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3月22日)

【明慧網2004年3月23日】
  • 要點文章

  • 海外綜合

  • 迫害真相

  • 人心與因果

  • 弟子切磋

  • 正念正行

  • 大陸綜合

  • 惡人惡行

  • 資料彙編

  • 要點文章

    原告律師提交辯論文件 訴江案使更多人了解迫害真象。代表法輪功學員的律師泰瑞-馬什博士和安東尼-雅瑪托律師2004年3月19日向美國第七巡迴法庭的上訴法庭遞交了起訴江澤民一案的法律辯論文件。法庭將安排口頭辯論,進而做出裁決。

    原告律師在文件中指出,任何人都不應凌駕於法律之上。對於江澤民個人唆使和下令進行的酷刑和群體滅絕行為,被告江××是不能享有豁免權的。據悉,江氏集團就訴江案不斷通過外交途徑與美國交涉,以經濟利益等為藉口施加壓力取消訴訟案。馬什律師表示,在美國這一司法獨立的民主國家,這些干擾是不能被接受的。她說,「我們訴訟中的辯論理由是以條約法、國際慣例法及美國判例法為基礎,有些準則是超越這些法律的,被視為普世接受的,不因一個國家的外交政策,眼下的政治苛求,或是一個政府的需求和期望而定。」瑪什還表示,酷刑國際公約和群體滅絕國際公約中均規定,如果有人涉及酷刑或群體滅絕,不管他的身份地位如何,他都要負責。美國作為這些條約的簽署國之一,有責任推動此案。馬什律師表示在準備上訴材料的過程中得到許多著名美國法律界人士的支持。起訴江澤民案使國際社會和法律界的更多人了解迫害真象。


    海外綜合

    2004年3月20日,加拿大著名大報「國家郵報」發表該報記者約翰 特利-愛瓦特(John Turley-Ewart)的署名文章。在這篇題為「[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延伸到了加拿大」的文章中,記者以大量事實披露中共黑手在加拿大國土上迫害法輪功的行徑,並對加國政府對中國外交使節在加的[反法輪功]活動無動於衷、不採取具體行動抵制這些活動表示不滿。

    3月21日上午10點到下午4點,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在市中心藝術館前舉行活動,煉功、徵簽、發傳單等,呼籲市民關注張崑崙教授訴江案,收到了很好的效果。過往民眾紛紛表示對訴江案的支持。

    2004年3月5日晚上,由四十多位台灣法輪功學員組成的「天音合唱團」及女高音張佳慧受邀參加「文藝復興聯盟」所主辦的「大師音樂會」的表演,美妙的和聲撼動了在場觀眾的心,歌詞的意境也給予觀眾們無限的啟發。

    今年在澳洲悉尼市政府組織的鷹歌本節活動中,很多市民一到法輪功攤位即詢問在哪裏可以學功。一些明白真象的人們一來就主動簽名。在城市信息中心工作的一位工作人員說很多人到她們那裏問哪裏可以學功。很多帶孩子的父母看到我們送給孩子們的紙蓮花,非常高興。當他們聽說法輪功學員發起的「和平的花瓣」的活動正是希望人們了解在中國發生的對法輪功的殘酷鎮壓,並幫助在中國正在受到迫害的小朋友時,家長們紛紛讓孩子們把資料拿給老師,並歡迎我們到孩子的學校去開展這個活動。

    「2004年宜蘭綠色博覽會」於2月28日起在武荖坑風景區熱烈展開,台灣宜蘭縣法輪功學員們利用週休二日的假期,在園區內煉功、發資料,在春意盎然、百花齊放的綠色博覽會場,穿梭在熙來攘往人潮的法輪功學員友善親切地介紹功法,為午後的蘭陽帶來更祥和靜謐的清新之美。

    3月20日,澳洲法輪功學員參加了在墨爾本舉行的渥倫泰德鄉村節。上午11點,幾十支遊行隊伍拉開了本次節日的序幕,身著紅色唐裝的法輪功學員在遊行大隊伍中跳著中國傳統民間扇舞緩緩前進。道路兩旁的觀眾不時向法輪功方陣的優美舞姿和印有英文單詞「真、善、忍」的橫幅報以熱烈的掌聲。本次節日,法輪大法所設的展位正置於兩個主舞台間,來觀看詢問的人絡繹不絕。在展位左側的展桌上,學員們還送給前來參觀的行人紙疊的蓮花,很多孩子還向學員索要「和平花瓣」名信片,欲寄往聯合國。

    3月17日,位於澳洲圖文巴市的南昆士蘭大學舉行「和平日」慶祝活動,法輪大法學員應邀參加。學員們在展位掛出法輪大法弘揚世界的圖片,並設立了信息台,向大學的教職員工講真象,很多人都在徵簽簿上簽名,希望制止中國對法輪功修煉者的迫害。學員表演的舞蹈,贏得觀眾們的熱烈掌聲,表演結束後媒體還專門對學員進行了採訪,攝像。


    迫害真相

    吉林省女護士戴春華被四平市惡警害死的更多情況 2002年2月4日,四平法輪大法日那天,她和同修在四平市山門鎮發放真象資料時被抓,在返回四平途中,她和同修從警車內跳下,安全脫身。2002年2月19日,戴春華在租用的樓內做真相資料時被惡警抓捕,資料點被破壞,她被關進四平市看守所進行迫害。她絕食抗議非法關押,四平市公安局對她進行殘酷折磨,手段極其殘忍,僅僅20天,在3月9日上午9時將她迫害致死。死後發現肩頭鎖骨處有個洞,乳房上布滿鐵器扎過的洞口,後背呈紫紅色。四平市公安局執法犯法,害死人命,自知理虧,派出所出喪葬費及衣物費2000餘元。

