人被縣公安局抓走。

龔寶華的鼻樑骨被打折後,當地鄉親及親屬要求讓龔寶華回家養傷,但派出所懼怕群眾憤怒,為掩蓋事實真相,將龔寶華等人送進平谷縣看守所。龔寶華等人在沒有辦法的情況下,只好以絕食的方式抵制非法抓捕和迫害關押。

6月25日晚上約8點多,龔寶華等8人被叫出監號強行鼻飼灌食,龔寶華是最後一個。在這之前,一位法輪功學員提醒看守:龔寶華鼻子有傷,不能灌食。但遭到看守的訓斥:「用你告訴?!」

遭迫害性鼻飼灌食後,龔寶華回到監號臉色發青,並反覆說胸部很麻並懷疑看守是不是把插管插到氣管裏了。大約十分鐘後,她突然昏死過去。大家趕緊喊看守,但沒人答應。過了一會兒,龔寶華漸漸甦醒過來,這時看守才來把龔寶華抬出搶救,但不許其他人跟隨,直到26日清晨她才回來。白天,大家看她情況不好,又多次要求看守對她檢查,她又被叫出,直到下午才回來。到晚上她的狀態沒有任何改觀。2000年6月27日上午,大家看她的狀態越來越不好,就又一次要求看守對她檢查,大約十點多,獄醫看她情況非常不好,才允許把她送去醫院。這以後情況不詳,到晚上約九點多,龔寶華被醫院證實死亡。

龔寶華從被關進看守所到被強迫灌食致死,僅僅9天,留下了叫天天不應,呼地地不靈的丈夫和年幼的孩子。

據稱,將龔寶華迫害致死的平谷縣看守所,是被公安局及縣領導引以為自豪的北京市唯一的一所縣級一級看守所。

龔寶華被害後,平谷縣為封鎖消息,從上到下,對外統一口徑謊稱龔寶華因肺炎而死。

中央社和加拿大國際廣播電台報導了龔寶華被灌食之死的消息。

*中西醫結合醫院主治醫師張允奕受酷刑流落他鄉被逼身亡

北京中西醫結合醫院位於海澱區永定路東街3號。33歲的法輪功學員張允奕生前是這所醫院的主治醫師。張允奕心地善良,自入杏林以來救死扶傷,醫院上下有口皆碑。


中醫師張允奕

2000年夏天,張允奕因在北京街頭散發法輪功真相材料被非法抓捕,在無任何司法程序下被判勞教一年,關押在臭名昭著的團河勞教所,期間受到酷刑迫害。2001年7月獲釋後不久,他不堪公安的不斷騷擾,為了免除進一步迫害,張允奕被迫離家出走,流落到福建一帶繼續講法輪功真相。

2002年8月,張允奕等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後被劫持到福建省公安廳,張允奕堅決抗議非法抓捕,拒絕回答任何提問。趁警察不備,張允奕藉機欲從敞開的窗戶走脫,不幸身亡。

* 年紀六旬的吳思民死於延慶看守所的毒打

吳思民,男,63歲,北京市延慶縣永寧鎮左所屯大法弟子。吳思民於2000年12月25日去北京為法輪大法上訪,結果當天被本地派出所接回就送進看守所,在看守所被打的奄奄一息,於2001年1月5日送延慶縣永寧醫院,搶救無效1月12日死亡。死前全身青一塊紫一塊的傷斑。

死後吳思民的哥哥找到永寧派出所說是要上告,副所長鄭建民(現在已經調走)說:「打官司你打得起嗎?想告,告那兒你也告不贏,我們官官相護。」

責任單位:
延慶縣永寧派出所電話:(010)60171217
延慶看守所電話:(010)81197830

* 法輪功女學員張淑琪被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迫害致死

張淑琪,女,52歲,北京西城區法輪功學員,原在北京中山公園煉功點煉功。1999年12月26日晨去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準備旁聽「審判」法輪大法研究會成員,在法院門前被北京市西城公安分局非法劫持,27日送西城公安分局拘留所。在拘留所張淑琪始終用善心去闡明法輪大法好,但受到不公正對待:罰站、曾被推倒兩次、因絕食被強行下鼻飼管,手腕被銬等。張淑琪被拘留20天後,其親屬突然接到廠橋派出所通知,要速去拘留所接她。張淑琪回家後僅一小時就昏迷不醒,送醫院搶救無效,第二日2000年1月15日晚9時50分猝然去世。