    浙江溫嶺市新河鎮寺前橋山西街法輪功學員顏素雲,98年因患惡性腫瘤開始修煉大法,不長時間,身體完全康復。2001年1月份,她因散發介紹法輪功真象的資料,而被不法警察抓進溫嶺市看守所。在裏面,警察不讓她煉功並迫害她,導致她身體狀況迅速惡化。一個月後,顏素雲被送往浙江德清莫干山女子勞教所勞教。鑑於其身體狀況極差,勞教所不敢接收,當地惡警仍然不放人,還把她繼續關押在看守所長達幾個月。在她處於生命垂危時,才把她送進醫院治療,但為時已晚,她不久就離開了人世。

    趙相容遭成都看守所惡警非人折磨的經過 趙相容被迫拖著2付帶鐵砣的腳鏈和1付單鏈,上面的兩條腳鏈鐵環都扣進肉裏,移動一下都很困難,她的小腿有很長一段肉皮已變黑,全是老繭。一天早晨,趙相容看到兩警察對著朱銀芳猛打,就過去擋住朱銀芳,警察的一拳一腿便雨點般地落在趙相容的身上,氣急敗壞地用帶孔的、類似蒼蠅拍形狀的、由厚鐵板做成的刑具抽打趙相容,她的臀部,大腿被抽打的部位全是紫黑色,而且肉全變成硬塊,癢痛難忍。

    在刑拘室裏,我被馬紹中和徐參軍毒打。半月後轉到看守所。第三天調了號,是禁閉號,裏面沒有水,用水只能用桶用盆到外面去提。有一次女號長朱玉故意找碴,把我們的被子甩了出去,我們四個人五夜都沒有蓋被子,還把幾十斤重的三付腳鐐,交叉著把我們四人連在一起,睡覺時我們四人的腳被沉重的腳鐐擰在一起,又沒有被子蓋,就是在溫度低達2-3度的情況下,我們四個人只蓋一條小薄鋪底,長達十天十夜。腳都腫了就用自己的毛巾纏住腳脖,惡徒朱玉發現,逼我們把毛巾解開,惡狠狠的扔了出去。

    河北邯鄲市師範專科學校學生劉玲因堅持信仰被非法停學 2002年暑假期間,惡人密謀將劉玲送洗腦班迫害。張寶軍(保衛處處長)賀秀英、謝巧玲騙其家人說:學校出錢送洗腦班,一轉化就上學。2002年十六大前,劉玲被住地派出所非法綁架,非法關押在看守所5個多月。期間學校根本不聞不問。劉玲出來後繼續到學校要求恢復學業,停止迫害。學校主要負責人郭振興、趙燕(學生處處長)賀秀英仍以不放棄信仰為由,不允許劉玲回校。

    北京大學畢業生、中科院研究生洪偉被秘密非法判刑十年 1999年9月初,洪偉與李曉東與另一名功友(也是中科院的研究生)到中關村操場煉功,被人舉報,拘押了三十多天。出來後受到中科院微生物所及派出所的監視,每當節假日及敏感日子,便將其關押起來。2000年10月洪偉被勒令休學,之後洪偉為擺脫派出所員警的無理糾纏,隻身離家出走,流離失所。由於沒有經濟來源,生活很是艱辛。2001年底至2002年(具體日期不詳)不幸被捕,拘留1年多後,於2003年夏被以所謂的「擾亂社會治安罪」押在重慶監獄。

    河南新鄉一女工自述:因為上北京,我被拘留、被罰款、被送入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我被所謂的醫生綁住胳膊和腿,強行輸液、灌藥、灌飯,弄得我精神恍惚,差點真成了精神病。2003年6月4日,在紅旗分局,因怕我喊「法輪大法好」,有一個惡警(40多歲,身體很壯實,1米7多高的個子,黑餅子臉,短脖,時常不穿警服),揪住我的頭髮兩次把平身子摔在地上,還不解恨,又拽著我的頭髮猛一陣快跑,狠狠地摔在帶楞角的台階上,當時就摔得我上不來氣、說不出話來。因剛下過雨,弄得我滿身都是泥。圍觀的人誰也不敢吱聲。

    2001年11月份,霍銀山進京上訪被綁架到錦州市勞動教養院進行強制洗腦,02年6月份,霍銀山在勞務中強行脫逃未果被非法加期8個月。一天夜裏,霍銀山被強行帶到一樓的心理矯正室,惡警強行把頭盔帶在霍銀山的頭上,雙手倒銬在身後,用一張辦公桌把他擠到牆角,不允許坐著,不許睡覺,稍一閉眼就用鋪板子敲擊頭部。03年3月份,霍銀山被惡警李松濤帶到一樓,把其雙腿盤上,然後,用繩子捆上,吊起來,李松濤、張春風、張加彬、楊廷倫等惡警還輪番在其腿上踩,使霍銀山幾乎昏過去,直到目前,霍銀山仍在被迫害之中。

    葫蘆島市連山區虹螺峴鄉劉春香一家的遭遇 2000年7月25日,劉春香被抓,送往葫蘆島市勞教所,被非法判勞教。家裏剩下劉春香70歲的父親劉俊山、90歲的奶奶和正在上學的三個未成年的孩子,這一切都得由妻子王守叢一人支撐,對經濟不富裕的劉春香一家來說是個很大的打擊。2001年5月4日,劉春香解教回到家中,9月29日夜晚,劉春香再次被送進葫蘆島市勞教所,家裏的擔子又一次重重地落在了王守叢一人身上。在這種情況下,虹螺峴派出所不但無視劉春香一家的生活窘境,反而加重對其一家的迫害。

    河北石家莊母女多次被抓 慘遭種種迫害 2001年底盧冉被橋西區政保大隊和新石派出所非法抓捕,身上帶得2000多元錢被搶走,屋裏值錢的東西一搶而光,被迫害得在看守所裏曾兩次抽風。2002年夏,裕華區610指使裕東派出所把梁惠靈綁架到勞教所洗腦,一個姓齊和一個姓李的兩惡警,每天用對付特務的辦法來對付大法弟子,24小時不讓睡覺,白天和晚上派人輪流對她進行圍攻,強迫她聽勞教所的騙子們編造的謊言,看污辱師父和誹謗大法的錄像,眼睛不讓合一下,只要一閤眼就連推帶搡的不讓睡覺。

    通遼市監獄優秀幹警大法弟子李殷傑身陷牢獄 月17日晚,內蒙古通遼市大法弟子李殷傑、妻子王淑豔、16歲的女兒李超君,在外發放法輪功真相資料《通遼真話》時,被非法抓捕。李殷傑目前仍被關押。晚11點左右,惡警邵軍帶人抄了王淑豔的家。16歲的李超君當晚被610放回,王淑豔戴著背銬正念走脫。

    遭迫害幾經生死,大慶市唐增葉近期又遭綁架 17日,唐增葉被送到哈爾濱戒毒所進行迫害。對唐增葉實施了各種酷刑:坐鐵椅子、電棍電、剃鬼頭、開飛機、澆涼水、往身上敷冰塊、注射不明針劑等等。 唐增葉絕食抗議迫害。中隊長李全明、尹娜、王麗梅等惡警和刑事犯把她綁在椅子上強行灌食,好幾次都噴得滿身是血,然後告訴猶大給換下她的血衣(怕它們的惡行被別人看見),再拖出去看洗腦錄像。後來它們就直接把她摁在地上強行灌食,最後它們在隊長童美光的唆使下,把她拖到廁所裏強行灌食。

    河北灤平縣李桂蘭自述被迫害經歷:四名惡警:徐延臣、(國保隊長)馬海東(副隊長)、陳立民、劉士偉(女)去我家時,我沒給開門,他們從樓窗戶竄進屋。徐延臣、陳立民當場就打了我幾個耳光,給我戴上了手銬,我被帶到看守所,惡警馬海東拽著,惡警徐延臣用電棍電我,後背被電起了泡,第二天六、七個惡警圍攻迫害我,用流氓手段扒我上衣(已解開三個扣)電乳房、電乳頭,給我灌酒(張洪),給我坐噴氣式,把我夾在張大軍的腿襠蹲著,其他人拿電棍電,還拽著手銬將我在床上床下猛拖。

    黑龍江省通河縣富林鄉大法弟子李民,男,34歲。2000年10月25日,因進京上訪,被富林鄉政法委書記禹君和一公安人員等人帶回通河看守所;國安科科長馬德波、陳永寬對其拷打,拳腳相加;管教金明玉給他戴手銬和手捧子直到深夜。2001年3月1日,李民再次被綁架到通河看守所,被濃河派出所的慈海波、郭彪等人毒打,郭彪一腳踢在他喉嚨部位,導致長時間說不出話來;在寒冷的冬天,惡徒們扒光他的衣服,面對窗口,24小時不許睡覺,進行精神摧殘與肉體折磨。

    首鋼機械廠大法弟子自述遭迫害經歷 :2001年2月份,張成華搞甚麼全廠簽字,我堅決不簽,張成華又派趙忠生拿著我們單位的通知,讓我到廠參加洗腦班。在洗腦班這幾天,張成華和苟建設、趙忠生、趙迎欣、霍××等人想用他們的「假善」來欺騙我,我堅決抵制他們。張成華氣急敗壞,準備繼續派人延長辦班時間,這時燕郊公安分局和城管來了兩輛車,張成華配合十幾個全副武裝的警察,把我拉上車,還去非法抓捕其他大法弟子,把我們送到燕郊幼兒園辦洗腦班24天,絕食4天才放回家。

    2003年3月19日,我因發真象資料,遭到衡陽縣溪江派出所惡警綁架。所長唐國平他見我態度堅決,詐錢不出,就把我交給衡陽縣公安局,惡警伍建軍把我帶到衡陽縣西渡國防大廈世紀賓館附近一個酒家的一間包房,跟另一惡警輪流打我取樂,拳打腳踢,打得我倒在地上,又把我抓起來打,之後把我送到了衡陽縣看守所。一進看守所,又遭到監獄裏犯人的毒打,她們揪著我的頭髮,狠狠地打我耳光,也不知打了多少個,只感到腦袋嗡嗡的,臉火辣辣的腫起,頭髮被扯下了許多。