張淑琪的親屬說,張淑琪被非法關押20天後,(即2000年1月14日)下午5時左右,其親屬突然接到廠橋派出所管片民警陸×通知,讓親屬速到廠橋派出所,說去拘留所接張淑琪,同去的還有陸×和張淑琪工作單位保衛處長康×及派出所司機。晚7時,車到拘留所預審處,陸×上樓接張淑琪後上車。在回來的路上,張淑琪向陸× 、康× 講了剛才在預審處還在向民警相× 弘法,並在車上講了她在拘留所受到的不公正對待:罰站、曾被推倒兩次、因絕食被強行下鼻飼管等。

由於堵車,到家時已近晚八點,進家門後,張淑琪呈飢餓狀,搶飯桌上的涼饅頭吃被阻止。在吃了些麵條後準備洗澡時突發暈厥、嘔吐,並昏迷過去。此時為晚九時左右(到家後一個小時左右)後報市急救中心,送北大醫院搶救無效,於2000年1月15日晚9時50分左右停止呼吸。

張淑琪的親屬對她的死因質疑說,張淑琪修煉法輪大法五年來從未花過國家一分錢醫藥費,20天的拘留所生活都挺過來了,為甚麼回家不到一個小時就昏迷了過去?!為甚麼管片民警陸×在1月14日下午5點突然通知家屬去接張淑琪?為甚麼當家屬到預審處接張淑琪,負責人並沒有向家屬講明當時張淑琪的身體狀況,以便家屬思想有準備,採取相應的措施?張淑琪的死是誰的造成的?

* 北汽總裝車間工人李守強被昌平看守所謀殺

李守強,男,生於1963年12月2日,家住北京市朝陽區武聖東裏。北京汽車製造廠總裝車間工人。曾多次為法輪功上訪請願。2000年3月8日去天安門上訪時被非法抓捕後,在昌平看守所遭受毒打酷刑折磨,警方並在給他喝的可樂中加入大劑量的破壞神經的藥物,把他關在鐵籠子裏。2000年3月20日李守強被迫害致死。年僅37週歲。李守強的家屬在處理後事時遭警方勒索1萬多元。

1999年「4.25」以後,面對充斥的各種新聞媒體對大法的誹謗陷害、造謠誣蔑,以及對法輪功創始人的人身攻擊,李守強挺身而出,寫上訪材料,多次去上訪請願。2000年正月初一(2000年2月5日),李守強和其父(當時也是煉功人)來到天安門證實大法被抓,後被關進管莊派出所關押。隨後,居委會把人接回,送回家以後,潘家園派出所給他辦所謂的學習班,不讓上班。地點是在他家附近的一個托兒所裏。

2000年3月8日,警方放半天假。他趁機回到家裏,午飯沒顧上吃,就又拿著上訪材料去天安門上訪。他說:正好趁著開人大代表會議,向各界領導反映情況,找他們說理,讓他們(中央領導人)都真正地了解法輪大法。李守強當天被警察抓走,當晚10點左右,片警李長生和另外兩名警察押李守強到家中,把他家中的法輪功書籍、資料,音象材料等一併抄走。晚11點,警察把李守強帶走,關在昌平看守所裏。

在昌平看守所的10天中,警察多次對李守強審問、毒打、折磨,不給水喝。李守強始終堅持自己的信仰。最後,警察對李守強下了毒手,在給他喝的可樂中加入了大劑量的破壞神經的藥物。

2000年3月18日晚,潘家園派出所打來電話,讓李守強家人去潘家園派出所接人。李守強的大哥和他母親一起去接人。當時李守強被關在鐵籠子裏。在回家的路上,他大哥用自行車馱著他,李守強語言含混、斷斷續續的說:「他們(警察)給我吃了藥,在可樂裏下了藥,……他們不給我喝水……,喝進去,吐不出來了,他們說兩天就讓我死……,他們讓你們把我接回家,讓我死在家裏……,他們就沒有責任了……,我不該回來啊!應該死在那兒!」回到家後,李守強一會兒明白,一會兒糊塗,目光呆滯,思維散亂。洗澡時,正衝著淋浴,他突然衝出浴室,只見後脖頸、後腰大腿兩側滿是一條條的紫色傷痕。之後,他兩天裏不吃不喝。3月20日清晨,李守強恍惚中從家中陽台墜地而亡。

事發後居委會打電話通知警察,警車、警察連同兩名法醫來了,進行所謂驗屍,其中一個警察說:「哼,打得夠嗆!」法醫一個字也沒寫,更沒有驗屍報告。家裏人本想在當地火化,處理後事。警方不讓,非要把人拉走,把人拉到了昌平。隨後,三里屯派出所打來電話說讓家裏三天以後再處理後事。在處理喪事過程中,警察共強逼勒索李守強的家人1萬多元。