    河北秦皇島大法弟子自述: 2002年7月3日下午,我在班上剛做完實驗,還未等坐下,一下衝進兩個人,自稱公安局的(便衣),叫我跟他們走,我說不去,他們就用手銬將我雙手在背後銬上,拖到走廊裏。我大喊:「同事們快來呀,警察抓好人啦!」幾個同事從屋裏跑出來,一位同事過來給我繫上被他們扯開的衣服扣子,都遭到他們的怒視。兩個公安一人拉一個肩膀,將我頭朝下、腳朝上從五樓一直拖到一樓,然後將我塞進汽車。

    李秀梅生前屢遭大連市沙河口區西山派出所綁架迫害 2001年12月3日晚8點多鐘李秀梅在西山派出所後面講真象,被兩個惡人送西山派出所,西山惡警又將她送姚家看守所迫害,李秀梅多次被迫害多次都是採取絕食來抗議迫害,就在2001年12月15日被灌食回來她對同室的人說:「它們想害死我」,後來就在灌食時李秀梅被邪惡迫害致死。

    上海市閔行區的大法弟子蔡玉芳已失蹤半月有餘。據了解很可能是被邪惡之徒劫持到了洗腦班。蔡玉芳曾三次被非法關押。第三次是2000年10月份去北京再次上訪,被上海警方押回,非法關押在青浦勞教兩年半。在此期間遭受了許多迫害,包括對身體的體罰。邪惡之徒逼迫其丈夫與她離婚。老母親去世,也不許蔡玉芳去見最後一面,一直不讓她與兒子見面。勞教期滿後,獲得自由的她即刻又匯入到師父要求的三件事中去。還曾帶動了當地的一些未走出來的學員。

    2002年9月26日,十多個說是公安局的人,強行將我抓走,關進看守所。我和被關在那裏的同修絕食抗議,他們找來醫生灌食,我們就一齊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一個月後,又把我轉到洗腦班。我們還是不配合他們,我們中有男女同修近二十個人,集體絕食。惡警們怕了說只要我們吃飯,有啥要求提出來,都可以商量解決。後來我們在裏面煉功,背師父的法,環境寬鬆多了。被關了半個月,女兒找公社610要人,他們說:「至少5000元錢才能放人。

    河北三河市新集鎮大法弟子遭迫害事實 2001 年11月26日,多名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訪,被拉到鎮派出所,所長王振東、政法委書記楊少林等二十多名不法之徒,讓學員們跪著,王拿起竹製的笤帚,問闞玉仿上北京去了幾次,還沒等回答就劈頭蓋臉地用笤帚把兒抽打她的臉,直打得她鼻青臉腫。李清增被打得鼻子留了許多血,並暈了過去。張秀敏被打得臉都變了形。李淑軍被非法搜身,被掠去160元錢,惡人又嚇唬她丈夫,強迫她丈夫交500元錢。可放出才兩天,李傑、孟浩、侯東旭等人又將其綁架。

    大連市普蘭店吳月菊被大連教養院劫持迫害 2003年12月4日, 吳月菊在大連教養院歷經三年的非法關押及又兩個月的超期關押之後,堂堂正正回到家中。2004年1月5日,吳月菊向同村人榮琴(女)講真相,並將真相材料、真相光盤送到她的家中,被榮琴舉報,2004年1月6日下午4:30左右,在普蘭店鐵西區派出所穆××的帶領下,惡徒將吳月菊在家中非法抓捕,1月7日吳月菊被送到普蘭店看守所,後在惡警未通知家人的情況下,吳月菊又被轉移到大連教養院。目前吳月菊的狀況令人擔憂。

    河北饒陽縣大法弟子遭迫害案例 鄭某、馬某在散發真象材料時被抓,二人在監所,背《洪吟》、煉功,被惡警知道後當場每個人一隻腳砸上腳鐐,一隻手戴上銬,惡警並把兩人銬在一起,有事兩個人一起動,兩人長期倍受惡警的折磨。後鄭被判刑3年,被迫害得神志不清,回來後不像正常人。

    廣州大法弟子盧怡蓉遭洗腦班迫害事實 自2月23日被廣州「610」惡人綁架到槎頭洗腦班起,在被迫害得生命垂危的情況下,又被轉到廣東三水洗腦班,期間滴水不能進。在盧怡蓉家屬強烈要求下,3月19日盧怡蓉才被釋放。期間,因她拒絕強行洗腦,被惡警日夜吊銬(腳尖剛可沾地)達15天之多,造成兩腳浮腫。惡警還唆使吸毒人員監視、毆打她。

    2001年6月20日,我去北京上訪送到派出所,我被關在有幾個同修的屋子裏,他們都來自不同的省份,傍晚的時候,警察開始往各個派出所將我們分流,我分到天壇派出所,那裏有20多警察看著,我坐在椅子上打坐煉功,一個警察把我的腿拉下來,就拳打腳踢,一會兒又拉出去問,當時他管我叫小法輪功,問我姓名地址,我不願連累村裏的領導,我不說。他們揪著我頭髮照相,還拿著師父的書說:「你不說我們就踩你師父的像。」


    人心與因果

    沂蒙山區北邊有一修煉大法之家四口人,今年大年初二在走親戚的路上,乘坐的小麵包車翻入路邊的七米深的崖下,觸地後彈起又翻入下一溝中,小車摔成爛泥當即報廢。此學員及其女兒僅臉部擦傷,其妻子和兒子未受任何損傷。此學員當時沒有一點害怕的感覺,心裏還想:「怎麼還沒落地?」其女兒當時心裏也想:「保證不會有事。」同車不修煉的其弟卻骨折,當即不能動彈。後住院一星期仍未出院,其弟之妻兒二人亦安然無恙。據知其弟受邪惡的矇蔽和壓力曾反對其哥修煉大法。司機(不修煉)被玻璃割傷,縫了十餘針,第二天即出院。路邊村莊的人們看到現場後直稱神奇,說:「裏面定有大福份的人。」

    我是湖南郴州宜章農村的一個70歲的老人,97年胃潰瘍大穿孔,幾年時間,三次動手術,使家裏負債2萬多元,但仍漸漸如前,疼痛難忍,整日臥床不起,每天只能喝點牛奶維持骨瘦如柴的身體,連說話的聲音家人都難聽的清了,全家人幾年來為照顧我也勞累不堪了。我也絕望了,就在床上等死了。今年元月,我的一個姪女從外地回來看望我,給我講了法輪功真象,她臨走時要我每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走後,我從心底裏真心真意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不久後我就能獨自一人上6、7里外的縣城了。家人及村裏人都覺得這太神奇了,去醫院三次手術都治不的病,每天念幾句「法輪大法好」病就真的好了。現在周邊的群眾都互相傳頌著「法輪大法好」。我覺得我太幸運了,太幸福了,高興的在夢裏都在喊「法輪大法好!」


    弟子切磋

    我媽媽原來聽信電視廣播上的各種謊言,對大法很反對。我給她真相光碟,她不僅不看,還常說一些不好的話。隨著正法進程中社會環境的改變和我修煉狀態的不斷提高,我也不斷地給家人講真相,媽媽逐漸對我講的各種「新聞」越來越感興趣,也不大說不好的話了,只是對我的安全擔心。我的體會是:給家人講真相的效果除了與自身修煉的狀態和「心態」等因素有關外,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因素就是「堅持」。讓常人反覆接觸到真相的力量是巨大的。有些同修的家屬激烈反對大法,確實有人是被舊勢力安排來起反面作用的,但是他們的生命並非完全沒有希望。正法修煉中要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在大法弟子的慈悲正念的作用下,逐漸能改變態度,棄惡從善而支持大法。

    我在美國一所醫學院任教。 我決定雇用莉到我這兒來工作。想不到她被我校保安部門扣留了。我前往詢問情況,只見莉癱倒在地上,淚流滿面。保安人員告訴我,莉和前老闆(也在我們醫學院任教)不和,當莉離去後,有個通知被送到醫學院保安部門,不准莉再進醫學院。莉對這個通知完全不知情,她又患有驚恐襲擊症,這次精神完全被打垮了,甚至說不想活了。我告訴她一定要冷靜對待不公正的待遇。兩天後她打電話來時,我給她講大法真象及將大法中為人處世的道理告訴她。她問如果她再碰到這種讓她驚恐不已的事時怎麼辦,我告訴最好看《轉法輪》,念「法輪大法好」也行。又過了一個月,莉打電話告訴我她找到工作了,但去癌症研究所面試時,因別人指錯路,不小心錯進了我們醫學院的地盤。當即就被醫學院的保安部門扣留,這次她被送進當地的一個執法部門拘留了6、7個小時,對於一個患有驚恐襲擊症、接近60的婦女,這種場面能把人給嚇死。但她說她當時就念「法輪大法好,念著念著就平靜下來了。她覺得從此甚麼事也不會讓她再那麼驚恐了。她說,我現在知道法輪功人為甚麼要講真相了,你們講真相完全是為了我們呀,我也要和你們一起去講真相。

    同修遭魔難時我所看到的另外空間景象。一天,我們幾位同到一位身體被嚴重迫害的大法弟子家(表現是乳腺癌症狀)。整六點我們一起與全世界同修齊發正念。當我一閉上眼睛,就看到這位被迫害的同修的元神被那些爛魔纏住,已經奄奄一息了。這時我馬上發出強大的正念,但無濟於事。我於是馬上跟其他同修把看到的景象說了出來。在七點發正念時,我們幾名大法弟子一起發出強大的正念,鏟除破壞同修正法修煉的一切邪惡,這時我看到爛魔全部被鏟除,她的元神坐了起來,而這邊她的肉身卻嚥氣了;她的元神在屋子的上空飄來飄去,表情非常無可奈何,遲遲不願離去,似乎要說甚麼,但已不能說了;過了十多分鐘,元神飛走。我意識到我們來晚了。舊勢力安排了一部份大法弟子以病業形式走,那麼到了最後那一刻,如其還沒有否定它的安排,那些舊勢力安排具體做事的黑手就要迫害了。假如我們周圍的同修都有整體意識,那麼黑手和爛鬼就不會再敢迫害我們中的任何一位大法弟子,因為它看到我們這個粒子團是金剛不破的,也就不敢碰了。

    媛媛是大法小弟子,天目開著修的,最近不太精進。2月3日下午2點我和媛媛一塊學法交流,媛媛突然說到:「大伯,您看法輪五顏六色的真好看,牆上頂棚上都有!」「您看大毛筆在寫大字:‘佛法無邊苦─作─舟’每個大字有2尺大小。蒼勁有力真好看。」跟著媛媛一口氣讀出大毛筆寫的9首師父的經文。媛媛說:「大伯我明白了,師父在點化我,我這段時間不精進,我錯了。以後一定勇猛精進,捨棄甚麼也不能捨棄大法呀!」