* 73歲的女航天專家任漢芬被航天院公安和「6.10」辦公室歹徒逼死

任漢芬,女,73歲,北京市豐台區航天院小區法輪功學員。航天專家。2002年5月被航天院公安和「6.10」辦公室歹徒迫害致死。

任漢芬是建國前老黨員,50年代留蘇回國後,一直從事航天科學研究,工作卓有成效,為研究生導師、航天院火箭動力研究所研究員。近年來,介入中俄航天科技攻關,在俄亦有一定知名度。

任漢芬因修煉法輪功身心受益。1999年7.20後,她一直在堅定修煉法輪大法,被航天動力研究院所在地區公安局內保局和研究院「6.10」辦公室強行綁架參加洗腦班,身心經受殘酷的折磨和摧殘。惡警在洗腦班上逼迫任漢芬寫不煉功的保證,她堅定信仰,不改初衷。洗腦班到期後,仍不放她,並無限延期,被迫無奈,她違心地簽了字。回家後,老人痛悔不已,決心堅修法輪大法不動搖。為了擺脫特務們的糾纏和騷擾,老人將積蓄分給子女,離家出走。

航天院內保局和「6.10」辦的不法之徒,開車到處搜捕任漢芬,並在2002年5月的一天,將任漢芬非法堵在租室內。任漢芬為了免遭再次綁架,堅決抵制非法抓捕,從樓上繫繩下滑,不幸繩斷墜地身亡。事後歹徒們封鎖消息,航天院的不法之徒黨委書記李光亞、紀委書記五中仁在院總結會上大講特講如何幫教轉化法輪功人員的所謂經驗和成績。

國家的科技優秀人才,在江氏集團迫害法輪功運動中,就這樣失去了生命。

* 東城區法輪功女學員李玉玲遭酷刑折磨致死

李玉玲,女,北京東城區法輪功學員。李玉玲生前有一個幸福的家庭,副局級幹部的丈夫,在國外留學的兒子。2003年6月25日,李玉玲被東城區警察綁架,遭酷刑折磨逼供,2003年7月4日凌晨5時,含冤而死。

2003年6月25日下午三點多,李玉玲離開住地,帶著幾十份法輪功真相資料與光盤,在散發的途中被東城區警察綁架到東直門派出所,後又被轉移到和平賓館。警察逼她說出資料來源、資料點及其他法輪功學員。李玉玲拒絕回答,警察對她大打出手,24小時嚴刑逼供。面對嚴刑拷打,李玉玲毫不畏懼,九天裏她絕食絕水抗議迫害,始終一言不發,沒吐漏一個字。警察們惱羞成怒,氣急敗壞,對她用盡了各種非人折磨。2003年7月4日凌晨5時,李玉玲含冤而死。

當家屬接到死亡通知去隆福寺醫院時,看到李玉玲遺體左臉及耳朵又腫又紫,身體側面的肋骨也是一片片紅紫,而其他部位警察不讓家屬看,還威脅家屬「不准拍照、不准攝像、不准動屍體」,說這是「上級」規定。

當家屬提出質疑:1、臉上及身上的傷是怎麼回事?2、身體不好為甚麼不及時送醫院治療?3、如果不吃不喝為甚麼不採取措施、不通知家屬,人死了才告訴?

家屬義正辭嚴,要求警察對李玉玲的死有一個明確的交代,對提出的質疑有一個明確的答覆,警察無言以對,卻無理要求家屬在喪葬處理時範圍越小越好。

李玉玲被迫害致死後,公安企圖強迫李玉玲的丈夫簽署死亡通知,並接受公安安排的屍檢,以圖掩蓋酷刑折磨李玉玲致死的罪證。

法輪大法信息中心記者2003年7月8日報導,東城區東直門派出所(010-6416-9817)一男警證實了李玉玲的死亡事實,並承認李玉玲是他們抓的。

* 密雲縣女學員劉桂敏被海澱看守所迫害致死

劉桂敏,女,35歲,北京密雲縣巨各莊鎮豆各莊村大法弟子。2000年12月31日去天安門廣場請願被非法抓捕,後被關押於海澱看守所。因絕食遭強行灌食,曾被輸過兩天液。2001年1月5日劉桂敏生命垂危,海澱看守所公安見勢不妙,沒有繼續採取搶救措施而是強行送回家裏推卸責任。第二天經醫院搶救無效,於2001年1月7日去世,年僅35歲。劉桂敏死前曾大量噴血,估計是強行灌食時使其肺部受到嚴重創傷而導致。

以上還只是北京市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案例的一部份,北京市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更多事實,以及外地進京法輪功學員遭受迫害的情況,將隨後陸續報導。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