    正念正行

    肇東市一高中生曾得腰椎盤突出,棄學在家休養。煉法輪功後,兩個多月的時間,病就痊癒了。99年7.20後,高中生去北京上訪,被抓後押回肇東公安局,惡警用笤帚、皮帶、竹竿、鞋底子、鐵絲、鉗子等往高中生身上抽打,他身上的肉大部份被打爛,露出白骨,但高中生仍堅強不屈。

    大法弟子正念震懾警察。◇3月14日,我貼大法標語時,四個公安將我圍住,要搜我的身。我嚴正的說:住手!我一邊發正念,一邊正視著惡人,告誡他們迫害大法弟子要遭惡報,後堂堂正正地離開了。◇山東某煤礦有一大法弟子,一天一個惡警要到他家裏去騷擾,大法弟子聽說後就在家裏發正念。這個惡警快走到他家樓前時,不知為何,自己一個勁地在原地轉圈,然後「撲通」一聲坐在了地上。半晌才回過神來,他馬上爬起來灰溜溜地跑了,說再也不幹這樣的事了。

    我曾九次直接面對邪惡迫害,因上訪兩次被拘留、迫害、勒索,公安局和單位的人多次來我家騷擾,我絕不寫所謂的保證書,不簽字報到,不去所謂的「學習班」,面對惡警揭露邪惡。2001年11月,蹲坑的惡人要抓我,我發正念抑制邪惡,後來惡人們逃得無影無蹤。

    2001年6月26日晚7點,惡警闖入我家,把我帶到派出所審問,見問不出甚麼,就把我鎖在鐵椅子上。早上8點,警察都來上班了,我的女兒也同時趕到,片警把鎖我的鐵椅子打來了,指著一位警察對我說:「你的案子由他負責。」然後他們都去執行任務了,那位警察同我女兒到另一個屋裏去時,我走到走廊裏,目視正廳裏負責接待的女警,對她發正念說:你快走開、快走!說三遍,女警就走了。我堂堂正正地走出派出所,12小時闖了出來。

    99年的一天,單位讓我簽字表示不再煉了,我說這功這麼好為甚麼不讓煉?這樣一來,丈夫、孩子都指責我,最後沒法就簽了。2000年4月24號,單位保衛科長呂俊德把我叫到保衛科去,屋裏有幾個人,是分局的,說以後不能煉功。這一次我不再配合他們。2001年農曆3月4日,我一個人來到了天安門,被警察抓住,後送往豐台警察局分局,我發出一念,這裏可不是我呆的地方。一會兒,來了一個男的,他把我送出大門,我順利的回到家。

    我因貼真相標語被非法勞教, 在勞教所,猶大圍過來灌輸邪悟謊言,我一點都不為之所動。我們每天都堅持發正念、學法、煉功。惡人發現後,把我們銬在床上,我們正念照樣發。打手李辛和副隊長姚幸福打我們,大家一起對惡人發正念,二人都被撤職了。一次,惡警把我關「小號」,雙手背銬3天3夜,我用正念解開銬子。還有一次,我被逼坐老虎凳,坐了一天一夜,我發正念,被放回了班。從師尊的教導中體悟到:不論何時何地正念要強,邪惡它就會自滅,它就不敢動你。


    大陸綜合

    2004年3月22日大陸綜合消息:

    ◇北京女子勞教所迫害大法弟子事實:楊小鳳絕食8個月被送至公安醫院後曾倍受折磨,甚至下了病危通知,出院後精神痴呆,現關在北京女子勞教所一隊。邱淑琴被單獨關押,每天只讓睡3個小時,常常被要求長時間面壁站立,時常遭打罵。賀文曾絕食抗爭,被送團河醫院每天灌食折磨。

    ◇大法弟子楊文俊,男,50歲,家住吉林市豐滿區二道鄉蘇相村三社,2002年10月23日晚6時被二道鄉派出所、鄉「610」綁架,後被送九台市勞教所勞教一年。楊文俊被非法加期二次,到期後改成無限期關押,現已被超期關押近5個月。

    ◇近期,廣州市某些街道開始雇佣不務正業者跟蹤大法弟子,發現其做講清真象的事就舉報,可得到獎金若干。廣州大法弟子李瓊、謝炎已因此遭到迫害。

    ◇楊慧霞,女,三十多歲,家住吉林省吉林市東市場,於2002年3月被非法抓捕,現被非法關在吉林省黑嘴子女子監獄,十二監區四小隊,遭受了惡人的殘酷迫害。因惡警不讓其丈夫,母親接見,所以楊慧霞具體身體狀況不詳。

    ◇河南省潢川縣彭店鄉大法弟子劉貞芳,女,48歲,2004年2月2日(農曆正月初二),潢川縣公安局政保科科長趙淼,光山縣政保科科長吳衛國伙同彭店鄉派出所等十幾個惡警沖到劉貞芳家,非法抄家,強行帶走劉和她不修煉的丈夫,現關押在光三縣看守所。

    ◇原雞西市公安局長任瑞臣,是綏化市人大主任任萬東的兒子,現調到綏化市任公安局長,此人在雞西市就非常邪惡,對大法弟子非常殘忍,並說要在綏化地區對待法輪功如何如何。

    ◇2004年3月18日,大法弟子張俊、趙春香被惡人舉報,由本溪市公安局溪湖分局伙同東風鄉派出所孫所長,到家中把人抓走,現下落不明。

    ◇3月10日,省「610」派專人駐點耒陽與耒陽「610」一起開會,策劃迫害大法弟子的手段,這次重點是針對農村。

    ◇在看守所關押期間,有一次看守所播放誹謗大法的電視,要求每個監室都看,大法弟子們不約而同地開始發正念,電視剛放了個開頭,突然電視上沒了圖象信息,怎麼也放不出來了,看守所只好不了了之。

    ◇原濟南市天橋區工人新村南村派出所指導員朱緒貴是迫害法輪功的邪惡之徒,他利用職權行兇打人,搜刮民財。

    ◇2004年3月3日,吉林省安圖縣國保大隊金鎮山,皓波,王玉玲(女)等幾名惡警非法強行搜查了法輪功學員王海花的住處。連鄰居家也被強行無理搜查。3月4日早7點多鐘,這些惡警又在安圖一家洗車場強行非法綁架了正在工作的王海花。

    ◇自3月初來,深圳市又嚮往年一樣,實行「地毯式」地對所有法輪功弟子強行要求每人必須要寫一份對學煉法輪功後的「認識」。周圍的幾位弟子,沒有一個依照邪惡們的話去寫。

    ◇主任陳淑華,女,四十歲左右,高升地區迫害大法弟子的主要人員之一,曾多次組織綁架大法弟子,在十六大召開前夕,將大法弟子姚桂蘭綁架進洗腦班。司法員王國林,男四十多歲,此人曾多次參與綁架大法弟子。社區人員李秀華,女,六十歲左右,經常提出一些壞主意。

    ◇武漢市新洲區孔埠鎮白洋高小的教師尤小堂、男、42歲,2004年3月11日,孔埠鎮政法委、610辦、惡警張德明、汪金佑帶一夥人去孔埠鎮中學、洲上小學抓大法弟子李素國、張小兵沒有得逞,繼而沖到孔埠鎮白洋高小將正在上班的教師尤小堂綁架到劉集洗腦班。

    ◇祁陽縣610歹徒、公安局惡警目前正在對縣內大法弟子進行迫害。

    ◇湖南永州市祁陽縣大法弟子張燕桂、賀群陽二人於2004年3月5日晚22點至23點在散發法輪大法真相資料時被祁陽縣黃泥塘派出所惡警非法抓捕。現已核實此二位大法弟子被祁陽縣黃泥塘鎮派出所轉至祁陽縣看守所迫害。

    ◇3月14日,山東省榮成市大法弟子郇先進被榮成市政保科邢建平及南山路派出所便衣警察從家中綁架。具體情況不明。現關在榮成市看守所(或拘留所)。

    ◇二月二十五日上午剛上班,市610辦和公安、社區居委會一夥人到了市煤氣公司肖自祥家,說是兩會期間怕法輪功學員出來活動,要老肖到市伍家花園法制教育基地去參加學習班──即洗腦班。六十幾歲的老肖堅決不肯去,他們七、八個人就強行將老肖綁架到伍家花園洗腦班。還有一位女大法弟子張雅芹也被綁架到那裏,已不知去向。

    ◇被非法關押在瀋陽市馬三家監獄城的齊向儒和非法關押在龍山教養院的劉淑英,目前被迫害得身體極度虛弱,視力模糊,走路需人攙扶,處境艱難。

    ◇鄧媽,62歲,住都拉營車輛廠術管轄內。2000年4月初8,因在室外煉功,遭都拉營派出所綁架並拘留15天,2003年11月因在貴陽發真相資料,被拘留15天,因鄧堅持修煉,不屈從邪惡,於2004年3月9日深夜再次遭到綁架,至今下落不明。

    ◇馬紅升,河南省南陽社旗縣太和派出所所長。追隨江××迫害法輪功。瘋狂抓捕大法弟子,企圖向江氏邀功。

    ◇2004年3月3日晚,濟南市田素芹、郭陪玲、寒玉珍、蘇晴等五位大法學員在歷下高新區附近某村寫「公審江澤民」標語時,因惡人舉報而被高新區派出所非法抓捕。其中一女學員因受傷被送入武警醫院,其他人(除一小弟子外)都被送入濟南市劉長山看守所。受傷的大法學員也於當日晚被送入看守所,據說傷勢仍較嚴重。

    ◇周文彩 1999年11月第一次進京上訪,被迫交潛江派出所保證金2000元、單位罰3000元;2000年9月第二次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1個月罰3000元;2001年4月第三次進京上訪在漢口火車站民警室罰500元,被非法關押在楊市拘留所,45天交900元,共9400元。馮錦香,1999年10月進京上訪被非法關押3天後,送到潛江駐京辦事處又被關押24小時,由潛江公安局接回,接送人員生活費用與火車、飛機費用共1000元由馮承擔,又罰2000元,共3000元。

    ◇湖北省潛江市委副書記劉明剛、市政法委副書記兼公安局長高金洪、宣傳部理論科牛某某(女)一行在全市一些基層單位宣講誣陷法輪功的教材(由華市大的一個不務正業的教授與省「610」合編寫的)。參會人員有各村村長、政工員、各校校長、政治教師和其它各小單位的頭目以及鄉、鎮、派出所的工作人員。

    ◇湖北省公安縣斑竹?鎮關流咀村大法弟子王紹清(女),60歲左右,2004-3-12晚8、9點鐘鎮派出所正,副所長,縣公安局兩人(共有5,6人)到大法弟子家破窗而入將大法弟子王紹清非法綁架,告訴家人將被送武漢市洗腦。

    ◇關於佳能S400SP的使用技巧

    今日223人嚴正聲明,在邪惡的強化洗腦及高壓迫害下,所做的一切不符大法標準的言行全部作廢。今後要加倍彌補損失,向世人講清真相,跟上師父正法進程。

    煙台國安特務對我的迫害


    惡人惡行

    撫順市教養院惡警劉鳳斌瘋狂毒打女性大法弟子 張素迎在院裏揀到一根常4cm的鋸條,5月6日晚鋸開三處鐵欄杆,段玉英先跳下,後張傳文、楊玉琛跟著,跳下後段玉英越過一個二米高的圍牆,張、楊二人未來得及越,被劉鳳斌、吳偉等人牽著警犬抓住。回教養院張傳文被吳偉「一」字型劈開雙腿,張的腿被劈成重傷, 劉鳳斌拿來電棍使勁電張傳文頭部及下頜,張傳文的頭被電得像氣球似的往起彈,下頜被電得腫起,膿水直往下淌。

    我於2000年12月25日,再次進京上訪。被北京警察抓捕,送到了北京第二監獄。在裏面,我被扒光衣服,強行搜身,逼我說不學不煉了,又問我的姓名地址,我不配合,惡警很氣惱,把我帶到七樓編3號,進行提審,讓我寫「決裂書」,我堅決不寫。惡警們連打帶罵,把我打得不能起身,然後又把摻了髒東西的冷水倒進我的脖子裏,渾身衣服都濕透了,又讓我蹲了一天的馬步,我下半身都失去了知覺。

    河北三河市楊莊鎮派出所惡警惡行錄 2000年12月16日,多名法輪功修煉者進京上訪,都被當地公安抓回。到三河時惡警魏江把梁桂霞雙手銬好,狠命地打了幾個嘴巴子,然後拉回鎮裏非法關押。王駙馬村田麗俠被銬在鎮政府院內的汽車上,直到夜裏12點才讓進屋。中門辛村楊春祥被銬在院裏的電線桿上一宿。第二天惡警又將三人銬到政府院外邊的樹上,劉富寶、劉江海、魏江、潘廣忠對大法弟子施暴,有的用鞋底打嘴巴,有的用手打嘴巴,有的用腳踢,直到打累了才住手。

    綏化市610頭子孫化民、惡警李劍飛迫害當地大法學員 2004年3月5日下午3時,孫化民和東興派出所幾個惡警到大法弟子董淑蘭家,要強行把董淑蘭帶走。董淑蘭不從,孫化民等又調來大批警力,當時把董淑蘭打暈。經過人工呼吸搶救,董淑蘭醒來後,惡徒就把她強行推到車上。董淑蘭被送到綏化市拘留所關押,第二天惡警給她家打電話說要錢看病,說董淑蘭前胸和脅條骨有病。董淑蘭家根本沒錢,丈夫重病在身,不能自理,現無人照顧,只好由親屬借錢給董淑蘭看病,看完後,董淑蘭又被送回拘留所關押。

    河南延津縣李儒錄、秦臻迫害大法弟子事實 1999年7月21日夜12點,把我縣站長、輔導員全部傳到公安局審問,搜大法書籍與資料,並逼寫保證書,連續進行多天。2000年10月份,迫害法輪功簽名活動,延津縣李儒錄夫婦最積極。李的愛人是北街小學副校長,以該校為重點,召開大會,逼著各位老師與學生簽名,攻擊誹謗大法並錄了像,播放了3天,毒害眾多世人與青少年學生。

    內蒙古通遼市惡警仍在迫害大法弟子 3月16日,通遼鐵路派出所到大法弟子孫萍家,以查戶口為名到家裏盤查,臨走時偷走了孫萍的一隻鞋。後來又到鄰居家打探孫萍有關情況,被鄰居嚴辭拒絕。3月17日晚,通遼市大法弟子女大法弟子王淑豔與二名大法弟子出去洪法,發放《通遼真話》被非法抓捕。王淑豔帶著背銬正念脫走,其餘兩名大法弟子下落不明。據估計,是被人跟蹤所至。通遼市大林鎮24歲的女大法弟子高娃,被判勞教一年。

    淶水縣淶水鎮不法官吏對大法弟子的迫害 有一個大法弟子不跟他們走,他們就幾個人一起往外拖把大法弟子的頭摔在地上,當時昏死過去,其丈夫見此和他們辯理,不讓將其帶走,他們就叫來110強行把大法弟子抬上車,並將其丈夫以妨礙公務為名一起抓走。淶水縣公安局,為抓曹小剛的妻子、大法弟子金瑞紅,住到他家中蹲坑,並抄家,因不能在家中正常生活,被迫流離失所兩年多,在石家莊被綁架,三個月轉回淶水看守所,現被淶水縣公安局,610非法判刑。


    資料彙編

    真相傳單:善緣(第48期)
    散發真相傳單的粘貼方法(圖)
    小冊子:長白山下的故事 (第1期, 吉林延邊)
    小卡片:《祝福》
    明慧新聞簡報(2004年3月21日)